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前方华夏,请诸神止步 > 第五十四章:黄金瞳

第五十四章:黄金瞳


  巨大的穹顶尖塔林立,如巍峨石林直刺天宇,反射透彻的光辉,冰冷的月光跟河水一样冷清的撒在上面,建筑有一股哥特式风格韵味,彩色玻璃上刻画圣经里的著名场面,呼之欲出,无疑是古典建筑在现代化冲击下最后的丰碑,拜神殿的教堂结构是学院迁址重建后留下的浪漫。

  莱茵河的风,好似能穿越国家间的隔阂,从遥遥千里袭来。

  拜神殿并不拜神,名称由来已久,具体并不记载在校史里,大致追溯在十五世纪文化复兴前,在学院漫长悠久历史上,虽然大致主线始终秉持屠神理念,但行动准则上并非没有偏差,在学院内划分成以炽天使和黑衣会分庭抗衡的阵营,炽天使讲究‘分善恶,除邪神’,黑衣会则主张‘肃清旧神’的思想,故而以学院为核心辐射在世界范围内的两大阵营斗争中,黑衣会得到了更多人的支持,他们的手已经伸的足够长了。

  大部分阶级权贵希望铲除旧神,制造崭新的时代。

  此时,气氛相当阴郁且怪异,在这样宗教产生的环境下,非但没有任何上帝和天堂的普照,主教的讲台上没有摆上一本厚重的圣经,也没有没有念诵的繁文缛节,反而换成了装订崭新的详细行动计划书,由坦丁教授整理牵头指挥,可见其学院的重视程度。

  这个一头蓬乱发型,头戴绅士礼貌晚服的老头毕业于东莱茵皇家学院,修满北欧占卜术学分,荣获占卜师双博士学位,他其貌不扬,却是在场神明血统纯正的天才们、精英们的导师。

  台下的天才们并非桀骜不驯,他们大部分出生名门望族,从小接受良好的教育,只是在超凡力量的家族中过早肩负起复兴家族的使命,使得他们性格偏执孤傲,没有世人口中傲慢无礼的形象。

  A级潜力者和B级潜力者,囊括了诺克萨斯所有顶尖战力,他们身着昂贵整齐的贵黑校服,在拜神殿的椅子上正襟危坐,两边坐区划分势力。

  一边是以撒旦为首的黑衣会,一边是以秦佳瑶为首的炽天使。

  坦丁教授站在讲台上,顾望在场区区十多人,面色肃然,震起手臂激昂热情的演讲。

  “今天,我们站在这里,站在诺克萨斯学院的土地上!站在饱受阶级政客摧残后异址,由露西亚和华夏联合重建的学院,这块几个世纪为人类屠神事业奋斗,由鲜血和尊严浇灌的土地上,这里是拜神殿,你们黑衣会和炽天使共同建造的地方!”

  “我们的身后,是群英荟萃的诺克萨斯,全球顶级超凡俱乐部,怪物动物园,强者疯人院!”

  “三百多年前,新航路开辟,全球超凡化进程加快,伴随着蒸汽朋克到来,超凡降临的时代来临了,无数旧神遗址降临人间,各国发布通告说是热武器的威力足以摧毁强大的神明,然而神明的强大,只有亲临才能知道。”

  “十几年前,我和博古拉亲自参与八岐大蛇的围剿,当日,战况……惨烈,上百条渔船失踪,几十超凡者遇害,造成的海啸让三十多万人无家可归,造成经济损失超千亿,一介虚伪神明,尚且拥有如此大的毁灭力量,何况我们即将面对真正的神明,潜藏在西伯利亚,隐匿于冰天雪地中的神明。”

  “几个世纪以来,我们以超凡者的血肉之躯,以屠神为目的,默默保护人类数百年,即便我们被世人抛弃,成了孤山上的一支独松!”

  “然而被人抛弃,不理解、不支持,我们应该就此放弃,是选择低下头颅倒向旧神的怀抱,还是向布朗克·杰顿看齐吗?”

