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钟娘娘家的日常生活 > 第53章 第 53 章

第53章 第 53 章


钟萃带着芸香回了缀霞宫, 彩云两个迎了上来,“主子,事情如何?陛下可应下了?”

钟萃把提匣交给他们, 点头又摇头:“陛下是答应了。”只是她觉得陛下好像不高兴, 尤其是在她请陛下来缀霞宫用膳的那句话说出口之口, 钟萃清楚的感受到了陛下身上的变化。像是之前她看到过的不悦, 只是很快又被按捺下来了。

钟萃上辈子侍寝那三两次都是连着的, 都是陛下趁夜来,现在却是跟上辈子不同了, 钟萃也不敢保证如今陛下还会跟上辈子一样在相同的时间会到缀霞宫来, 她不敢去赌, 万一陛下不来呢。

钟萃不敢拿这种事去赌, 只能想法把陛下邀到缀霞宫来。但她嘴笨,又不会哄人,还虚心跟彩云她们求教。

她的说词就是彩云两个教的。

彩云两个在宫中多年, 对邀宠见过不少,跟她说的:“宫中的娘娘们都是用的这招, 若是陛下赏赐了, 便借着去前殿里谢恩, 请陛下赏脸去宫里坐坐,这一来一回的,陛下要是应了,那可就风光了,便是不应,也就说句话的事儿,也没外人知道,损不了面儿的。”

她们见过不少嫔妃们用此类借口的, 但真正当场见跟陛下邀宠却是没有的。更多的还是听宫婢们私下里传小话露出来的。

钟萃不需要什么风光,损面儿的,她想着便是她们说的这般,反正也只是一句话的事儿。也因此,钟萃采取了她们的说辞,但现在她有几分不确定了:“你们说,陛下会不会因为我说了这话不高兴?”

彩云反问:“可主子你不是说过,陛下发火都是当场就发了么,陛下要是没发火,便说明陛下没生气。”其他的嫔妃也都这样邀宠过的,再说了也还有明目遮掩呢,又有什么关系的。

钟萃想不明白,她觉得也是这个道理。

彩云看着人,大胆的提意见:“主子,现在要紧的是主子想做什么膳食。”做戏还得做全套呢。

钟萃也确实不会做菜,便是出身庶女,但侯府供养着那么多仆妇下人,若是苛刻到了要叫庶女亲自下厨的地步,江陵侯府在京城里哪里还有脸面的,她结结巴巴的:“那、那我该怎么做?”

芸香捧了她平日在宫中穿的半旧衣裳出来:“姑娘,你吩咐一声就行,奴婢去膳房里多打点几分,膳房的肯定比平日更上心一点。”

其实世家大族里,夫人千金们说是亲自做都是这样吩咐一声罢了,哪有身体娇贵的夫人姑娘们会亲自去动手的,都是随口吩咐两声,再不济亲自走到厨房边,随手动两下,便已是难得的了。

厨房里油烟大,夫人姑娘们根本就待不住的,也怕沾了烟火气,惹得一身的烟。

彩霞拧了帕子来,钟萃净了手,换上了衣裳,听芸香说的这样随意,她蹙了蹙眉:“这行不通吧,我跟陛下说亲手做两道菜,要是打点膳房,与平日膳房做的有何区别?”

“可是大家都是这样做的啊,从前咱们在府上时,三姑娘每回哄了夫人和老太太,说亲手做了糕点,也是吩咐厨房那边捡了夫人和老太太喜欢吃的,再亲自端上去而已。”芸香不赞同,“那厨房里油烟大,姑娘们哪里能往里边钻的。”

便是姑娘们有这个心,夫人们也不会应的。姑娘们还未定亲嫁人,夫人们巴不得叫姑娘们多在房里养一养,捂一捂的。

钟萃想了想,还是认为这样不妥,她心里过不去,何况书上也说过:“资父事君,曰严与敬,伺候陛下万不能这样大意的,我还是去做两道菜吧。”

钟萃要去膳房做菜,彩云几个先去打点了一番,上回他们就打点过,膳房那边腾了一个小角给他们,这回知道是钟萃要用,把一个好用的灶都给腾了出来。

御膳房新总管姓陈,陈总管还给她备了个烧火的婢子,两个切菜的侍监,旁边长桌上的食材任她取用。

钟萃在长长的食材上边上站了半天,原本还打算留下来看几眼的陈总管有些好奇:“小主,是不是还缺了什么?”

