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前方华夏,请诸神止步 > 第五十五章:101序列

第五十五章:101序列


  “你当个校长当傻了吧,还是说不故意调侃老子几句心里不舒服?”副驾驶那位白了他一眼,骂骂咧咧,想刀一个人的眼神丝毫掩盖不住。

  闻言,这位诺克萨斯学院现任校长,家族覆灭忍辱负重孤身入主露西亚,肩负华夏魏家复兴大任。魏海愣了片刻,随后释怀般地展颜一笑。

  “我身为明面上的校长,就算再怎么赶鸭子上架,还不至于这点东西都不了解,就是测一测你这个老家伙有没有暗中了解过诺克萨斯,你和以前一样古板,真他娘的无趣。”魏海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车椅子上,把烟头丢下车窗,“是帝都那边派你来的?怎么,007实验室那尊东西被科学界曝光了?我早就说过了哪怕再隐秘,瞒过所有人,老虎出来了,狐狸尾巴也就露出来。这么跟你说吧,露西亚军方并不打算参与行动,我们先不论诺克萨斯和神控局联手能否打败那尊家伙,就算能侥幸打败也得元气大伤,我不会把成果完全交给你们的。”

  林临转向魏海,沉默了片刻。

  他似乎要做出重大决定,顿了一下沉重地说道:“那个……乱丢烟头不好,容易污染环境。”

  “你他娘的坐飞机从华夏千里迢迢赶出来,就和老子讲究这个?”魏海整个人都傻了。

  “当然不是,你看天色也不早了,不如我们去整两口,”林临感慨万千,“算算日子,从八岐大蛇那一战结束后,我们就各奔东西谋自己的前程,好久没有在一块痛痛快快喝一杯了,岁月是把杀猪刀,在我身上刀刀暴击,但你别看我现在老了,但论喝酒两瓶伏特加下肚只能算是润润嗓子,你得管我喊声哥。”

  “今晚不喝酒,我只论事。”魏海凝重地盯着他的眼睛,“你也别跟我兜圈子了,该来的就来,我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林临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逐渐凝固。

  “那么多年没见,确定不去喝一杯?”

  魏海摇了摇头,“不去。”

  “窗外的风景很美,昨天我下航班坐船来岛上的时候,发现贝加尔湖不愧是世界上第一大淡水湖,鱼类资源果然丰富。”

  “上边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我这次来主要是为了一点私事,无关别人。”林临轻声冷笑,“在冥王真身即将在西伯利亚降临的消息早就不是什么秘密,我更关心的是这。”

  林临用手往下指,“我们的卫星观察到贝加尔湖出现的异样,当时我就觉得不对劲,在你们学院的贴吧黑网花下重金,才买到的这条‘诺克萨斯正在遭受入侵’的消息,我就不拐弯抹角了,我要关于祂的所有消息!”

  “祂?谁?什么消息?”魏海发出三连问。

  “波塞冬的消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祂就在这座岛屿下,被你们以特殊的手段封印着,”林临说,“祂现在应该很不稳定吧,对于诺克萨斯是一个潜在的危险。”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身为诺克萨斯的执行校长,有义务保护学院和学生们的安全,要是波塞冬真的被关在岛屿下,我岂不是违背自己的初心?”魏海眼神刻意躲闪,语气略微气愤。

  “对啊,你怎么会害了诺克萨斯和那帮学生们。”林临笑了笑,眼神猛然凌厉起来,“可要是你本来初心便不是这个呢?”

  “你什么意思?”

  魏海猛地一转头,瞳孔骤然缩紧。

  “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你应该心知肚明了。”

  林临拿出手机递过来,屏幕上赫然出现一张神圣的六翼天使画像,他脑袋瞬间空白,几近崩溃。

  “关于你为什么要把波塞冬镇压在诺克萨斯学院岛屿下,或者说为什么任意祂不管,我当然不知道,”林临示意魏海关上车窗,望了几眼窗外,避免遭人偷窥。

  他本人还是挺相信布加迪威龙的保密性。

  “炽天使的大天使只是一个幌子,你隐藏了原本的身份,对吧,高贵的堕天使!”

  魏海的脑海里仿佛炸响一道惊雷,整个人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什么……是堕天使?”魏海将那抹惊恐的神色掩饰,却无比紧张。

  “别装了,我们曾经可是‘亲密无间’的战友啊!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你的一切我都了如指掌,”林临不屑地冷哼,“堕天使,炽天使的一个变种,当年欧洲宗教改革时,由马丁路德率先发起号角,而后他又背叛的初衷,诞生出隐秘社会中的全新组织,堕天使。堕天使伪装在炽天使中,堕天使信仰的东西却比炽天使更加可怕,他们是血统极致纯正的超凡者,是最拥有可能进化神明的存在,堕天使也屠神,但你们信奉神明的力量,渴望并试图拥有,摧残旧神,打破占据的序列,制造一个只属于新神的时代。”

  “当年从八岐大蛇战场回来后,你为了保存家族的火种,孤身北上一个人入主诺克萨斯,我进入帝都圈失败,却无意中应祸得福登上神控局的宝座,本想帮助你重建家族,于是便暗中调查你的身份,误打误撞发现你这一层不为人知的身份。”

  听完他知道自己身份的过程,魏海叹了一口气,脸上绷紧。

  “对,我确实加入了堕天使。”魏海抬起头,眸露红芒,“你想怎么样?揭发我,再毁掉我一样,和那些人一样,再度把我推向万丈深渊?”

