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钟娘娘家的日常生活 > 第37章 第 37 章

第37章 第 37 章


高太后的生辰宴第一次办得这样隆重, 殿中陈设奢华,锦绸纱幔缓缓垂下,案几上摆着专程从云山贡上来的雨前茶,为了这次宴会, 内务处专门派人去沧州带回来, 都等不及沧州走水路贡上来。淑妃专门叫内务处开了库, 把里边存下的各种珍品摆了出来, 碗碟等俱是烧制的新瓷, 只宫中独一份,案上摆着各类瓜果, 淑妃甚至还派人仔细检查过,以确保万无一失。

宗亲们对宴会的大手笔俱是满意, 几位宗室王妃还夸淑妃办事妥当,当然她们也没忘记夸掌着内务处的贤妃,王妃拉着她的手拍了拍:“你们都有心了,这陈设看着就大气,上次京城里一个烧制好的轻薄青釉碗就要数百俩,多少人家都去登记了, 这上边每个都比那些好,破费了不少, 也只有宫里才能见得到这等烧制完美的瓷器了,还拿来当呈食物了。”

先帝景帝在时, 宫中皇子八位, 皇女七位, 当今登基,诛杀了排在前边的参与夺位之争的四位皇子,留下了年纪尚小的皇子们, 皇女并未受到影响,哪怕是苏贵妃生的公主,前几年最后一位年纪小的皇子也出宫开府了,当今又并无嫡亲的兄弟姐妹,这些宗亲王妃与当今一脉离得有些远了,如今只挂了个王府头衔,仰着宫中过活,其实底子已经很薄了,平时少不得要精打细算一番。

王妃这话,本是一句恭维,夸宫中气派,夸贤妃能干掌着宫中采买,才能这样大手笔的花费,挥毫如土,说一不二,这可是连同样为妃的淑妃都没有的待遇,以后中宫的接班了,却不料捅了马蜂窝。

淑妃列罗出来的单子每一样都价值不菲,便是供着殿中宾客的这些烧制的碗碟也是花了数万两,更不提那酒水茶水了,内务处专程过去弄回来,这一来一回两笔更是超了许多,诸如其他的瓜果点心,定下的菜单子等,以及要供着后宫每日的庞大开销,贤妃宫中几乎每天都有几笔开支出去。

贤妃原本打算只采一部分,给太后陛下等有身份地位的供上等,给嫔以下的宫妃以次充好来减少开支,但淑妃那边却不依不挠,专门派了人盯着,说是太后生辰容不得马虎,让贤妃根本在这上边做不了文章,淑妃位份与她相当,当年进太子府都是前后脚,贤妃对淑妃是十分顾忌的。是以贤妃只能老老实实的把到了自己口袋的银子给掏出来。如今宴会办上了,她贪下的银两掏了大半,贤妃只能强忍着笑:“泰王妃说笑了。”

泰王妃几乎把贤妃心里伤又提了一遍出来。贤妃最开始被陛下委以重任,掌管内务处时,也是勤勤恳恳了好几年的,后来管的时间太久,贤妃觉得也没出过什么错来,便放下了心来,开始一步步的享乐起来,贤妃也并不后悔,在她看来,她兢兢业业的掌着内务处,便是贪点享点也没关系,反正后宫之中她声名最好,陛下就是要立中宫后位也会第一个考虑她,作为未来的皇后,她也不过是提前享用自己的东西而已,何错之有?

贤妃只说了这一句便不开口了,泰王妃搞不懂贤妃怎么不高兴了,正要跟旁边坐的王妃说一说,只听一阵整齐划一的脚步声传来,打头的几个穿着蟒袍花翎蓝翎的侍监走进殿中,宽广的荣华殿中,顿时静了下来。另一边的宗亲皇室们也都闭口不言。

很快闻衍亲手搀扶着高太后走进殿中。今日太后生辰,又是宗亲家宴,闻衍做常服打扮,一身玄衣扶着人跨过门栏。

钟萃跟着嫔妃们屈膝福礼。

位份低的嫔妃们被安排在最末,几乎快出了荣华殿,殿门大开,秋冬时冷风往殿里灌,钟萃她们这些低位嫔妃们首当其冲,凳子一直渗着凉气,就跟钟萃在江陵侯府时每次去正院跟大夫人穆氏请安坐的冷板凳一样。身子弱一点的坐久了回去就要病上一场。

钟萃看着瘦弱,其实身子并没有什么大问题,她带了芸香跟彩云来,走的时候已经跟彩霞说过叫她去厨房要一碗红糖姜汤了。

闻衍一路搀扶着高太后走到殿中最高处,等高太后落座才在旁边坐下,朝俯身行礼的人抬了抬,沉声道:“起来吧。”

等众人坐下,闻衍脸色稍缓:“今日是太后生辰,又为家宴,大家不必拘束,尽情吃喝罢。”

天子开了口,下边气氛便热络起来,宗亲王爷王妃们上前,笑意盈盈的说着恭贺的话。高太后不爱见人,王妃们去了永寿宫坐了还不到一刻高太后就借口乏了。大越谁不知道天子孝顺,若是得了太后娘娘青睐,有太后娘娘帮着说上一句半句好话,府上就再不愁了。王爷王妃们打头,后边妃嫔们也上前恭贺。

