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钟娘娘家的日常生活 > 第78章 第 78 章

第78章 第 78 章


王嬷嬷是作了宫中嬷嬷们的打扮, 乔装打扮了一番才进来的,她指了指引他来的侍监:“这位公公亲自去接的我,一路带我进的宫来。对了,连这身打扮也是这位公公叫人给我换上的。”

王嬷嬷面上十分感谢, 一双眼直直看着钟萃, 不时也朝引路来的侍监面带感激。

侍监哪敢受的, 忙道:“嬷嬷客气了, 奴才也是奉命行事。”

他奉的命自然不会是永寿宫,钟萃在御前是见过他的,可是陛下身边的大总管杨培收的弟子, 如今年纪不大,但办事十分麻利,是杨培最得利的人。杨培能让弟子出宫办事,必然是受了陛下的旨意的, 若无陛下开口, 杨培哪里敢引着生人入宫。

钟萃正要谢恩, 另一道声音传了来,王嬷嬷语调一阵虚弱, 于面上的感激全然不同, 仿佛是劫后余生一般:【幸亏当真是进了宫的, 若不然这宫中的侍监来请, 我还当是姑娘在宫中得罪人了, 旁人拿老婆子要挟她呢。宫中这种事情那可是防不胜防的, 老婆子虽没待过,也是在侯府后宅里伺候了几十年的, 什么没听说过的。】

尤其是这侍监来得急, 只短短说了两句便召人给她换了衣裳, 身后还带了两个人,她院子里就只有个小丫头,妇孺哪里是这些人的对手,王嬷嬷只能顺从的换上了衣裳,出来后原本还想着找了机会去到江陵侯府的。

这些人说是带她入宫见姑娘,那侯府总是认识人的吧?只是可惜看得严,叫王嬷嬷没这机会,直到当真入了宫,见到了钟萃。她这般上了年纪的仆妇,哪能是旁人说甚便信甚的。

钟萃抿了抿嘴,还是朝小侍监轻轻颔首:“麻烦公公替我谢恩。”

侍监含笑应下,还从容的退出去,多提了句:“贵人有事,奴才不便打扰,只再有半个时辰便到出宫时辰了,奴才在外边候着,贵人若是好了便叫一声。”

钟萃点点头:“我知道了,多谢公公。”

王嬷嬷是随着命妇们入宫后才悄悄被带进来的,闻衍的意思也并非要太过惹人瞩目,只命人把王嬷嬷带进来,当作后妃面见亲眷一般,说会话便要送出去的。

王嬷嬷到底只是仆妇,能趁此入宫已是天子格外开恩,断然是不会允她留在宫中的。

侍监退了出去,钟萃只留了芸香下来。自入宫后,钟萃便以为不会再见到王嬷嬷了,上回得了王嬷嬷的消息已叫她安了心,钟萃心中繁杂,她自幼便由王嬷嬷抚养长大,对王嬷嬷的情分自是极深,心中有千言万语要说,但人真到了面前,钟萃却仿佛哑住了一般。

王嬷嬷生出感慨:“姑娘在宫中想必过得好,老奴亲眼见到也就放心了。”

长辈看晚辈过得好不好,先看面色,钟萃因着怀有身孕,身子微微比从前胖了几分,脸颊红润白皙,她坐在椅上,身边围着数位宫人们伺候着,眉宇间都带着舒心,一看便是过得极好的。王嬷嬷虽名为下人,但她膝下无子嗣,早就把钟萃当亲人了。

从前在侯府时,她们姑娘脸上总是带着点愁绪,在院子里还好,若是一旦踏出门,整个人便缩起来一般,带着对外边的害怕,又只能强迫自己忍住。反倒是不被看好的入宫后,眉宇间再也没有那份惶恐怯懦了。

王嬷嬷眼中沾了点泪花:“姑娘这条路走得对,你要好好的保重自己,莫要去掺和宫中的那些斗争,好好把皇子养大,以后你就有靠了。”

这些话,进宫前王嬷嬷也再三叮嘱过。

钟萃点点头,眼里也水盈盈的,“嬷嬷放心,我哪里也不去,每日就只在宫中呆着,她们再也害不了我了。对了嬷嬷,我现在读了好多书,认得好多字了。”

