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薛凌程天源 > 第七十八章 唬住

第七十八章 唬住


两人在厨房里吃了热乎乎的早餐后,程天源准备出门了。

外头还飘着雪,路上积雪也不少,薛凌叮嘱他要小心,帮忙拿了帽子给他戴上,又让他必须穿上自己昨天给他买的新外套。

程天源起初不舍得穿,低声:“新买的毛衣穿在里头,已经够暖了,还是穿老外套吧。”

“不行!”薛凌答:“那新外套的外层是防水的,雪不要在上头太久就不会湿。咱辛苦赚钱就是为了提高生活,买外套不穿,难不成你想要搁屋里看着好玩啊?”

程天源笑了,拿她没办法,捏了捏她的俏鼻。

“好,我穿。”

薛凌又拿出十块钱,递给他。

程天源俊脸微沉,道:“是谁说她要给我养的?自行车你买,我养你,咱一早就说好的。”

薛凌笑了,摇了摇头。

“不是,我是想让你拿着这钱去买牛肉和羊肉,再买些骨头,也买些好吃的零嘴瓜子什么的,可以给小姑子吃。她过来一趟,我请她吃些东西,多少能缓和一下关系。”

小姑子还是孩子心性,只要给点儿好处,她吃了嘴短,也许对自己说话就不会那么冲了。

程天源微微一笑,将那十块钱接过。

“等我回来,我就把这事告诉她。”

薛凌目送他出门,交待他慢慢骑车,才关上冷冰冰的铁门回屋。

厨房里一共有三个炉子,温度比楼上高。

她干脆上楼拿了英文本子,在厨房的桌子上认真做翻译。

十点多的时候,外头传来吆喝声:“哥!哥!快开门!我们冻死啦!”

薛凌连忙将本子合上,匆匆走出去开门。

只见程天芳和欧阳梅都穿成胖乎乎的肉丸子,等在院子外,北风夹着雪花,呼呼吹刮着。

她赶紧开了门,领着她们进厨房。

“先喝点儿热水吧!”

她转身倒了两杯热水。

程天芳和欧阳梅丝毫不客气,端起就喝,一副理所当然的态度。

薛凌没跟她们计较,从炉上端出包子。

“这是早餐,叉烧包加小米粥。小米粥还在炉上温着,你们先完包子就去勺。”

两人都不是小孩了,她不必照顾她们。

程天芳揭开锅盖,一看就哇哇大叫。

“叉烧包!天啊!猪肉的!我最喜欢了!”

欧阳梅也欢喜笑了,拿了一个,大口大口吃着。

“阿源的手艺好得很,做的包子比外头卖的还要好吃!我也很喜欢。”

程天芳一边啃着,一边咕哝:“这猪肉包得真多!奢侈!太奢侈了!在家的时候,就算是过年,我哥做的包子也只是包一点儿酸菜。现在在城里住大屋,早饭竟吃叉烧包!”

薛凌听得皱眉,忍着没开口。

程天芳偷偷瞪她一眼,继续不满道:“我哥他节俭得很,肯定是有人让他非这么做不可。他就那么点儿工资,容易吗?!也不想想家里的情况,一味儿追求享受要吃好喝好!”

欧阳梅暗自低笑,故意不开口。

薛凌忍不下去了,转过身看着程天芳。

“小姑子,我追求的是三餐要吃饱吃得营养。你哥他有些缺钙,长期营养不够,工作又拼,我舍不得他这么辛苦,自我们搬来这里,我天天都坚持骨头汤加一些肉。”

程天芳冷哼:“我早就知道是你的主意!我哥那么节俭,如果不是你坚持要,他才不舍得买。你别以为你能赚点儿小钱,就整天追求奢侈过日子。我哥他多不容易!”

薛凌耸耸肩,道:“你哥他确实不容易,赚得不多。我不追求奢侈,但三餐要尽量吃饱吃好,别熬坏身体。我赚的确实不多,但比你哥多,所以我能帮衬他,三餐还是能吃饱的。”

程天芳狐疑盯着她看,问:“你一个月赚多少啊?能比我哥还多?我哥一个月一百四呢!”

“一百八十。”薛凌翻了翻手中的英文书,悠悠加上一句:“兼职做一些翻译,一个月能多个几百。大概比你哥多个三四倍吧。”

其实,她现在翻译越做越得心应手,如果加快速度,一个月能有一千块左右。

不过,她没必要将这些都让她们知道。

程天芳听得目瞪口呆,一脸不敢置信。

一旁的欧阳梅吞了吞口水,惊讶问:“什么翻译?什么东西能那么好赚?”

薛凌扬了扬手中的书,道:“将英文翻译成中文,帮首都出版社弄的。半个月结一次,汇款来了就去这边的邮局取。”

程天芳一惊一乍问:“你还懂什么英文啊?外国的文字吗?”

“嗯。”薛凌点点头,觉得解释起来太多,她肯定听不懂,让她改一改态度就好,没必要说得太详尽。

程天芳默默不敢说话了,咬着包子,悄悄吃着。

欧阳梅脸色有些挂不住,心不在焉喝着小米粥。

在这个年代,男人一天能赚个二三十块就已经很不错,更甭提是女人。

在农村地区,有些女人绣花纳鞋底,一天也赚不到五块钱。

想不到薛凌竟这么厉害,不仅能去报社工作,私下还能赚那么多钱——甚至比程天源还多好几倍!

难怪他们的伙食能这么好,早饭吃小米粥和叉烧包,肉馅儿还那么大块……

厨房安静了下来,只有两人吧唧吃着的声响。

她们吃饱后,也不舍得走了,窝在厨房里取暖。

“外头冷得很……反正离中午也不久了吧!咱留在这边吃完午饭再过去。”

接着,两人聊着话,越说越大声。

薛凌看不下书,将一个炉子的蜂窝煤换了,又煮了一锅水,转身去了楼上。

她们聊的话题很奇怪,都是村头谁谁谁定亲了,村尾某某人的外甥女要嫁过来,聘金要多少,嫁妆多少……薛凌听得觉得好无聊。

外头的雪还没停,她将外套裹上,拿了扫帚将院子里飘进来的雪扫掉,又将院子外的继续弄开,免得结成冰容易滑动。

“媳妇!”

她抬头望去,只见程天源推着自行车,快步走过来,车后载着一个大筐子,车前吊着好些吃的,摇来晃去。

他肩上和外套上都是白茫茫雪花,解释:“地上积雪多,骑不大动,干脆下来推。”

薛凌连忙跑上前帮忙,推着自行车进了院子,接着推进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