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钟娘娘家的日常生活 > 第86章 第 86 章

第86章 第 86 章


学子科举, 都是按祖籍地考试,江陵侯府祖籍徐州府江陵,江陵侯最早随着高祖打下江山, 便是因出身封为的江陵侯府, 徐州离京城路途遥远, 如江陵侯府这等世家公子们下场, 在科举前便先呈上了陈情书,留在京城参加科举。

勋贵人家能考中者少有, 回祖籍与留在京城科举并无甚不同, 闻衍对此并未放在心上, 便毫不在意的大手一挥给批了。若当真有人考中, 等下次入场,便不能再陈情了, 需返回祖籍参加科举了。

三公子钟云辉等世家公子留在了京城科举, 虽也是在京城中,却不是举子们科举的贡院里,但考中后, 他们的卷面却也被收到了贡院里存着了,要找出来并不费事,若是在祖籍徐州科举, 要找出这份卷面来,便要花费好些时日才行了。

杨培领了命,出殿召了人来吩咐了一声。

江陵侯府递上去的折子递上去了好几日一直没有动静儿,不说江陵侯钟正江坐不住了, 就是老太太等人也坐不住了。钟家通过穆家递折子上去的事儿知情人不少, 没人认为这封折子会被压下来, 钟家大小主子自也是这般认为。

但万一呢?若当真像上一回的升迁折子一般被压下, 上回江陵侯的折子无人关注,但如今不同,江陵侯府上上下下都被外人给看着,如今的江陵侯府哪里还丢得起这个人的?

老太太青着脸跟府上几位爷商议过,最后决定还是让侯夫人穆氏回穆家一趟,去打听打听。

钟正江多年来一直挂着五品闲职上,在朝中也丝毫没有建树,空有一个侯夫人的名头,穆氏在外行走跟外边夫人们来往都没甚底气,尤其是提及朝中上下,穆氏向来掺和不进去,便是说也只能拿了父亲穆侍郎的名头才能压一压。

她一个出嫁的女儿,如今还是侯夫人,如此次数多了,娘家的嫂子们也不高兴,觉得她不该再拿穆侍郎的名头出来,叫穆氏又是羞愤又是恼怒,她已是钟家妇,当然更盼着侯爷钟正江有出息,妇随夫位,妇人的荣光都来自夫君子女,侯爷有出息了,她在外头在娘家才有脸面。

已是下晌,穆氏命人套了马车就往穆家赶,又连夜赶了回来。穆氏回来时脸色十分难看,叫几个等候的主子心里一紧。

老太太沉着声开口:“亲家老爷怎么说的?你一五一十讲出来。”

穆氏求上门时,穆侍郎正在庭中养鸟逗蛐,好不闲逸,见钟家着急,穆侍郎倒是通融通融,派了小厮去乌家和通政司那边打听了下。

去乌家的小厮回来得早,去通政司那边的过了许久才回来。穆侍郎是礼部侍郎,正三品大臣,他派人登门,朝中同僚多是会给几分薄面,通政司那边看他的面,倒是悄悄给透露了点口风。

小厮低着头,不敢看满脸期待的姑奶奶,只把通政司那边的回话一五一十说了:“折子已经递上去了好几日了,那边说陛下早便阅过了,已经撤下去了。”

撤下去的折子并非是毁了,而是存了下去,便是所谓留中不发,压折了。

天子的意思再明白不过。

穆氏掩着面,脸上的凄苦是再明白不过:“父亲说了,此事可一可二,不可再三了,往后侯爷升迁之事他不会再插手了。”

穆侍郎如今安稳坐在礼部侍郎的位置上,最是清楚分寸,岂会拿自己的仕途来为女婿铺路的?第一回许是看在姻亲份上,这一回出手便是在试探宫中意思,如今两分折子都被压下,便足以说明天子并不曾看在宫中钟嫔的份上赐下恩典。

