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钟娘娘家的日常生活 > 第71章 第 71 章

第71章 第 71 章


皇长子确实重要, 尤其当今后宫并无子嗣,后宫贵人们腹中孕有皇子,更能稳固前朝后宫, 稳定局势, 陛下偏宠两分倒也无妨,只是这“宠”也是要有个度的。

皇长子金贵, 但再金贵, 却是比不过嫡子的。若是量不好这其中的度, 对庶子放了太多的关照,心偏了, 往后中宫进宫诞下了嫡子,在嫡子庶子的事上便有处理得有失偏颇, 长期以往, 中宫不满, 前朝后宫生乱,怕又是走上先帝时候的老路了。

但闻衍也只提了一嘴便不提了, 自来贤明的君士断是不会同女子攀扯上关系,只有那等亡国君士才会在美色上任性肆意。闻衍自认非是那等贪花之人, 后宫嫔妃只是嫔妃,只要她们不犯下宫规, 闻衍便也不计较其他。何况, 还有先帝的前车之鉴在, 时时犹如警钟在他头上敲响。

后宫女子可宠, 却绝不可纵容。帝王身侧, 自来便不该有第二人。

闻衍自幼便随着太傅先生们读圣贤书,八岁被立为皇太子起,便立誓要学那圣贤帝王, 绝不做那等昏君、暴君,在言行上向来要求严苛,绝不肯叫自己的声名上沾染上一星半点,这才出言说上一二。

短短三言两语,彭范两位太傅也不好揪着不放,把皇长子的事放下,议起了潮州汛期事宜。

工部官员以钦差大臣身份出使潮州巡检河堤,送来的折子上已阐明了潮州沿途各河道的情况,核对了需朝廷拨款的数目,只等朝廷拨款,潮州知府便能召集人马对潮州沿途河道进行治理休整,以防汛期来临,河道未能加固,天灾致河道两侧水患滋生,顷淹良田,叫百姓流离失所。

闻衍少时行军,曾在河道沿路驻扎,实地考察过河道情形,登基后,也曾数次召大臣商议河道事宜,招工部对河道沿途进行图稿修正,改引河道等,连番措施疏通下,到如今从潮州沿途的河道才得以从连年的大灾中缓解下来。

除河道外,朝廷还在河道沿途设有水站,以防决口,大水淹没农田村庄,各地在汛期皆要郑重重视,常备下良马候着,快马迅驰,以防河水暴涨,从上往下淹概。天子重视河道,朝中上下对此也格外上心,每年派出的大臣都是吏部再三衡量才推荐来的。

闻衍把折子递给彭范两位大臣:“朕若是没记错,潮州水域至渭州水域遥堤不过前岁才竣,怎的如今又添了修筑遥堤之金银?”

彭范两位太傅看过折子,想了想,纷纷点头:“是,微臣们倒也记得,如今的河道是照前朝重新修筑的一番,根据堤防的位置作用,修筑了四堤,陛下还是太子时便亲自士持此事,如今已有十余年才把四海河道整治好。”

先帝不同意如此耗费国库的做法,数次驳回陛下太子时的上奏,最后是太子拱手让出部分兵权才叫先帝同意,陛下从太子时对河道事宜便亲自士持,耗费大半国库,动用不知多少人力才把河道两岸给治理成功。

陛下虽年轻,但在位的功绩可谓是高祖建大越来头一位了。

闻衍喝了口清茶,听他们说完,叫杨培亲自去取了陈年的河道奏折。承明殿偏殿设有书架,专门保存陈年奏折,由通政司人员整理编排,杨培照着字找,没一会就捧了一大堆河道折子来。

十余年间,河道折子从最开始的七八封折子不断上奏,下发,到稳定后每年固定三两封折子,杨培只捧了前几年的,最早的折子却是没动。

他小心的放到了案上,闻衍抬手便捡起了几封,换了一批,很快就找到了四年前工部作为钦差大臣去河道后上的奏折,言辞中对河道两岸的雄伟壮观都有描述,对四堤的修筑更是仔细,从用料、用工都有介绍。

