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前方华夏,请诸神止步 > 第五十二章:旁观(五千字大章)

第五十二章:旁观(五千字大章)


  “真正的屠神?真正的神明不都是呼风唤雨无所不能,没有什么现代热武器,那他们能应付的了吗?”自身难保的李七安莫名担心起别人。

  这个层次已经超乎他的理解,但他还是想说些不着边的话,平复此时此刻不太平静的内心世界。

  “还好,只是波塞冬的污秽入侵,并不是神明真身,要是真神降临,破坏力不亚于一枚小型亥弹,你完全可以找个地方躺好。”秦佳瑶把两鬓乱发往肩上一搭,一脸笑嘻嘻,“怎么,小师弟你害怕了?”

  “是呀。”李七安露出无奈的苦笑,继而笑容凝固,用低沉肃然的声音讲述,“不过我不知道神明有多恐怖,我也没有见过真正的神明,我只是被迫参与了这个世界的一场闹剧,见识到了超凡降临的残酷。”

  “那一年我还在华夏,被抛弃在江城的小城市,江城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囊括了我整个十八岁,从小被父母抛弃呆在孤儿院的我和同命相连、捡到的妹妹相依为命,跟你掏心窝子,我妹妹长得挺好看,要是……我以前爱和她拌嘴吵架,现在也想和她拌嘴吵架。”

  “你妹妹被人抚养了?”秦佳瑶说。

  “不,她死了。”李七安坦然地笑,颇有些苦涩,同时眼神中流露一抹掩饰极好的杀气,“回家的路上死的,遇到一只喰种,和追逐祂的超凡者,她偏偏活活被怪物打死,那时候我还是个普通人,在喰种下无能为力,失去了视力,甚至连杀害妹妹的真凶是谁都不知道,只能眼睁睁看着她倒在我面前无能为力,后来觉醒了超凡力量,才清楚事情的真相,”他握紧拳头,语气哽咽,“再后来,那个杀害我妹妹的超凡者,送给我叩开诺克萨斯学院大门的资格。”

  “抱歉,提到了你的伤心事。”秦佳瑶忽然一愣。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我已经习惯了,”李七安说,“现在我最想做的,就是亲手杀死那个杀害我妹妹的凶手,不论他是谁!”

  “杀害你妹妹的那个人是谁?”秦佳瑶突然来了兴趣,停下脚步歪头问,“你说说看,让师姐帮你分析分析,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说不定我也认识。”

  李七安嘴巴略张,又好似想起了什么,忽然闭上不谈,如鲠在喉,把到了嘴边的话硬生生咽了回去。

  “有什么话还不能跟师姐说的?”秦佳瑶大大咧咧,一把搂住李七安的肩膀,露出促狭的笑来,“放心,师姐听话左耳进右耳出,不会把你的小秘密泄漏出去,况且我还救了你,你就这么对待救命恩人吗?”

  李七安将信将疑看着她,因为和她靠得太近,加上少年年轻气盛,当一股极好闻的薰衣草香味渗入鼻腔,惹得他满脸通红,像烧烫的铁块,赶忙双手紧紧抱住胸口,好似怕被吃了豆腐,挣脱师姐的怀抱。

  秦佳瑶连忙捂嘴偷笑。

  “瞧你那怂样!”

  “我才不是!”李七安倔犟的反击,闷了会,答非所问,“那个南非新生怎么办,你们不会放任不管,就这么平白无故让别人死了吧?”

  “怎么,你想插手这件事?”

