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前方华夏,请诸神止步 > 第一章:陨落的光明之神

第一章:陨落的光明之神


  时值二月,银装将江城衬托,冬季漫长且寒冷。

  城市披上繁华的伪装,遮住羞耻的脓包,世上只有一种病--那就是穷病。

  江城市中心私立医院敞开大门,仍是一片忙碌。

  ……

  “老婆,我最近工作真的很忙,下班时间要再晚一点点。”

  “真的,我发誓,绝对不敢骗你。”

  “啥,开放生育了?过完春节要个二胎?那……我努力一下吧。”

  张天外惶恐的打完电话,坐在办公室无所事事,打了个哈欠,撑着腮帮子,百无聊赖的看向张灯结彩的大街。

  再过几天就过春节了。

  别人老婆孩子热炕头,只有他还在苦逼的上班。

  他叹了一口气,盯着手表上的指针,恨不得把时针当成秒针走。

  最近几年来还真不太平,灵异事件发生的越来越频繁,导致医院加班加点,不然往年这个时候他早开启没羞没躁的假期生活。

  前一阵子还有个小女孩自称爆裂魔法师、手掌冒火焰,油尽灯枯的老汉死前自诩看到了灵魂出窍之类的新闻。

  这些新闻是否属实,没人知道真相,只是最近医院多出许多奇奇怪怪的患者倒是事实。

  更离奇的还有,某个下班族回家途中,在昏黄路灯下见到奇怪光柱闪烁,一看四周无人,传来哽咽的呜呼声,怪吓人的。

  一对情侣在小树林约会,天空突然出现一个悬空的碟子,投下来一道光柱,两人凭空消失。

  更加离谱的是,一个是一只科考组在昆仑山考察,记录绘测数据的时候,镜头里的千里雪峰动了,形状像是一头沉睡的熊。

  诸如此类的视频在网络上一度引起热议,后来官方出面辟谣解释,说是有人在网络上恶意传播谣言。

  企图动摇华夏人心。

  但真正让人细思极恐的是,最后这类视频全都在网络上下架了。

  可是事情真的是造谣那么简单吗?

  张医生叹了一口气,他是不折不扣的唯物主义者,可最近医院出现的众多奇怪患者,实在是太过诡异……

  以至于他一度怀疑自己所坚持的信仰……

  他总觉得这个平凡的世界,会发生某种巨大的改变。

  记得院长有一次喝醉,无意说了一些奇怪的话:99年的保密协议守不住了。

  自从诸如此类事件发生后,张医生亲眼目睹有一天值班深夜,医院来了一辆车牌a开头的红旗,几个荷枪实弹的战士把院长接上车走了。

  只会从省城来了个新院长,至于老院长……没有人再见过他。

  “快下班快下班……都快过节了,都这个点了还加班,万恶的资本家呀!”张医生用手指敲击桌面,烦躁地发着牢骚。

  咚咚咚。

  一阵轻轻的敲门声响起,透过半敞的房门,晃着灯光的走廊上,拖着一个人影缓缓走来。

  把张天外的注意力,从窗外街道的热闹上拉了回来。

  “进来吧。”张医生缓过了神,收敛想要下班的欲望,轻声说道。

  抬头看了一眼推门进来的瘦弱少年,便示意他先坐下来。

  “好。”少年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下,点头淡淡应了一下,不时张望四周,表情有些紧张腼腆,小心翼翼找了椅子坐下来。

  “来看病?”张医生收敛心思,昂起头颅,瞄了眼少年,“我姓张,你可以喊我张医生。”

  说完,他又补充道:“姓名?”

  张医生的关注点率先落在他枯瘦到夸张的身材,脸色虚弱的泛白,游离的眼神仿佛随时就会一命呜呼。

  这是刚从乞丐窝跑出来,几百年没吃饭饿死鬼投胎?

  “李七安。”

  “年龄?”

  “十八。”

  “性别?”

  “……我男的。”李七安皱了下眉,小声地回答道。

  “不好意思,条件反射就想这么问,我们继续。”张医生意识到不太礼貌,抱歉的开口解释。

  不过张医生是专业的,虽然有些尴尬,他还是立即转移了话题,“嗯……你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说说吧,有什么毛病?”

  “厌食症?”

  自进去屋子后就心神不定的李七安,听到这,突然咯噔了一下,表情一下子紧张起来。

  李七安左右顾盼,确认这里只有他和医生两个人后,松了一口气。

  “不是我的身体有毛病,是我的一个朋友。”

  “你确定不是你,那你身体这样……你确定没毛病?”

