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求生在动物世界[快穿] > 第389章 第 389 章

第389章 第 389 章


揉揉爪子, 宝贝丢的粮食还不够哦,再投喂投喂小动物吧!

它也等到了这个指示。

安澜当然不能坐看惨剧发生。

她和布氏兄弟没有一茶匙的感情,当年就是兄弟三个把老父亲赶下台去、迫使小分队离群流浪。对于有宿怨的敌人, 不落井下石已经算仁义, 帮忙是肯定做不到的。因此她在短暂的衡量后就带着两个姐妹直奔核心领地,这才及时把破耳老母狮救下。

眼下危机暂退,母狮们就有时间来解决族群问题了。

西岸狮群剩下的成员是破耳母狮、黄眼母狮和一头断了犬齿的母狮, 姑且叫它断牙母狮,对小分队姐妹,当年它们都是搂抱过、舔舐过和照看过的。尽管分开了近三年, 安澜相信它们还能认出孩子们的气味, 就像她认得出它们的气味一样。

双方保持着一定距离,彼此打量着。

最先行动的是黄眼母狮。

它一定是认出了自己的孩子,顿时急切地叫了起来。面对母亲的呼唤, 苏丽和尼奥塔没有丝毫犹豫地跑上前去。姐妹俩不是小狮子了,妈妈的前臂也早就抱不下了, 但它们仍然紧紧地贴着黄眼母狮,不停摩挲着它的脖子,一刻也不愿意分开。

比起姐妹俩受到的欢迎,安澜受到的就比较冷淡了。

黄眼和断牙都和它蹭了脑袋,大意是还认得她是谁,也承认她的身份,接纳她为狮群的一份子。但破耳老母狮从头到尾只是凑近嗅了嗅, 就在远处坐下,谨慎地评估着。

它倒不是在表达敌意,只是在思考。

安澜几乎可以看到在它脑海中碰撞的种种思绪:作为西岸母狮首领,破耳一定明白它们现在的处境有多危险。没有地主雄狮庇护、没有足够血脉延续, 随时随地都有覆灭的危险。

野生动物的搏杀都是惨烈的、致命的,许多伤势根本等不到救援,等到了也没用。

譬如刚才经过战斗区域时看到的布氏兄弟。

金发雄狮布隆迪躺在枯枝上,进气少出气多。它的脊柱被入侵者咬断了,从腰背到后腿全部被血色覆盖,这种伤势太过严重,救援队来了也只会给它安乐死。兄弟布朗也没好到哪去,它本来就跛脚,现在另一条后腿看着也脱臼了,尾巴根上两个深深的牙印,下腹一片血糊,大概是被撕掉了关键部位,救不活了。

两头雄狮在生命末期依靠在一起,地上有道长长的血痕,看着像是布朗在努力爬到兄弟身边。

看到这种惨状,连安澜都有点不忍心。

地主雄狮的下场也在一定程度上坚定了破耳母狮的立场,在数分钟的思索后,它终于走过来和她擦肩而过,皮毛刷着皮毛,露出一种友好的姿态。所幸它也不是全然冷淡,至少这天晚些时候,母亲受到了极其热烈的欢迎。破耳母狮每隔几分钟都要看看它,舔舔它,联想到双方的年龄,安澜甚至开始怀疑它们有没有更深层的亲戚关系,或者是阿姨,或者是母女。

总而言之,小分队在西岸顺利地安了家。

谨慎起见,无论安澜还是破耳都没有急于把两个狮群归拢,而是隔着五六百米分开生活,让母狮们先交流感情,让小狮子们先习惯彼此的气味。在首领的约束下,孩子们出现了一两次小摩擦,但都被化解了。

尽管有一岁多的年龄差,分队小狮子们却不总是下风方。

母群亚成年统共剩下四头,三雄一雌,显见是先前那头被套伤腿的没活下来,还另外折损了两头雄性。

这群亚成年不光数量可怜,体态上看着也很可怜。几头两岁多的雄性看着都和一岁没什么两样,有的甚至还不如母狮肩膀高,唯一一

头亚雌更是小得出奇。

比体格更让人担心的是它们的神态。

小分队亚成年对什么东西都很好奇,别说鬣狗花豹水牛角马,就是碰到犀牛它们都恨不得上去比一比。玩累了,只要一觉得饿,它们就会开始叫唤,唠叨个不停。母群亚成年和它们形成了鲜明对比,说是反向发展也不为过。这些小狮子总是表现出警惕、畏缩和忍耐,它们惯常抢食,而且相当凶暴。

安澜就目睹过好几次抢食场景。

三头母狮牢牢霸住最好的位置,在它们没吃饱前,任何想来分一杯羹的亚成年都会被吼,甚至是遭到猛烈攻击。这在从前是根本没发生过的事。而当亚成年终于能上桌时,个个都恨不得把猎物拖走,相互威吓、殴打是常有的事,逼急了还会真下死口。

兄弟们抢不过母狮,亚雌抢不过兄弟们。

某次狮群猎杀水牛,西岸狮子把猎物团团围住,只剩下一个最危险的位置。牛群不仅没离开,还站得很近,只有六七米远。小姑娘冒着被踩死或顶死的危险都要蹭到那个位置去埋头猛吃,让安澜看得胆战心惊。

这种情况在两周后才得到改善。

不知出于什么心态,可能是破罐子破摔,或者是病急乱投医,小姑娘在那天下午小心翼翼地靠近了分队狮群。当时狮子们刚刚抓到一头斑马,正齐齐上桌大快朵颐,尼奥塔离它

最近,也最护食,一发现小姑娘就低吼起来。后者不敢再往前走,只是趴在草丛里,眼睛瞪得圆溜溜的,眼巴巴地看着。

总得让孩子吃饱饭。

安澜在心里叹气,让出一个位置。

从那天开始,被她起名为小不点的亚雌就像被分队收养了一样。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它已经没有妈妈了,也没什么好留恋的,竟然再也没回过母群。小不点和其他亚成年一起玩耍、一起睡觉、一起学习狩猎,虽然总是有些瑟缩,却不知怎的被尼奥塔放在了心上。

