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张三传 > 第九章 张三救娃再回村,母子团聚笑开颜

第九章 张三救娃再回村,母子团聚笑开颜


刘家村村前,一位身穿破烂衣服,面容饥瘦的少年站在村前老杨树下,抬头看了一眼扔挂在杨树顶上的一颗人头,少年叹息一声便爬到树上将人头摘了下来,埋在了树底下。一阵清风拂过,吹起少年散落的乱发,露出一张清秀的脸庞,正是张三。

张三穿过村中的小广场,小广场上依旧躺满村民的尸体,在清晨阳光的映照下显得分外凄凉。张三看到了躺在地上的村长的尸体,也看到了傻子的尸体,他顾不得去埋葬他们了,他要去找到那位被他救下来的小娃娃,接近两天没吃没喝,但愿小家伙能挺住吧。

张三快步来到村长家,在大门外边听到了孩子的哭声,这哭声很微弱,时断时续,张三赶紧冲进去抱出了小娃娃,还好这小东西还活着,只是有些虚弱。张三从怀里掏出一只苹果,用嘴嚼碎了喂给了小娃娃,这是他小时候看见邻居家的二奶奶喂孙子的办法。小娃娃吃过苹果后面色稍微红润了一些。张三不敢停歇,因为在来的路上他看见了一队官兵正在往这赶,估计是官府来善后的吧,张三不想牵连不必要的麻烦,他带着孩子匆匆的向村后跑去。

赶了一天一夜的路,在黎明时分,张三伴着朝霞出现在了东阳村的村口,早起的老人们坐在村前的大槐树下晒着太阳,看见张三回来了,有几个老人高兴的边高声喊着,边跑向张三跟前,“啊,张三回来了。”“张三还活着,太好了。”“你娘想你想得成天流眼泪,前两天听说鱼鳞帮覆灭,你娘当场哭晕过去了。”“是呀是呀,赶紧回去看看你娘吧,可怜的人啊。”“就是就是,一定要孝敬你娘啊。”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催促着张三回家。

张三听到老人们的话,立马飞奔向自己家的那两间茅草屋。一推开院门,就发现娘亲坐在茅草屋的门槛上睡着了,想来是昨夜又盼儿子回来盼了一夜吧。

张三静静的看着熟睡的娘亲,他实在不忍心打扰这位命苦的女人,娘亲早已经是满头白发,在不到四十岁的年纪就已经有了不应该这个年纪的面容,那道道皱纹就像割在张三心里的刀痕一般,刺疼了这个少年,张三心中默默立下誓言,定要努力学习本领,将来替爹报仇,让娘亲过上好日子。

张三轻轻的挪步到娘亲身边,刚想靠在娘亲肩膀上,怀里的小娃娃却突然醒了过来。娘亲被娃娃的哭声惊醒,一看是张三回来了,激动的一把搂住张三,抱得紧紧的生怕张三消失在面前一般,娘亲老泪纵横的喃喃道,“三儿啊,你总算回来了,想死为娘了,我听说鱼鳞帮出事了,有好几天没见到你人,为娘去鱼鳞寨找你他们却也不让娘亲进去,你说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娘亲可怎么活呀?娘亲如何对得起你死去的父亲啊!”

张三也紧紧的抱着娘亲,声泪俱下,“娘亲孩儿不孝让娘亲挂心,不过娘亲放心,孩儿已拜在一位仙人门下,孩儿不会有事的,我这次回来就是要和娘亲辞行的。”娘亲一听推开张三正色道,“你要出远门?什么时候回来?”张三重重的点头,“是的,我要去跟着仙人学艺,短则十年八年,长则二十年三十年,待孩儿学成归来必为父亲报仇,让娘亲过上好日子。”娘亲只得默默的点着头,“娘等着你,你安心的去吧,家里不用你操心,倒是你一个人在外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这时,娘亲看到了张三怀里的孩子,惊讶道,“这是谁家的孩子啊?”张三这才想起怀里的小娃娃,“娘亲这也是个苦命的孩子,家里人被杀光了,他的娘亲也被歹人掳走了,掳走他娘亲的就是我在鱼鳞帮的那位师傅。娘亲一定不要声张啊,恐有性命之忧。”

娘亲无奈的点了点头,“可怜的孩子啊,这是什么世道啊。”张三又说,“娘亲,我这一去一时半会回不来,还望娘亲替我照看好这个孩子,刚好娘亲身边也好有个伴。”“好啊好啊,你就放心吧,我们娘俩一定会好好的活着等你回来的。”娘亲边说边接过张三怀里的孩子,“哎,三儿你看这孩子脖子上的银锁有两个字,快看看是啥字?”张三凑近一看,“是高和才两个字,娘这孩子的名字可能就叫高才吧。”因为没来得及找郡城的银匠给银锁改字,村长家傻儿子的银锁带在了小娃娃的身上,让张三娘俩误以为小娃娃的名字叫高才。

娘亲面露慈祥的逗弄了两下小高才,小高才便咯咯的笑个不停,娘亲也被孩子的模样逗笑了,抬头看了一眼张三,见他满身脏兮兮,衣衫褴褛的样子,不禁又心疼起儿子,“三儿啊,看你这身衣服都破烂的不像样子了,快脱下来换件干净衣服。”就这样娘儿三个回到了屋里,其乐融融的过了一天还算幸福的日子。

第二天一早张三,收拾完东西,做好了早饭,最后看了一眼熟睡的娘亲,强忍着眼含的热泪,将自己在沂水山脉中捡到的十几两金银都放在了娘亲的枕边,轻轻的关上院门便往秦岭山脉走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