  “你们或许会说:坦丁教,我们天生强大,为何不尝试奴役普通人,掌管别人的生命,成为高高在上的阶级。对,那确实令人沉迷,权力和金钱会让人迷失方向,就像新航路开辟时的非法贸易一样。但我告诉你们,尽管你们有时并不情愿,但你们当很多人来自古老的欧洲家族,肩负屠神的使命,使命催使你们必须这么做!”

  “只要世界上一日旧神还未肃清,人类还活在神明威胁的乌云下,我们谈及神明谈及色变,那么我们诺克萨斯就永远存在,我们的学生和教授,就还未达到停歇那一天!”

  “神明的威胁已经降临,十多年了,诺克萨斯已经有十多年没有参与大型行动,当你们许多前辈离开了奋斗一生的事业,我们面对再次席卷的骇浪,刀或许已经锋利,但绝不允许退缩一步,绝不!”

  “你们是超凡者阵营中的佼佼者,在几个月后的行动中,请务必承担起重任,扛起那面沉重的屠神大旗!”

  坦丁教授激扬文字,神情肃穆,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纷纷兴奋击掌,现场响起雷暴声的起伏掌声,如涛涛骇浪。

  讲到精彩之处时,拜神殿忽然猛烈震动了一下,好似遭遇地震即将倒塌,尽情地轰鸣。

  然而从彩色玻璃窗外射进无比璀璨的光,完全掩盖住黑暗和拜神殿里的烛光,顷刻之间只剩金光。

  所有人在一瞬间被强光照射得睁不开眼睛,陷入短暂致盲中。

  饶是拥有强大血统的A级潜力者,抵挡不住那束光柱的威能,也都失盲了。

  这道奇怪光芒不给任何人反应时间,致盲的同时封闭了他们的耳朵,任何视线和声音像噩梦一样在他们的世界里消失,仿佛堕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

  大致过去了四五分钟,他们当中才有人慢慢恢复视力和听觉。

  坦丁教授凭借强大的意志力,睁开眼睛惊醒看到世界的一刻,赶忙率先注意是否有学生伤亡。

  所有人痛苦复苏时,负责清扫拜神殿卫生的实习教师跌跌撞撞冲了进来,神色惊恐。

  “坦……坦丁教授,从西校区冲出一道神秘光柱,”实习教师脸色苍白,战战兢兢,“就是矮松森林的方面,充斥着超凡力量,但太过于纯正了,我怀疑是潜藏的波塞冬出世!”

  “你别着急,”坦丁教授说,“都注意一下你们身边有没有同学身体发生异常,别在拜神殿呆着了,都给我出去。”

  在场许多学员乱作一团,那道神秘光柱的后遗症仍然里令他们身体不适,脑袋昏沉。

  “坦丁教授,要不要再通知执行部前往矮松森林。”撒旦有气无力地问。

  他身体素质极佳,实力潜力悟性更是天才中的天才,但现在也和其他人一样,力气完全被抽空。

  但此时还能使得上力气,除了坦丁教授和另一名教师外,就只有他了。

  所有人撤离到拜神殿外,漆黑的夜空和往常一样无异,显然那神秘出现的光柱消失殆尽,不留半点痕迹。

  拜神殿外墙皮脱落,一些墙面坍塌得不成样子,摆放的火盆崩碎,土壤成了灰烬,绿植枯萎。

  “要不要我现在去通知长老会?”秦佳瑶说。

  “很有可能是入侵的第二波,或者那么强大的力量,是本尊降临了,波塞冬就潜藏在贝加尔湖?”有人惊慌失措。

  坦丁教授看着西校区,苍老的眉头皱成一团。

  “那不是入侵,也不是波塞冬降临,”坦丁转向学生们,“那是有人催动超凡降临发出的力量!”

  “超凡降临?”

  “可……可超凡降临怎么能发出如此恐怖强大的力量,就算是你,坦丁教授,和十年前巅峰时期的博古拉教授,也做不到吧?”

