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前方华夏,请诸神止步 > 第十章:申请通过

第十章:申请通过


  无数道凝聚在脑颅中的流光金线在他分神的刹那间,如爆裂的岩浆喷涌消散,李七安凝聚在贫民窟上空那只无形的眼睛,仿佛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推出去。

  就好像从虚空中拖拽出来。

  这股庞大过于真实的吞噬感,顷刻之间吞没所有的光流。

  像是被抽光全身所有力量,让他一下子瘫软身体跌倒。

  好在李七安平躺在木板床上。

  不然他能闹一出狗啃泥的笑话。

  不过这次苏醒,李七安没有失望的情绪,对他而言这足够的,他不奢望可以俯瞰人间,以一己之力颠覆战局那种神威。

  只要给他一个契机,一个能撬开门槛的契机就可以。

  李七安没上过学,可不代表他是个傻瓜。

  相反他十分聪明,思维敏锐细腻,这一点从孤儿院时就能体现,如果有学习的机会,他未必不能有所成就。

  命运是个独行者,独自安排一切,从不吸取我们的建议。

  李七安第一眼就已经知道,夜如明不是普通人,他浑身散发出来的气质、举手投足间的从容和优雅,是每每开着迈巴赫戴着虚伪面具到孤儿院行善的王总张总所没有的。

  那是一种天生的、永不过时的优雅。

  一句话,夜如明不好对付。

  但偏偏他低估了李七安顽强不倒的意志力,加上一点点及时补充的运气。

  把诺克萨斯超自然学院的推荐信交给仇人,无疑是夜如明这辈子犯过的最大最愚蠢的一个错误。

  “够了,足够了……”李七安心满意足地呢喃。

  他感觉眼睛肿胀,酸痛得厉害,回到沙发捏紧那张黄橙橙的推荐信,眼角早已的热泪填满了。

  看着妹妹的尸体,心情久久不能平复,她死的并不公平。

  追溯时间俯瞰过去的超自然能力,似乎能洞察真相,却好像他什么都没得到。

  一切都如浮光泡影,消失在眼前。

  这是一场不公平的层次碰撞,普通人和高高在上行走人间的超凡者之间的触碰。

  李七安在心里已经作出一个大胆的决定,他要前往诺克萨斯学院进修,学习进阶超自然能力。

  以便日后能为妹妹报仇。

  没有人教导,李七安没有足够的自信能赶超夜如明实力成长的速度。

  ……

  ……

  接下来几天时间里,李七安如愿以偿拿到了保险公司投保的大额汇款。

  拿到这份用李雨雨换来的汇款单,捏在手里是无比的沉重。

  通知殡仪馆,将妹妹尸体火化后,曾经扎着两根小辫子摇来摇去,总爱和李七安耍嘴皮子理论的妹妹,最终被撞进一个刻着灿黄色花边纹的骨灰罐里。

  李七安两手稳稳端着骨灰罐,站在风雪交加的江城大街上,冷得嘴唇发紫头皮发麻,身体瑟瑟发抖。

  2099年2月20号,自西伯利亚大平原袭来一轮冷风入境。

  掠过边陲小城,江城。

  江城像躲在在华夏东南平原上的一棵孤树,脆弱又顽强的苦苦支撑。

  江城不大不小,人口区区两三百万,却是国家重要的文化发展城市,有重要的战略地位,在这几百万人中,李七安只是普通的一位。

  有人比他更惨,有人身残志坚。

  他很庆幸自己四肢健全,起码还活着。

  从殡仪馆出来后,一边端着骨灰罐,一边怀揣沉重的心,李七安第一时间没有回到贫民窟,而是冒着大雪走到江城旁的一座枫叶林山。

  这里本来要打造成一处旅游景区,再搞点‘震惊!边陲小城江城出现灭绝生物’等某某新闻,借着网络爆炸式的传播速度迅速走红,吸引游客以拉动整个江城的GDP。

  想法虽然好,但只停留在了想法这个层次。

  施工方准备大展拳脚到一半,江城市政府就叫停了工程,资金发不下来,项目只能暂时搁浅了。

  谁知道一搁浅就是数十年。

  为这件事还闹了一场笑话,曾经知道红枫树山要开发,山上耍小聪明的住户纷纷开田建房,想借此大发拆迁款赔偿金。

  没想到最后计划泡汤了,白白花了本金,哭着吵着到市政府门口去闹。

  红枫树山没有被现代文明破坏,变成了一处景区。

  李七安去往红枫树山的舒服而崎岖陡峭雪路上。

  和妹妹一起,和上次一样和不同的是。

  她的年龄永远定格了,上次十五岁,这次妹妹还是十五岁。

  上次她蹦蹦跳跳,这次只能委屈在小小的骨灰罐里。

  上山的路被大雪覆盖,像一条盘踞的巨龙,懒惰的包裹着一颗巨大的蛋,形成一段遥远孤寂的路途。

  李雨雨说过她很喜欢红枫树,冬季看不到,但李七安还是决定把骨灰撒在这里,这样一来等秋天来临,就能再从吹着乘红枫起。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隔壁姐姐也埋在这里。