钟萃眼睛发直,摇摇头:“我不会。”不过来之前钟萃心里已经有了计较,只是第一次进厨房里难免有些慌乱了,她抿了抿嘴儿,跟陈总管商量:“陈总管,能否借个厨子给我,也不用他来动手,在边上教我一下就行。”

陈总管哪里敢说“教”的:“小主说笑了,你要使唤吩咐一声就行。”陈总管招了位厨子过来,交代了两句,便告辞了。

厨子给钟萃见了个礼,钟萃客客气气的请了人起来,请他帮忙在一旁教她炒上两道菜。膳房给陛下上的菜她见过几回,想来是因为陛下的喜好,膳房便时常上几道陛下爱吃的,再添几道新菜,若是陛下动的次数多,下回膳房便多做两回。钟萃就挑的膳房时常上的两道菜做。

天光微暗,宫中已经挂上了宫灯,闻衍这才放下书,问了句:“几时了?”

杨培微微弓身:“回陛下,刚戌时了。”

闻衍就着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想起了今日应下了要去缀霞宫之事,天子一言九鼎,闻衍应下了自不会失约,他起身朝宫外走,“走吧。”杨培立时跟上。

身后宫人们随着,隐约能看见不时看过来的身影,在远处遥遥朝他们见礼。天子出行自是大事,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在御前当差的宫人挑选的首要便是要口风紧,忠心之人。尤其是不能泄露天子的行踪。

过了前殿,闻衍没叫宫人们随行,只带了个杨培,轻简从小路穿行而过。

钟萃只做了两道菜,余下的还是膳房的厨子们做,她第一回做菜,还是在厨子的指引下做了好几次才完成了,做完,外边天也暗下来了。

钟萃理了理衣摆,带着芸香回了缀霞宫,她在膳房里待了一两个时辰,现在一身上下都沾了油烟气,钟萃也觉得十分难受,回宫就让他们提了水洗漱了一番,刚洗漱好,闻衍已经带着杨培进了缀霞宫大门。

钟萃带着人迎上去,朝他见礼:“嫔妾见过陛下。”

闻衍目光在她身上扫过,瞥见她颈边一缕湿发,“恩”了一声,率先进了殿里。钟萃连忙跟了上去。

闻衍往日在缀霞宫喜欢挑了钟萃的大字和书看,今日却没有捡她放在殿里的书看起来,他站在窗边,看了看外边的夜色,负着手,四处打量起缀霞宫来。这还是闻衍头一次细细观察嫔妃住的宫殿。

往日都是她们有什么需要便直接同内务处报,闻衍也从来没关心过,今日倒是难得的说了句:“这缀霞宫,住着如何?”

他当时也是随手一指,便给她指了缀霞宫,倒是不曾想到过这缀霞宫竟会如此荒凉,从窗外看出去,一大片的林子遮蔽,与其他宫室离得远了些,宫室四处眼见的有修葺过的痕迹,宫中年年修葺宫室,几位高位嫔妃们的宫室也修葺过,但她们居住的宫室却不像缀霞宫一般,只要细细一看就能看出不同,显得有些寒酸来。

钟萃跟在旁边,仔细回答:“嫔妾在缀霞宫十分满意。”

闻衍侧身看她,见她眼中确实没有流露出不满来。宫中的嫔妃们都是出身大家,如珍如宝给养大的,住的宫殿里边不是摆着奇珍异宝便是价值连城的各种雅件,看着清雅素净,布置简单,但其价值甚至远超金银,便如之前那董氏一般,若是不清楚她宫中那些雅件价值的,真当她飘然出尘,不沾铜臭了。

缀霞宫的布置也简单,却不像甘泉宫一般摆的是雅物,而是摆着多宝架子,上边放着书籍笔墨,还有一些寻常的折扇、画卷,并非出自任何一个大家之手,这样的宫殿,别说宫妃,便是普通的大户人家家中怕也是不止这样素雅的。

想着到底是自己把人分到这里来的,闻衍心中添了两分补偿的心思,他沉声开了口:“若是喜欢什么,只管跟内务处报上去,领了来点缀一二也是使得的。”

钟萃上辈子住的是云影殿,本以为这辈子会住进去,却没想到会住到缀霞宫来,跟云影殿相比,缀霞宫确实差了几分,但钟萃住了许久,如今也习惯了,这里地方清幽,倒是免了她与其他嫔妃们来往,地方又大,住得宽敞,再没一处地方能有这么大的宫殿供他们住了。