  坦丁教授脸色惨白,凝重说道:“不,那就是超凡降临,空气中还弥漫一股稀薄的气息,那气息一闪而过,正是熟悉的超凡力量,只是气息消失太快,你们实力低感受不到,有人在西校区进行超凡降临。”

  “强大的超凡降临释放的能量汇集成光柱,点燃整片黑夜,恰巧拜神殿离事发地点不远,才影响到了我们,”坦丁教授满头冷汗,“天呐,那力量太恐怖了,是来源于血统上的威压,压得我们在场所有人无法动弹,要么释放超凡降临那人实力不俗,要么天赋绝伦。”

  “撒旦、秦佳瑶,你分别去通知长老会和执行部成员,尽快安排人赶往西校区,剩下的人和我一样,立马赶过去。”

  “只是超凡降临也要兴师动众吗?您不是说不是入侵吗?”

  “正是超凡降临才让我这么兴奋,”坦丁教授眼睛闪闪发光,“入侵都不足以让我如此兴奋,刚才那纯粹的力量释放,血统必定无比精纯,极有可能来源于一名S级潜力者所释放的超凡降临,S级潜力者啊!诺克萨斯上一个S还是在百年之前。”

  “可……可新生入学考试已经结束,并未发型S级潜力者呀?”身为临时监考老师的秦佳瑶很是困惑。

  “你听说过华夏扮猪吃老虎的故事吗?”坦丁教授卖了个关子,“有一头老虎藏进了猪里面,而且他可能不知道自己是老虎,长时间处在猪中间,以为自己也是猪,但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他老虎的身份,改变不了他自身的强大。”

  “您是说……有人的血统的隐性的?”有人恍然大悟,想起曾经一篇超凡者的学术报告,茅舍顿悟。

  超凡者和普通人一样,也分显隐性基因。

  ……

  ……

  ……

  剧烈的疼痛感袭击她的大脑,可莉惊醒,猛地做起,扭头看向李七安,他趴在路边,撑着路坎不断从嘴里呕吐。

  她吃力地撑着地面站了起来,脑子里像扎进几千根针一样刺痛,钻心刺骨般的疼痛让她什么也记不起来,茫然地看向四周。

  奇怪,她怎么什么都想起起来了?

  似乎有一段记忆是空白的,却怎么都想不起来。

  她只感受到空气中奇怪的味道,好像什么烧焦了,一股神秘的威压压得她有点喘不来气,那神圣不可侵犯的气息,一点点残留在空气之中散不去。

  几乎让人窒息。

  可莉大口大口贪婪吸食空气,晃晃悠悠走了过去,拍了拍他肩膀,“小师弟,刚才发生了什么,我怎么突然晕倒,什么也不记得了?”

  “我也不知道,”李七安肠子胆汁都要吐出来了,摆了摆手,“那酒我再也不喝了,现在脑袋还晕晕沉沉,什么也想不起来,醒来的时候喉咙眼睛又干又涩,想吐了不停。”

  此时电话铃象响起,打破两人猜忌,可莉赶忙接通,脸上的表情逐渐凝重。

  “坦丁教授打来的。”可莉转向李七安,一副真相大白的模样,“真相了,他说在西校区出现超凡降临,强大的力量和血统威压使人短暂致盲和失聪,极有可能是S级潜力者,我们就在西校区,可能正处于那股超凡降临的附近,被波及到,然后就啪叽一下失忆了。”

  “而且我感觉自己体内一点力量也没有,根本无法调动超凡降临。”可莉说,“很快会有人赶来西校区,那名神秘的S级潜力者也不是本校人,待会这里会很混乱,我先扶你回公寓楼吧。”

  “也好。”李七安点头。

  等他们回到公寓楼的时候,可莉又折返回西校区。

  李七安看着她遁入黑暗中的身影,嘴角的笑容逐渐消失。

  “你不会真的相信,我记不起来吧?”李七安自言自语。

  确实可莉远去后,让脸上表情开始扭曲。

  李七安弓下身,一边捂住干涩的眼睛,眼睛里渗出鲜血的血液,从五指缝隙流了出来,染满半边脸庞,从他嘴里不断发出撕心裂肺般的惨叫。

  如果此时有人亲眼目睹,一定会误以为公寓楼闹鬼了。

  一直在进入宿舍后,李七安才彻底放下戒心,松了一口气。

  他

  李七安知道撒旦这个室友不在,就去去了撒旦房间找来一些纱布和酒精,他深吸一口气,开始自己动手处理伤口。

  “啊啊啊……”

