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钟娘娘家的日常生活 > 第93章 第 93 章

第93章 第 93 章


内务处倒卖宫中之物非是头一回, 上一回天子亲自撞见,最后牵扯出了那废妃董氏贪腐,克扣各宫用度之事, 其奢靡行径叫人叹为观止, 帝王大怒,权倾一时, 在后宫呼风唤雨十数载的贤妃成了废妃董氏。

董氏被废, 后宫诸位妃嫔接连出事,人人自危,又有徐嬷嬷掌着内务, 这等倒卖宫中之物的歪风被彻底扼住,如今不过一年半载, 竟又有死灰复燃之势了。闻衍目光落在那几样宫中之物上, 眼中沉沉不见底。

宫中有规定不许这等夹带私货出宫买卖, 但到底禁不住人心浮动,在利益面前铤而走险。

帝王不怒自威,话落, 两个宫人便战战兢兢匍匐在地, 内务处的采买宫人立时便交代起来:“陛下恕罪,奴才、奴才不是偷拿宫中之物, 是这个人,是这个人说这些都是主子赏赐,请奴才带出宫换成银子的, 陛下恕罪!”

被他指认的宫人也忙不迭的开口:“陛下恕罪, 奴才只是帮伺候主子身边的姐姐拿来的, 这些都是主子赏下来的, 姐姐说留在宫中没用处, 这才叫奴才帮着拿来请人带出去的。”

宫中主子们待身边伺候的心腹们不时便有赏赐,但多是赏赐金银布料等物,便是赏一叠点心也比赏这等玉器摆件的好。

宫中有规定,宫人不能私带宫中之物出宫,且各宫的瓷器摆件都是按照主子位份来的,宫人便是得了主子赏赐,也是万不敢逾越动用的,因此宫中主子们若是想拢了宫人替自己办事,也断然不会赏这等鸡肋无用之物来。

宫中黄门处可替宫中之人传达信件银两,只要过黄门处登记造册,按黄门处的规定时辰来,也是能与宫外有所联系的,并非那等一入宫中便再无消息的。宫人寻内务处采买的走关系,多是拿来的东西是见不得光的。

闻衍目光在杨培已经拿出来的几个放地上的瓷器上看过,他虽不是做瓷器的,但天子见过的珍品何止这些,凭他的眼光虽瞧不上这等瓷器,比不得能放在前朝,叫天子目光所看过的那些珍品瓷器,这几件却也是薄脂滑腻,品相上等的了。能用得上这样品相瓷器的非嫔位之上的嫔妃,往下嫔位下的嫔妃们却是没有资格摆的。

宫人犯了错自有宫规管着,闻衍原本不想多谈,只想着这一点来,倒是对这个能拿嫔位之上才能用的瓷器随手赏宫人的后宫主子添了分兴致来了。如此品相的瓷器赏做旁人,却是连低等嫔妃们没有资格摆的,足见奢靡成性,有多铺张浪费。

他目光落在地上跪着的宫人身上,声音略显得寡情起来:“你是哪宫的?”

宫人老老实实的:“回陛下,奴、奴才是怡春宫的。”这里已经挨着前殿了,是采买宫人们必经之路,宫婢们鲜少会有人走这里,实在太打眼了些,往前找内务处走关系的,也都是托了侍监悄悄把东西给送过来。

闻衍神情丝毫未变,只眼中深意更深了些:“怡春宫,熙妃啊。”

杨培身躯一震,宫人并未听出天子话中含义来,只想着熙妃娘娘一宫主位,入宫多年,在宫中在天子面前也是有薄面的,忙想抬了熙妃出来叫天子饶过这一回去的:“是是是,回陛下,正是熙妃娘娘,熙妃娘娘为人仁慈,最是体恤宫人们,偶有赏赐下来,姐姐们房中放不下,这才指了奴才过来。”

杨培站在一边,忍不住在心里痛骂这宫人来了。本来只是一件冒犯宫规的小事,带下去按宫规处置了也就得了,谁料他还攀扯出了熙妃来了,倘若熙妃被牵扯其中,那这件小小的事可就不同了。

闻衍低低“嗯”了声,叫人把这二人带到徐嬷嬷处去,徐嬷嬷掌着内务处,这内务处的事自有她拿捏的。

等人走,闻衍带着杨培一路回了前殿,通政司已把折子呈到了御前来,闻衍坐在御案之后,随手捡了一本折子看了起来。杨培抬眼悄悄看了一眼,命人上了香茶,送到天子手边,这才轻轻退到一旁去。

帝王心思深不可测,杨培先前还以为天子会命人彻查此事,就如同早前的淑贤二妃、良妃等人一般,连他听那宫人的话都觉得有些不对的地方来,依着天子眼中见不得沙的性子,竟然没有半点反应,实在叫人难以琢磨。