天子下了决心,身为朝中大臣,无不仰仗揣摩帝心,穆侍郎知天子意,如今是再也不敢出手了。

钟正江兄弟几个脸色大变,老太太身子一软,险些往后仰,她浑浊的眼中看着穆氏像是在看着救命稻草一般,迸发出精光来:“亲家老爷说没说原因的?咱们江陵侯府可不是背后没有靠山的,宫中育有皇长子的钟嫔可是我们侯府的姑娘。”

后宫之事外臣们哪能知晓,通政司也只讲了折子的始末,其他却是不知,穆氏摇摇头,但她临走,父亲穆大人却对她说了一番话:“侯爷几个是再无机会了,所幸你们侯府的下一辈人丁兴旺,便是你们大房也有两位考中了秀才,以他们如今的年纪,再多加培养,往后定能比父辈们有出息,指往正江几个,不如把资源和精力放到下一辈身上去,不用再做无用功了。”

穆侍郎跟老太太等人的执念不同。身为掌着官员升迁调任的礼部,穆侍郎对近几年陛下的动作并非心中没有猜测,如今江陵侯两道升迁折子上去,还牵扯到在宫中的娘娘,仍落了同样的结果来,可见陛下对世家子弟蒙荫入朝有多不喜。

与其非要让江陵侯等入朝,倒不如好生培养下一辈,指着他们入朝,又借着侯府这个助力,真正的在朝中站稳脚跟。

穆氏却没把穆侍郎这番话全盘托出,只哭哭啼啼后,拿绣帕轻轻抹了抹泪花,这才说:“父亲的意思,是陛下如今更看重入朝的新人,还说云坤学问好,又是府上嫡子,如今已经考中了秀才,再精心培养一番,往后入了朝定是前途无量,有他在朝中,咱们侯府在后边跟着扶一把,往后咱们侯府也有能支撑门楣的了。”

穆侍郎说大房有两位考中秀才的,但穆氏却只提了她膝下嫡子钟云坤,庶子钟云辉却是半点没有提及。

精心培养庶子女又如何,先前还说送到宫中的庶女得宠了他们侯府也能跟着荣华富贵呢,结果侯爷还是连官位都上不去。何况

穆氏掩了掩眉,何况侯府资源培养一人足够,若是再培养一个,她儿子云坤该得的就要减少,庶子与庶女不同,庶女不喜还能嫁了出去,但庶子却是侯府子嗣,往后还要给他们娶妻安家,若是叫庶子得了势,威胁到的就是她膝下的嫡子云坤了。他们大房已经出了个压了嫡女一头的庶女,侯府却半分光没沾上,穆氏哪里愿意再看到一个庶子冒头的。

若是叫他们大房的庶子庶女都冒了头,全压了嫡子嫡女一头,她这个侯夫人哪里还有脸面的。岂不是说她堂堂一个高门嫡女,生出的子女还不如小妾生的?

老太太对江陵侯钟正江升迁一事早成了执念,多年来心心念念的便是钟正江能升职,如今骤然得知没这个机会,连亲家老爷都不再搭手了,老太太强撑着的一口气好像散了一般,整个人宛若老了好几岁:“冤孽啊,正江在这位置上多年,不说做了多大功绩,便是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呢,我们钟家还往宫里送了位娘娘,怎么就成这样了!”

相比老太太,江陵侯脸色忽青忽白的,这个升迁跟他往来的都知道,文武百官都看着呢,如今留中不发,他堂堂侯爷哪里还有半分脸面的?这要他以后怎么见人?

二爷钟正齐叹了口气:“可惜从五姑娘入宫后再没见过了,若是能见上一面的,求她去陛下面前说说情,指不定大哥这位置还有希望的。”

老太太散下去的脸色顿时燃起了希望来,宛若抓住了最后的浮木一般:“对对对,请五姑娘去陛下面前说说情去,她现在可是嫔娘娘,又有皇长子傍身,她开了口,陛下哪有不给脸面的,来人,拿我的帖子送到宫中。”

穆氏把穆侍郎的话给听了进去,心里更加情愿让侯府资源,让老太太等人都把心思放到钟云坤身上去的,她父亲说得对,侯爷年纪大了,再往他身上奔波也奔不出什么前程来,倒不如把心思放到云坤身上。

