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钟娘娘家的日常生活 > 第27章 第 27 章

第27章 第 27 章


浣洗处宫人送往淑妃玉芙宫不久, 便有淑妃身边的大宫女领了那宫人过来,大宫女一板一眼的:“钟才人,我们送这奴婢来为你缝补衣裳。”她手中还有一个托盘,上边放着几个小碎银和一个荷包, 碎银是那浣洗处的宫人的赔偿银子, 荷包里装的是钟萃的月例。

薛淑妃与董贤妃共同掌管后宫, 各有划分, 各造办处设有管事总管们, 向两妃汇报,淑妃掌人惩处、办宴, 贤妃掌采买、调迁,二人互为制衡, 这宫妃的月例便由淑妃发放,按月里遣宫中宫人去司里领钱。

钟萃进宫早就满一月了,她位份才人,一月月例是三十俩。彩云这些伺候她的一月是四俩银子,顾全几个去了好几回,那边说话倒是好声好气的, 只是推诿说账上银子不足,先给欠着, 笑眯眯的,便一直拖了下来。

淑妃身边的大宫女说得客气:“我们娘娘说了, 小主实在太客气了些, 这月例一直放在内务处未曾去领, 便叫我一起给小主拿过来。”

明明是缀霞宫往内务处去了数回,都被挡下,到了淑妃大宫女的嘴里, 就成了他们自己不去领了。

薛淑妃每日要处理的事情太多了,一些不受宠的嫔妃没有领月例,她便是看到了账也不会放在心上去多嘴过问,这些跟她可没关系,内务处敢克扣不受宠的嫔妃,却不敢对她们这些高位嫔妃如何,她不会去出这个头。

淑妃的意思,是让钟萃息事宁人。

钟萃知道这是淑妃通过大宫女的嘴告诫她,钟萃抿了抿嘴儿,她微微垂着眼,轻轻说了句:“叫淑妃娘娘操心了。”

大宫女微微抬了抬脸,钟萃只见她的嘴一开一合:“才人客气了。”

与此同时,另一道声音在耳边响起,大宫女的声音语调带着与她嘴里客气全然不同的高高在上,语调起伏轻嗤,只短短四个字:【还算识相。】

钟萃半窄的衣袖下,手心骤然紧握。

这句话她上辈子在宫中听到过许多次。见那些高位娘娘们时,她们目光不屑的看过来,连带着身边伺候的宫婢们对钟萃也全然看不上眼,背地里,她们跟身边宫婢说起钟萃来,也是这四个字“还算识相”。

小家子气又上不得台面的她,碍不到娘娘们的眼。在那些常年累月的轻嗤不屑下,钟萃越发深居简出,躲避别人的目光。像她这样不受宠的嫔妃,被人说了也就被人说了。

大宫女自觉已经交代完了事,等浣洗处宫婢缝补好衣裳,又给缀霞宫道了歉,朝钟萃随意的福了个礼,端着盘子便走了。

“姑娘。”芸香不敢抱怨宫中的主子们,只敢小声的说上句:“这宫女也太”

钟萃点点头。

太嚣张了。

可现实就是如此,就是一个小小的宫女身后站的也是掌管后宫的妃嫔之一,有薛淑妃顶着,哪怕对着她这个才人敷衍,钟萃也只能当看不见,她若是想在后宫中立下来,凡是便只有忍。忍一步,换在宫中的日子好过一些。

钟萃早就习惯了。

钟萃朝他们笑笑,瞥了眼桌边放着的荷包:“里边是月例,你们拿去分了吧。”

顾全几个看她点头,这才拿了荷包去分银子。在宫中,别说钟萃这等嫔妃,便是宫人们对银子也十分看重。只有银子足够,在宫里的用度才差不了。

钟萃自己的那份也没拿,叫他们一起分了,每个人也能分上好几两。顾全几个拿了银子高高兴兴的出去了。

王嬷嬷说的,进宫后要大方点,尤其是分过来的这些宫人们,把他们给笼络住,才能安心帮着自己办事,不然就要被别人给收买走了。

很快便到用晚食的时间了。这次是顾全和彩霞去的,缀霞宫的食盒往常都是最后一个,给他们的是又扁又小的食盒,但这次他们去了没多久,膳房的人便把食盒给他们了,还换了个中等食盒。

顾全两个提了食盒回来摆上着,一打开食盖,顾全高高兴兴的朝钟萃说:“小主,膳房里今日给的菜色好丰盛呢,两个荤菜呢。”

才人每日的饭食也是有定例的,有肉,米,白面、糖等,越往上的嫔妃的菜色越是丰富,但钟萃身为宫妃,她的饭食差不到哪里去。

之前膳房给他们缀霞宫的饭食都是干冷馒头,浓油赤酱的大肥片,发黄的蔬菜,宫妃们没几个吃得下这个,膳房那边说了,他们要紧着前边的娘娘们先做,等轮到他们了,膳房里的时蔬就不足了,三两句就把责任给推了,这便是所谓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刚开始还能叫他们将就将就,等剩下的菜多就做好些,后来连将就都懒得将就了。

今日却不同了,端出来的两道荤菜色泽浓郁,香气十足,一道肉,还有一条鱼,备下了新鲜的蔬菜,还给准备了一道点心。

钟萃自打进宫来,除了刚开始那几日有过这样的待遇外,之后都是冷待,她瞧见这些菜,还有些不可思议呢:“这是怎么了?”