  过程痛苦无比,疼得李七安抓耳挠腮,浑身如汗洗,硬生生咬碎咬牙的筷子,衣服裤子都被打湿了一遍。

  当他拿起镜子看的时候,镜子差点从手上脱落掉了一地。

  他自己被震惊到了。

  从镜子里面,李七安看到自己的眼眸发生了变化,那漆黑的眼眸质变,竟有一圈淡淡的金线显现。

  李七安咽了一口唾沫,呼吸变得笨重起来。

  黄金瞳?

  他来不及思考这件事情,为了防止撒旦突然闯进来,赶忙收拾旧纱布和酒精,又找来拖把把低落在地板上的血渍擦掉,做完这一切后他安下心,爬上了床。

  不过没有睡,只是坐在床板上。房间里很安静,不开灯有淡淡的寒冷月光照射进来,楼层高度刚刚好,可以看到窗外远处一轮尖塔,跟教堂一样的建筑。

  李七安并不知道那是拜神殿。

  拜神殿上面还是旁边,挂着一口巨大的笨钟,会不定时地敲响,据说是以前科技还未普及,学院面积大,有急事需要着急学生和老师,就敲响那口钟在拜神殿集合。

  清风掺着些许寒月吹进来,骨子里打着寒战,李七安却舍不得关。

  “为什么会变成黄金瞳,我的眼睛到底发生了什么?”

  李七安困惑不已,虽然眼睛上的疼痛还是没有停止,带着灼烧般的炽热感,他试图尝试发掘眼睛的变化,可半天仍没有一点进展,起初是以为眼睛得到了某种特殊能力,可即便注入超凡力量,还是没有变化。

  和以前一样,还是只能看呀……

  不过还是被李七安敏锐的发现了异常,他打开灯拿镜子观察时,发现自己使用超凡力量时,眼睛就会变成黄金瞳,一旦不使用,眼睛就会恢复正常黑瞳。

  看着窗外,李七安叹了一口气,陷入了深深地沉默中。

  他其实不是不想告诉可莉真相,可是他不能说出来。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这个道理他不是不懂,李七安不知道这所学院谁好谁坏,而且他也不知道自己的这个隐藏能力究竟如何,终究是不敢暴露,不想当小白鼠。

  在被超凡自动降临后,李七安能清晰感受到,一道无比璀璨的光柱,充斥神圣的光明气息,形成一道金光直通天际。

  很熟悉的感觉……

  西校区内一片热闹,出动了不少人,也调动了监控,只是在那光芒出现的瞬间所有监控都失灵了,甚至有一些被灼烧报废,没有坏掉的也只能调出一片白茫茫的画面,完全看不出一点线索。

  当他们还在西校区地毯式搜索,完全不知已经陷入了死角,漫无目的寻找那名S级潜力者时,老旧路灯下停着一辆布加迪威龙,男人半敞开车窗伸出手抖了抖烟灰。

  “你说,那个S级潜力者是不是我们学院的?”驾驶座上的男人抽了口烟,意味深长说,“那光真吓人,拥有者的血统相当可怕,就连我都忍不住想要参拜了,要是有人站在光柱中心,估计会被烤得连渣都不剩,你说到底是谁呢?会不会是新生故意隐藏实力,提前知道了去西伯利亚的任务,想当漏网之鱼逃避?”

  “他奶奶的,你说会不会是其他势力故意整我们,在黑网上雇人搞事?”副驾驶那位好似想起什么,恍然大悟,“我知道了,今天是愚人节,我们被整蛊了!”

  男人瞪了他一眼,眼睛是尽是不可思议,嘴唇蠕动骂道:“你傻了吧,谁会没事整蛊学校制造那么大的玩笑啊!”

  翻了个白眼给他,男人再次望向车窗外,“给他几个胆子都不敢这么捉弄人。”

  停顿了几秒,男人气势不太足,看了眼副驾驶上的人说道:“再说了,一个人他也不敢做,应该是团伙作案,,我觉得是在学院贴吧黑网雇的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