钟萃叫芸香把自己写的大字拿过来给王嬷嬷看,还有些懊恼:“自有了身子后,读书之时难免跟以前比不了,每日大字写得也少了,等他出生后,要慢慢找补回来,到时我的字肯定写得更好看了。”

天子若是见到钟萃现在的大字定是会拂袖而去的,读书习字都是要持久的,钟萃不能同以前一般能练习上一二时辰,如今的大字还比不得早前之时。但王嬷嬷又看不出来,她捧着钟萃的大字左看右看,使劲儿的夸:“姑娘写得字已经够好看了,老奴再也没见过比姑娘写字更好看的呢。”

王嬷嬷早前还有些不以为然,女子大字不识的很多,对她们来说没用,又不抵吃又不抵喝的,男子读书认字还能谋一份好差事,还能考科举,女子读了没用。如今她住在外边,巷子里住的都是些读书人,经过每日熏陶,王嬷嬷根深蒂固的想法也变了。

“我们那巷子啊全是住得读书人,平时住的是在书院读书的学子,等赶考了又住进来不少举人老爷,那些老爷们拖家带口的,老奴瞧着,举人夫人们也都是会认几个字,说几句漂亮话的,读书老爷们的夫人们出来却是不同,浑身就跟带着书气儿一般。

还有那些举人老爷的子嗣,老奴看着都是夫人们在管教,还给读书,教他们认字呢,姑娘你读得好,以后还能教皇子读书认字了。”

“嬷嬷说的是,我也是这般想着的”

——“咚咚”,两道敲门声传来,侍监在外边小声提醒:“贵人,时辰到了。”半个时辰已经到了。

面见了宫妃的命妇们再有片刻便要出宫了,他们却是不能赶在命妇后头出宫,需得赶在命妇们之前先行出宫。

未能面见宫妃的命妇们在宣了人后,到高太后所居的永寿宫外磕个了头,得了高太后的赏赐便已经先行出宫了。

钟萃脸上的笑敛了下来,她抿了抿嘴儿,朝外边说道:“知道了。”

王嬷嬷起了身,可不敢给钟萃添了麻烦的,“老奴也该告辞了,娘娘在宫中万事小心便是,话老奴都讲过了,便不说了。”

钟萃点点头,扶着芸香的手,亲自送了王嬷嬷到门口。冬日寒凉,地上又都是水,秋夏嬷嬷两位嬷嬷生怕出了什么意外,便没让钟萃出门。王嬷嬷也不让,跟着侍监很快就走了。

钟萃的目光追随着她的背影,直到看不到了,芸香这才小声问道:“姑娘,门口风大,咱们进殿里去吧?”

“好。”

杨培守在殿外,等了许久才见到最小的弟子。见到杨培,侍监顿时少了几分麻利,凑到面前来抬了抬手:“大总管,你交代的事小人已经做好了。”

“人送出去了?”杨培朝殿里看了看。

侍监点头:“送出去了,小人亲自送的,保管没出错。”

杨培又问了两句,这才摆摆手,叫人先退了下去,在殿外站了站,这才进了殿中。闻衍头也不抬,“说完了。”

杨培挤出笑,低着头:“回陛下,刚才宫人来回了话,那位王嬷嬷已经安排到宫中见过贵人了,如今已经送出宫了。”

闻衍只“嗯”了声儿,杨培没抬头,只听得一阵翻书的声音,过了片刻,才听他又问了句:“钟贵人如何?”

杨培心里早有准备,闻衍刚问完便回了:“据宫人说,贵人跟王嬷嬷说了半个时辰的话,听着倒是挺好的,王嬷嬷走后,贵人还叫膳房里备了吃食呢。”

他回完话,上边又没声了,杨培也不敢打搅了去。随着缀霞宫那位钟贵人生产日临近,陛下已经翻了好几日的书了,要为皇长子定下名来。

眼看着时辰不早了,闻衍还是没有选出令他满意的名来。他倒是看过许多,只最后都被否了,认定这些名都配不上他的皇长子,杨培不时朝外看上几眼,最后只得大着胆子开了口:“陛下,该去永寿宫了。”

