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一人之下:一人往矣 > 第253章 归来

第253章 归来


三一门,一众皆因修习逆生三重,在这修行过程中冲关失败,留下祸根的弟子所在厢房。

王一双腿盘坐于蒲团之上,从自己身上逸散出来的逆生真炁,化作一只只大手,包裹着在这个房间里这些年龄不一,却因在逆生三重修习过程中冲关失败,留下病根的弟子身上。

在王一的逆生真炁刺激之下,他们也久违的再度进入了曾经属于他们自己的逆生状态。

伴随着体内逆生状态的重新构建,触发了本就记录在他们四肢百骸之内的肌肉记忆。

这些三一门人情况要比左若童好上一些,左若童虽然能够运转玄功,但损失的根基让他无时无刻不在漏水,必须以常年开启逆生状态来堵。

而他们虽然断了修行路,却也因祸得福,这些断掉的修行路堵住了他们四处漏风漏水的根基,让其能苟活至今。

王一虽然无法帮他们重新续上修行路,就连他们体内那些萎靡,破碎的经脉都只能通过自己的逆生真炁注入才能重新焕发生机。

可在这个过程中,通过这些三一门人体内残存的后天之炁,让其破损,萎靡的经脉重新续上,从而让他们能够再度如常人那般自由行走,不再是废人一个。

手中的拐杖扔到一旁,一直在三一门山门之下担任书院院长的洞山先生看着自己那重新动弹的右脚,一时间也是怅然若失,不知该哭该笑。

自己断了修行路多少年了,若非左若童出手,当年自己又何止是瘸一条腿这么简单。

他从未想过自己还能像现在这般如常人健全行走,至于修行,教书育人这么多年,他早已习惯这样的生活了。

“哈哈,师兄,你看到了吗,我的手能动了!”

“看到了,我也能站起来了,多少年了,多少年了,你我还有这样的一日啊!!!”

厢房内,一众重新获得自由,如常人无异的三一门人相拥而泣。

而让他们重新获得像常人一样自由的王一也是松了口气,擦了擦脑门上的汗水。

治疗这些老一辈的三一门人比治疗那些有缺陷的老兵要简单多了,本身就有修行底子,懂得如何调动体内真炁。

身上也不是肢体残缺,是经脉受损,只要重续这些经脉,就能让其恢复自由,可比断肢重续什么的难度小多了,而且还不怎么耗命。

而这也让王一认识到了得证三重之后开发出来的治疗手段有着局限性,无法像八奇技之一双全手那般直接不讲理的修复他人断肢伤势,作用在常人身上和作用在修行人身上,治疗目标付出的代价完全不同。

如果将这手段用在那些战争中受伤的将士身上,可能在将人家断肢修复的第一时间,他们就会因为生命力的抽空,当场暴毙。

想到这,王一也有些怅然若失,他还是过于想当然了,觉得能靠这手段让抗战时期的将士们少死一些。

而厢房内一众老一辈的三一门人在高兴过后,也朝着收功的王一深深一礼,彻底服了他这位被掌门师兄左若童钦点的三一门世间行走。

世间行走,这是一个之前在三一门里从未有过的位置。

因为三一门不同于龙虎山这种统领正一,近两千年的玄门大派。

三一门算是隐世修行的那一类,门中弟子虽有贩夫走卒,也有商贾世家。

但除了必要的下山采买货物,年节回家省亲之外,很少下山行走,都是在山门里潜心修行,相较于龙虎山,白云观,甚至是武当这类道门,有点过于宅了。

所以左若童指派王一为三一门世间行走这个事,不值一提,重要的是后面那句,若是王一在世间行走时有事需三一门人下山相助,三一门人必须遵从,因为王一之令便是他左若童掌门之令。

