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绑定国运:扮演首席刺客,队友狐妖涂涂 > 第186章

第186章


  在这座破庙当中,那盏鲛人灯显得无比的诡异,散发出一股古怪的香气。
陆吾等人大感奇怪,面面相觑。
就在这个时候,年轻道人说道:“师傅,后面好像还有一条甬道,不知道通向哪里。”
陆吾绕到三清像后,很快就看到了旁侧一条甬道。
这条道路本来通向了庙宇的后门,然而此时此刻通向的地方已经变成了一处乡村。
仿佛是灵异改变了现实的格局,使得这么一条道路产生了改变。
远远望过去,只见这条道路通向的乡村仿佛隐藏在白色的大雾当中,透着一股诡异的感觉,一块巨大的石碑出现在乡村的前面,石碑上三个大字显得特别显眼。
【官村。】
“官村?那个地方是哪里?怎么看着好诡异啊……”女孩有点吃惊的说道。
“官……棺……自古以来官同棺,前面那个地方通向极阴,鬼气极重,凶煞冲天。绝对是大凶之地,我们要万分小心。”陶君房不愧是茅山派的道人,一眼就看出那个地方是个大凶之地。
他身旁的少女莹莹点了点头,却是嘻嘻一笑:“有师父在这里,有师傅和陆道长在,就算再凶的厉鬼,也能对付得了。”
陶君房是茅山派杰出的道人,出类拔萃。
而陆吾在灵宝派中也是地位颇为不凡。
两人可以说是道门的宗师人物。
五人很快就走向了那条通向山村的小道,朝着官村走去。
“大伙须得小心,这里毒瘴四伏,先服下贫道准备的清心丹,以免被瘴气伤身。”陆吾开口说道,他从道袍下拿出一个玉瓶,从玉瓶当中倒出了五枚圆滚滚的红色小丹药,先给陶君房递过去两枚,再给两个徒弟递去两枚,最后一枚自己吞服。
“灵宝派的清心丹,向来都不错。”陶君房微笑道。
进入村子的时候可以看到村口种着一棵老槐树,随风摇动着枝干,发出沙沙的声音。
五人在乡村中走了一圈,很快就发现这是一个建在深山的村子,村里上上下下也只有三十来间土屋,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村子。
然而这么一个村子出现在了灵异的源头,哪怕表面看起来再普通,也绝对不会那么简单。
“师叔,你说神秘文明到底是什么样的势力?竟然能够直接操纵国运……”一边在村子里面巡视,年轻的道人一边开口询问。
陆吾摇了摇头,道:“不要问太多,专心将那头阴尸找出来。”
年轻道人见师叔甚是忌讳,也不敢多说。
就在五人四处寻找着阴尸的时候,却是没有发觉,身后的地上竟然缓缓伸出一只血淋淋的巨大鬼爪。
鬼爪伸出地面后,又缓缓缩回去。
“盛神中有五气,神为之长,心为之舍,得为之大;养神之所,归诸道。道者,天地之始,一其纪也。物之所造,天之所生,包宏无形,化气先天地而成,莫见其形,莫知其名,谓之神灵。故道者,神明之源,一其化端,是以德养五气,心能得一,乃有其术。术者,心气之道所由舍者,神乃为之使。九穷十二舍者,气之门户,心之总摄也。”
陶君房从怀里取出一个罗盘,口中念念有词,双手在罗盘上不断拔动着。
两个年轻道人互视一眼,都是露出了疑惑之色。
少女见状,骄傲地仰起了头,有些傲娇的说道:“我师父在使用五龙盛神法,提高神识范围,寻找那头阴尸。”
两个年轻道人顿时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神识是指感知力的高敏状态。普遍指眼、耳、鼻、舌、身、意、感察等识。
修行中人皆拥有神识,只是普通的修行中人,神识则眼中所见,耳边所闻,鼻间所嗅,脱离不了感官。
而那些修炼了一段时间,有所建树的修行人,则是能够凭借超强的感知力,敏锐的感知周围百米内的变化。
而大修行人,甚至能做到将神识释放出去,笼罩八方。
这五龙盛神法是《本经阴符》中的法术,便是一种提高感知力的强大法术。
《本经阴符》是春秋时期大修行人王诩所著,里面记述了天下七种阴符之术以及十多种兵家、道家阵法,可谓是一本价值极高的道藏。
陆吾点了点头问道:“道兄可感察到什么?”