顾全两个摇头。

钟萃伤了右手,手心和手肘都包着,便由芸香喂她吃了些,钟萃胃口也不大,剩下的便叫他们给分了。

等他们撤下桌面,外边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房中燃起了烛火。

缀霞宫离林子近,夜里窗外便传来了虫鸣声,钟萃靠在床头,手上捧着增广贤文,芸香搬了个凳子坐在下边,拿着针线绣着花,耳边听着钟萃叹了口气,芸香伸着身子朝书上看了看:“姑娘,可是这书不好看?”

钟萃咬了咬嘴角:“挺好看的。”

芸香看不懂:“那姑娘怎的叹气,以前小云说,她们姑娘会躲被窝里看书,好看还会偷偷笑呢,只有不好看才会跟姑娘一样叹气。”

小云是六姑娘钟静的丫头。钟静行六,是二房的庶女,二房庶女少,钟静还能跟着学到几个字的。她看的那是话本子。

钟萃无法跟芸香探讨。她读书学知识好几个月了,三哥叫她读增广,读幼学,钟萃挑了增广,但这本书跟钟萃之前学的三百千的启蒙书全然不同。

那些启蒙书都是教人孝悌,教人友善,构筑了许多美好向上的事,但这本却不同,增广讲的不是友善向上,而是强调了读书的重要、孝义的可贵,但又告诉人们要“防人之心不可无”,“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逢人且说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贫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等,讲了虚伪、一己之私,嫌贫爱富,趋炎附势,讲到了陷阱和危机。

在这些谚语中,钟萃看到了另一面黑暗的一面,但同时钟萃又不得不认同。若钟萃没有读心之术,她也不曾想到有那么多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根本叫人难以通过表面去分辨。

但钟萃又对书中的另一种强调难以认同,书中强调命运和报应,人应行善,才会有好的境遇。可是上辈子她从来忍让,从来不曾有过坏心,但最后她却没有得到这个好的境遇。钟萃不禁怀疑,书中讲的到底对不对?

若是还在江陵侯府,钟萃还可以写纸条请教三哥钟云辉,但现在

钟萃把目光重新放回到书上,又看了两页,外边钟鼓敲响,很快前边就落了锁,玉贵过来秉了一声便退下了。

陛下今日仍旧没有驾临后宫。

各宫渐渐熄了烛,钟萃到平时就寝时,也由芸香伺候着上了床,芸香替她捏了捏薄被,放下窗幔纱帐:“姑娘睡吧,奴婢就在外边。”

钟萃慢慢闭上眼。

立后之事沸沸扬扬闹了好些日子,随着科举临近,前朝正为科举之事焦头烂额,敦促成帝立后事宜便延了下来。

钟萃手上的擦伤养了几日就好了,又涂了膏药,连疤都没留下,手一好,钟萃便每天练习大字。她已经落下好几天了。

周常在带着婢女踏进了缀霞宫,周常在模样利落,也不摆架子,见了钟萃,便把身后婢子手上的礼盒捧过来,笑意盈盈的:“听说你手受伤了,这几日不得空闲,现在才来瞧你,妹妹可不要生气。”

陛下虽忙于前朝事务,但偶尔会招嫔妃去承明殿说说话解解闷,周常在常去,另一位便是杨美人。

周常在虽模样利落,但却并非是真的平易近人之人,钟萃见她这般亲切,心里下意识防备起来,她想起增广上说的,逢人且说三分话,便乖巧的点点头:“多谢常在。”

周常在微微一笑,钟萃只见她的嘴一开一合:“你我同是宫中姐妹,又何必言谢。”

与此同时,另一道声音顿时在耳边响起,周常在声音中带着淡淡的凉意:“母亲曾说过只有嫡女才是正统,如今却要跟庶女称上姐妹了,罢了,要不是”

声音淡了下去,钟萃压了压嘴角。

周常在捏着绣帕,坐着与钟萃说了好一会话,钟萃只低眉垂目,偶尔回上两句。周常在眼中有些不耐,这钟五果真跟钟琳说的一般三棍子打不出个屁来,性子太阴了些,哪有半分讨喜模样。

她拉过钟萃的手,笑眯眯的:“好妹妹,其实今儿姐姐来也是想求你件事。”

钟萃想,终于来了。她轻轻说:“姐姐是常在,我只是个才人,论身份远远不如姐姐,姐姐能有什么求我的。”

周常在嘴角一僵,伸手往她平时写字的案上指了指:“是这样,姐姐最近也在练字,想找个人对比看看,正好知道妹妹在练字,便打算拿上妹妹一张大字如何?”

钟萃微微一愣,目光移到周常在带来的礼盒上。这礼过于厚重了。

作者有话要说:  祝祖国生日快乐。

也祝大家国庆快乐。

我要立个flag,明天我要多写!!!!!

感谢在2021-09-30 00:19:52~2021-10-01 01:22:0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皮卡丘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爱吃鱼的喵 35瓶;白衣折扇 20瓶;修卡卡、月牙湾的月亮船、小p、niki、醉。、璎珞、卿卿、24193496、mming 10瓶;沙雕欢乐多 8瓶;上班族、茴香 5瓶;谢恩辉 4瓶;露菲琳莲 3瓶;文静妈咪 2瓶;不是很大的小雨、情绪、别摸六斤、四叶草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