鉴于当下外敌当前,关外战火连连,关内时局稳中带乱。

若是王一让三一门人下山,那就意味着刀兵祸事。

对于如今已知三重之后无路,想要为三重之后寻路的三一门而言,可不算是个好消息。

可当看着王一这个目前唯一一个证得三重,并展现出他在三重这个境界开发出来的手段,这一众老一辈的三一门人也明白了为啥掌门师兄要当众宣布这件事了。

得证三重的方法王一已然告知了左若童,要么潜心修行,直到再无寸进之时借天地之力踏入,要么以战养战,在生与死的磨练中踏入。

春江水暖鸭先知,三一门是不问世事,但不代表不知世事。

眼下关外战事告急,明眼人都知道关外沦陷已是必然。

倭寇的狼子野心,又岂会止于关外三省的膏腴之地,年初的淞沪抗战便是一个例子,到头来,中日终有一战。

既然迟早要打,又已知晓证得三重的两个路子,有王一这个世间行走牵头,说不得三一门也能借着这番连绵的战火,浴火重生,寻得三重之后的道路。

所以对于眼下王一这个不是三一门人,无掌门之名,实则已有掌门之实的世间行走,也就没啥意见了。

而在这一众老一辈三一门人重获自由,与年轻弟子,似冲等同门道喜之际。

左若童也拄着拐杖走了进来,看着王一所做的一切。

“左门长,您这是何苦,若能寻得三重之后的路,我岂会藏私。”

“因为你需要助力,当年夜话,我虽能猜到伱想做什么,但不知具体。直到你昨日带我云游到那个村子时,我才大概有了眉目,那个村子,便是这千古变局的一角吧?”

“何以见得?”

“地主分田,穷人翻身不为牛马,女子为师,这一桩桩一件件,历朝历代虽有,可历朝历代都少了一个最重要的过程,便是教化万民。”

王一沉默,左若童虽然说的有些笼统,但也没说错。

“唐太宗有云,民如水,可载舟,亦可覆舟。这千年变局,我是不是可以理解就是将这万民汇聚成汪洋大海,做一次改朝换代之壮举?”

“不是改朝换代。”

“哦?”

“是换了人间,从此以后,真正意义上的换了人间。”

“换了人间吗,或许也只有这样,我三一门才能在这新的人间里找到三重之后的路。”

“可这从来不是易事,若是真让我唤三一门人下山,我无法给左门长您一个保证。”

“修行一道从来不是坦途,上山是修行,下山也是修行,我信你,他们也信你,之后他们下山,那也是做好了觉悟,怨不得你我。”

“明白,既如此,左门长,还请我离去之后,昭告天下吧。”

“这就等不及了?”

“我海外游历几近五载,刚从洞山先生那里得知,这江湖少了我和张之维,好像又变的一潭死水,那我既然回来了,总得让大伙都活跃活跃吧。这千年变局,换了人间,岂少得了天下异人。”

“既如此,我还有这一众门人便等着你这位世间行走给三一门发来的第一道令。”

“那左门长,王一告辞。”

朝着左若童抱拳拱手,身化金遁流光,就在门外一众三一门人还在互相贺喜之际,便化作夜间一道金光从三一门离去。

左若童看着化作一道流光远去的王一,夜风吹过,那如百岁老人的枯槁脸庞上是说不出的轻松自在。

身后,似冲,大弟子澄真,陆瑾和李慕玄一同进入,也只看到左若童望着王一离去的背影。

“师兄/师父?”

“人走了,这般洒脱,倒也真像是个仙人。”

“师兄,您不再运玄功了吗?”

“运了这么多年,到头来不过是镜花水月,糟蹋了自己,还差点连累整个三一,顺其自然吧。而且,咱们山门里,还有不少事需要我这个样子才好定下章程,似冲,你去准备吧,王一这一离去,水云和长青也该回来了,瑾儿,你下山走一趟,将王一为我三一门世间行走之事让小栈传给各路同道。”

“是,师父。”

“慕玄,你留下,为师有些话,需要你去知会你的父亲,请李老板来三一门一趟。”

“啊?”

——

很快的,在王一归国的第四日,一则消息也经由异人界的情报组织江湖小栈传遍了大江南北。

当年于关外奉天,与天师府弃徒张之维和几家子弟一同斩杀满日异人六十余名的王一,在销声匿迹五载之后,登三一门,成为三一门的世间行走,无掌门之名,却有掌门之实。

随着江湖小栈将王一的消息送到各家各派的手中那一刻开始,就如王一所言,这沉寂几年,变得一潭死水的异人江湖又一次掀起了波澜。

首当其冲的,便是地处关外,此时战事连连告急,随时可能沦陷的奉军大本营奉天大帅府。

此时的大帅府已无往日王一来时的光景,就连奉天城内到处都是战火硝烟的痕迹。

大帅府内,有着父亲离世之前的言传身教,再加上这几年来的经历,也让这位少帅磨去了几分纨绔子弟的棱角,有那么几分老帅风采。

而此时在大帅府的老虎厅,少帅,辅帅,辅佐少帅的高家,当年便选择留在关外经营,寻求自己机关一道的梁挺聚在一起,人手一份来自江湖小栈的信息。

“这位王先生,一回来就搞出这么大的动静,还真是他会做出来的事。当年我可是被王先生给坑惨了,在我老子灵前那样子哭···可惜,眼下之局势,他王先生就是来了也无济于事,老叔,都安排好了吗?”