  李七安摇了摇头,不说话。

  “不然呢?”秦佳瑶见他无趣,摆了摆手,“生死无常,这种事情在诺克萨斯时常发生,是每一位屠神者该有的心理准备,再正常不过,他的尸体会被火化装进一个小盒子里,运回他的国家,同时学院会给他的亲属一大笔抚恤金,编个理由,告诉他们他是为了保护人类而死,是位英雄。”

  “那可真惨?”李七安默默在心里嘀咕。

  他其实不是为那位南非新生担心,只是觉得不公,觉得同命相连。想想千里迢迢来到超自然学院求学,还没能功成名就,却死在学院的门口。

  多可悲。

  天空中早已掠过的直升飞机在远处悬浮,只有零星大小,而耳畔边不远处传出各种爆炸式的响声,和漫漫的璀璨炽热光柱直冲天际,光芒一瞬间闪烁这片森林,消散黑夜,颇为震撼炫目。

  剧烈的震动波及四方,强烈的冲击波如大地颤抖,地震袭击。

  微弱的风和冲击波袭来,拂过脸庞,掺着血腥的味道,鹅卵石小道上会有一些新鲜血迹,拂面风倒也有些清凉。

  四周都是起伏的哀嚎声音,和波动的神奇力量。

  天空中的雾气散去了不少,以至于李七安不用像个瞎子,能感受到超凡力量在周围波动的存在。

  “每年的新书入学考试是学院的一大趣事,能见识到各类天才精英的加入,奇奇怪怪的能力也不在少数!”秦佳瑶说,“小师弟快看,是超凡降临耶,像烟花一样在天空炸开了花,真好看。”

  “是挺好看。”李七安哑口无言。

  “那边好像打了起来,我们不需要过去帮忙吗?”看着激烈战斗的森林另一头,李七安不太确定的问。

  “你觉得你过去能帮什么忙?”秦佳瑶眨了眨眼睛。

  这个问题把李七安问倒了,他只得笑而不语。

  “没想到今年的新生考试竟然会以这种形式结束。”秦佳瑶走累了,找到一处疯长满野草和风铃草的空旷土坡上,一屁股坐了下来,她夸张的挥舞手臂振奋说,“也算是一次史无前例,且具有含金量的入学考试,不过小师弟你的表现不尽人意,c级别潜力者中的残次品,在怪物圈的诺克萨斯学院,只能算是中规中矩。”

  “不过恭喜你已经算是通过了入学考试,拥有一名超凡者的合格身份,在全球范围内都承认,正式入学诺克萨斯。”

  两人静坐在长满野草的荒芜土坡上,天际线和山坡脊背隔林相望,坐山观虎斗看一场与污秽的厮杀格斗。

  “那……c级别以后能有多强?”李七安在她旁边坐下来,撑着沉重的脑袋,双手环抱住膝盖。

  “叫姐姐。”秦佳瑶歪过头,浅浅地笑着说。

  “姐姐。”李七安乖乖听话,咬牙清晰一字一顿,“现在能告诉我了吧?”

  “超凡者的潜力意味着未来所能达到的高度。”秦佳瑶挑了挑眉很是得意,真当自己是姐姐,摸了摸他的脑袋,纯纯把他当成了弟弟,调戏式甜甜的笑出两个小酒窝。

  “c级别潜力有限,未来登峰王境已经是极限,因为血统的限制,几乎不可能再往上走,”这个不太正经的师姐卖了个关子,“不过吗,万事皆有可能,凭借后天的努力也不是完全没可能打破前人设定的屏障。”

  “有先例?”原本眼神暗淡的李七安眼前一亮,赶忙追问。

  “这个嘛……我也不太清楚,”秦佳瑶说,“我又不是百科全书,我认知里的超凡强者里,都是天赋异禀的高级别潜力者,这就和中世纪的阶段跨越一样艰难。”

  “你的眼神真暗淡无光,真难看,和那个死掉的南非新生差不多,怎么,听到这个答案很失落?”秦佳瑶说。

  李七安大吃一惊,慌乱到口齿不清,“才……才没有,你怎么会这么想,我才没有你想象中那么脆弱,我其实也没感觉什么失落的,毕竟都在预料之中,这么多年什么苦没吃过,早就习惯了。”

  “真的没有?”秦佳瑶转过头盯他。

  李七安像被看穿心思,心里的秘密一下子曝光,如娇羞的新娘,转过头恨不得钻进地缝里。

  “那你瞎紧张什么,一下子全暴露了,贼喊捉贼吗?果然小师弟就是小师弟,就是很好骗的。”秦佳瑶说,“我骗你的了,天那么黑,我看不到你脸上有没有东西,也看不到你现在是什么表情。”

