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逃离图书馆 > 第58章 城市崩塌02

第58章 城市崩塌02


随机穿越系统已开启, 如需关闭,请订阅全文。  【第12章·心血管病区07】

下午六点,同学们各自吃过晚饭, 紧跟着就来到越星文所在的病房,将之前布置给大家的“作业”交回到越星文的手里。

越星文将大家交的作业仔细汇总了一遍,把五个死者生前的经历整理出来。

5号床,55岁女性, 性格开朗。儿子、儿媳都是老师, 昨天下午曾来医院探望过她,原本说好今天办理出院手续, 老太太身体恢复得还不错。今天上午家属来到医院,听说她意外猝死, 不肯接受这个事实, 在病房大哭一阵, 还跟医生们争论了很长时间。

越星文将资料递给刘照青, 后者皱着眉说:“这老太太死得可真冤, 本来今天都能出院了,昨晚却突发心梗, 怪不得家属们难以接受。”

越星文接着道:“80岁老人的家属就很平静,他本身病情危重,住了六次院, 他的家属应该是做好了心理准备, 很快就接受了老爷子死亡的事实, 已经将尸体领走。”

刘照青问道:“60岁那个老太太,原本安排了三天后的手术,可惜,手术还没做, 她就去世了。她的家属怎么说?”

越星文道:“她的家属在外地,没来得及认领尸体。剩下70岁、77岁的两个老爷爷,都是已经做过手术的。家属们应该会更难受,本来以为手术成功了,结果术后猝死。”

刘照青叹了口气:“唉,医院里突发疾病,半夜死人很常见,我实习的时候都遇到过好几次。可如果真像你说的,有人暗中动手脚,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越星文点头:“所以,我们得尽快找到线索。”

晚上七点半,医生们大部分已经下班,同学们按照越星文的吩咐开始装病。

先是4床的刘潇潇按了呼救按钮,等护士来到病床前,她就缩在床上一边打滚一边喊着:“我胃里好难受,是不是吃坏东西了,好痛……”瘦小的女生额头冷汗直冒,按着胃部一脸苍白。护士吓了一跳,急忙去找值班医生。

医生刚走进刘潇潇的病房,化学系男生也开始装病,男生本就一脸病态,缩在床上一边瑟瑟发抖,一边按着心脏。同病房的邹宇航一脸紧张地冲去医生办公室:“医生医生,我病友心脏病犯了,快去看看!”

刚吃过饭的医生被他叫走。

再然后,秦露也配合着演戏,假装自己头痛,叫走了最后一个值班医生。

病区患者状况频发,三位医生被调虎离山,越星文和刘照青一直在医生办公室附近散步,见医生们全被叫走,越星文立刻朝远处的柯少彬打了个手势。

柯少彬会意,在越星文的掩护下溜进医生办公室,打开医生的电脑开始破译密码。刘照青和越星文守住走廊左、右拐角,以防医生或护士过来。

柯少彬坐在电脑前,修长的双手飞快地敲击着键盘,神色无比严肃。

电脑屏幕中出现一行行复杂的代码,片刻后,柯少彬成功入侵系统,他迅速抬起右手,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放在台式机旁边,开启无线数据传输。

电脑中出现蓝色的【数据传输中……】读条框。

眼看传输到了80,右侧走廊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刘照青见一个护士推着治疗车走了过来,急忙上前一步拦住对方,笑道:“护士你好,麻烦问一下,今天晚上,我还需要打针吗?我是16床的病人刘照青。”

护士看了眼他腕带上的名字,翻了翻治疗车上的单子,道:“你今晚不用打针,回去好好休息。具体的治疗方案明天早上查房的时候再问你的主管医生。”

听见走廊里传来的对话,柯少彬紧张得手心里直冒冷汗。

数据传输终于变成了100,柯少彬立刻退出系统,右手一抬,将笔记本电脑收回掌心,迅速溜出办公室,跟着越星文一起转身离开。

刘照青看见他俩走过来,这才朝护士笑了笑,侧身让路:“谢谢美女。”

三人沿着走廊往病房的方向走,途径护士站的时候,发现护士站旁边的走道尽头摆着一个标注了“医疗废品”的超大垃圾桶。越星文看向刘照青,指了指垃圾桶:“师兄,要不要去翻翻?如果我的推论属实,凶手没来得及处理的证据说不定就在垃圾桶当中。”

刘照青点头:“嗯,走吧。”

三人鬼鬼祟祟地来到护士站旁边。

由于其他同学还在卖力演出拖住医生护士,附近并没有人,柯少彬守在通道口打掩护,越星文和刘照青从护士站偷了两双医用手套戴上,翻开垃圾桶就开始寻找线索。

纱布、注射器这些没什么参考价值,关键在药剂瓶。

越星文翻出了所有的药剂瓶和输液袋,刘照青在旁边仔细核对:“生理盐水、葡萄糖、降压药、输血管药……还有肾上腺素,应该是抢救病人的时候用过的……”他将翻出来的药剂瓶依次过了一遍,然后摇摇头:“都是常见药物,没什么异常。”

虽然白费了一番功夫,但越星文并不沮丧,轻声说道:“这里没留下痕迹,说明凶手不是在护士站换的药,护士作案的可能性比较低,可以进一步缩小排查范围。”

三人回到病房坐下,片刻后又有几个同学敲门进来。

越星文声音温和:“大家辛苦了,找地方坐吧,我们先开会讨论一下。”

邹宇航打趣道:“有种开班会的感觉啊,星文就是我们的临时班长?”