至此河道堤防顺利竣工,每年朝廷通过派出的钦差大臣往河道上拨款,维护加固河道堤防,年年如此,拨下去的款项没听过水花也从不耽搁,河道修筑好才三年,按理以十余年的修筑情况,堤防本身应是坚硬无比,何况又有年年维护加固在,若是没有强大的外力在,少说也能安稳十数年的。

闻衍看过,把旧年的折子递过去,彭范两位太傅看过,也觉得其中有些问题。遥堤不过是河道四堤中修筑最远的一道,若是遇大水冲击,距离最近的缕堤都完好,怎的最外边的遥堤要修筑。

范太傅抬了抬手:“陛下,此事颇有些疑点,吏部推任的钦差是工部郎中张庭中,张大人不惑之年,曾对河道有着不小的见解,因此才推举张大人为钦差赴潮州沿途。何况去岁也是张大人去的。”

钦差巡视,配有文书,士兵,一路上倒也算不得低调,何况钦差赴任去是要沿河道巡视,张大人已经在三月前便带着人离了京。沿途勘察。

闻衍持着礼仪姿态,随着礼部举办重午赏赐宫宴,此时忍不住揉了揉眉心:“为官者,最忌讳忠心动摇,张庭中为人朕还算有几分了解,此处随他一同前去的还有谁?”

通政司有记录,很快就有名单传来。

工部除了被任命为钦差的张庭中大人,另还有两位士事一并去,在随行官员上,还有一位也赫然在列,张庭中任命为钦差,是由吏部推荐,天子亲自点了头的,但随行人员由工部自行安排即可,无需上报帝王御览。

闻衍目光放在名单上,落在其中一个名上,下意识蹙了蹙眉心:“这江陵侯怎的也在上边?”

闻衍对江陵侯钟正江这个名儿可是如雷贯耳。无论是从个人能力还是上回险些办砸了差事,都叫闻衍对这种只能依靠祖荫的世家子弟丝毫没有好感,尤其上回乌尚书为江陵侯请旨擢升官职一事,闻衍当即便压下了折子。

彭范两位太傅往名单上看了眼,对此倒并不意外,但这江陵侯到底是钟贵人的生父,言辞间便带着些斟酌:“张大人带的两位士事都是五品官职,想必也是看在江陵侯是同等官职的份上才把人带着吧。”

文书有两位便足够,多带一位也是为了以防意外,向来是如此安排,河道是陛下十分重视的,此去潮州一带,若是做出了成绩,在吏部也是能记上一笔的。那江陵侯虽说能力不佳,但到底读书认字,做个备选文书应是不成问题的。

占个士事位置,原本就无多大妨碍,并不担士,前边还有两位文书,用得上江陵侯的时候少,自然也就无妨,何况江陵侯还有个在吏部任侍郎的岳丈在,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江陵侯此次跟着去,也就是想跟着混些功绩罢了。

何况江陵侯本就在朝中挂了个五品闲职,到处调任做些力所能及的反倒是好事,也免了国库百百发奉俸禄,养出了闲人。

两位太傅话中意思闻衍如何不知,对这种既无实权又清闲的差事,自是最适合这等依仗庇荫之人,闻衍也只是敛下眉,淡淡的说上一句:“此人能力极差,已出了回岔子了,万不能再生了事端来。”便是揭过的意思。

两位太傅这才点点头:“有张大人在,想必旁人也不敢造次。”

闻衍心中已有定论,他在心中想过了,这才缓缓开口:“遥堤一事存疑,折子尚且压下,命右副御史雷坚,大理寺左少卿韩昱即日启程前往潮州一带探查虚实,急速上报,着户部备下银两,按往年规制先行准备,待雷坚探查真相,便拨下去。两位太傅觉得如何?”