只杨培也只在心中想一想,天子若当真想动后宫,累的还是他这个大总管,后宫已经动荡过了,要是再落下一位嫔妃或别的,怕是连前朝都要惊动了。太后娘娘还曾叫他在陛下身边多劝一劝的呢。这可是为难他了,陛下乾坤独断,哪里是他能劝得动的。

人被送到了徐嬷嬷处,徐嬷嬷恨铁不成钢的看了出自他们内务处的宫人:“这宫中的规矩莫非都忘了不成?身为内务处的人,最是忌这等夹带私货之事,如今还撞到陛下手上,便是老身也保不住你们,自去领罚吧。”

内务处的宫人倒是好处置,毕竟早有宫规在,按宫中规矩处罚总是没错的,徐嬷嬷为难的是另一位怡春宫的宫人。

这私货又据说是熙妃赏下来的,涉及到宫妃,尤其还是一宫之主,便是徐嬷嬷也无法轻易下决定,她问送来的人:“陛下就不曾交代过别的?”

送来的侍卫回道:“陛下只说送到内务处来。”他抬抬手,告辞了。

往常这般涉及到宫妃的事情都是由天子直接下命做主的,徐嬷嬷虽掌管宫务,但到底身份只是宫中嬷嬷,名不正言不顺,岂有管到宫妃头上的道理,天子也正是深知这点,往常涉及到宫妃的事情都是由前殿那边彻查的,无需经过徐嬷嬷这一道手。她最多便是协助天子身边那杨公公,帮着提供一些消息罢了。

徐嬷嬷面上为难,一时不知陛下这是何意了,这人证物证俱在,再往下的章程便该是要提问怡春宫那位主使的宫女,往深了,熙妃赏赐下这等物件,也该在提问当中,但这却不该由她一个嬷嬷来发号施令。

正为难着,徐嬷嬷突的一下福至心灵来了。她一个嬷嬷不敢直接插手到后宫嫔妃头上,但另一个却是可以的,天子如此周密之人,又岂有专门来为难她一个老婆子的?徐嬷嬷脸上一松,如今是明白了过来,陛下命人把人送来,非是要她来审这件事,而是要另一位来审这件事。

新官上任都是要有三把火的,尤其那一位出身不高,如今却又占了此等大事,膝下还沾了个长,若是上任平平无奇,无法叫人信服,唯有一上任便出手震慑住这后宫,才会叫人心生敬意。

陛下,这是要用此事对那位磨砺了。

徐嬷嬷朝外扬了声:“来人,去缀霞宫请了钟嫔娘娘过来。”

外边很快应了声儿,过了小半个时辰,钟萃带着人来了内务处。她踏进殿中,只见地上跪着个侍监,还不等她开口,徐嬷嬷从位置上下来,朝她见了礼,请了钟萃坐到上座去。

钟萃只在旁边挑了个位置落座,她是得了天子令来协助徐嬷嬷处理后宫宫务的,只是协助,自该是以徐嬷嬷为首的,钟萃可不敢居首位,她端坐身子,轻轻开口:“不知嬷嬷找我来有何事?”

徐嬷嬷抬抬手:“娘娘有所不知,这位是怡春宫的宫人”徐嬷嬷把内务处宫人夹带私货的事说了,“陛下亲自命人送了过来。”

钟萃朝杜嬷嬷看去,杜嬷嬷看了眼摆着的物证,在钟萃耳边轻声提点:“这几件都是嫔位以上的宫妃才能使的,低阶的嫔妃用了可是触犯宫规的,主宫娘娘若是赏下去也并非不可,只宫人用不得,便只能好生贡着的。”

规矩便是规矩,什么位置便用什么东西,若是德不配位,拿了便是灾殃,只有身份匹配相当的才能用,旁人拿着便是烫手山芋。

钟萃点点头,有杜嬷嬷提点,钟萃对规矩二字有了再深刻的认知不过,便如宫中赏赐给侯府的物件,侯府自是满门荣耀,可以摆出来叫人艳羡,甚至能当着陪嫁,却不能拿去典卖。有杜嬷嬷的提点,钟萃对此这桩事更了解了几分。

她看了看地上的人,朝徐嬷嬷说道:“嬷嬷掌管宫务,对宫中规矩再清楚不过,嬷嬷做主便是。”

徐嬷嬷看了眼地上的宫人,却并未开口定断,只道:“事关后宫嫔妃,老奴却是做不得主的,此事还需嫔主子做主。”

先前内务处的来得急,钟萃也没问,只当徐嬷嬷有事寻她,了解后也只当是宫人犯了事,徐嬷嬷怕是说给她知道便罢了,钟萃从未想过要越过徐嬷嬷来插手的,只等徐嬷嬷来下定断的,谁料徐嬷嬷把事情推到了她头上来,钟萃下意识一慌:“我?不、不行,徐嬷嬷你掌管宫务,再是熟悉不过,应是你来才是。”

徐嬷嬷只看着人,许久,钟萃脸上的慌乱逐渐收敛。徐嬷嬷是当真在等她发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