  李七安心想,李雨雨知道自己能和隔壁姐姐在一块,估计会很开心。

  很快,就攀爬到山顶。

  “呜呜呜--”

  旋绕在山里的风撕裂着空气,发出震耳欲聋的呜咽声音,极像某种怪物在嚎叫。

  李七安今天特意多穿了几件衣服,还是冻得他‘身不由己’,本想着从《战争史诗》里摘抄过的那几句悲壮煽情语录可以派上用场,低头再默哀一会。

  现在愣在没有那个可能了。

  但把骨灰撒向半空,混在风雪中飘走,他还是沉默了。

  “以后,你就可以摆脱我这个不称职的唠叨哥哥了。”李七安嘿嘿一笑,涌向鼻腔里的辛酸难受的要命。

  下山的路上极为漫长。

  雪越下越大,有种才刚刚入冬的错觉,李七安真想骂天。

  这特么都快三月了,就算全球进入末冰川期,也不至于在南方小城连下了三个月的连绵大雪。

  拖着满是落雪的身体,回到家后的李七安被冻成一个雪人。

  他有点搞不懂,既然自己也拥有特殊能力,为什么连这点降温都怕?

  不是应该不惧冰天雪地,不惧刀山火海吗?

  毫无杀伤性质的能力,和他这个人一样衰,让李七安高瞻远瞩,竟然想到日后加入超自然学院的样子,越想越窘迫。

  头疼……

  回到贫民窟,李七安就开始收拾东西,接下来的几天边收拾东西,边给诺克萨斯学院接待老师拨打电话,同时练习自己拥有的超凡能力。

  几天下来他的超凡能力已经能熟练的施展,只要闭上眼睛集中精力,凝聚的金光流线就越多,发生过的事情就能看得更久、更加清晰。

  类似上帝之眼的特殊能力,不仅可以追溯过去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

  还能追溯周围发生过的一切。

  李七安借用这个能力,看到几天前发生过的事情,在楼下有一个老头,半夜不睡觉悄咪咪来到儿媳妇房间门口,借着一条缝隙鬼鬼祟祟的偷看。

  遗憾的是,学院接待办老师的电话一直打不通。

  连发过去的

  ……

  某一日,李七安一如既往去帮隔壁姐姐打扫房间。

  虽然隔壁姐姐她人不在了,但自妹妹走后,李七安性情大变,更热衷于当个扫地保姆这件事情。

  刚熟练打开门,就看到一个慈祥的老婆婆。

  “您是?”李七安有点懵,还以为是某些网上叙述的,不要脸占别人房子住、倚老卖老的老人。

  “小伙子,我们的站位是不是反了?”老婆婆笑了笑,额头皱如鱼纹,“我姓聂,是这间房子主人的母亲,我就倚老卖老一次,你可以叫我聂奶奶。”

  “哦……”李七安玩偶似的点了点头。

  其实他从来没听说过,更悲哀的说法是他和隔壁姐姐并没有熟到交心的地步。

  李七安咧着一张大嘴的表情,刚想提起扫帚撮箕解释一番,忽然兜里的手机震动了。

  这是他去年的省吃俭用攒下来,忍痛花了一百多块买的二手山寨国产机。

  一条醒目的信息出现在消息栏:

  亲爱的申请者,您好!

  很高兴收到你的申请,本学院秉持教育树人的理念……

  但很遗憾的通知您,您未通过本次申请。

  ……

  还没看到结尾,李七安的心已经凉了一半。

  不出所料,李七安你真是个又蠢又衰的小孩,就这么结束了吗?

  还没申请入学,咨询都没咨询就被拒绝。

  “小伙子,你要说什么?”老太婆皱眉问道。

  李七安牵强一笑,摇了摇头:“没什么,我走错房间了。”

  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房间,一直自称无师自通阿Q精神的他,第一次感觉如此无能为力,李七安把下巴埋进膝盖,什么都不想干,在沙发上蜷缩成一团。

  其实李七安的人生够惨了,但不服输的他偏偏一次次被命运捉弄。

  这一次真的没力气去反抗命运了。

  李七安还在悲哀的时候,忽然打来一通从露西亚的电话。

  他看了眼,下意识以为是境外诈骗电话,正要挂断。

  可还是接了。

  毕竟现在他足够孤独,没有愿意理会他,哦不,骗子也许愿意。

  “喂!你好,请问你是李七安先生吗?我是诺克萨斯招生办的老师,你可以叫我帕克老师,很高兴你通过申请,本周将会安排你参加面试考试……”

  听着电话里带着外国腔的普通话,李七安瞬间懵了。

  他拍了拍脑袋,有个问题冒了出来。

  我都没申请过,怎么就一下子就通过了,这种学院还有入学考试?

  李七安突然觉得有点头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