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重生之不负韶华闻樱 > 897:实在的小谢总!

897:实在的小谢总!


  带着蛋蛋的忧伤,金总厚着脸皮嘉信混了一顿午饭吃。

  嘉信的工作餐还行,但和金总在外面应酬的标准差远了,巩胜提议去饭店吃,金总看了看谢骞表示自己吃工作餐也没问题。

  吃完午饭,谢骞带着巩胜和徐枚一直把金总送到公司门口,金总竟有点小激动。

  单独面对谢骞时,金总不知该怎么称呼。

  叫谢总?

  好像有点不对。

  叫小谢总就更不对了。

  金总干脆打着哈哈,“只要嘉信的项目启动,我的资金随时可以到位。”

  “谢谢您的信任。”

  金总愿意出资1500万-2000万,谢骞对财神爷自然客气。

  没了外人,谢骞让徐枚自己看看剧本:“选选有没有合适你的角色。”

  徐枚意外:“让我自己选吗?”

  “正常来说,经纪人会帮你挑选剧本,但我的建议是靠人不如靠己。你能演什么样的角色,你想演什么样的角色,没人比你自己更清楚。”

  “……什么样的角色都能选?”

  徐枚的心砰砰跳。

  她从出道起就在演女配。

  哪怕宝岛言情天后的新剧说是双女主的设置,其实“姐姐”这个角色仍然不是第一女主嘛。

  谢骞说出这样的话,是不是意味着只要她想,公司的这部戏她能当女主角?

  被徐枚用期盼眼神看着,谢骞的思路一点都没受干扰:“我是说合适你的角色,是女主角合适你还是女配角合适,需要你自己去判断。”

  徐枚炙热的心一下被浇了盆凉水。

  谢骞到底是什么意思呀,到底同不同意她出演女主角?

  意思不表达清楚,是不是在试探她?

  徐枚捏着剧本进退两难。

  野心勃勃的她当然想演女主角,又怕自己的野心会让新老板不喜欢。

  算了,还是先看看剧本吧!

  徐枚在办公室找了张椅子坐下,翻阅起手里的剧本。

  张光真是一个宝岛人,这样的编剧写魔都弄堂的故事到底行不行呀?

  徐枚看剧本之前有质疑,看了之后很是意外。

  “张老师对魔都弄堂真了解。”

  徐枚认真翻阅剧本时,谢骞和巩胜就在当着她的面谈事,徐枚看完了,谢骞和巩胜暂停谈话等她做出选择。

  “张老师祖籍就是魔都,解放前家里长辈去了宝岛,他对这个题材早有创作的想法,嘉信不过是恰逢其会碰上了张老师的创作期。”

  谢骞解释了两句,徐枚恍然大悟:“难怪!我就说张老师这个本子写得真好,原来是寄托了张老师的故土之情。剧本里几个家庭的故事让我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好像就发生在我身边,每个角色都不是什么大人物,却都有血有肉。”

  说完这话,徐枚自己都愣了。

  她就是魔都人。

  家庭条件一般,小时候在弄堂里长大,看了张光真的剧本才会感觉亲切熟悉。

  所以谢骞让她挑一个角色,不仅是嘉信给她安排今年的工作,还真是觉得她适合?

  刚才徐枚还觉得猜不透新老板的心思,现在发现自己可能想多了,新老板并不是试探,就是有一说一的性格。

  一时间徐枚简直想哭。

  金总没说错,她的运气还真是不错,能碰到谢骞这样实在的老板可太幸运了!

  若是换了管总,一定会假惺惺画大饼,信誓旦旦保证她能演女主角,结果呢,一次次让她失望。

  有过之前的不愉快经历,徐枚烦死了只会画大饼的老板!

  徐枚认真回想了一下剧本里的角色,“我想演‘思蕾’,行不行?”

  “你选好了?我记得‘思蕾’这个角色从戏份上来说并非女主角。”

  谢骞向徐枚确认,徐枚点头:“选好了,我喜欢‘思蕾’这个角色,我觉得自己能演好,不是女主角我也认了。”

  谢骞说女主角并不一定就适合。

  看完整个剧本,徐枚就懂这话是什么意思了。

  张光真这个故事里的女主是个有点苦情有点圣母的角色,总被人欺负不说,还会大度去原谅欺负过她的人,戏份确实多,徐枚看了却很憋屈。

  徐枚现在特别讨厌画大饼的老板,也特别讨厌这种角色,会让她想起不愉快的记忆。

  生活就够憋屈了,演戏嘛,徐枚想演个痛快淋漓的角色!

  “好,那你就演‘思蕾’。”

  谢骞敲定了这事儿,徐枚很有眼色站起来:“那我回去继续上表演课了,不打搅您二位说正事啦~”

  徐枚一走,巩胜就笑了。

  “怎么样,徐枚是不是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

  和金总谈事,包括徐枚在场时,巩胜都尽量降低了自己的存在感,现在办公室里只剩下他和谢骞,巩胜就畅所欲言了。

  “还要再看看。”

  谢骞眉眼间有几分疲惫,“公司要砸资源力捧,总要先看看她值不值得。”

  徐枚以前留给谢骞的印象太深刻,谢骞还不确定徐枚是不是真的脱胎换骨了。

  小聪明的艺人是假聪明,真智慧的艺人才能走得远!

  巩胜问谢骞几时回蓉城,谢骞让巩胜帮忙订三天后的航班。

  “金总愿意投资1500万-2000万,东方台那边也想投点钱,我们再和许制片谈谈,这件事敲定了我就走。”

  两个月的时间说起来并不长,谢骞情愿做巩胜的小跟班也要自己搞清楚影视公司的运转,又有物流公司的事要参与,也就谢骞脑子聪明学得快,换一般人同时进行两条事业线早就精神分裂了!

  可能是因为太过充实,谢骞觉得这两个月格外漫长。

  虽然他从来不吃蓉城省重点门口的炸串,此时却特别想念学校门口的那家炸串店。

  再过三天就能回去了。

  离开之前,除了要和东方台谈妥嘉信的这个项目,还要把罗探长安排好。

  在创业路上屡战屡败的罗探长,决定彻底搭上谢骞和邹蔚君这辆战车,接下邹蔚君的委托,帮着邹蔚君去调查谢景湖出轨的铁证。

  要想调查在美国生活的情妇和私生子女,罗探长必须出国。

  旅游和留学都不适合罗探长,罗探长要走出国务工的路子。

  搏这一把,可能就实现财务自由了!

  罗探长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乐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