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前方华夏,请诸神止步 > 第五十三章:降临

第五十三章:降临


  “开什么国际玩笑,我只是一名资历平平的刚入学新生,”李七安乍舌,耸了耸肩满不在乎,“再说了,这种事情怎么轮得到我,我只是一个区区c级潜力者,你也看到了,刚才有污秽入侵,我避之不及,更不要说去面对更强大的神明,去打败祂们,况且就算我想去也没有资格,谁爱去谁去,我可没那本事。”

  “那不一样……”

  可莉着急想解释,三人走到了一处岔路口,帕克率先开口。

  “已经脱离矮松森林了,我还有功课要去一趟图书馆,我就不陪你们走了。”

  他前脚刚要迈开,被李七安喊住了。

  “等一下帕克师哥,你说的图书馆位置在哪里?”

  帕克转身愣了一下,表情有些不太确定,小声地问:“你问图书馆?”

  “嗯嗯。”李七安认真地点了点头,“诺克萨斯是一所超自然学院,那图书馆里的书籍肯定和别的大学不太一样吧?”

  “是不太一样,”帕克疑惑,“图书馆和别的大学不太一样,由于学院性质的特殊性,我们学习的专业也不太一样,主要围绕神明开展教学研学,诺克萨斯主要以实践为主,时间比较充裕,业余时间去图书馆学习大有裨益,不过……”

  “你才刚刚入学,去图书馆干嘛?”帕克犹豫了一下,说出心里的疑惑,“现在你应该用不到吧?”

  “没什么,就是有点好奇。”李七安低下头若有所思,笑容很自然,像是如获至宝,又像拨开云雾,“我们华夏有未雨绸缪的传统……”

  帕克不懂他话里的意思,认同般点了点头:“你要去的话可以让可莉带你去,她和你住的地方很近,都在同一栋公寓楼。”

  临近时他又给了李七安一个忠告。

  “对了,我看你和撒旦好像认识,注意点那个人。”

  李七安皱眉反驳,“他人挺好的。”

  “别被表面现象所迷惑,”帕克看四下无人,跟见不得人一样,语重心长说,“总之你别跟他走得太近就对了。”

  说话他转身离开,帕克的身影消失在校园稀少路灯照射不到的黑夜中。

  “帕克师兄话里是什么意思?”李七安看着他远去的身影,仔细捉摸不透那话中有何意。

  “就是字面意思,”可莉跳起来打了一下他的头,没好气道,“你能不能别想那么多,他就是提醒你别和撒旦走的太近。”

  “他不是好人?”

  “不是。”

  “那他是个疯子?”

  “也不是。”

  “莫非,他……喜欢男的。”

  李七安打了一个冷颤,吓得鸡皮疙瘩险掉一地。

  “就你?”可莉不屑地讥笑,上下打量起李七安,重点观察腰臀腿,摇了摇头,“我看还是算了吧,假设就算撒旦真喜欢男的,以你的身段姿色,我看也够呛的。”

  “喂喂喂,你往哪儿看,眼神好猥琐。”李七安气不打一处来。

  可莉一愣,随后哈哈大笑,一把大大咧咧搂住李七安的肩膀。

  “走,师姐去食堂吃饭,打了一晚上怪,可恶死我了。”可莉一想到吃的就馋,眼神里冒光,瞬间打起来精神劲。

  “吃,就知道吃,咋不吃死你!”

  “吃死也好,”可莉笑哼道,“像我常年外出执行任务的,宿命就是时时刻刻和神明为敌,随时准备献出生命,不屠尽天下神明就没有停歇的那一天,要是有一天我死了,吃撑死的也这辈子也值了。”

