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薛凌程天源 > 第1927章 豪气

第1927章 豪气


王爸爸和妈妈乍一听说自家的老瓷瓶竟是价值不菲的古董,心里都激动得不行。

但隔行如隔山,不得不仔细再询问清楚。

本来以为古玩专家该是白发长须的老翁,谁料竟是一位颜值爆表的年轻俊男,气质出尘,气度不凡!

更料想不到俊哥温文尔雅,谈吐不凡,态度也极好,一举一动,一言一语尽显极高好教养。

王爸爸和王妈妈先后问了好些问题,林清之都一一耐心解释,并给他们一些相应建议。

一旁的薛扬轻拍小竹的圆嘟嘟屁股,忍不住问:“爸,妈,你们真的打算将它给卖了?不留着?听说这玩意一般都是越留越值钱呢!”

王爸爸微窘,视线落在一直对着林清之发花痴的小女儿身上,不自在咳了咳。

“家里正打算筹钱给小落买一套房子。倘若能多一些辅助,便连贷款都不需要,能直接全款支付。她刚毕业不久,收入还不高,尽量别给她太大压力。老东西咱们不懂得怎么保养保护,不然也不会摔了一个。如果能有懂欣赏它爱它的人收着,也许会更好些。”

“是啊!”王妈妈苦笑:“现在的年轻人收入不高,偏偏遇到了高物价高房价,压力大得不行。家里多少帮衬一些,减轻她和她的未来结婚对象一些压力。”

薛扬蹙眉,压低嗓音:“这些交给我和潇潇就行……”

“不。”王爸爸微笑制止:“你们有你们的生活,小落有她自个的选择。我们能应付得来,就自己应付。”

薛扬只好改了语气:“那行。不过如果有难处,你们可千万不能瞒着我们。爸,妈,我们可是一家人呐。”

王爸爸和妈妈欣慰笑开了,先后点头。

林清之抿了一口茶,轻轻放下茶杯。

王妈妈见自家女儿一直盯着人家看,禁不住有些发窘。

“小林先生看着颇年轻,应该还没有二十七八吧?”

林清之微微一笑,答:“刚好是而立之年。”

王妈妈笑眯了眼睛,顺势问:“应该还没有成家吧?你也是帝都人?”

“是。”林清之礼貌答:“祖上就是帝都人,算是老帝都了。暂时还没成家,所幸已有相伴一生的对象,正在苦等他点头结婚。”

王妈妈听罢,眼底掠过一抹明显的失落。

一旁的薛扬暗自憋笑,又有些哭笑不得。

“爸,妈,小羽小朋可能已经醒了。”

“对对!”王爸爸和妈妈赶忙起身:“过来好一会儿了,得麻利去看看。”

林清之优雅起身,温声:“叔叔阿姨倘若真的拿定了主意,且不要去小市场买卖。我可以介绍一个熟谙瓷器买卖的人帮你们,保管不会有所损失。”

话音刚下,身后的助手忙上前,从口袋里掏了掏,找出一张名片双手捧给王爸爸。

王爸爸答谢,随后牵着老伴离去。

薛扬见小姨子和她的闺蜜仍舍不得走,视线一直黏在林清之的身上,恨铁不成钢将她们撵出客厅。

“行了行了,都收敛点儿吧。幸亏阿清脸皮够厚够淡定,不然早就被你们给看跑了!”

两个女孩子嘻嘻哈哈笑着,一溜烟跑开了。

薛扬抱着小竹凑过来,嘿嘿笑了。

“怎么?找借口应卯的时候挺得心应手的呀!看来,这招没少用啊!”

薛扬一向都是自来熟的人,自林清之跟自家走得近,他就习惯性将他当成自己人看待,说话做事一点儿也不客套。

林清之看着小竹胖嘟嘟的小手再次扯着自己的玉石手串,微微笑开了。

“怎么?难道我就那么差?连对象都找了,还得惨遭怀疑?”

薛扬眯住眼睛,不敢置信嘀咕:“真的?恰恰相反!你是太好了——都不知道天底下谁能配得上你!哥们,你不会将九天玄女给骗下凡吧?”

林清之见小竹又是扯又是掰,只好将玉石手串脱下来逗小家伙。

薛扬好奇极了,哪里顾得上“抢劫”人家手串的儿子。

“究竟是谁呀?我认识不?”

这时,程焕崇端了一大盘果仁快步走来。

林清之跟小竹开启“拉扯”大战,下巴示意程焕崇,不经意般开口:“他呗!”

薛扬:“……”

好吧,他白好奇了!白兴奋了!

小竹总算抢赢了,拿起那晶莹奶白的手串就往嘴巴里塞。

林清之哑然失笑,提醒:“小家伙喜欢就送他吧。拿去洗一洗,再消毒一下。”

“哎哟!”不靠谱爸爸终于发现捣蛋儿子的杰作,忙夺下手串,一把甩还给林清之,“不行不行!就算消毒也不能要,万一吞下一颗进肚子,那可就糟了!”

程焕崇将大盘子搁下,好整以暇调侃:“吞下一颗,你儿子就增值一百万,怎么会糟呢!”

薛扬挑了挑眉,视线落在林清之手中的玉石手串上。

“啥玩意呀?一颗一百万?几颗呀?”

能让清少戴在身上的东西,绝不可能是凡品,但不平凡到这个奢靡地步——让人嗔目结舌呀!

林清之却丝毫不在意,将手串随意递上前。

“除非咬合力能跟鳄鱼比,不然是啃不断的。小竹喜欢就好,消消毒,擦洗干净,送他啃着玩吧。”

薛扬哪里敢收,摇头:“不要,太贵重了!我儿子要是戴上,指不定明天就会被绑架!”

林清之低低笑开了。

身后的助手抿嘴偷笑,解释:“这手串上的玉石一共十一颗,每一颗都是清少亲自雕刻打磨出来的,十一颗来自同一块玉石,个头硕大,重量足。晶莹玉润,质地纯、水头足、油性重,即便放入水中,也会滴水不沾。这是羊脂白玉中的上上品,目前市场上是买不到的。”

“一千万以上?”薛扬眯眼问。

助手轻轻摇头:“不止。”

薛扬做出晕厥状,虚弱低声:“土豪,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豪?我儿子也才几个月大,你这随手一送,连我这个当爹的都想半夜抢劫。”

“想半夜抢劫+1。”程焕崇掰花生懒洋洋附和。

林清之再次被逗笑了。

薛扬将儿子顶在脑门上,喊:“老三,今夜一定要留他住在咱们家!近水楼台先得月呀!此光荣任务就交给你了!事成之后,我们五五分账!我们父子等你的好消息!”

语罢,父子俩溜了。

程焕崇送他们的背影一个大白眼:“我要是抢了,还跟你们五五?都归我我还嫌少!”

林清之宠溺低笑,豪气道:“不必嫌,我整个人都归你便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