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前方华夏,请诸神止步 > 第四十二章:神明的预言(2)

第四十二章:神明的预言(2)


  一场史无前例的百年特大级沙尘暴,以摧枯拉朽的恐怖威能,席卷华夏绵延数千里的西北大漠。

  天空是暗黄色的,被飓风卷起几千米高的黄沙被迫充当上染料的活,在天的幕布上尽情挥洒。

  沙尘暴以每秒几百米的速度推来,由远至近扩大。

  呼啸的肆虐风声在哀嚎,痛述通报即将到来的灾难,那恒古在天穹,恢宏的巨型黄色幕布遮天蔽日。

  呈现一副末日般的危机世界景象。

  当地气象局在最后一刻发出警告,警示所有滞留在古楼兰土地上的一意孤行者们,需以最快的速度离开。

  这是在想要生命安全的情况下,对于那些冒险的探险家们,骨子又犟又硬,气象局通知一次算是仁至义尽。

  在沙尘暴还未袭来的古楼兰遗址上,一处戈壁怪石嶙峋地界上,一辆经过特殊改造,各项指标远超民用的战地越野车,用于神控局执行捕捉污秽物,停在零稀的沙漠戈壁。

  距离此地不远处的地底,就是巨大的千年墓穴,诺克萨斯勘测小队,神控局行动营救的地方。

  据说夜如明传回的消息称,那个地方很深,并不是普通的楼兰贵族墓,隐藏在墓穴下的,足有上百米的地底洞穴和湍急的,一座浩大神秘的祭坛。

  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带上那个脾气古怪的少年一样,好像还是局长亲口下达的命令,行动遇到了点困难。

  局长派他来接应夜如明组成的营救小队,已经到了约定的时间,沙尘暴很快就会摧毁碾压过的大地,目前连他们的影儿也没看到。

  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任务困难难道不会放弃吗?

  非要折腾自己死去活来,到头来足篮打水一场空才好?

  他打心里觉得神控局并没有那么伟大,超凡者也和普通上班族一样,他也没有所谓的信仰,执行任务到了生命垂危的地步,他很不能理解。

  在极端情况下,这辆车能装乘十几人,行驶恶劣环境更是不在话下。

  战地越野车停在地表裸露的古楼兰城遗址中,透过江南厂造的钢化玻璃,外界环境一清二楚尽收眼底,驾驶室的窗降了一半。

  外面风好大。

  即便临近深渊,可黎夜没有选择临阵脱逃,他习惯了在死亡边缘游戏。如果他走了,可能救活一个人,也可能死亡十几个人,但不论怎样他都不会有愧疚。

  这是个危险的特殊行业,行走刀尖,利己利人纯属个人行为,黎夜走了也不过分。

  黎夜望着窗外发呆。

  他前天刚洗的车,现在车窗上落满沙子和灰尘,入眼都是黄蒙蒙一片。

  几个小时还是朗朗乾坤,前他从市区出发,凭借神控局成员的身份成功进入古楼兰遗址,在车子内一会儿,天穹暗黄的部分从边缘推过来,天空和大地在几分钟内被由海量沙子组成的巨大沙尘暴遮住天客气,黑了下来。咆哮的风撕裂,响彻天地的风一阵阵吹来,和历历在目的世界末日场景背道相驰,反倒多了几分宁静祥和,多么像‘暴风雨’来临前。

  古楼兰遗址上怪石嶙峋,沙尘暴席卷前四周已经乱糟糟的。这里是华夏的保护地区,一般人不允许进入,即便作为景区观赏,藏匿了大量未挖掘出来的数千年人文遗址,门票也不是一般人拿可以拿到。戈壁上飞沙走石,原先有一些人,气象局发布通告后,走得一干二净,那些惜命的人唯恐不幸撞头,像无头苍蝇四处乱转。

  所有人都走了,空旷的荒野戈壁上空荡荡的,零零碎碎的遗址像捍卫都城的士兵,守护最后一丝荣光。

  莫名觉得有点悲凉。

  广袤无垠的戈壁只剩下他一个人,车子和他孤立无援,沙尘暴近在迟尺,黑得像深夜,他本该早就离开的。

  车门紧闭,车窗半敞开,风很大参杂微微的凉意,远处阴沉的巨大降落物,像雨也像狂霸的冰雹。

  沙尘暴对于人类是灾难,对于大自然是一场洗心革面的馈赠。

  他忽然想起那首诗“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沙尘暴真快,气象局的预警好不容易准了一次。”他喃喃自语,摇上了车窗后,耳边轰炸的声音骤然消停,掏出手机拨打了局长号码,打开免提。