  李七安不可思议的愣了一下,低头踢路边的石头,一时间恍惚了。他忽然觉得学院好安静,可往往越是安静越是危机四伏。

  两人来到食堂,说是食堂,但因为露西亚是传统的欧洲国家,包括建筑和风俗饮食都和欧洲人无疑,其实也就是一间教堂模样的建筑冠上食堂美名。

  老远就能看到教堂上尖尖的一部分,和半轮圆月相交辉映,显得十分古老。

  和国内大多数食堂不同,诺克萨斯的餐厅略显冷清,主要原因是学院教研特殊性,很多人并不在食堂就餐,造就了食堂人少侍者多的局面。

  阔大的实木餐桌上铺上了红色雪白的餐桌布,头顶悬挂敞亮的水晶吊灯,周围有侍者拉动小提琴研究一曲曲古典音乐,浓郁的中世纪欧洲古典气氛扑面袭来。当然,对音乐一窍不通的李七安,对此不能欣赏。

  这服务态度,他能打上满分。

  “怎么又是牛排,一点绿蔬都没有,”看着端上来滋滋冒油的大块牛批,可莉手握银色刀叉的手顿时无力了,开始抱怨起来,“诺克萨斯那么穷了吗?天天净吃这些油腻的东西?”

  一齐端上来的,还有大瓶不知名的酒,两大块硬邦邦的俄式面包,一大银碗鱼子酱和鹅肝,好似不要钱似的。

  看得李七安一阵肉疼。

  “抱歉,食堂只提供这些,”侍者微笑一下便退去,“请慢走,女士先生,我什么需要请随时叫我。”

  可莉狠狠看了她一眼,好似想将所有仇恨转移在侍者身上,拿起刀叉狠狠对待牛排,重重咬下一口,嘴边尽是油渍冒出来。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人家屋檐下,我就暂且低一下头,”可莉干脆拿起牛排啃,端起那瓶酒就喝了起来,“吃啊,你咋不吃?”

  “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我也要去西伯利亚呢?”李七安小咬一口,发现这牛排略微显生,还泛着血丝,叹了一口气心想怎么就不能拿份全熟的给他呢?

  可莉看他一副郁闷的模样,把那块硬面包递了过去,笑嘻嘻道:“你真不知道?”

  “不知道。”李七安摇了摇头。

  “缘由很简单,”可莉囫囵吞枣咽下大口鱼子酱说,“坦丁教授之所以着急所有B级别以上的潜力者,并不是单单只让他们参加西伯利亚的行动,那是远远不够的,而且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只是B级别以上的潜力者拥有更纯粹的神明血统,实力也相对应比其他人更强,西伯利亚不是等闲之地,学院也要在保证大多数学生的生命安全下,让他们作为领队人能更好保护其他人的安全,也是迫不得已。这次屠神行动很重要,整个学院高层都很重视,魏海校长亲自挂牌指挥,联合了华夏神控局成员,所以其他除了A级潜力者和B级潜力者外,C级别也要参与行动。”

  “神控局?”

  听到这三个字眼,李七安猛咳嗽几声,卡在喉咙里的牛肉差点噎死他。

  “怎么了,反应那么激烈。”可莉问。

  “你是说神控局?指的是华夏设立在江城的那个神控局吗?”李七安尤为重视,胡乱拿起纸巾擦嘴边的油渍,“你能跟我讲讲是怎么一回事嘛,摆脱,这对我很重要!”

  “你那么激动干嘛?”可莉显然被他过激反应懵到了,呆呆的愣住,一向吃货的她眨巴着眼睛,甚是好奇茫然皆有,送到嘴里的面包都下不去口。

  “你忘记了,我和神控局那位……”李七安像特务一样缜密,望了眼四周,靠向她小声说话,“有仇啊!”

  “哦~原来神控局有你的仇人啊!”可莉大声说出来。

  吓得李七安胆汁都要渐出来,连忙用手捂住了她的嘴。

  “你小声说话会死啊!”李七安幽怨地像个寡妇,哼哼地说,“小点声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可莉笑得合不拢嘴,疼得捂肚子,险些后仰倒地。

  “小师弟你放心,不会有人在意的,”可莉笑眼弯弯,“神控局远在华夏,你们的那点家仇旧事是不会吹到诺克萨斯来,要不你把报仇帖子发到学院贴吧黑网上,雇几个人咔嚓了那个仇人?”