越星文朝他笑了一下,看向柯少彬:“打开资料吧,看看医生们的结论。”

柯少彬右手一抬,手心里的电脑图标变成了一台超薄笔记本,其他同学都很羡慕计算机系的奖励——又是笔记本电脑、又是智能机器人,计算机系可真是财大气粗啊!

柯少彬打开笔记本电脑里的病人资料文件夹,将屏幕旋转给越星文看。越星文鼠标快速滑过昨天已经看完的病程记录,直接打开了新增的“死亡病例讨论”部分,招呼刘照青:“师兄你更专业,你也来看看吧。”

刘照青搬了个凳子坐在他旁边,看着屏幕道:“这些是下午医生们开完会之后,录进去的死亡病例分析。五个人的死亡原因,写的是都急性心肌梗死。病例里有详细的死亡时间、抢救纪录,从抢救纪录来看,医生们确实是尽力了,可惜都没抢救过来。”

越星文从词典上撕下来一张白纸,一边整理一边说道——

“15床病人死于凌晨1点10分;24床死于凌晨1点20分;5床死于凌晨3:30分;50床死于凌晨3:40分;33床死于凌晨5点整。”他抬头看向大家:“发现规律了吗?”

众人面面相觑了一阵。

邹宇航率先举起手:“是不是死亡时间有问题?”

柯少彬分析道:“这些病床听着挺乱的,但星文按照死亡时间整理过后,病人的死好像是分成了三个阶段,1点10分、1点20分死了两个,3点30分、3点40死了两个,5点死了一个?”

其他同学恍然大悟,但紧跟着又露出茫然的表情:“这有什么讲究吗?”

越星文用笔在纸上画下一个圈:“凶手的作案时间,以及移动路径。”

听见“凶手”两字,一群学生同时脊背一僵,邹宇航白着脸,嘴唇忍不住哆嗦:“凶、凶手?你的意思是,这五个病人是被人给杀害的?!”

“没错。附加题让我们找到病区患者真正的死因,如果他们的死,没有人为因素,那这道题的答案就是‘急性心肌梗死’。”越星文顿了顿,抬眸看向大家,“你们觉得,30分的附加题,会这么简单,直接送分吗?”

心脏病患者急性心梗死亡,大家都很容易想到。医生们的死亡病例分析也是这么写的,肯定不是正确答案。

“我个人认为,五个病人的死,出自同一位凶手的手笔。”越星文扭头看向刘照青,“师兄,有没有什么药物,可以让心脏病的病人突发心梗?”

“缩血管类药物。”刘照青再次将左手轻握成拳代表心脏,右手在上面比划着讲解:“你们可以这样理解,冠心病的病人心脏表面血管狭窄,河道拥堵。医生通常会用舒张、软化血管的药物来疏通河道。可如果反其道而行,给他们用缩紧血管的药物,”他的两根手指忽然夹紧:“原本就狭窄的血管,被药物一缩紧,不就堵住了吗?”

刘师兄的解释,加上动作比划,通俗易通。病人本就血管狭窄,继续用缩血管的药很容易引发血管阻塞,让病人神不知、鬼不觉,突发心梗死亡。

——他们要做的就是找到这个人,这才是附加题的答案。

柯少彬提出另一种猜想:“有些剧毒物质也可以迅速要这些人的命吧?假如,有人在他们的药物中添加剧毒,这一针打下去,也可以杀掉五个人?”

越星文点头:“确实不能排除下毒的可能性。”

瞿薇薇脸色发白,咬着唇问道:“可谁会这么做呢?这么做的理由又是什么?五个病人跟他有什么深仇大恨?”

邹宇航猜测道:“从我们汇总的资料来看,五个病人之间根本不认识,得罪同一位凶手的概率很小吧?会不会是医院某个变态医生在做人体实验?之前《逃离实验室》那一关就是实验室的药物出了问题导致的猴子变异。”

越星文也曾想过这种可能,他沉思片刻,指出了一个疑点:“实验室那门课,是研究人员在动物的身上实验抗病毒药物。如果心血管病区也在实验新型药物,刘师兄应该能从病例中发现不对吧?”

他看向刘照青,后者急忙打开笔记本电脑中几个病人的诊疗纪录,指着上面的药物说道:“诊疗方案我昨天看过,没什么问题。医生给病人开的都是临床上常见的控制冠心病的药,刚才我们也翻了垃圾桶,没发现可疑药剂,应该不是医生在做实验。”

柯少彬说:“分析来分析去,还是星文的推论最合理——病区有一位潜伏的凶手在作案。他偷偷换掉了药,或者在药物中添加了剧毒,连续杀死了五个病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