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钟娘娘家的日常生活 > 第16章 第 16 章

第16章 第 16 章


钟琳住的立雪院人不少,从房里传来了姑娘们的莺声嬉笑,轻声细语的格外动听。钟萃带着芸香迈进门,几房的姑娘们都已经在了,正围着钟琳细声讲着话。

钟萃提着裙摆进门,素色的裙摆从门栏拖曳过,些微声音后,房里说话的声音逐渐安静下来。姐妹们朝着钟萃看了过来。

钟萃模样生得好,以往畏缩木讷,脸上又有些阴郁,显得阴沉不讨喜,她又独来独往的,在府上连个交好的姐妹都没有。现在不过好些日子不见,钟萃的样子还是安安静静的,但整个人像是被精心雕琢过一般,样貌上的优势已经展现出来了,连看着也不像以前那样不讨喜了。最多瞧着孤僻了些。

孤僻倒是叫人容易接受,许多有才学的才女们也有个孤僻的名声。说明跟普通人不一样。

姐妹们有些惊讶,看钟萃的目光却不同了。

钟琳被围拢在中间,脸上下意识一沉。

钟萃上前几步,端正身子,微微垂下眉眼,同他们打招呼:“三姐、四姐,几位妹妹。”

钟蓉在她身上扫了扫,“哼”了声儿。几位姐妹也跟她回礼,钟琳才苏醒不久,脸色还有些苍白,柔柔的朝钟萃笑笑,嘴里说的话却极为不客气,钟萃又再一次听见了那句话:“五妹妹抢了我的入宫名额。”

钟琳在进宫选秀前一日突染恶疾,到如今昏迷了整整月余。说起她都十分惋惜。

江陵侯府的嫡女中,除了早年备受称赞的大房嫡长女钟晴,便只有钟琳很有美名儿,跟钟萃这等上不得台面的庶女比,照耀在钟琳头上的名头都是“温柔、有气质”等。钟萃听人提过,说要是四姑娘钟琳入宫,被留下的就是四姑娘钟琳了,以钟琳的盛名,至少也能封一位“美人”的头衔。

钟萃上辈子也认为如此。

她以为真是她抢了钟琳的入宫名额,抢了钟琳的嫔妃路,因为有了这样先入为主,钟萃对钟琳自责愧疚,这句话足足记了一辈子,这个美人也是来路不正的。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钟萃从前愚昧,根本分不清别人说的,但她现在是读过书的人了,知道书中的道理了,钟萃觉得她这话说得不对,钟萃垂着头,静静的沉默过后,她抿了抿嘴儿,似鼓足了勇气,抬起了头说道:“四姐姐,你这话不对。我没有抢。”

钟萃不善言辞,还是决定说出来。

她吸了口气,“四姐姐先是晕倒了,祖母和母亲请了数位大夫来诊治钧无成果,这才叫我陪着三姐姐进宫的,三姐姐也去了。”

钟萃不想再背一个抢人家进宫的名声。

钟琳未能进宫,是她突染恶疾,时运不济,江陵侯府的两个进宫名额,并不是她钟琳的私有,也不是非钟琳不可。如果真要怪,只能怪这个恶疾来得太过突然。

钟琳不妨她能说出这番话,微微一愣后便冷笑一声:“五妹妹倒是能说会道。”

钟萃压了压唇角,不吭声了。

钟琳很快恢复了平时温柔的模样,钟萃就见她像是十分大度一般:“罢罢,我也只是说句玩笑话罢了,不料五妹妹反应竟这么大,是我这个当姐姐的不是,你别往心里去。”

同时另一道声音在钟萃耳边响起,钟琳脸带微笑,如沐春风,心底里却极为不屑的哼了句:【不过一个低贱的庶女,真当自己是宫中的娘娘了?】

钟萃宽袖下的手紧紧握着。

钟蓉阴阳怪气的:“你跟她说这些做什么,人家现在是才人娘娘了,以后我们见到人还要行礼的。”

钟萃现在还住在侯府,是未出阁,哪怕有才人的名头,但跟钟蓉等人也是姐妹,她们现在无需拜她,等钟萃进了宫后再到府上,钟萃跟她们便是君臣上下,侯府中,除了老太太和侯爷钟正江、穆氏,所有人都需要同钟萃行礼。

钟蓉现在说这句话,是因为宫中有规定,只有妃位以上的妃嫔才有出宫回府,且需要宫中同意,便是如今宫中的薛淑妃、董贤妃两位娘娘,入宫多年,也不过只归宁过一次。钟萃的身份几乎可预料的不受宠,她进了宫,这辈子都出不来,得不到这样的殊荣的。穆氏病愈后,重新跟钟蓉分析过了,钟蓉更没有顾忌,反正这辈子她是没机会朝这位庶妹行礼了。

钟琳温柔的笑笑,拍了拍她:“一家子姐妹,别这样说。”

“我就说。”

钟萃安静的站着,任由她们一来一往。

钟琳总算发现了钟萃还站着,忙叫人去给她搬凳子,钟萃福了个礼:“等下还要跟着夫子学认字,便不打扰四姐姐了,下回再来看四姐姐。”

钟琳点点头。

钟萃便带着芸香回了兰亭院。

现在离下晌夫子来上课还有些时候,钟萃每日晌午用完午食都会歇一会,芸香伺候她躺在床上后,突然说了句:“姑娘,你别生气,王嬷嬷说了,你要放开心胸。不过这三姑娘也是,她可是大房的人,怎么比四姑娘还说得过分。”也就欺负她们姑娘爹不疼娘不爱。