到底是天子开口,钟萃只有谢恩。闻衍朝她摆摆手,叫她自去忙,不用候着。钟萃便转去里殿里把自己收拾妥当再出来。

外边已经传了膳,杨培正带着人上着菜,见钟萃出来,请她入了座,钟萃在闻衍下边落了座。闻衍用膳讲究规矩,桌上每道菜色动用次数不超过三次,碗碟之间全然不发出任何声音,背脊停止,便是用膳也行云流水。

杨培伺候在身后,照旧先用银针试了试,等确认没问题,这才开始为闻衍布菜。他布菜多年,闻衍眼角在哪道菜上多顿了下,他便心知肚明的把菜布来。

闻衍优雅的把碗里的一勺鱼羹放进嘴里,刚尝了一下,他便放了下来,杨培哪里不知道陛下这是不喜的意思,便重新换了一道,闻衍吃了一口,脸上顿时不悦起来,身上威严气势压了下来,他指着摆在中间的两道菜:“这是谁做的?”

给天子做膳食的厨子自是膳房里最好的,平日膳房送上来的菜色也是这些,闻衍只尝了一口便尝出了其中的差别,这已不是天壤之别了,全是毁了这两道菜,从菜色看上去倒是与平日一般无二,但厨子的手艺却是一尝就能尝出来的。

闻衍心中恼怒不已,想他上次顺着那董氏才拔出了一个膳房里的蛀虫,如今才过多久,却又是生出了一个蛀虫,连天子的膳食都敢如此敷衍克扣,对后宫各宫又是何等嚣张贪腐,还有什么是他们不敢的了!“来人,传朕”

钟萃早就发现自己做的那两道菜了,她见陛下用了,还小心翼翼看呢,连忙开了口:“陛、陛下,这两道菜是嫔妾做的。”她忍不住垂头,等着陛下发怒,钟萃心里也忍不住懊恼,早知道就听芸香的吩咐膳房的厨子做了,倒不至于惹得陛下勃然大怒。

闻衍看向她:“你做的?”

钟萃点点头,绷着小脸,一口气交代了:“是,是嫔妾做的,嫔妾不会做菜,请了膳房的厨子指点,做了这两道菜出来,没做好,陛下责罚嫔妾吧。”

闻衍看着她,仔细在她脸上打量过,眼中的怒容散去,眼眸渐渐幽深起来,心中,像是被什么给撞了一下,这还是头一回有宫妃当真洗手做羹汤。宫中嫔妃的邀宠手段自来无非就是那些,说是亲手做的,其实都是奴才们做的,闻衍并不以为缀霞宫会例外,心中还曾不悦她如今也学会了后宫嫔妃的争宠伎俩,倒是先开了口:“美人何必亲自做,吩咐奴才们一声就行了。”

钟萃老实的回话:“可是嫔妾说了要给陛下做两道菜啊,陛下教我读书的时候不也说了要言而有信么。”

“言而有信多是形容男子,有作为的君子。”闻衍掩下眉,说道。

钟萃不认同,又不敢顶撞,只小声说道:“女、女子也是可以的。”

闻衍不再说话,吩咐杨培继续布菜,钟萃见状松了口气,等他们用完晚食,杨培召了宫人来扯下残羹冷炙,抬下去前,他目光在桌上中间那两道菜上多看了眼。别人许是不知,但杨培作为给陛下布菜的如何不知,今日这两道菜陛下都多用了两口。

这可是开天辟地头一回了,陛下如此重规矩之人,往日做得再是香浓的饭菜都不会越过规矩的,今日倒是破了。

夜深,闻衍歇在了缀霞宫。

翌日,闻衍刚起身,钟萃也跟着起了,这回她可不敢再睡大觉了,披着外衣下床伺候陛下更衣。有杨培在,钟萃也只是帮着递一递配饰,等闻衍穿戴好,大步跨出门栏,钟萃带着宫人纷纷福礼,恭送陛下离去。

须臾,方才大步出了殿门的人站在面前,钟萃只见到一抹明黄的衣摆,他扶了扶人,问道:“你可想要什么赏赐?”

钟萃眼中一喜,仰着脸看着他:“那陛下后日还来吗?”

作者有话要说:  。

感谢在2021-10-25 04:53:25~2021-10-26 04:28:3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皮卡丘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好好的我、、荔枝 20瓶;11、元子 10瓶;燕麦 7瓶;邹邰、落日余晖待你而归、云水、王闹闹、柠檬酸循环 5瓶;月亮酱、花小懒、25204937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