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钟娘娘家的日常生活 > 第18章 第 18 章

第18章 第 18 章


最后一日讲课学规矩,嬷嬷和夫子的态度跟平时没有区别,课上严厉正经。

钟萃在读书认字上,因有三少爷钟云辉早前替她开了蒙,比学规矩进步更大,她学规矩的时间到底晚了些,哪怕有两位宫中出身的嬷嬷日日教导,但在规矩资深的人眼中,仪态举止只是画皮不画骨,远没有真正的名门贵女们那边仪态优美,赏心悦目。

尤其在巍峨深宫中,步履仪态上佳的娘娘们千姿百态。

落日夕下,夫子合上了书本,伴着余晖,夫子也不再提女戒、女规,只是说了句:“深宫大内,姑娘去了以后谨言慎行,多看少说,也未必没有出路。”

教导两月,这是夫子在指点她。

如今宫中后位未定,各种争斗自然免不了,暂时掌权的就有薛淑妃和董贤妃两位,并上嫡女出身的世家贵女们,钟萃的出身放在宫中贵人娘娘里实在差了一大截儿,她要往上走,前路艰辛,若是不谨慎卷进了宫中争斗中,怕是难以脱身。

钟萃起身,郑重的朝夫子福了一礼:“多谢先生指点。”

钟萃表情平静,性子不急不躁,夫子有一瞬间在她身上看到了大将之风,觉得钟萃能在后宫走得长远的念头,但随即他就撇开了。

许是他看错了。

他接了钟萃这一礼,抬了抬手:“不必多礼。”

夫子素薄青衣,捧着书离开。钟萃目送夫子走远,带着芸香转身朝另一条道走。

她们到兰亭院时,院子里仆婢们正穿行其中,或捧着各样摆件,花瓶儿朝一旁的房里走,里边室内宽敞,无一多余,是专门腾出来置放钟萃嫁妆的房间。除了侯府为钟萃备下的嫁妆箱子拢占了一半,外边敞开的梨花木香拢要装钟萃常用到的贴身物件等。

箱拢在今日便要装完,待天黑便要上锁,只等后日跟着钟萃进宫方才开启。钟萃瞧见院中忙碌的场景,顿了顿,转了个方向,朝箱拢走过去。

王嬷嬷专门负责钟萃的嫁妆,正拿着单子在清点,见钟萃过来,朝她走过来:“姑娘下学了,怎的不回屋去练字?”钟萃每日回来都会先练字。

她朝忙碌的仆妇们看了看,轻轻摇头:“不急这一两日。”

王嬷嬷也不劝,叫她一起看:“这几个箱拢里放的都是姑娘平日用到的,铜镜、脂粉、首饰、头花,还有三少爷一早遣人送来的书,并着好几个匣子,都装进去了。”

钟云辉送来的书就装了整整一箱子。

王嬷嬷还是第一次听到嫁妆里装一箱子书的。她不识得字,也不知道到底都是些什么书,到底是学什么要读这么多书的。

钟萃往她指的箱子看去,箱子已经被放下来了,钟萃轻轻掀开一看,一箱子书籍满满当当的装着,被摆放得齐整,钟萃放下盖子,又随意看了两处,便不打扰王嬷嬷清点嫁妆了,回了房间里,又朝芸香摆摆手:“你伺候我一日了,现下也没事了,下去歇一歇吧。”

芸香高高兴兴的福了礼:“奴婢这就下去。”

钟萃无事,在软榻上闭目靠了会,又挑了本书看了起来。等天黑,院子里烛火明亮起来,嫁妆房里的门“咯吱”一声,能清晰的听见落锁的声音。

一大早,院子里就忙开了。

今日是亲戚们登门,要来为钟萃添妆。侯府大门开了不久,便有夫人姑娘们登门儿,她们会先去慈安堂见过了老太太,才会来兰亭院给钟萃添妆,说上几句便会告辞,只有年轻的姑娘们会留下跟她说话。