“化整为零,当年七哥走之前就料定了会有这个结局,早早在三省大山准备好了据点,只是六子,咱这一撤,就算有据点,也不知能坚持多久啊。”

“总比现在好,若是拼光了家底能守住关外,我怎样都在这钉着。可老叔,咱现在拼光了有什么用,王先生当年留给爹的十六字没说错,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存人失地,人地皆存。妈了个巴子,老子是打不过你们日本人,我认了,但恶心也得恶心死他们!”

“理是这么个理,可你这样一退,骂名得背一辈子了。”

“这骂名背不背,又不是我那位大哥说了算,是关外老百姓说了算,这一年多来,奉军有没有尽职尽责,老百姓看在眼里,我算是看明白了,这天下,轮不到我那大哥来做,他不配!”

“你既然做好准备,那我就不说啥了,你怎么说,我怎么做便是。”

“那老叔,您就早做准备吧,跟廷枢还有我那五位妈妈先撤,高进。”

老虎厅内,作为四家之一的代表人,高家子弟高进听到少帅喊自己,也站起身来。

而少帅也很郑重其事将一个木盒递到高进面前。

高进一接手,便能感觉这木盒很轻,轻到里面像是没放什么东西一样。

“是我老张家对不起你们高家,到头来还是没守住这关外,但这关外我们迟早要回来,如果你们高家不想撤,那就请帮我守住这个盒子,里面的东西或许便是能让我们夺回关外的契机,只是现在开了无用,希望你们高家能替我保管好。”

“必不负少帅重托!”

高进没有去打开这个木盒,而是给出了一个承诺。

退路一条一条的安排好,少帅也看向梁挺。

“梁先生,你呢,要跟我们一块撤吗?”

“谢少帅好意,但王一回来,我知道他一定会来关外走一遭的,我就留在这跟高家一道吧,军事上面的东西我不明白,但异人方面,我需要把这段时间收集到的,了解到的东西交给他。”

“王先生会来关外走一趟吗,既然这样的话,那看来我也得在这奉天城里多呆一阵了,有些事,还是得需要王先生替我出口气,替我老张家除个祸害!”

从梁挺这里得知王一会来关外走一趟后,这位少帅脑子里也有了想法,看向自己的老叔,也开始新一轮的商议。

而此时的王一,在归国第一时间就前往三一门处理了逆生三重的事情后,也不再逗留。

以金遁流光赶了一段路,便搭上了回京的火车。

出国时带着装满金银细软的行李箱,但归国时,却是孑然一身。

除了几根必备小黄鱼,剩下的便是从古埃及神圣伊莫顿那里获得的三支骨箭。

至于特斯拉交给自己的无线输电工程手稿嘛,那玩意王一可不敢就这样带回国,因为眼下这局势,放哪王一都觉得不安全,倒不如直接点,就放在纽约大陆酒店,与神祇分身约翰·威克本体画像那里。

所谓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

有主场优势的神祇分身约翰·威克守着,还在纽约这种远离战火中心之地,怎样都比现在家里这情况好。

随着火车到站的鸣笛声响起,王一也回到了他阔别多年的京城。

带着一种没来由的近乡情怯之感,王一在拥挤的人群中下了火车,穿梭在人群当中,也想看看离国几近五载,他这个在京城的四城物流公司如今已是什么模样。

离国五载,这京城变化不大,就是那皇城墙正在从人们视野中消失,成了权贵买卖地皮的牺牲品。

颇有种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的怪诞感。

而街上,行人往来匆匆,人力三轮虽有,但已变得有些稀罕,取而代之的,是印着四城脚行字样的人力三轮脚踏车,就连自行车也变得多了起来。

见微知著,显然自己在京城经营的这个四城物流公司,别的业务且先不管,依靠着当初梁挺捣鼓出来的人力三轮脚踏车,四城物流公司在京城的发展,再差也不会差到哪去。

循着记忆的路线,王一一路行,一路看,不知不觉间,便已看完了京城全貌,来到了自己当初在京城的栖身之所。

曾经的一贯道京城分舵,如今挂上王姓的大宅门。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