天子要去永寿宫给太后请安,还得在前殿宴请文武百官。

闻衍抿了嘴,脸上显见的不悦,但到底起了身,负着手带着杨培往永寿宫去。永寿宫中高家女眷俱在,高老夫人年迈,进宫时辰久了,身子比不得从前,现下正靠在榻上歇息,等外边宫人来报说陛下要进永寿宫了,这才叫人扶了起来,坐在高太后身侧。

闻衍踏进殿中,目不斜视的朝上首去,先给高太后见礼,又给高老夫人行了一礼。老夫人忙摆手:“当不得,当不得。”

高大夫人等女眷朝他见礼,闻衍微微侧了身,等见完礼落坐,高太后先说了起来:“陛下还在为取名伤神不成?”

高家女眷们看过来,闻衍垂着眼,只轻轻颔首:“还不曾取好。”

高太后见高家女眷们不解,朝她们解释:“天子正为了皇长子的名伤神呢,已多日为着这取名忧心了,便是如今还未曾定下来,你们来说说,取名而已,怎的就这般麻烦的。”高太后得知此事,颇觉得好笑,脸上挂满了笑容。

老夫人朝下首年轻女子的位置看了眼,不着痕迹的说了句:“取名是大事,自是应该慎重一些的。”

如此麻烦,放在天子身上,自是天子重视这位皇长子。久久都定不下名来,越是久一日,在天子心中必是重一分。

闻衍眉心微蹙,这才缓缓开口:“母后说笑了,自是不麻烦,许是朕头一回取名,难免有些手忙脚乱的。”

高太后含笑看他:“哀家还不知道你,便是早年你领兵时,敌人都打到城下来了,也未曾见你手忙脚乱的,这回怎的就手忙脚乱起来了。”高太后对着娘家人,自是有话直说,少有藏着掖着:“他呀,是不知哪个名才配得上咱们皇长子,这才迟迟定不下来。”

听在老夫人等高家人耳里,却越是叫她们震惊。高家虽是天子母族,但自从天子登基,威严愈发深厚,便是早年情同手足的表兄弟们都不敢再放肆,只维持着了君臣之情,只见天子乾坤独断,气势浑厚,哪里得见天子这般优柔寡断的一面来。天子对这位皇长子着实太过看重了些,哪里是为庶子取名,便是嫡子也不过如此。

何况天子素来重规矩,若非太后,谁敢在天子面前说笑,且天子还不曾反驳。

闻衍由着高太后说笑几句,倒是温言问过老夫人等长辈几句,嘱咐几句保重身子,便起身告辞。

天子要宴请百官,这关乎前朝大事,自是不敢耽搁,高家自也理解,恭送他离去。宫宴在前殿,后宫嫔妃穆妃、熙妃等嫔妃已经到了,殿中百官共处,十分热闹,直到一声唱报:“陛下驾到。”殿中顿时静了下来。

闻衍行至殿中,端坐在上首,等文武百官俯首见礼,这才抬了手,举了侍监斟满的酒,说了贺词,随文武百官共饮三杯。

殿中乐伎舞伎入场,宫人捧着盘,姿态翩然的穿行在了殿中,大臣们开始越发热闹起来,闻衍按着规矩,把御前的几道菜一一赏了下去,在殿外的御前宫人小跑上来,在杨培耳边说了句。

杨培脸色一变,随机低下头,轻声说道:“陛下,钟贵人开始发动了。”

闻衍手中酒杯一洒,酒水洒了出来,打湿了帝王常服,杨培惊呼一声,还不等他说,闻衍已经站了起来,掩在宽袖下的手一颤,脚步刚踏出一步,又顿了顿。

文武百官不解看过来,闻衍侧脸,目光幽深:“钟贵人如何说?”

杨培摇摇头,实在摸不着头脑,还想命人去取了衣裳来为陛下换过的,冬日寒凉,身上沾了水是要过了寒气的:“贵人没说甚啊,只是叫了人来秉报陛下一声。”

闻衍嘴角勾起一抹笑,稍纵即逝,他一撩衣摆,步下案台,扔下殿中文武百官大步往后宫赶:“还不快些跟上。”

杨培比文武百官还一头雾水的,他先前见陛下一顿,还当陛下不去缀霞宫了,如今却又十分急切,但见陛下走远,只得赶忙跟了过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