有客人登门,钟萃换下了平日穿的半旧衣裳,穿了一身翠色的薄纱,头上带着同色的翡翠首饰,翡翠庄重,能把钟萃过于楚楚动人的脸庞显得偏秀气,不至于过分楚楚可怜。

钟明兰带着上门的夫人们过来,她被簇拥着走在最前,爽朗洒脱,见到钟萃就好一阵夸,当先往旁边的添妆箱里添了一张五千两的银票。

钟明兰的银票一出,后边紧接着要添妆的夫人们顿时脸色变了。珠玉在前,她们就是出不了钟明兰的数,原来准备的几十上百俩也不好拿出来了。尤其是穆氏,她可是侯夫人,又是嫡母,是绝对不能比钟明兰一个外嫁女还低的。

穆氏忍不住捂了捂胸口,她本该第一个添妆,被钟明兰抢先后,大家都看向她,众目睽睽之下,她只能在钟明兰的基础上又添了两千。二夫人姜氏和三夫人裴氏各添了三千俩。其他的夫人们也只有几百俩的往里添。

穆家的大夫人庄氏也在其中。

庄家同钟家是姻亲,按辈分算,钟萃身为庶女,那穆家便是她正经的外家,但钟萃有这个自觉,哪里敢肖想。

庄氏不得不来,之前商议过的亲事,现在已经被两家人抹平了痕迹,庄氏心里虽然不高兴这件事出了意外,但脸上挂着慈祥的笑容,待钟萃也同以往一般亲切,拉着她的手拍了拍:“好孩子,往后你就要进宫了,我跟你母亲都盼着你平安无事的。”

钟萃面露感激,细声细气的答谢:“多谢舅母。”庄氏脸上更和蔼了些,正要往里添妆,钟萃抿了抿嘴儿,依旧是满脸感激,“舅母也要保重身体,上次遇上了大表哥,托舅母也帮着给大表哥说一声”

庄氏顿时变了脸色,生怕再从钟萃的嘴里听到穆文高的名字,忙截断她的话:“好孩子,你孝顺我们都知道,且放宽心吧。”

庄氏原本是要从身上掏银票的,现在叫了身边的丫头上前,拿了一张五千两的银票添了进去,与小姑子穆氏添的数额一样。

添完妆,庄氏生怕钟萃再说话,借口要去寻同来的夫人,急急的走了。

钟萃不着痕迹看了添妆箱一眼,微微垂下眼眸。

庄氏出了兰亭院,捂着胸口气得慌。庄氏原本准备的只有三百俩,穆文高的名字从钟萃嘴里提出来,庄氏又气又怕,生怕钟萃知道他们当初的打算,不得不把提前准备好的银票拿了出来。

她忍不住恨恨回头瞪了瞪。

就当是花钱消灾了!

庄氏走后,又有几位夫人来添了妆,等她们走后,钟萃房中剩下的便是姐妹和手帕交们。小辈们添妆都是添小物件,荷包帕子的都可以。钟琳领着姐妹们添了些帕子,团扇,首饰等,也没多待,坐了坐便离开了。

离开前,钟琳还说了句:“五妹妹可别忘了咱们姐妹才是。”

钟蓉倒是想讥讽几句,但老太太已经敲打过她,严厉告诫钟蓉不许再踏入兰亭院,她嘴角动了动,脸色难看的拂袖而去。

最后便剩下陈盈、关澜、薛平三人。

都是手帕交,没有太多顾忌,钟萃让房里伺候的都下去,同她们到榻上坐着说话。

薛平先说:“没想到你竟然进宫了。”她脸上稍有些犹豫,还是说道:“你性子软,要是进宫遇到了淑妃娘娘,还是避开些。这次是三姐进宫,她清高孤傲,倒是不爱同人计较。”

薛淑妃明艳貌美,性子也张扬跋扈。

钟萃上辈子就领教了薛淑妃的脾气,还是领她的情:“我知道了。”

关澜笑了声:“你进宫了,陈盈也定亲了。”

钟萃这两月没有踏出侯府一步,还不知道此事,她高高兴兴的同陈盈道喜:“恭喜你。”

陈盈勉强笑笑:“有什么好恭喜的,我嫡姐走了,留下两个孩子,两家都想要再结亲,维系关系,府上的嫡女要坐正头娘子的,只能从我们这些庶女当中选了。”

年纪轻轻的姑娘,有几个想当继室的?