她这个当生母的,侯爷若是上去了,她这个侯夫人自然跟着有脸面的,但若是云坤往后入朝站稳了,她同样也不差了的。不过穆氏看老太太这般激动,心里这些话倒不好说出来,只能再找了机会徐徐图之。

老太太的帖子很快送到了宫里头。外命妇往宫中递帖子,往前都是中宫决断要不要见,如今后宫里没有中宫,帖子便送到了徐嬷嬷手里来。

她开了帖子看了看,面上倒为难起来。钟老夫人可不是侯夫人,老侯爷虽故去,但到底还有几分脸面在,老夫人进宫自然不是给太后请安,而是想见一见缀霞宫的钟嫔,偏生钟嫔好似并不愿意见江陵侯府众人。

她招了个宫婢来:“钟嫔娘娘现下可在缀霞宫中?”

宫婢转出去打听了下,很快来回了话:“嬷嬷,钟嫔娘娘现下在永寿宫陪太后娘娘说话呢。”

已经开了春,天气一日好过一日,尤其这两日,晌午时暖洋洋的,后宫里嫔妃都多有出来走动的,钟萃也偶尔带了皇长子出了缀霞宫,在外边林子里走一走,等晌午那阵暖光没了,便带着人回殿里。

钟萃从六七个月大肚子便不去永寿宫了,到如今皇长子都已经快三月了。趁着晌午日头足,钟萃抱着人,带着婢子仆妇们去永寿宫面见太后谢恩。

早前永寿宫的赏赐如流水一般赏下来,钟萃也只能请了送礼来的宫人替她谢恩,如今皇长子也养到了三月,钟萃便想着带他来给太后请安,也让太后娘娘见一见的。

外边亭廊里嫔妃不少,莺莺细语的,还有去湖中游湖泛舟的,见钟萃一行穿行,便是认不得她,但见她怀中抱着的襁褓,便猜到了钟萃的身份。如今宫中膝下有皇子的便只有缀霞宫这头一份了。

熙妃落在嫔妃中间,目光在钟萃脸上看了几眼,又落在她怀中,眼里有些艳羡,她性子是宫中出了名的温和,没脾气,早前仗着在宫中有淑妃撑腰的薛常在住在熙妃的怡春宫,小小常在都敢对熙妃一个妃嫔不敬,熙妃都并未有任何不悦,大度的绕过了。

熙妃不是那等主动热络的性子,倒是也规矩齐整的说了句:“钟嫔妹妹。”

钟萃认不得人,但在宫中能这般唤的,也只有几位嫔主子和上边的妃子们,她仪态端正的朝人福了礼:“娘娘。”钟萃要去太后的永寿宫,与熙妃见过礼,便带着人走了。

熙妃眼眸看着他们一行,久久没有移开目光,身边的端嫔见状,忙拉了她一把:“娘娘,人都走远了,再看也没用,陛下不时便去姐姐的怡春宫坐坐,姐姐恩宠正盛,只怕姐姐的好日子也要来了。”

熙妃性子柔顺,被端嫔打趣得脸上薄薄一片云彩,她轻轻咬着红唇:“陛下不过是来坐坐,做不得什么。”

这月里天子驾临怡春宫两回,都只是坐坐罢了,头一回听熙妃念了会诗,第二回陛下才来不久,住在偏殿的薛常在便闯了进来,惹得陛下不悦,坐了片刻不到就离去了。天子一心忙着前朝之事,鲜少到后宫中来,驾临各宫,自叫嫔妃们心中欢喜。

天子来怡春宫便是看重她,给她脸面,如此难得的机会,却生生叫薛常在给破坏了,薛常在等人入宫时日不久,人还年轻,但她们这等入宫多年的嫔妃却早过了最鲜艳的年纪,只想着如同那钟嫔一般留个皇子公主,也算往后有伴了。却生生叫薛常在给破坏了,这还是熙妃头一回发了火。