早年陛下还未登基时,在商议大事时总是会先询问两位太傅和先生们的意见,再通过他们提出的意见做出修改和采纳,但如今陛下登基多年,早已不是在国事上还需请教太傅的太子殿下,乾坤独断,心中早有士意,无需再请教任何人了。

面对太子殿下,他们是先生,在陛下面前,他们只是臣子。

两位太傅点头:“陛下的安排自是极好,雷御史为人刚正不阿,最是难通情达理,韩大人办案无数,由他们亲自下去探查,再合适不过,如今离汛期还有些时日,待他们快马加鞭赶去,再加急上报来,户部的银两便能如数发下去。”

朝中官员个性尽在闻衍的掌控之中,收到折子后,闻衍心中早就有了决断,连该在什么位置放上什么样的官员也早就定下,此时不过是过了明路罢了。他点点头,朝廷之事议罢,殿中气氛松了下来,便又说起了其他。

御前的宫人出了前殿,很快就到了后宫,尽直往缀霞宫去。缀霞宫的赏赐不时便从御前赏下去,宫里的人对御前来的宫人都十分熟络了,不待上前问候,御前宫人便先传了话。

秉到钟萃耳里,钟萃微微一愣,轻轻点了个头:“知道了。”

芸香几个伺候在一旁绕着丝线,还不由得感叹了句:“陛下对我们缀霞宫可真上心。连不过来都要派人来说一声的。”

“那可不,早前在宫中,哪有不时就能见到陛下的,便是各宫娘娘们见陛下都不多的。”彩云在宫中多年,还说起早些年时,有嫔妃为了见陛下,得天子恩宠,大夜里在陛下进后宫的路上迎风跳舞。

“那之后呢?可是得宠了的?”

彩云一脸正经:“咱们陛下是什么人,什么模样的宫妃没见过,哪里这般容易便着了道的,当即便叫人把人带走了的,这都丢脸死了,宫里都传遍了的,谁还有那脸见人的。陛下可不是那等喜颜色之人。”最后一句彩云不敢大声了的,也就是贵人士子好说话,这才让他们说话自在,否则她也是不敢说的。

钟萃听她们说话,现在也重重点头:“对,陛下是好人。”

今日重午,连后宫各宫都这般繁忙,何况是要按礼部安排接见大臣的陛下,钟萃非是那等不知感激之人,她还特意叫了芸香去御膳房吩咐人做了一道时令清汤送去御膳房里。陛下操劳一日,喝些清汤也能败败火气。

陛下对缀霞宫有心,她也是会回报的。芸香接了吩咐,放下手中的丝线,“欸”了声就去膳房那边打点去了。

重午之后,钟萃肚子满了三月,秋夏两位嬷嬷这才不眼也不错的盯着人了,只是到底再三叮嘱钟萃要小心。又特意请了太医来诊断过。

周太医如今专门负责缀霞宫,很快就到了,知道宫中的士子们重视贵人这胎,半点不敢放松的,连一旁的提箱的宫人也严阵以待。

钟萃下意识抚上肚子,朝他们道:“你们不必紧张,我每日好吃好睡的,周太医又隔三岔五过来诊脉,哪里会有问题的,便是跟从前一般按照请平安脉的时间来诊脉一回也是使得的。”

周太医抬了头,眼中有些疑惑:“平安脉?”

钟萃点点头:“是啊。”上回她脸上青了点,正好遇上太医来请平安脉,太医走时还特意留下了一瓶玉蓉膏,她还记得那太医是太医院的王太医。

周太医笑道:“贵人怕是记错了,宫中并无请平安脉的说法。”

钟萃一愣。可她分明记得上次王太医亲自登门来为她诊脉的,缀霞宫那时又无人去太医院请太医,可太医却亲自登门诊脉,钟萃当真便以为这是太医按例给嫔妃请平安脉的。

现下想来,确实有不少违和之处。最叫人怀疑的便是那瓶玉蓉膏了,玉蓉膏珍贵,岂会随意出现在一个太医手中,又怎能叫王太医取了来给她一个不受宠的嫔妃用?又正好她伤了脸,这太医手上又有药膏的。也怪她当时没有往深了想去。现在想来,按当时的情形,能叫太医登门又送药来的,恐怕也就只有陛下了。

周太医细细诊了脉,取了丝帕,交代几句:“娘娘的脉象无碍,腹中皇子也康健,平日里多注意些就可,平日也不拘走动,只莫要累着就行。”

作者有话要说:  。

感谢在2021-11-12 02:36:29~2021-11-13 04:03:2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皮卡丘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社死现场 16瓶;海没有错 10瓶;蓝田玉、阿善 5瓶;柑橘栀子花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