“惭愧……”
陶君房摇了摇头,叹道:“我将神识提升了两倍有余,却也感查不到那阴尸的下落。”
“这地阴气沉沉,阴尸逃到这里,便是想要借助此地掩饰自身的气机。我们须得迅速找到那阴尸,完成此行的任务,否则迟则生变。”陆吾说道。
“你说的是。”陶君房沉吟,双手结印,往里走去:“实意者,气之虑也。心欲安静,虑欲深远;心安静则神策生,虑深远则计谋成;神策生则志不可乱,计谋成则功不可间。意虑定则心遂安,心遂安则所行不错,神自得矣。得则凝。识气寄,奸邪得而倚之,诈谋得而惑之;言无由心矣。固信心术守真一而不化,待人意率之交会,听之候也。寄谋者,存亡之枢机。虑不会,则听不审矣。候之不得,寄谋失矣。”
这一次他使用了《本经阴符》当中一种更为强大的通幽之术。
在他使用过后,双眼竟然变得煜熠无比,仿佛折射着金光,而双耳似乎也在顷刻之间拉长,聆听着周围的风吹草动,一开口,便如同舌绽春雷:“在我神识扫视范围中,已经看到了那阴尸的去向,那阴尸逃到了这座村子的池塘。”
陆吾不禁暗叹:“不愧是茅山派的高人。”
五人迅速向池塘的方向走去,很快便来到了村后,见到了一座池塘。
池塘当中碧水沉沉,不见生物。
“那凶尸便躲在水中,只是要将它逼出来,尚有难度。”陶君房开口,他总不能亲自跳到池塘当中。
“这个便交给贫道吧,静修,灵修,你们将符纸贴到四下,我作法逼出那凶尸。”
陆吾提高了嗓子对着两个小道士喊道。
静修,灵修两人相续点头,取出符纸,迅速布阵。
而陆吾则是仗剑而舞,口中念念有词。
忽地,陆吾咬破舌尖,向绿池喷了一口血,同时喝道:“起!”
绿池顿时咕噜咕噜地冒起气来,里中仿佛有什么东西要出来。
“凶尸要被逼出来了,莹莹,我们也得做好准备。”陶君房道。
少女莹莹轻声道:“好。”
她也掏出符纸,拔出长剑,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砰!”
骤然,池塘里一声炸响,竟从中跃出一具男尸。
尸体穿着唐装,伛偻着身体,身上皮肉腐烂,散发着恶臭。
就在尸体冲出水面后,五人便是大喜,追击了多日的阴尸总算是找到了,只要杀了他,便能完成进入阴曹后的第一个任务。
陆吾纵身而上,挺剑便刺,同时大喝:“静修,灵修你们守住方位,不让此尸逃去!”
这阴尸一出来,身上的阴气便涌动而出,周围的温度顿时下降了不少。
忽然,阴尸长啸一声,纵身而出,扑向了陆吾。
陆吾挺剑便刺,剑芒闪烁。
一人一尸顷刻间便在池畔剧战起来。
陶君房道:“这凶尸实力不弱,我去帮助陆道长。”
当下他也是纵身而出,双手结印,口中念咒:
“分威者,神之覆也。故静意固志,神归其舍,则威覆盛矣。威覆盛,则内实坚;内实坚,则莫当;莫当,则能以分人之威而动其势,如其天。以实取虚,以有取无,若以镒称铢。故动者必随,唱者必和。挠其一指,观其余次,动变见形,无能间者。审于唱和,以间见间,动变明而威可分也。将欲动变,必先养志以视间。知其固实者,自养也。让己者,养人也。故神存兵亡,乃为知形势。”
陶君房忽地大声喝道:“伏魔分威法!”
就在他使出这道法术后,身体便忽然膨胀起来,顷刻间便化作一个丈八的高大巨人,手握巨剑,抬剑劈向了阴尸。
静修,灵修两个小道士看得目不转睛,大声叫好。
这种两大宗师对付阴尸的场面当真几十年未必能见到一次。
两个小道士看得激动无比,热血沸腾,恨不得当场打套王八拳。
少女则是笑吟吟的,说道:“这阴尸也有s级的实力了吧,不过我师父和陆道长联手,就算是sss级,也照拿不误。”
忽地,她脑海中想到了一个人。
在禁地里拿刀对着鬼怪乱砍的男人。
少女的双颊忽地涌出了两抹淡淡的晕红。
随即哼了一声,说道:“那个男人虽然实力不错,但智商却似乎不怎么样,道术也是半路出家的。”
两个年轻道人不知道她在说谁,此时专心致志目不转睛地看着那边的战斗。
陆吾和陶静修不愧是道门高手,片刻间便把那只阴尸打得四肢分裂,大吐鬼血。
尤其是陶静修,虽然没有使用武器,但在神力的加持下,赤手空拳便揍得阴尸啕啕叫。
很快,阴尸便被揍成一团,倒在地上,失去了气息。
而陆吾也是趁机取出符咒贴在阴尸身上,念动咒语,将其烧成灰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