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前方华夏,请诸神止步 > 第四十章:水尸(4)

第四十章:水尸(4)


  每个超凡者在成长变得足够强大之前,都经历过迷茫阶段,他们会去辩证性思考自己赖以生存的世界,怀疑神明的真实性,唯独不会怀疑的,只有行走都市的神明污秽,一个个杀人的恶魔。

  他们曾经举起屠刀登上战场,和污秽战斗,纵使伤得遍体鳞伤,浑身鲜血淋漓,仍然凭借强大意志力殊死搏斗。

  超凡者们前仆后继,犹如刻印在血脉中的使命,继承历代肃神的遗志,执行矛盾而又必不可少的事情:明明体内存在神明的血统,却又要阻止神明的苏醒,华夏上古传说中,颛顼斩断天梯,隔绝人神,遗落人间的神明一类造福四方,一类恶臭满盈……

  超凡者在时代长河中,体内血统逐渐低于百分之五十,侥幸保留下超脱自然的超凡力量,但消磨了神性,有了人的多愁善感,在血统隐性的情况下和人类并无一二,人类分不清神明好坏,借着维护社会秩序的名义,‘屠神’的各大家族趁机拉拢力量,培养他们的后代,占据领导地位。

  正义总是标杆自己,行苟且之事。

  水尸,一群没有思想的污秽,古铜色钢铁般的皮肤,如其名前缀样生活在冰冷水中,隐秘在阴冷潮湿的环境,守护古代颇有社会身份地位的超凡者墓穴,误闯入之前,一般情况下不会主动攻击人类。

  祂们一般不会出现,可一但出现,预示对闯入者的最终惩戒。

  卡捷琳四肢无力,一只、二只、三只……无数只水尸拖住她的双脚,拖进漩涡中,拉进深渊,强大的窒息感和压迫感袭来,仿佛宣告死亡降临。

  大片黑压压的水尸涌来,死神的镰刀钳住了她。

  死尸不是生物,是神明的污秽,是邪恶超凡者的廉价傀儡,不像人类有痛觉、会恐惧、会退缩。

  望着队友离开是非之地,身影越来越远,淡出视野范围,她逐渐听不清耳麦里,视线逐渐模糊。

  卡捷琳似乎预料到了这一切,嘴角翘起一个浅浅的微笑,水下作业巨大的体力消耗和石像的对弈,令她再也无力反抗,仍由身躯下坠,一点点被黑暗吞没。

  卡捷琳伸出手指,触摸一个水泡,水泡瞬间炸开,化为泡影。

  “父亲,我累了,屠神的重任,看来我是无法继承了”最后一刻她想到了面容刻板的男人,卡捷琳难受的笑了,低声喃喃。

  黑暗渐渐浓郁,张开血盆大口,欲将她包裹住。

  “女儿,你别怪爸爸狠心,家族复兴的重任压在你的肩膀上……”

  “卡捷琳,学院指挥部派你参与这次行动,校长很好你……”

  “沙尘暴来了,你身为小组领袖要保护好队友们……”

  “学姐,救救我……”

  一道道回忆在脑海一闪而过,似流光泡影的陨石,顷刻间滑过,潜水服里异常冰冷,凝结出冰霜,卡捷琳脸白如死人,嘴唇发紫,牙齿打颤,她感觉有一颗眼泪滑过脸颊,冰冰凉凉的。

  水底的温度太低,极深处甚至冻结成冰,寒意袭来。

  据说在人死去那一刻,会出现回光返照,脑子想很多东西,回忆这一辈子所发生过的一切,反思自己的后悔和不甘:卡捷琳貌似正在经历。

  她也是普通人,大多数超凡者一样怕死,懂得畏惧,死亡面前众生平等,但学会了隐忍,学会了承受。

  在传承古老的屠神家族,她是父亲引起为傲的天才魔女。

  在人才济济的诺克萨斯,她是学业优异的好学生。

  家族管理、超凡术学习,卡捷琳一样没落下,树立起一个天才的人设,活在巨大的包袱下。

  这样的生活很累很累。

  “嘿!我真傻,明知一己之力无法窥探神明的力量,却还义无反顾深入,和哥哥一样,落得死无全尸。”卡捷琳闭上眼睛,鼻腔涌上一阵酸楚。

  她有个哥哥,他大概已经死了。

  他也是个天才,如冷酷的吸血鬼德古拉伯爵,目中无人高高在上,在家族屠杀神明污秽的行动中,彻底消失不见没了音讯,所有人都判定他的死讯。

  卡捷琳感觉好冷,她蜷缩着,头顶照射灯剩余电量所剩无几,光芒微弱,最后一眼看到自己被水尸拖入漩涡深渊,无处水泡从地部冒上来,这里反倒没有上面那般翻江倒海,那和地下泉模样相近的出冒处生长水草,有几个东倒西歪的石碑,上面刻着歪歪扭扭的字,像神文。

  “神……神文,隐藏在楼兰古城下的秘密,一座神明祭坛的遗址,藏着关于某位神明的记载,或许只是神明的信徒,忠诚的追随者,可我费尽千辛万苦找不到,甚至要付出生命的代价,现在就在我眼前,我却触碰不了,可笑……”

  但她费尽最后一点力气努力睁开眼眸,一阵巨大的眩晕感袭击脑海,意识彻底模糊不清,一丁点力气都没有了,眼皮还是无力挣扎,垂落下去。

  差一点,

  明明就差一点,她就能触碰到那些石碑,记载这位神明的石碑,

  那么近,同时又那么遥远。

  她不甘心!

  卡捷琳试图伸出的手,在命运面前不甘一击,也随之垂落。

  高傲的超凡者在这一刻崩溃了,她甚至无法令超凡降临。

  超凡体术,阴阳计谋,人际关系,这一刻没有一点用处。

  她只剩下对屠神的热爱,随手臂的垂落而垂落。

  判定一个人是否死亡,不是看他的尸体有没有死亡证明,不是看他心脏有没有停止跳动,不是看他有没有被火化装进小盒子里,也不是看他有没有拿到一块小小的、不起眼的墓碑、一大块一大块的泥土撒上去,小盒子里黑漆漆的。

  心死了,忘记和被忘记同时进行,世界上已经没有存在的意思,没有人会记住他,那个人就真的死亡。

  黑暗和寒冷在这一瞬间将卡捷琳整个人吞噬,没有一寸皮肤保留体温,强大的水压镇压在她身上,昏迷几分钟后,原先一切微不足道的危险都足以将她拖入地狱。

  头顶照射灯的光束象征性闪了几下,彻彻底底暗淡无光。

  水尸似豺狼虎豹,黑压压一大群扑上来,要把她的‘尸体’撕碎,连同骨头带渣都不留一丝一毫。

  水体中忽然无数道密集快速的水流线出现,大片水尸顷刻爆炸,肮脏和不堪染遍水底,浑浊且不堪入目。

  “我想你们应该学学绅士礼仪,放弃粗鲁的行为,学学该怎么对待女孩子才好。”云辰说,“当然,不是跟我学,我送你们归西,去跟上帝学。”

  他逆着漩涡游过来,举起两把手枪,双枪齐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