  “我知道你一直对我有怨言,一直以为当初林家参与了行动,”林临说,“不管我怎么解释,你始终不去相信,对当年的事耿耿于怀,这几乎成了我们两个人的隔阂。我今天再重申一遍,林家没有对你魏家下手,我也不是来报复你的。”

  “那你想要什么?”魏海皱眉。

  话都到这个份上了,他完全猜不透自己曾经的‘战友’,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我说的很清楚了,我要关于波塞冬的所有消息,”林临说,“西伯利亚行动上,我可以作出让步,甚至完全可以设一个局,把成果拱手让给你们,作为交换,我要你把关于波塞冬所有消息给我。”

  “帝都那边会同意?”魏海问。

  林临摇了摇头,“不同意又如何,我一生行事何须向他们解释。”

  见事情隐瞒不住,魏海如坐针毡,双手狠狠拍打方向盘,重重叹了一口气,内心陷入无比纠结中。

  半响后魏海抬起头,作出了决定,“贝加尔湖中央岛屿下确实关押波塞冬,一只恐怖的怪兽,我可以把祂的资料都给你,当你要保证在西伯利亚行动中,不拿走冥王的NDA,我不想那玩意落入民间政府的手里,那会成为整个人类的噩梦。”

  “成交!”林临眼神炽热,连呼吸也变得笨重了几分。

  他试图摇下车窗缓解压力,脸上仍因为兴奋而滚烫。

  “你不是要喝酒吗?学院食堂提供酒水,现在去?”

  “不,直接去把波塞冬资料拿来,”林临说,“我一刻也不想耽误,现在就赶过去,我要亲手拿到它。”

  魏海苦涩一笑,打开了车灯,一道光柱笔直射向远处,遁入无边际的黑暗,涡轮增压引擎发动,发动机像一头苏醒的雄狮发出低沉浑厚的咆哮。

  布加迪威龙无声般撞击黑夜,车队的尽头被一道黑影拦住,逆着光他从驾驶室里看不清楚,正当魏海疑惑时那道黑影跑了过来。

  “校长好!”

  车窗摇下,那人乐呵呵地趴在旁边打招呼,魏海看了一眼,略微觉得有点眼熟,就是记不太清楚是谁。

  “是我啊,负责学院船运的格林,那个几年前在新生入学考试被刷下来的学生。”格林笑嘻嘻地说。

  “原来是你……”魏海故作认出,实则仍然记不起来,“那你应该待在船上啊!不好好坚守岗位跑来学院,你拦我车,是有什么事情找我吗?”

  “暂时没有需要出船,”隔格林说,“我看到西校区异常热闹,封锁的也挺隐蔽,是在执行什么任务吗?”

  原来就是只是那么一点小事?

  车上还坐着一尊大神,魏海赶着时间离开,便随口说道:“我不在现场,具体发生什么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学院里诞生了一位新S级潜力者,在西校区超凡降临引起轰动,几位教授组织人员搜索。”

  “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车子再次启动,像一条泥鳅溜进黑夜,消失在泊油路的尽头,零碎的灯光和漫漫的黑幕突兀。

  “S级潜力者……超凡降临。”格林低头喃喃,丝毫没有注意到他们已经远去,嘴角那你弧度消失,眼神复杂。

  布加迪威龙穿梭在学院错综复杂四通八达的路上,朝东校区驶去。

  “波塞冬的秘密档案一直被我保存在校长行政馆里,”气氛略显尴尬,魏海特意放了首欢快的车载音乐。

  “能跟我说说你为什么要加入堕天使吗?”林临躺在椅子上,脸色疲倦不已,好像被揭穿的人是他自己。

  “你不是知道一切,又何必要我再说一遍呢?”魏海叹气。

  “我想听你亲口说出来缘由,”林临笑着说,“我并不知道细节,挺好奇的,当年一个老实的你,为何会走上这么一条路……要知道,堕天使被各国超凡组织赶尽杀绝,和现代政府也无合处。”

  车内沉默片刻,魏海呼一口气,积压无穷的腹部和不甘。

  “我也是迫不得已。”魏海咬牙切齿地说,“当年被帝都力保委任校长一职,我一直对那几个始作俑家族心生恨意,在学院任职几年中,发现自己的恨意竟然催使血统更加纯正,力量总会让人迷失方向,当超凡者血统纯正达到一半以上,那他就不再是人类、不再是超凡者,他成了祂,成了所有人唾弃的对象,我慌了,堕天使找到了我,用控制心术的炼金术作为交换,使我能够控制自己不变成污秽。”