  “他可不简单,”李七安却半点笑不起来,“你要知道即便按照黑暗森林里,我也不想太过暴露自己的目标,反而惹来不必要的麻烦,你严肃点,给我讲讲这里面倒地怎么回事吧。”

  可莉好不容易镇住了神,看李七安一眼又不知为何噗呲裂开小嘴笑,废了好大劲才缓了过来。

  “抱歉,不是我想笑,是小师弟你太小心了。”可莉说,“其实事情很简单,诺克萨斯学院和华夏有联合互助关系后,联系更加紧密了,有科学家和占卜师在西伯利亚发现异常,可能会有神明降世,消息不小心泄露了出去,引起了巨大的轰动,现在全世界都知道,纷纷要派出名字超凡小队伪装的科考组与科考的名义,参与西伯利亚的屠神行动,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不愿意捅破那层膜,面对各国的压力,露西亚不可以封闭西伯利亚,只能想方设法和华夏合作,华夏则派出了神控局参与此次联合屠神行动,防止其他人抢占神明降临的成果。”

  “我有个问题,屠神行动不是有益于全人类吗?那不是人越多越好,为什么要防止他们呢?”李七安皱眉问。

  可莉摇了摇头,“那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神明降临可不止屠杀掉那么简单,”可莉盯着他的眼睛,倒了一杯酒摇晃把玩,冷笑起来,“可事情往往没有那么简单。”

  “还有什么背后目的?”

  “没错,”可莉说,“欧美超凡组织的目的不单单只是屠神,他们更想分一碗羹,提取神明的基因,神明的基因太强大的,拥有毁天灭地的恐怖威能,我们超凡者的力量就来源于他,一旦被他们掌握了神明基因,改善各种家族性遗传疾病,制造出超级人能,或者克隆神明,对人类都是具有毁灭性的。”

  “便于人类消灭疾病,这难道不是对人类有益处吗?”李七安十分疑惑。

  可莉冷笑,“不过是资本家画的一张大饼,给低阶级的人看罢了,一但这些技术被他们掌握,那么他们会疯狂揽走世界上所有资本,用强大的力量控制住整个世界,到时克隆神明计划降临落地,甚至是人造超凡力量军团,将不再受超凡者的束缚,人类世界将陷入黑暗的统治之中。”

  “人造神……”李七安无意中说出一个词汇,目光呆滞。

  “对!”可莉拍案叫绝,“小师弟总算聪明了一回,就是人造神明,要知道超凡降临人间几千年,而中世纪至今又有何人成神,超凡者划分境界,讲明了我们实则可以以肉体凡胎化身神明,拥有长生和占卜未来的能力,可除了那些无意中消失的强者传说外,又有哪位存活于世变成神明的真实案例呢?毫无疑问人造神明恐怖至极,神明的力量被不法分子掌握,是不可控制的。”

  “既然如此,这次行动那么重要,那我的复仇计划就得暂时搁浅了,”李七安咬了咬牙,凝声道,“本来想在执行任务途中,趁乱了结了夜如明,但现在做不了了,我先留他一条命,等任务结束后,一定要亲手结果他!”

  可莉看他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笑道:“你刚进入诺克萨斯学院,什么也没学到,况且天赋实力那么低,还想着报仇?我看是找死好差不多”

  “据小道消息说,夜如明是本次行动中神控局的领队人,学院方面则是由博古拉教授负责,博古拉教授的实力很强……嗯,所以同样身为领队,夜如明的实力肯定不弱,还有神控局和华夏方面的袒护,除非你能达到无视世俗力量的能力,不然你要想拥有和他正面对抗的实力,还任重道远。”

  可莉的一番话,可谓是点醒了李七安,他如醍醐灌顶,自己因为心切低估了他的实力。

  “去西伯利亚的任务什么时候开始?”李七安猛灌一杯酒,烈酒入喉,差点烧坏了喉咙,咳嗽几声,“什么酒啊,呛死我了。”

  “短暂个把月,久的话这个学期结束了还没开始,科学和占卜的手段也不能百分之百预言神明的具体降临时间!”可莉沉默了两秒后笑道,“温馨提示,你喝的那是伏特加,露西亚特产,酒精度数非常高,你要是酒量不好最少喝一点,这里离公寓有一段距离,醉了我可背不动你。”

