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逃离图书馆 > 第16章 心血管病区11

第16章 心血管病区11


【第16章、心血管病区11】

既然确定了附加题的选项,接下来,就是用“排除法”找到最佳答案。

越星文看了眼笔记本电脑里的20份病历,朝柯少彬道:“根据死亡时间将病例重新分组,病人集中死亡总共发生过几次?”

柯少彬迅速整理出一份表格,道:“一共有四次。6月1到3号死了5人;8月10到13号死亡7人;10月15到20号死亡8人;我们住院的时间是12月24号,两天内又死了8人。”

越星文仔细看着四组病例,继续说:“把四次案发时留在心血管病区的病人和值班医生、护士,全部整理出来,找出重合度最高的名单。”

柯少彬按姓名排序,通过表格一对比,答案就非常清晰了。

越星文将刚才确定的五个选项记在一张纸上,分析道:“第一位,20床病人,过去几次案发时他都不在场,这回是他初次住院,完全不符合作案条件,可以排除。”

越星文说着就将“a选项”干脆地用笔划掉,继续分析:“第二位,21床,56岁许大鹏,曾当过医药代表。6月1日、8月10日案发时他都在场,但10月15日的那次他并没有住院。也就是说,病人四次集中被害,他缺席了一次,他不是凶手……而是关键的证人!”

“第三位,主治医生萧文,今年正好当住院总,几乎每天都在心血管病区,目前还没法排除他随机杀人的可能性,先待定。”

“第四位嫌疑人,30岁住院医生马平,夜班时间不固定,6月1日、8月10日两次案发时他都不在现场,也不符合作案条件。”

三人将目光放在最后一个选项上。

e选项,经过数据库资料分析,找出来的潜藏病人。

越星文看着这个名字,微微眯起眼:“最后一个嫌疑人,朱远伯,55岁男性,药厂退休职工。6月1日、8月10日、10月15日、12月24日,每次病人集中死亡时,他都住在心血管病区。第一次案发时,他就住在11号床位,距离第一位死者10床的老太太最近,他是凶手的可能性很大。”

越星文看着纸上剩下的选项,用笔将两个名字圈起来,道:“萧文,朱远伯,凶手就在这两个人当中。”

原本复杂的局面经过数据对比整理,局面终于渐渐明朗,答案也变成了二选一。

中午的时候,越星文假装在各病房溜达,将写好的纸条递给了同学们。

从词典撕下来的白纸上用黑色的笔写了几行字,字迹潇洒飞扬:“各位同学,之前的20位受害者已经全部找到,几次案发时间为6月1号、8月10号、10月15号、12月24号,根据病例库的资料对比,目前,20床、21床、马平医生,都有几次案发时不在现场,嫌疑已排除。锁定萧文医生和新增嫌疑人-1床朱远伯,凶手二选一,开始调查作案动机。”

拿到字条的同学们纷纷感慨——这感觉,就像是考试的时候遇到了完全不会做的附加题,结果,学霸亲自给大家写了个解题思路的小抄。

当天下午,越星文给同学们分别布置了调查任务。几个女生想办法找病区的其他患者套话,问问萧文医生的情况。

刘潇潇身高155,长得娇小可爱,嘴巴又特别甜,她从越星文给的名单中找到一位曾三次住院的老奶奶,假装闲聊问起萧医生的情况。

同一时间,越星文也在调查关键证人——21床的许大鹏。

他一开始还怀疑这个人是凶手,最后却发现,这个人居然是四次案发有三次在场的关键证人。许大爷看上去精神抖擞,越星文和刘照青走到他病房假装闲聊。

越星文礼貌地道:“大叔,您已经做过心脏病手术了对吧?医生让我俩做手术,我们俩有点害怕,想问一下做过手术的前辈们的情况。”

许大鹏爽朗一笑:“手术有什么好怕的?介入手术又不是在胸口开刀,只是在大腿血管开一个很小的口子,把支架顺着血管一直导入到心脏里面。”

刘照青紧跟着问:“您是什么时候做的手术啊?”

许大鹏道:“6月3号。”

越星文假装好奇:“您那次住院,病区有死过人吗?这两天连续死了好几个病人,我今天出门还看见护工推着个盖了白布的病床出去……”

许大鹏叹了口气,道:“心脏病猝死挺常见的。我前几次住院,都遇到病区死人。今天我隔壁的19床也不在了,你们早上看见的那个,估计就是他吧。”

越星文问:“今天凌晨,您有听见走廊里传来什么响动吗?”