  他和夜如明的联系已经中断,只能联系局长了。

  局长似乎很忙,嘟嘟嘟的声音响了很久后才接通,“是黎夜吧?我和夜如明他们的联系中断了很久,才刚刚连接上,他们已经出来了,营救任务基本上完成,你再等一会,千万不要中途离开,不会有事的,百年不见的特大级沙尘暴,毁灭性强大,不过我想我们的战地越野车可以承受的住,就这样,我继续和他们联系,你时刻迎接他们。行,先挂了。”局长说的很急,语气挺缓和的挂掉了电话。

  平常局长是个一言不苟的人,不过没有身为高位者的严肃,倒像个碎碎念念等你安全回家的长辈。

  只有在正规场合时间,才会板起脸变成神控局局长的身份。

  黎夜收回了手机,表情没有一点变化,他至始至终一言不发,只是看着手机听着声音“嗯嗯”地回答。

  灾难在来临,好像和没有关系。

  其实没什么好担心,局长挺愚蠢的,就算不说他也不会离开自己坚守的岗位。

  车子忽然狠狠震了一下,他抬起头,隔着玻璃看外面的一道树状的闪电劈进沙幕里,雷声撼天。

  紧接着无数道陡峭的雷柱毫无征兆的降下,大地阴沉沉的,一场甘霖噼里啪啦地落了下来,猛烈砸在车顶。

  发出猛烈的抨击声。

  黎夜惊骇的望向外面,雨水渗入沙子里,从车顶上滚下,遍地都是的透明白色小冰球,大片大片。

  雨和冰雹先来了,在沙尘暴之前。车子目前的情况良好,他打开了空调,车内温暖。局长说的没错,车子足以应对恐怖的自然灾害,至少在沙尘暴没有到来之前,不会有任何危险危及他。

  沙尘暴真正来临后,就不一定了。

  隔着窗,雨和冰雹哗啦啦地冲刷大地,水沫四溅,周围有一些不忍重负的遗址随之倒塌,黎夜打开车载音乐,播放一首刀郎的“西海情歌”,他靠在椅子上发呆。

  天黑的很快,像是人为拉上了幕布,漆黑的魅影在天穹移动,巨大沙幕遮住了天空,阴沉沉的。

  黎夜看了眼不远处的墓穴入口,没有人。他忽然有个可怕的想法,所有人都葬送在里面,自己在等待他们不得后,沙尘暴降临后被掩埋在黄沙下,想给父母发条信息。

  不是想念他们,只是告诉一句“这次我可以会死了”。

  他的父母也是超凡者,在他十岁那年华夏冥王现世,和诺克萨斯执行任务,去了国外,飞往全球各地,再也没有回来过,他们把黎夜寄放在神控局,至此之后再没管过他。

  尽管吃穿不愁,每个月账户上都会有一笔不菲的转账。

  放学时他总是最后一个,一个人待在教室等待别人先走,直到教室空荡荡只剩一个人,才离开。

  “我在古楼兰遗址上执行任务,沙尘暴来了,或许我也葬身于此。”黎夜噼里啪啦打下一段文字,心脏扑腾乱跳。

  一秒、两秒、三秒……他抿了抿嘴,脸色苍白无力,没有勇气把短信发出去,沉默了一下把这段话删了。

  他之前发过,没回过。

  或许自己不会死呢?瘫痪在椅子上,黎夜汗流浃背,眼皮直跳打架,整个人几乎都要虚脱了。

  他挣扎的时候,一道涟漪荡开,荡得脑皮子发麻,黎夜猛然惊起,目光望向不远处的墓穴入口,眉头深深皱了起来。

  椎体般的下坠水滴,整一大片荡得支离破碎,四溅开来。

  “有一股神……神明的气息?”黎夜望向那处惊呼。

  遗址周围的风越来越大,无数杂质被吹起来,卷在半空中,雨水猛烈抨击车窗。他忽然意识到,沙尘暴真的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