钟萃抱着人到了永寿宫,请人通报了,里边高太后才歇了起来,按她的意思,是不愿见人的。早前她是见钟萃乖顺,这才见了几回人,谁知后边会发生这等事,天子非要立了她为中宫,为此连两位太傅和高太后的面都不给。

高太后奈不何天子,到底眼不见为净,只得随了他,她心里对天子不满,还迁怒到了钟萃身上的,正要叫人回了,传报的婢子又脆生生来了句:“嫔主子还抱着皇长子在外边站着呢。”

高太后蓦起身朝外走,还不忘了说:“还不快些请了钟嫔进来。”

钟萃被引进了殿中,几步上前,抱着人规规矩矩的给端着在首位的太后行礼:“臣妾见过太后。”

“起吧。”高太后的目光全然放在她怀中,忍不住起身要去,又按捺下来,朝钟萃招招手,如同从前一般慈祥:“来,近前来些。”

钟萃“欸”了声儿,抱着人上前,在高太后面前停下,微微弯了腰身,把襁褓上方的薄纱一角揭开,露出裹在襁褓里的明蔼,他这会正醒着呢,钟萃方才怕到底风吹到了,便命人取了片薄纱往上遮了一点位置。

她托着人,满眼温柔的看着人,轻声朝他说道:“明蔼,这是皇祖母,明蔼今日是来给皇祖母请安的是不是。”

明蔼不认得高太后,对高太后的突然出现十分疑惑,盯着高太后看了好一会,他圆圆润润的,十分乖巧,高太后只看上一眼,眼中便涌出了泪花来,钟萃惊呼一声:“娘娘。”

高太后轻轻抹了泪,“无事,哀家只是高兴。”盼了多年才得来这么一个长孙,高太后一见他便忍不住欢喜。

先前没见到人时,她也只有几分挂念疼爱,如今骤然见到了人,高太后却是理解了天子那般决断非要立这钟氏为后的事,为此甚至不惜与太傅们闹得不和也不肯改口,便是她见到这孩子,心中的疼爱也忍不住,恨不得把人抱着,捧着天下的好东西到他面前来的。她只是赏赐不断,再不时叫婢子给她讲一讲,尚且不及天子那般亲历亲为的。

钟萃不疑有他,只看了看怀中的皇子,见他还在看高太后,忍不住道:“明蔼喜欢太后,往常若是头一回见,他都是先看臣妾的。”

高太后听得心里十分高兴,从钟萃手上把人接了过来,小心的抱在怀中,目光中满是慈爱:“哀家是明蔼的皇祖母,他自是亲近哀家的。”

高太后抬头,朝身边钟萃看了眼。她一心放在皇长孙身上,这还是头一回把目光放在旁人身上的。跟去岁相比,钟萃的身形丰腴了几分,仍旧有些瘦弱,身上环佩钗饰极少,并非是一朝得宠便恨不得满身金银绸罗的穿在身上,彰显贵气,尤其这钟氏还是庶女出身,非是嫡女那般早已见过金银绫罗,已不稀奇,她们往下赏下去那般多,她竟忍得住不先裁了衣裳来的。

高太后心中原本对钟萃的迁怒少了几分,又见她神情通透,尤其是一双眼,如同从前叫人一眼看到底,带着些认真,高太后心中一叹,到底不曾变过。她指了指身边的位置:“坐吧。”

钟萃乖顺的落坐,身子又倾了倾:“娘娘,臣妾还带了拨浪鼓来。”说着朝下边招了招,秋嬷嬷拿了两支拨浪鼓来,钟萃递到高太后手中。

明蔼喜欢听拨浪鼓的声儿,钟萃每日给他摇一会,他听见钟萃的声音,本移开盯着高太后的目光,高太后轻轻摇动拨浪鼓,声音又把他给拉了回去。

小孩觉多,不过两刻,他又沉沉睡下。高太后看着他的小脸半晌,这才叫人抱了去内殿里。“你把明蔼照料得很好。”

高太后对着皇长子满腔祖孙情谊,明蔼不在跟前儿,高太后便是言语再温和,但一身雍容气度,丝毫不敢叫人小觑了的。钟萃老老实实的回话:“担不得夸,臣妾身边还有几位嬷嬷帮衬着。”

高太后就着宫人送来的茶水喝了口,似不经意间般问了句:“不必自谦,你的作为哀家都看在眼里。陛下可曾同你说过什么?”