许大鹏仔细回忆片刻,才说:“我睡得挺死,就是……隐约感觉到有医生似乎来给隔壁病床换药。后来,隔壁床的心电监护仪忽然报警,医生、护士们闯进病房抢救,我才知道是19床出事了。”

“是萧医生负责抢救的?”

“嗯,每次都是萧医生和值班护士一起抢救,昨晚他们抢救了半个小时,没能救回来。唉……19床真是可惜,他才55岁,年纪跟我差不多大。”

两人对视一眼,又跟许老爷子闲话了一些家常,这才从病房离开。

许老爷子对前几次住院的记忆不是很清楚,但这次,凶手正好杀到他隔壁,他凌晨察觉到有人来给隔壁床换药,证明凶手的作案手法确实是给病人注射药物。只是,这位凶手格外小心,或许还假扮成医护人员出入病房,没有引起病人们的怀疑。

刘潇潇在走廊里等他们,见到越星文后,她立刻上前一步,小声说道:“星文,我们几个分头去问了病区的一些老奶奶,大家对萧医生的评价都很高,还有一个老奶奶是萧医生抢救回来的。另外,她们还八卦说,萧医生忙于工作,一直没找女朋友。病区有老奶奶热心地给他介绍对象,都被他以工作太忙拒绝了。”

工作太忙,不找女友?

越星文摸着下巴陷入了沉思。

这半年来,萧医生每天都在病区,他有充足的作案时间和作案条件。

假设他是反社会人格障碍,或者是心理变态,学医多年后,依靠自己学到的知识开始屠杀自己的患者,心情不好就干掉几个病人来寻找刺激和成就感……

那他为什么要集中杀人?

他长期待在病区,一年365天随时都可以杀人,没必要集中在几天连杀好几个。

连续几天患者大量死亡,医生们要抢救,要讨论病例、做总结,并且向上级汇报死亡病例讨论的结果,他自己也会忙得焦头烂额。

一边给病人注射药物引发心肌梗死,一边又跑过来抢救病人,一晚上抢救好几个,救不活,再写死亡病例汇报……他是太闲了,自己给自己找事儿吗?

于他而言,隔几天干掉一个,让人无法察觉,才是更合理的作案方式吧?

何况,病区还有老太太说,

自己心脏病发作被萧文给抢救了回来,如果萧医生真是凶手的话,为什么要一边杀人、一边救人?这真是前后矛盾,解释不通。

相对而言,朱远伯的嫌疑更大。

越星文沉默片刻,低声朝刘照青道:“师兄,看来得亲自查一查这个朱远伯。”

刘照青严肃地问:“你想偷偷溜进他的病房吗?”

越星文点了点头,转身看向刘潇潇:“麻烦你叫一下秦露,我需要她帮忙。”

刘潇潇很快就把地理系的秦露叫了过来,越星文让三人附耳过来,轻声道:“朱远伯刚吃完晚饭。睡觉之前,他应该会出门扔饭盒垃圾。趁他出门,你们想办法缠住他,我跟秦露进病房找线索。师兄,一旦他回来,立刻出声报警。”

三人都表示明白。

晚上七点左右,病区所有的患者正好吃过晚饭。

越星文和刘照青在护士站附近假装散步,秦露和刘潇潇则坐在旁边的椅子上,顺手从病区找来一本心血管疾病宣传手册,低头认真看着。

等了很久,病房的门忽然开了。

四人立刻绷紧了神经。

一个老人走了出来,左手提着餐盒,转身去集中扔饭盒的地方丢垃圾,越星文在身后打了个手势,等老爷子走远,他和秦露飞快闪身进屋。

-1号病房位于左下角,门上有玻璃窗,平时可以拉上帘子保持,但只要拉开帘子,就能清楚地观察到护士站的情况,趁着夜班护士不在的时候溜出去作案。

病房面积很宽敞,里面摆了张柔软的沙发,墙上还有液晶电视机。

越星文注意到,病房里并没有家属陪夜的折叠床,也没有任何果篮、鲜花之类的东西,显然住院期间根本没有人来探视过他。整个病房干净得纤尘不染,连病床上的被子都很整齐。看来,这位朱老爷子有一定程度的强迫症。

越星文将目光投向病人用来放生活用品的衣柜,他打开柜子飞快地翻找,衣柜里挂着一件黑色西装,是朱老爷子住院之前穿的。越星文翻了翻西服口袋,从中翻出一个钱夹。

钱夹里有一张照片。

照片是四个人的全家福,两人坐在前面,两人站在身后。

越星文一眼就认出了坐在前面两鬓斑白的老爷子就是朱远伯,他轻轻搂着的老太太看上去很有气质,应该是他的妻子。站在两人身后的,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女孩儿,清秀漂亮,笑起来脸上有两个可爱的酒窝。另一个年轻男子——

居然是萧文医生。

越星文的头皮一阵发麻,他迅速将这张照片收进口袋里,把西装挂好,继续翻找衣柜下方。然后,越星文找到了一件被叠放在最下层的崭新的白大衣。

秦露怔了怔,小声说道:“看来他是穿着白大衣,假装成医生出入病房?”