  两人谈话间,布加迪威龙驶入一片白桦林,大片大片整齐种植的白桦从视野上仿佛没有尽头,两旁落满是枯叶。

  实则白桦林种植面积并不大,几分钟就到出口,停在一栋颇有年份的红砖墙房。这栋房子是诺克萨斯建立前,一位居住在岛屿上的渔民的住所。

  车灯照过去,这里偏僻得像栋鬼屋。

  魏海讪讪一笑,“我喜欢清静,就把房子保留下来一直没有推倒重建,因为位置偏僻再往前就是靠近岛屿边缘的悬崖,悬崖上常年住海鸥,没事就去吹吹海浪,平常没什么人打扰。”

  “不愧是名校校长,果然与众不同。”林临苦笑。

  “其实让我怀念的是这栋楼的历史?”魏海卖了个关子。

  “此话怎讲?”林临顿时来了兴趣。

  “你听说过转生者吗?”上楼的时候,魏海很平淡地说,“超凡者群体中一种特殊的存在,他们和普通超凡者一样,甚至天赋极差,但血统很奇特,和某位神明高度相识,甚至是完全重合,不瞒你说,我查阅过诺克萨斯千年来世界的超凡记载,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我有个大胆的猜测,旧神在被超凡者击败后,并不会死去,祂很有可能会成为超凡世界新生的婴儿中,但祂们转生后依旧无法成为神明。”

  他原以为林临会被他的一番话所震惊,未曾想林临听完只是平静的点头。

  “听说过。”林临问,“不过你说的序列是什么?”

  走到楼梯上,上方的魏海突然转过头,握手机以照明的手垂下去,黑暗中两人看不清对方的脸,却不约而同地展露一双金眸,如黑夜闪烁的猫眼。

  黄金瞳,A级潜力者在自身条件反射下出现的身体特征,亦或者普通超凡者真正觉醒自身体质的第一步。

  “血统决定继承相对神明的能力程度,”魏海说转身和林临对视,“书里说,黄金瞳是超凡者踏向神明的第一步,书里还说,每一位旧神都占据一个序列,世界上一共存在101个序列,被101位神明占据,每一位陨落的神明都会诞生转生者,但后续的序列被其他伪神占据,导致转生者无法成神,历史上虽然没有记载有超凡者进化神明,但却有屠神的事件。”

  “以前将超凡降临划分为101个序列,对等101位神明的能力?”林临愕然,陷入深思。

  “对,但之前没有找知道,我也是在翻阅大量资料得出的结论,”魏海取出钥匙打开门,带着林临走到书房前。

  来到书架前,抽出一本厚重的《时间简史》,里头暗藏玄机,魏海看上一眼传出滴地一声,书架竟自动向两旁侧开,留出一个通向下方的阶梯。

  “我的秘密地下室,采用人脸识别系统,除了我之外你是第二个知道的,”魏海说,“这些年我没闲着,一直在搜集关于神明的资料,里面有你想要的东西。”

  向下的楼梯十分潮湿,大股陈旧味扑面而来,他们走到底层,距离地面十二米的地下,进入了一个不足一百平方的藏书房。

  书架直顶天花板,昏黄的灯光照射下气氛颇为沉重,上面摆满了一眼望不到头的书籍,包裹在真空密封袋里,魏海爬上梯子找最高那一层羊皮卷轴区,那是这里最神秘的区域,摆放记载神明的书籍,有一些深奥无法借读的,直接由神文注书。

  魏海取下一大堆羊皮卷起抱在怀里,小心翼翼下梯子。

  “波塞冬秘闻,序号A038,记载着祂的所有资料。”魏海把其中几卷取出来,递给了他。

  “序号A038?”林临愣了一下,“祂是38号系列神明?”

  “没错,我这里藏有S05到C101的所有卷轴,其中有一些是复制品,原书已经消失。”魏海说,“当然,你想了解其他神明的信息也可以,不过不能把卷轴带走。”

  “序列卷轴……诺克萨斯立于千年,果然不简单。”林临低声说,“这些东西还不够,有些东西只能言语,我要你亲口说。”

  “你还想知道什么?”

  林临沉默了很久,“我知道诺克萨斯遭遇污秽入侵,不用猜也知道正是波塞冬所为,我想知道的是,究竟是谁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运用了什么手段,能把38号神明波塞冬关押在岛屿下。”

  “波塞冬,你应该见过祂吧?”林临忽然抬起头,“祂是否沉睡在岛屿下?波塞冬是古希腊神话中的海神,奥林匹斯十二主神之一,马匹之神,宙斯的哥哥,有强烈的侵略性和极大的野心,愤怒时海中会出现海怪,挥动三叉戟,能引起风暴、海啸甚至大地震等超自然力量,惩罚海盗商船,祂是海洋之神,掌控着大海的力量,在中世纪后期被黑衣会围剿,从此神秘的消失,有人说祂使用三叉戟的力量掀起骇浪逃到了海底,如今为何出现在远离海洋的贝加尔湖呢?”

  “你是祂的转生者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