像钟萃她们这等低位嫔妃是不能进前去贺礼的,前边热络高兴,她们低等嫔妃们坐在末等只能尽力缩了缩身子。

钟萃来时特意加了两件衣裳在里边,整个人看着臃实不少,但也挡了不少风,她轻轻吸了吸鼻子,借着案上的一杯热茶添上几分热气。其她身着单薄的嫔妃受不住凉,脸都白了。

钟萃上边是杨美人等三两个美人位份的,再往上便是今年选秀入宫家世甚好的几位常在,周常在几个的位置在殿里去了,要好上不少,钟萃往上的杨美人今日只穿了一件粉色的绸衣,梳着高高的云鬓,带了不少的金钗步摇,杨美人是御史家嫡女,长得秀美动人,还会背律令,时常出入承明殿中。

御史家中出身,杨美人对自己的要求也很高,哪怕身子些微的抖着,仍然端正着身子,高高的仰着头颅,连发上的步摇都不曾多动过,足见规矩礼仪十分,臣子中御史们家风清正,刚正不阿,钟蓉在家里时就曾说过,说御史家中的嫡女们也一板一眼的,半点不讨喜,性子古怪,钟萃现在看来,外人都说她大姐钟晴的规矩礼仪是江陵侯府中出了名儿的,钟晴出嫁早,钟萃这等庶女与她接触也少,但钟萃跟钟晴接触过的那些次数看来,要论对规矩礼仪的坚持,还是这位御史家出身的杨美人更好。

杨美人身侧的婢子们对这样的情形早已习惯,动也不动的站在旁边。

太后和陛下到了后,家宴正是开始,王爷王妃们上前送了贺礼,随后是诸位嫔妃,钟萃她们的礼是由上边身穿蟒袍的太监收上去的,到了太后面前叫她看上一眼。

高太后看了眼,点了点头:“有心了,赏。”

钟萃她们一人得了个太后宫中赏下来的红封,钟萃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滋味,上辈子太后生辰只是普通的家宴,高太后不愿见人,通常是坐一会就走,根本等不到下边的嫔妃们送礼,嫔妃们的贺礼都是侍监们收上去的,钟萃的一方绣帕混在珍品贺礼中格格不入,是以才不断被讥讽,说她果然是庶女出身。

钟萃怪不了任何人,只能往心里受着。但现在一个“赏”字就叫她上辈子那些憋屈都化掉了,她是庶女出身,但她也得了太后娘娘说的一声“赏”了,上得了台面了。

送了贺礼,随着侍监一声唱报,膳房便一道道的上菜,着云袖的舞伎们翩然入了殿中,乐师在荣华殿两侧水榭上弹奏,悦耳的琴音响起。

门中只见一个身着花翎蟒袍的侍监匆匆出来,钟萃随意看了眼,没等她细看,坐她前座的杨美人突然身子一歪,钟萃吓了一跳,忙伸手扶了她一把,还没等钟萃问,杨美人已经一手撑着案几起了身,一手甩开了钟萃的手,似极为不悦一般,“不用了。”

与此同时,另一道声音在钟萃耳边响起:【用不着一个当才人的庶女来扶,想得感激巴上我,叫我提拔,我可不吃这一套。】

杨美人认定了钟萃扶她是不怀好意。

钟萃抿了抿嘴儿,不说话了。

她坐定,就听后边花翎侍监领着好几个小侍监抬着几扇屏风,指着门口的位置:“就是这里,把屏风放下。”

小侍监们把屏风放在门口处,霎那,门口的风就被遮挡了,没了冷风往里灌,里边暖和了不少。花翎侍监是五品侍监,跟蓝翎都是御前当差的宫人,若非御前使唤,无人能调动得了他们。有了这几块屏风,末座的嫔妃处,也开始有几分热闹的气氛了,直到太后坐了半个时辰,先走了,陛下陪着宗亲们饮了几杯离去后,家宴才慢慢散去。

钟萃带着芸香两个回了缀霞宫,顾全几个见她们好好的回来,忍不住松了口气。钟萃回房里先换了衣裳,芸香已经捧着彩霞温好的红糖姜水等着了。钟萃早就喝惯了,又靠在软榻上,芸香替她捏了捏被角:“姑娘先捂一捂。”

熟悉的语气,叫钟萃恍惚以为还身在侯府,身边站着的是王嬷嬷,她忍不住轻轻叹了声。

翌日,用过早食,钟萃在案上摆好了书和笔墨,前几日是太后生辰,钟萃每日抄佛经,已经落下了许多功课,现在太后生辰已过,钟萃要把落下的功课补回来。

刚翻开书没一会,就听外边吵闹声,钟萃侧身,正与来人撞个正着,一个高大的嬷嬷把芸香两个压在门边,让她们不能再反抗,冲钟萃笑笑:“钟小主,贤妃娘娘有请,请跟老奴走吧。”

老嬷嬷眼高于顶,毫不客气,似全然没把钟萃放在眼中,钟萃心里一提,下意识防备起来,下一刻,只听一道尖锐刻薄的声音传来,这声音语调上扬,带着高高在上的不屑和恶意,丝毫不遮掩:【要老奴说,只一个不受宠的小主,娘娘随意安排一人就能教训了的,何必还要带到甘泉宫去,凭白脏手,不过是区区一个庶女出身的低等嫔妃】

贤妃记恨着叫她克扣嫔妃用度险些被发现的缀霞宫,太后生辰一过就发难下来。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10-09 01:49:22~2021-10-10 02:09:4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山上孤影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山上孤影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