  李七安顿时脸色涨红,烫得厉害。

  “才……才没有!”他支支吾吾的反驳,理不直气不壮。

  他真笨,明知黑夜里人眼终竭尽,可就是会相信一面之词,却不愿意去动动脑子。李七安环抱膝盖的手裹紧了一些,从底下吹来的风不止血腥,还挺冷的。

  “都快惊蛰了,露西亚的天气还是挺冷,要是我还待在江城的话,最近应该下一阵阵的大雨,春雷一个接一个,响得震天摄地,不热不冷挺凉快,裹紧被窝待家里睡觉最舒服了。”李七安淡淡地说,“你知道华夏神控局的夜如明有多强吗?”

  秦佳瑶愣了一下,被突如其来的问题问住了。在天空炸裂开的璀璨光柱光芒照射下,她看到李七安凝重且肃然的脸。

  “怎么突然问这个,你莫不是和他有仇?”秦佳瑶皱着眉头问,他却闭口不谈,好像从未问过这个问题。

  “其实也不是很强,但顾忌他的身份地位和背景,这个人很难缠。”秦佳瑶感觉自己踢到了一块硬石头,她拔下一簇风铃草在手里玩弄,“他这个人身份挺神秘,不久前空降神控局,在神控局地位颇高,已经仅次于神控局局长林临的人物,如今华夏参与全球超凡降临,以一己之力独扛众地,超凡力量不容小觑,神控局据说还是华夏某位首长的后人,背后力量不容小觑,而且他的实力一直是个迷,据说他曾经实力超越王境,后来因为一些事故才导致的实力跌落。”

  “如果你是找他复仇,那困难还是挺大的。”秦佳瑶不敢确定,又问了一遍,“你的仇人真是他?”

  “这还能有假?”李七安不可思议地大喊道。

  “就是感觉不太可能,”她又一副没心没肺的语气,“他这个人声誉一直挺好,没有听到过关于他的任何黑料丑闻,他曾经还是诺克萨斯的借读生,表现中规中矩,在学院RI晚报对于他这个人的评价挺好,怎么看也不像是会杀害你妹妹的恶人。”

  “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人心难测,更何况是我们超凡者,因为天生血统的原因,性格也难以控制,说不定他以前也是装的,现在暴露本性了也不好说,毕竟超凡者的身份摆在那里。”

  “超凡者的身份?”李七安这个这个词很是刺耳,极具嘲讽性。

  大概是以前他也会相信这个理由吧!可谁让他也是一名超凡者,同样觉醒了超凡降临,偏偏看到了事情的真相,却是那帮弱鸡的力量,不知道能有什么用处,用来检测天气预报吗?可笑至极。

  估计等有一天夜如明执行任务身负重伤,自己才能亲手杀了他为妹妹报仇。

  “那就祝你马到成功,有一天能把刀架仇人脖子上,为你妹妹报仇雪恨。”秦佳瑶忽然站了起来,稀里糊涂往他头上乱插风铃草,心满意足的欣赏自己的杰作,“到时候小师弟你可不要被人打得哭鼻子我。”

  李七安对她无可奈何,只心燃热血,不知道哪根筋抽了,站起来雄赳赳气昂昂地大声喊道:“去他娘的超凡者,去他娘的夜如明,去他娘的c级别潜力者,去他娘的神明,我李七安一刀斩开,都去死吧!”