  她话说的太慢,没说完李七安已经又举起杯子嘬了几口,脸色微微潮红。

  “你不早说!”李七安气得差点七窍冒火,赶忙试图呕出来。

  胆汁胃酸都差点吐出来了,那酒却如泥牛入海,消失在胃里。

  一切都已经是徒劳。

  他现在只觉得这嘴巴里面带了点小麦的清香,舌尖微微回甜,又有无数爆炸的颗粒在上面爆炸跳舞,莫名有点好喝,又听着古典音乐在耳边环绕,只是脑子晕晕的,整个人醉醺醺的天地旋转。

  “不会喝酒就别喝,逞什么英雄,”可莉嗤笑道,“小师弟你就是逊,才喝了那么一点就醉了。”

  “什么,我超能喝的好不好!”李七安醉醺醺的撑在桌子,倔强的说。

  “听你这么说,你很勇咯?”

  “摆脱,我超勇的好不好,我超会喝的啦!”

  扑通一声,李七安眼神一片恍惚,脑袋重重砸在了木桌上,嘴里一个劲的念叨:什么神控局,什么夜如明,都是一些乌合之众,杀害我妹妹,我就是拼了这条命,也会亲身杀了你,把美好毁灭在你面前,让你也常常悲痛欲绝的滋味……李雨雨……雨雨,哥哥好想你,别走好嘛……哥哥做了……再……再也不和你抢东西了……呜呜呜,你回来吧,哥哥不能失去你。

  平时样子坚强的小师弟,一时趴在桌子上嚎啕大哭,可莉一时竟不知所措,看着他久久说不出话。

  可莉摸了摸他的脑袋,像抚摸弟弟。

  想起了帝都一路以来的重重遭遇,不知道为什么,可莉忽然觉得他好可怜,明明已经家破人亡,还假装很要强的模样,眼睛里明明已经没有一点光,带着仇恨孤身一人远走他乡,就为了最后一点留在人间的希望。

  可莉心咯噔跳了一下很痛,她心痛不已,这一刻她眼睛里要强的小师弟哭得稀里哗啦,她忽然忘记他还是个十多岁的少年,一时觉得小师弟非常非常独孤,又孤独又弱小。

  最后可莉只好扶着他走出食堂,可莉本来就矮他一个头,只能以一种费劲的姿势一瘸一拐把他往公寓楼挪。

  “早知道就不和你来食堂了。”可莉痛苦不已。

  公寓楼离食堂有一段相当才的距离,学院路上很多路灯处于关闭状态,依靠朦胧的月光一点点走。

  还好到半途李七安醒了,虽然还是醉醺醺的,但好歹可莉不用再拖着比他重几十斤的人走。

  李七安身影晃晃悠悠,在无人的黑暗路段乱吼,发疯似大笑。

  “妹……妹妹,你放心好了,哥什么不好,就是爱记仇……嗝~这一点你是清楚的……我……一定会把你亲手……亲手……亲手把杀害你的凶手,血溅刀刃!”

  一旁的可莉哼笑,“喝醉了还爱吹牛。”

  她刚想扶李七安赶快往公寓楼赶,忽然愣在了原地,扭头看去,眼中满是震惊,整个人僵住了一般。

  庞大的气流席卷而来,恐怖的威能轰然爆发,向四周激荡开来,震得尘土飞扬,地面颤抖,泊油路龟裂,可怕的气流冲击十分迅速,不给她一点反应时间,瞬间就把可莉掀翻倒地四五米远。

  此时,正前方,李七安突然做出一个奇怪的动作,朝天仰起头颅,发出撕心裂肺的声吼叫声,一道巨大的炽热光柱从眼睛里冲天而起,在这一瞬之间黑暗黑光芒吞没,如同陷入一片火海。

  光明散发恐怖的超凡力量,突兀的填满四周百米漆黑。

  身披金色铠甲的虚影巨人,在李七安身后一闪而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