陈盈嫁过去,若是有丁点处置不妥当,前面已经走了的原配就是压她头上的大山。在府上时嫡女便压她们庶女一头,嫁出去还是压她一头,让她执礼上香,永远不能翻身。

她若不是因为被挑中进宫,如今面临的便是跟陈盈相同的境地。钟萃想了想,跟她保证:“陈盈,你相信我,你要好好过,总会等来花见花开那一日的。”

当今陛下重嫡轻庶,引得下边上行下效,如今陛下年轻力壮,可总有老去的一日,待新帝登基,未必还是如今的光景。

陈盈微微点头,钟萃看得出来,她其实并没有把安慰话放心里。

下晌,陈盈等人不能久留,赶在申时前告辞离去。她们都明白,这一别,大家便是各奔前程了。

王嬷嬷跟张嬷嬷抬了添妆箱进来,这便是她明日随身携带的箱子,房间里许多常用的摆件随着装进箱拢里,房间里瞧着空荡荡的。

钟萃歇了会,芸香进来:“姑娘,三少爷来了。”

钟云辉才下学不久,他手上捧着好几本书:“五妹妹,抄录的书已经好了。”

钟萃接了过来,正是上次的论语。钟云辉把注释都备着,还贴心的附了一些自己的见解。钟萃捧着,郑重的朝他道谢:“三哥,多谢你。”

钟云辉点点头,临去前也郑重的同她说:“五妹妹,无论何时,记得保全自己。”

钟云辉是男子,不能在后院多待,交代完便告辞了。钟萃看他走出房门,喊住了他:“三哥,你也要考中进士,出入朝堂。”

三更天。

远远便有两队簪着金钗的丫头聘婷踩着月露星稀,踏桥而来,足足二十人,有捧盆的,有捧水的,有捧面巾的,美婢们低眉垂首,轻柔的替钟萃梳洗上妆。

天光昏暗,只有烛火微微发出响动,钟萃看不见,只能感觉到她们的指腹在脸上轻轻按压,脂粉的香气混合着美婢们身上的体香,淡淡的充斥在鼻息间。

到天光微明,面前的丫头往后退开。

“小主,好了。”

跟上次进宫选秀不同,昏黄铜镜中的女子仍旧面容姣好,但这次她头带珠翠,穿着同色的华服,身形纤细却少了几分楚楚可怜,带着些秀气端庄,钟萃微微动了动,头上的珠翠便轻轻响起,铜镜里的人微微偏头,带着几分陌生。

芸香扶她起了身,嫁妆房的门已经开了,钟萃深深看了立在院子里的王嬷嬷两个,被搀扶着往正院去。

今日出了大门,她便不是钟家人了,钟萃要拜别生父嫡母。

她一身华服珠翠,行动不便,到正院,正院门早早开了,钟正江与穆氏坐在上首,秦姨娘跟几个姐妹站在下边。她是生母,今日可以观礼。

钟萃行到跟前儿,缓缓跪下,朝他们行了大礼:“女儿拜别父亲母亲。”

穆氏抬了抬手:“快起来快起来,使不得,五姑娘今日便要进宫了,是才人了,母亲虽不舍得,却也不能再留你了。”

钟萃低着头:“这个礼母亲受得,女儿多谢母亲多年的抚育。”钟萃对穆氏又行了一礼。

这个礼她是真心实意的,钟萃没有生母教导为人处事之道,这些日子却在穆氏身边学了许多。

穆氏脸色更柔,亲自扶了她起来。

钟正江也十分满意,说了几句叫她伺候好陛下的话。老太太那边已经开了门了,钟萃与他们拜别,在搀扶下去了老太太的慈安堂。

钟萃还记得上辈子她最后见到老太太的模样,她端坐高堂,厉声急言。这次仍旧是坐在高堂上,但面目柔和了许多,甚至还与她交代了几句:“宫中不比侯府,每走一步都多想一想,勿要冲动行事。”

老太太交代几句就让她走了。钟萃拜别了两位叔婶,外边宫中的小轿已经候着了。

钟萃在搀扶下从大门步出,她的身后有数位婢女,抬着箱拢的侍者。上轿前,钟萃忍不住回头看了眼,侯府门前挂了一丈红,兄弟姐妹们送她出门,看着她上了小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