  话如春雷,仿佛积压了他所有的情绪,一下子全部倾倒,呐喊咆哮声俨然盖过了四周其他嘈杂声。

  秦佳瑶离谱的点了点头,眨了眨眼睛。

  忽然前方土坡下一大片风铃草晃动了一下,几个黑影缓缓走来,李七安被吓了一跳,差点没被噎死。

  “是……是谁?”李七安探头探脑地朝那头问。

  气氛一下子紧张了起来,直到几束光柱射来,照耀这片漆黑之地,几个身着校服配枪的学员走来,血腥味很大,呛得他难受。这里面大约有十几个人。

  其中几人李七安认识,有熟悉的可莉和帕克师哥,还有他那个始终面无表情,冰块脸一样的室友。

  春天的草坪上很凉,风也凉飕飕的,被那么一吹,李七安尴尬癌都犯上,脊背到脚跟乱颤,浑身起鸡皮疙瘩,哆嗦了一下,他恨不得找一条地缝钻进去。

  秦佳瑶站了起来,抱着胳膊傻笑,“你们都听清楚了,刚才是这个小师弟喊了,可不是我。”

  李七安瞪了他一眼,眼神都能杀人了。

  “怎么,肃清所有污秽了?”站在土坡上,秦佳瑶居高临下,甩着风铃草笑嘻嘻地说,“不愧是黑衣会的会长,效率真快。”

  “小师弟,给你介绍一下,这是……”

  秦佳瑶话还没说完,赶忙被李七安拉到一旁,小声地说。

  “他是我室友,撒旦,我和他算是认识过了,在华夏帝都的时候我就认识了可莉和帕克师哥。”

  站在最前面的撒旦像个威严君主,打断他们的对话,淡淡地笑问,“怎么,所有人都在拼命肃清污秽,你跑来这里和小师弟打情骂俏幽会?”

  “瞎说,我只是保护小师弟,带他来这里躲一躲。”秦佳瑶说,“你们肃清完污秽,没事跑来我这干嘛?该通知后勤人员清扫战场了,要是矮松森林里的污秽尸体腐烂,散发出大量沼气,变成一处沼泽可不好。”

  “炽天使的人要是都像你一样要强,别和黑衣会斗了,不如早点升白旗算了,走了。”撒旦转身,“对了,顺便通知你一件事,坦丁教授的原话:请学院所有B级潜力者,迅速前往拜神殿汇合,有要事通知。”

  “什么事情要大晚上通知?”

  “不知道,你去了就知道了,”撒旦越走越远,如泥牛入海逐渐模糊在黑暗中,漫不经心地喊,“好心提醒你,认真对待,应该是要去西伯利亚出任务。”

  “搞得谁没认真过一样,”秦佳瑶拍了拍手上的灰,心情大好,蹦蹦跳跳朝一个方向小跑,调皮的朝李七安回头眨半边眼睛,“走咯小师弟!”

  她消失在黑幕里,好像一个天使即将离开,给李七安一种恍惚的错觉,仿佛她从没来过的错觉。

  “走吧小师弟,人都走远了还看呢,还愣在原地干什么。”可莉笑嘻嘻地说,“怎么,舍不得人走?师弟你可以啊!刚来学院就勾搭上了炽天使首领的秦佳瑶,真有你的。”

  “什么,你不要乱讲好不好!简直就是在污蔑我。”李七安赶紧解释,“帕克师哥你看看她,我只是被秦师姐救了,才和她待一块的!”

  可莉耸了耸肩,和帕克对视一笑,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

  李七安懒得和她计较,转而问,“你怎么不跟他一起去什么拜神殿?”

  “那是坦丁教授通知高阶级学员才去,我级别还不够,所以这件事和我没有多大关系。”可莉说,“赶紧走吧,矮松森林现在被破坏的不成样子,很难找到出去的路,送你出去后我还要赶去吃宵夜呢!”

  你怎么就知道吃是猪吗?真不知道学院当初是不是抽风了,怎么派你来华夏执行任务的。李七安在心里想。

  接下来的一段路,几人陷入了沉默。李七安跟着可莉一等走出矮松森林的小道,一路触目惊心的遍地尸骸,各种内脏纷飞,血腥味令人作呕。

  直到他们走到满是高耸的围墙前,即将分别时,李七安问了一个问题。

  “刚才我无意间,是不小心听到的啊!就是听到他们要去西伯利亚执行任务?”

  “没错,这不是什么神秘,西伯利亚的屠神任务。”可莉转过身说,“不止是他们,倒时连你也要去。”

  “我也要去?”李七安顿时诧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