破耳母狮在远处冷眼旁观着这一切的发生。

它明白自己的时代已经过去,过去能撕碎牛皮的指爪变得脆钝,过去能咬断脊柱的牙齿变得松动,过去能顶住外敌的身躯变得干枯。它对狮群的价值已不在于战斗,而在于贡献自己积攒了一生的经验和教训。

它老了。

但它体内还流着西岸狮子骄傲的血,它还没有穷尽,它还没有跨过死神的门,它必须亲眼看着改变,看着狮群重新繁荣起来,看着领地重新壮大起来,看着孩子们一个接着一个变成勇敢坚韧的大狮子——哪怕没有雄狮。

太阳总在西方落下,但到了夜里,燃烧的恒星也可以成为黑暗中不朽的希望。

它日日夜夜盼着希望。

现在希望来了。

变成狮子之后,安澜对过去的很多问题都有了答案。

她现在知道野兽之所以对坐在车上的人视若无睹,其实并不是因为它们嗅到了枪筒里的火药味,或者是对两脚兽有什么从古至今遗留的恐惧,其实单纯就是把人类和车辆当做了一个整体。而这头“怪兽”体型都赶上犀牛和非洲象了,根本不值得狮群去冒险。

等山姆风雨无阻地来拍了二三十天之后,连最机敏的破耳母狮都懒得理他了。有一次他们靠得特别近,那会儿狮群正沿着车辙小路朝下一个狩猎点行进,两支队伍擦肩而过,安澜几乎可以看清山姆和另一位摄影师萨曼莎虹膜的颜色。

和其他狮子不同,她对人类有着天生的当然的好感。

在摄影组现身后,安澜经常长时间地观察他们,就当在看怀旧电视台。因为这种古怪的沉静,她很快就成了摄影师们最喜欢的小狮子,也成了保护区

向导们在官推分享狮子动态时出镜率最高的幼崽,在大猫爱好者群体里有了存在感。

不过安澜自己对这种情况一无所知。

摄影师们都很敬业,没有几个会在靠近狮群时闲聊。他们和向导讨论的都是“二号小狮子在哪里”、“三号是不是又长大了点”这种问题,常常使她感到厌倦,也只有某次山姆对向导说“一号雌性幼崽体格挺健壮”让她开心了半天。

幼崽们确实在长个儿,因为它们开始吃肉了。

安澜最开始吃到的是一小块牛肉,确切地说是一小块带点肉的骨头,尝完了肉滋味还能用来磨磨牙。但母亲只给孩子们带了一天肉,后来他们就不得不自己挤上饭桌,在鸡飞狗跳里抢肉吃。

就是从那天开始,以前吃烤肉时常玩的梗就变成了现实——是真的追着牛、追着羊、追着马在啃。不管被扑倒的猎物死了没死,抢饭积极的狮子才有肉吃,抢不到的只能在旁边眼巴巴地看。

体型是猫科动物战斗力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母狮本来体型就比雄狮小一圈。为了不太落后,安澜每次抢饭都很积极。在发现狮爸爸不特别护食之后,她甚至壮着胆子提前上桌。

她第一次尝试这么做的时候,狮群猎到了一头非洲水牛。

通常情况下参与狩猎的母狮会先抢食,在远处的地主雄狮赶到后,会把母狮们挤到边上。等成年狮子们吃完了,亚成年和幼崽才被允许进食。在猎物稀少或狩猎对象格外强大的时候,雄狮也会参与捕猎。

这一套规则在大部分狮群都是成立的,但在少数狮群里,雄狮会允许其他家庭成员一起吃饭。安澜早就观察过了,她发现老父亲从来不驱逐跟它同桌吃饭的亚成年,本着亚成年可以我也可以的精神,这天她就从角落里挤了进去。

这一块正好是母亲站着的位置,边上是性格比较温和的一头黄眼母狮,当安澜挤进去时,两头狮子只是敷衍地呜了几声。她成功抱住了一小块绽开的皮肉,有滋有味地吃了起来。

这些人类闻到可能会反胃的东西,在狮子的味觉里都是珍馐大餐。安澜用还不那么锋利的牙齿啃咬着,撕扯着,一直到母亲发出警告的呼呼声才抬头舔嘴角的血沫。

母亲不是在警告幼崽,而是在警告正在朝这里靠近的抢食者。

在非洲草原上的任何死亡都不是秘密。

当动物死去时,秃鹫就像闻到血腥味的鲨鱼,从遥远处成群结队赶来。对捕食者来说,秃鹫就是风向标,哪块天空中要是盘旋着大量秃鹫,那么地面上就一定有东西可以吃。

这一回找上门来的是一群斑鬣狗。

鬣狗是狮群的老对手,被人类戏称为非洲“二哥”。

它们生活在一种母系社会中,族群首领往往是一只最强大

的雌性。这个首领会决定鬣狗群每天的猎杀计划,决定是否要与其他捕食者展开对峙,在得到食物后,也由这个首领来享用肉质最鲜美的一部分。

等级森严确保鬣狗群总是像一支军队一样战斗力强大,但也正是因为这种森严的等级,使得首领总是像黑夜中的灯泡那么醒目。当和鬣狗群发生冲突时,许多雄狮都会有选择地直奔首领而去,知道只要把它杀死,剩下的成员就会陷入群龙无首的状况。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谢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