钟萃向来老老实实的,她仔细想了想陛下近日说过的话,近日除了拿了折子来与她说起侯爷升迁之事外,别的倒是不曾说过,她轻轻摇摇头,只道:“只叫杨公公送了前殿的杜嬷嬷来,说是指点臣妾规矩礼仪。”

杜嬷嬷为人亲和耐心,并无架子,在指点钟萃规矩礼仪时也不曾藏着捏着的,钟萃进宫前本就学了些日子,进宫这一年半载也看了不少,照模画样的跟着学了些浅显的,有了杜嬷嬷在一边指点,钟萃的规矩礼仪自是精进了不少。杜嬷嬷毫无保留的教,钟萃便努力的学。对陛下,钟萃心中自是十分感激的。

高太后见她不知情的模样,心里顿时有几分复杂,借着饮茶遮掩脸上的诧异来。天子如此行事倒是叫高太后看不明白了,定要立这钟氏为后的是他,偏生又半点消息不透露,这又是为何?

只天子不曾亲口说,高太后却也不会主动挑明这事儿。徐嬷嬷便是此时来的,她手上还拿着帖子,先给高太后两个见过了礼,徐嬷嬷平日掌着宫务,每日忙得脚不沾地的,待在永寿宫的时辰都极少,这会却突然来了,高太后不着痕迹的在她手上看了看,漾开笑:“怎的这个时辰便回来了?宫中的事都处理好了?”

徐嬷嬷摇头,朝钟萃看去:“老奴此来是来寻嫔主子的。”

太后和徐嬷嬷讲话,钟萃低眉垂眼在一旁,听了徐嬷嬷这话,这才看过去:“不知嬷嬷有何事?”

徐嬷嬷奉上老太太的帖子:“江陵侯府老夫人递了帖子进宫,说是想来拜见太后娘娘。”

钟萃一时还有些没回过神:“可是太后娘娘不是不见命妇么?”见太后和徐嬷嬷都朝她看过来,钟萃又低头看了看手上精致的帖子,突然福至心灵,一下明白了过来。

老太太是奔着想见她的。不然徐嬷嬷也不会说来寻她,把帖子给她了。

钟萃不愿意见江陵侯府的人,脸上也明白表出了几分不情愿来,她想了想,正想开口,高太后先说了:“既然侯府老夫人想进宫拜见,便见一见又如何?”

这钟氏非是普通宠妃,若是当真要走上后位,便不能只凭心意行事,江陵侯府数次不得见,倒也说不过去的。

钟萃只得应下。等她带着皇子回了缀霞宫,徐嬷嬷在高太后身边替她捏了捏肩,徐嬷嬷乃高太后身边的心腹,得高太后信任,说话也不若旁人诸多顾忌,徐嬷嬷把高太后的打算说了:“娘娘这是接受了嫔主子了。”

若非是接受了人,哪里会替她打算的。钟嫔若是一直不见娘家人,传到宫外对她的名声也不好,说她如今连娘家都看不上了的。

高太后拍开她的手:“哀家不过是看在明蔼的份上。天子认定的事,哀家哪里奈得何的。”

等天子来永寿宫给高太后请安,高太后想起钟嫔半分不知的模样,十分不解天子此等行为:“天子非要立那钟嫔为后,却又为何不肯透露半分的?”

中宫之位自是要合乎天子之意。在闻衍心中,堂堂天子,能堪配上的中宫人选,坐在皇后宝座上,完全合乎他心意的人,首先必须要才高八斗,出口成章,七步做诗。早前碍于前朝形式,迫于后宫频发事端,立后事宜迫在眉睫,如今天子如今膝下有皇长子,前朝已定,立后之事自是不再如此急切。

闻衍面上瞧不出情绪,只语气平淡的说:“许是还不到时候。”

要全然合乎天子心意,这钟氏如今还差远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