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前方华夏,请诸神止步 > 第二十五章:刺身

第二十五章:刺身


  帕克情不自禁按住自己的额头,他大概是想搞清楚还有什么事情比这更糟糕的,但仔细想想……学院发生的糟心事还算少吗?

  其实从最初进入学院开始,帕克就不知道他到底是来干什么。

  屠杀神明留在人间的余孽?

  肃清危害人族的威胁?

  还是掺杂在各国间政治斗争的一颗左右摇摆棋子?

  他自加入执行部以来,参加过大大小小几十场任务,去过世界上四大洲亚欧非美近十个国家,但却从来没亲自见过所谓真正意义上的神明。

  摆在学院培养基里的那具神明胚胎,是神明幼体吗?

  帕克觉得那不是,祂不过是充满诡异力量的异性胚胎。

  学生不是小孩子,学院也不是哄骗小孩子的大人,神明的概念在学院的教学过程中,一直以一种笼统的讲义解释着。

  以至于学院成立近千年,还无法彻底讲明神明。

  曾经拥有高度文化,其自带天生血脉优势,拥有强大的超自然能力,这样的‘祂们’怎么会灭亡。

  任谁都不会相信,这就好比二十一年以前你在老巷网吧里孜孜不倦的ban英雄,旁边刚开机器的兄弟吐着烟圈,大言不惭的说,brothers,听说你们国外开发lol的公司要出手游了?

  在移动终端上搓钢化膜,甩上快乐风男,是从小在华夏帝都巷子长大的帕克,一直心心念念的事情。

  谁又相信,这个举止优雅,开口必定露馅,拥有高贵欧洲血统的男人,天赋实力不俗的大二学员,是个土生土长的华夏老外。

  但他始终坚信,不传谣、不信谣。

  帕克面无表情的站在夹板上,雨水噼里啪啦肆意砸在黑伞上,他此时不想多说一句话。

  船底传来湖水啪啦啪啦的拍打声音,黑暗中的格林佝偻身躯,像黔南山的灵猴般戏谑身影,灵巧背着大块头爬了上来。

  扑通一声,人鱼的身躯被他丢在夹板上,溅起的血浆沾在裤腿上,帕克忽然问:“你享用的时候,不会瘆的慌吗?”

  格林撩起衬衣抹了抹脸上的水,嬉皮笑脸说,“当你身世凄惨,失去希望,你会对一个满身怀着罪恶的人怀有善意吗?”

  当然,格林身世并不凄惨,相反他出身发达的资本主义强国,身世显赫,追求诺克萨斯的一个女孩子,特地包下一艘游艇,上面摆上横幅‘***我格林喜欢你,答应和我共度余生,在场所有人的月生活费,由我包了’,这样的光辉事迹。

  当真是万恶的资本家……

  “对了,我觉得自己今晚有必要花费点时间,研究研究自己心心念念的生鱼刺身,搭配一点柠檬汁,简直就是人间美味!”格林眼神冒光,拖着人鱼往另一边走说,“你愣在雨里不走,是准备给我清扫战场吗?真是太麻烦了,我格林无以为报,那真的是太感谢你了。”

  “死变态。”帕克紧紧咬牙。

  这个世界远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疯狂,人生有时候也很出人意料,还好是超凡者,要是换作普通人,准把格林的大名放在嘴边,日日夜夜和口臭亲密接触。

  帕克转头,看向大雨滂沱的湖面,细密的雨滴像针一样扎得镜面凹凸,漆黑的极深处,一大群黑影在游动。

  “在超凡者的世界里,没有对与错,只有强与弱。”帕克把白手套丢进湖里,头也没回转身离开,“强者即真理。”

  这个世界教会了帕克一个道理:神明飘渺遥远,但只要你足够强大,你就是属于自己的神明。

  湖面上安静了片刻,随后突然溅起无数水花,一张张锋利獠牙撕扯、翻转,不同于非洲尼罗鳄的死亡翻滚,这是一瞬间的事情。

  白手套顷刻之间化为碎片。

  那是弱者无能的愤怒,祂们在咆哮,一次次为失去同胞后无能的咆哮。

  一想到明天那家伙端着一盘刺身,骄傲的介绍声称一生骄傲之作,帕克就胃口全无,胃酸翻江倒海。

  “超凡者才是真正的怪物。”帕克呢喃细语,在叙述。

  ……

  ……

  一把锋利的刀,深深刺进胸膛,那张诡异的脸狰狞起来,发出能刺破耳膜的声音,胸膛仿佛要炸裂。

  拼尽全力在案板挣扎,浑身满是暴起的青筋。

  拼命的嘶吼声,贯穿李七安的脑海,他猛然从床上坐起来,额头、后背冒着大汗,双目欲裂的盯着前方。

  大口大口的喘大气。

  “原来只是个噩梦。”李七安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

  吊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自从妹妹死后,远离自己的国家,来到遥远陌生的学院求学,这一路旅途上,他做了无数个噩梦。

  李七安见怪不怪。

  有时候他也会去思考,这或许和自己的超凡力量有关:追溯过去的画面,难道梦里的事情发生过?

  那真是太恐怖了。

  李七安抹了把脸,好让自己清醒一点,他转过头时,不轻易瞥见,透过小房间的方块小窗,有一缕通透的光束射了进来,天气阳光明媚,湖面蔚蓝清新。

  他还是有点害怕的,对自己未来迷茫的恐惧,今天是个好天气,帕克师哥说马上就要到达诺克萨斯了。

  最开始的时候,通常是最痛苦的。李七安想,他新的旅程就要开始了,一场延续旧记忆展开的新人生。

  苦于身体需求,李七安心不甘情不愿从床上爬起来,发现气温似乎相对于昨天上升了不少,来到餐厅觅食。

  “早上好,爱因斯‘李’先生。”可莉认真地说。

  李七安披头乱发,眼神惺忪的慢悠悠爬到船内餐厅,就撞见比自己好不到哪去,蓬松着头发的可莉。

  他注意到她手里端着的一碟生鱼片,眼神微微一动。

  “格林先生秘制,堪比RB餐饮界顶级厨师水平,你当然知道,RB的生鱼刺身世界闻名。”可莉微微举起说。

  李七安翻白眼,嘟嚷说:“原来是小日子过的不错的……”

  “好啦,赶紧坐下来,格林大厨可不喜欢这样,那是对他厨艺的不尊重,万一他估计给你缺盐少油,那就有得你受的。”可莉找个位置坐下来戏笑说。

  李七安跟着坐下来,心想外国人总不能这么小气鬼吧?

  帕克的身影从旁边走来,满满的笑意,跟着坐了下来,“早上好先生们女士们,看来你们精神不错,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我们今天就能抵达学院了。”

  “当然,这主要是给你说的。”帕克拍了拍他的肩膀,有意无意的笑。

  笑容中不怀好意,李七安苦笑回应。

  或许诺克萨斯学院,是座建立在孤岛上的‘监狱’,让学生们瑟瑟发抖,心生恨意,才至于让每个人对其敬而远之。

  他不知道这一届新生,有没有和他一样的迷茫。

  “你们早,人都齐了,我特意给你们三个准备的刺身,滴了柠檬汁水,口感细腻,尝一尝吧。”格林穿着一身厨师装,端着一小碟精致的生鱼片走来。

  清新的柠檬汁水混着鲜鱼的嫩,刺激鼻尖。

  “你真是个变态……”暗中,帕克呆呆的骂了出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