越星文脸色严肃:“去洗手间看看。”

秦露推开洗手间的门,洗手间也很整洁,越星文仔细在马桶周围寻找线索,忽然,秦露说道:“星文,你看这里!”他顺着女生的目光看过去,仔细一看,在垃圾桶旁边的角落里居然发现了一枚针头。

秦露撕了块纸巾,将针头小心翼翼地拿起来给越星文看。

那是一次性注射器的针头。

病人的针头都是护士统一拿回医疗垃圾回收站,病房的洗手间里出现的注射针头,显然是朱老爷子私下带进医院的东西。他在洗手间整理作案工具的时候,有一支全新的针头不小心掉落在了垃圾桶的角落里,被秦露和越星文找到。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响起一阵对话:“老伯,您好,我想问一下,您以前有没有做过介入手术啊?唉,老伯,您别不理我,我是隔壁床的病友……老伯!”

刘照青的声音很大,夹杂着脚步声,朱老回来了!

越星文立刻反手将洗手间的门关上。

只听“吱呀”一声,病房的门被轻轻推开,朱远伯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正往洗手间的方向走,秦露飞快地拿出地球仪:“移形换位!”

两人所在的洗手间板块和秦露之前定好的板块瞬间换位,他俩忽然出现在了病区左上角的休息区,刘潇潇就在那里接应。

见两人安然无恙从病房里换出来,刘潇潇松了口气,上前道:“你们没事吧?”

“没事。”越星文将照片递给刘潇潇:“这个女孩子,应该就是萧文的女朋友。”

刘潇潇接过照片,道:“不只是女朋友。他俩手上戴了对戒,应该已经订婚了!”

越星文顺着刘潇潇指的位置一看,果然,两位老人站位的空隙中,可以看到背后的两个年轻人正亲密地十指相扣,手指上确实有反光的东西,正是一对婚戒。

刘潇潇恍然大悟:“怪不得萧医生一直没找女朋友,他应该很喜欢这位未婚妻,忘不掉她,所以别人给他介绍女朋友,都被他用工作太忙的借口拒绝了!”

线索终于全部串了起来。

越星文带着两个女生迅速来到右上角的病房,将照片递给柯少彬道:“资料再往前翻,查询最近几年内,有没有一个姓朱的女孩儿死于心脏病。”

柯少彬看到照片,精神一震,急忙打开电脑检索关键词。不出片刻,他果然找到一年前有一位名叫“朱晨雪”的25岁女孩死于心脏病,死亡时间在凌晨1点。朱晨雪的“家属”那一栏,父亲姓名正是朱远伯,母亲姓名是薛华凝。继续搜索薛华凝,发现这位50岁的老人居然也是1年前死于心脏病,死亡时间同样在凌晨。

四人面面相觑。

越星文再次看了眼照片,轻叹口气:“找到凶手的作案动机了。”

照片里的朱远伯笑容温和慈爱,女儿终于跟年轻有为的医生订了婚,然而,好景不长,最爱的妻子和独生女儿先后死于心脏病,朱远伯的心理渐渐扭曲,他开始杀害病区可以接受治疗的心脏病患者。

萧文是他女儿的未婚夫,他借着这层关系,可以轻松住进心血管病区。

萧文大概是对女友的死有所愧疚,所以对这位“准岳父”住院一事从不拒绝,朱老爷子想什么时候住院,萧文都可以给他腾出床位,并亲自照顾他,这次还直接住进了病房。萧医生大概也没想到,这位老人,会因为妻子、女儿的死,而变成一个嗜血的屠夫。

四次案发时全都在场。

跟第一个死者距离最近。

妻子、女儿都死于心脏病,导致心理扭曲。

自己是心脏病患者,从事药学相关工作,知道如何快速杀死心脏病的病人。

病房的卫生间发现遗落的针头,衣柜里发现崭新的白大褂。

照片中提示他跟病区主治医生萧文的特殊关系。

铁证如山。

心血管病区潜伏的凶手,就是这位神秘病人——病房的朱远伯! w ,请牢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