不止芸香这样想,府上的下人们都觉得四姑娘钟琳比三姑娘钟蓉好。

钟萃上辈子被钟蓉欺负的时候,钟琳给她解了两回围,就是这点温情叫钟萃一直记得,觉得钟琳是个好人。

现在钟萃看明白了,其实钟琳跟钟雪的路子一样,都是怂恿其他人出头,自己躲在背后的。钟雪怂恿秦姨娘出头,背后得了好处,钟琳怂恿钟蓉出头,她在背后装好人,得好名。

钟蓉就是被竖起来的靶子。

钟萃朝她笑:“没事,我不生气了。”

芸香便替她捏好了薄被,坐到一边取了羽扇替她摇风。

钟萃微微闭上眼。她的思绪回到了之前在钟琳院子里的事,她听到了钟琳的心声,却没有听到钟蓉,甚至旁的人的。

这不对。

钟萃之前分析过读心的来历和用法,钟萃还不知道这个读心对她的身体有没有影响,所以甚少使用,也因此让她忽略了一件事。在人多的时候,这个读心是对一个人有效还是对所有人有效。

钟萃小憩了半个时辰便到时辰了,芸香替她挽发,张嬷嬷提了水壶进来:“玉环前些日子去城外林子里采的竹叶子,只留了尖,剩下的根部我们家里熬了叶子水,天热的时候喝正好清爽解乏,姑娘上课带一壶去。”

钟萃坐在铜镜前,抬眼就看到站在她身后替她挽发的芸香,丫头压了压嘴,钟萃就听见她在心里嘀咕:【又来了又来了,今天是竹叶子,昨天是云荷糕,大前天是凉水粑、鞋袜,环环姐姐可真闲啊,嫁了人还有这么多闲工夫,她那婆家竟然这么慈祥么。咱们府上的福旺家里,他娶的还是夫人带来的丫头呢,他老子娘照样吼呢,还要给她那小姑子缝衣裳的,听五丫姐姐说,别人可是亲口在福旺家门下偷听过的,他老子娘还嫌弃儿媳妇屁股小呢】

钟萃连忙移开眼,看向从铜镜最后透出来的张嬷嬷。张嬷嬷把水壶放在桌上,脸上挂着慈祥和善的笑容,钟萃紧紧盯着,昏黄的铜镜中,只有张嬷嬷脸上的慈祥未变。

“姑娘好了。”芸香麻利的替她挽好了发。

钟萃起身,同张嬷嬷道谢:“多谢嬷嬷,也替我谢谢环环姐姐。”只是可惜,她没有听到张嬷嬷的心声。

钟萃很快又想明白了,这听人心声也并不是随时都有的。比如当下正好心里并没有多想,那她便是能听心声也是听不到的。

张嬷嬷脸上的笑更大了些:“哪里值当姑娘谢的,你们打小一起长大,便是现在不在一起,也是彼此念着的。”

钟萃朝她笑笑,提着裙摆朝外走,芸香提了桌上的水壶跟上去。

她到时,夫子也才堪堪赶来。照旧教她认字念诗,读女规,钟蓉这些嫡女也是被这样教导的,只是她们教的时日长久,夫子还会额外添一个练字,到钟萃这里,因为要让钟萃认字才是最紧要的,夫子也不要求她的字写得如何。

外边评判才女,一手小楷便占一半。

诗集和女规还差一些便学完了,钟萃聪颖好学,夫子难得升起了一份提点的心,取了张纸来,叫她写个字:“你写来瞧瞧。”

钟萃不明所以,听话的在白纸上写下一个萃字。

夫子凝着眉:“你这手字,练多久了。”全然不像是初学者。

钟萃想了想:“几月吧。”

夫子难掩的看过来,目光里闪着惊喜,“不错,才几月你这字便有些风骨了,要是继续练下去,也能在贵女里排上号的。”

钟萃紧紧的看着他,同时另一道略显遗憾的声音传到耳边,夫子的表情惊喜,但心里却是一副惋惜的叹了口气:【字不错,可惜出身不好,贵女排号可从来没听说过让庶女进的。】

可是,出身是她能选择的吗?

钟萃把这些念头抛开,朝一边的芸香看去,她伺候在侧,过来替他们续了茶水,脸上挂着骄傲。

钟萃没有听见她的心声。

夜里,钟萃又在王嬷嬷和张嬷嬷身上试了试,最终得出了结论。依她推测,这听心声也是有特定条件的,听心声只能同时听见一个人的心声,若是她择了一人,便听不到其他人的,她听心声的对象每次都必须是一个人,若是她想听其他人的,只有离开当前的环境,或者单独相处的时候。

这虽然跟一开始钟萃想的能随时随地听见别人的心声不同,但钟萃很快又想通了。这听声如此玄妙,能听见心声,辨别好坏,已经是诡谲繁复的奥妙了,她哪里还敢多求。

翌日,便是远嫁外地的四姑奶奶钟明兰归宁。

江陵侯府前几日就排了小厮去码头接人,不到晌午就等到了,仆妇们喜气洋洋的接了姑奶奶往回赶。钟明兰归宁,除了侯府拉过去的马车,钟明兰还雇了人,拉着七八俩马车浩浩荡荡的停在侯府大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