  张医生眯起了眼睛,他更是觉得,这小家伙是营养不良,身体瘦的跟木签一样细。

  很难让人觉得他那个方面没点毛病。

  “嗯,我很健康,但我的朋友,好像那方面出了点问题,或者说脑子也有点……”

  “我想过来帮他问问。”

  张医生来了兴趣,笑了笑,“你想问什么?”

  “医生,我接下来要说的话可能会有一点神奇,甚至是有点诡异,你会相信我说的话吗?”李七安沉默了一会,艰难的说出这句话,生怕说错了话被当作脑残抓去医治。

  张医生愣了一下,随后笑道:“我是专业的,除非忍不住,不然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叫精神科把你抓走。”

  “那我可真说了。”

  李七安思想挣扎了一会,为了避免被抓起来把他强制住院,已经想好了狡辩的理由。

  目光拉到窗外,凝视街道上一盏灯笼,就好像隔着一条街都能将目光洞穿它。

  “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没了父母,被孤儿院收养,趴在冰冷的窗台上看萤火,他经常做个梦,老是梦到自己站在焦土上。”

  “站在焦土上玩泥巴?”张医生饶有意味的笑了一下。

  “不……”

  李七安摇了摇头,抿了抿嘴,撑着桌子站了起来,深邃的眼眸突然冷地一缩。

  那隐藏在白发刘海下的眼眸,遍布血丝,凸显的眼球骨瘦如柴,仿佛皮包眼球,恐怖不已。

  即便是从医多年,见过不少有症状奇怪的患者。

  可他这种像死人般气若游丝的情况,还是把座椅上张医生吓得咯噔了一下。

  但很快他就镇定了过来。

  好险,我堂堂内科主治医生,差点被这小子吓唬到了。

  “在梦里,他看到了一个光神明,手持剑刃,浑身沾满璀璨金光。”李七安突然紧张起来,咽了一口吐沫。

  “那个神诞生在人类最后的族群,上古神明放弃故土,任由黑吞噬,光明痛恨无情冷漠的诸神,举起剑刃与黑暗搏击……”

  气氛顿时有些尴尬,张医生原来一笑置之,可不知为何看了眼少年通红的瞳孔,瞬间一下子失了神。

  这种感觉很奇妙,像是要窒息,就像一张从深渊中突然伸出的巨手,突然抓住你,拖拽入无尽的黑暗……

  然后……

  吞没,人没了!

  “后来呢,那个神拿剑砍你那个朋友了吗?”虽然眼前少年说的话很中二,张医生扶了一下眼镜,平复心情,还是假装很认真的听下去。

  “不,那把剑光太过耀眼,差点将他焚烧殆尽,神还跟他说了一些话,或者应该说是……一些嘱托。”

  张医生无奈笑了一下,大概明白这个朋友就是李七安自己。

  估计他也是不好意思,正常人没有十年脑血栓是说不出这种话的。

  年轻人要面子,倒是也能理解。

  “你说的那个朋友不会就是你自己吧?”张医生憋不住笑,看了下手机,发现下班的时间到了。

  “这边是内科,如果你要治身体那方面毛病,我可以给你开一些药,但如果是想看精神方面的疾病,请挪步隔壁精神科。”

  “你这种症状,属于精神分裂,有患上精神病的风险,建议及早治疗。”

  说着,张医生把一些治疗厌食症的药片递了过来。

  “这……那个朋友确实是我,但我不是精神病,我说的话都是真的,医生你要相信我啊!”

  被说成精神病,李七安急得满脸通红,抓住了张医生的衣袖,慌忙解释道:“那个光明神还跟我说了一句话。”

  张医生着急下班,无奈地朝他笑问道:“你相信科学吗?”

  “相信。”李七安很干脆的回答。

  “但这个世界上,不存在任何牛鬼蛇神。”张医生讥笑道:“神又能忍受太阳多少度的高温?”

  李七安听后,坚定地摇了摇头,他说的下一句话,让张医生当场傻眼了。

  “不,应该说那个神……就是太阳。”李七安眼神很凝重,突然站了起来,手一把压在桌子上的药片,深吸一口气后说了一句话。

  “祂说:光明神已陨落,现在由光明引领我!”

  整个房间陷入沉寂。

  半响后,张医生回过来了神,脸顿时黑了,扯着嘴皮说道:“你特么压我药是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