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替嫁后她成了万人迷宁初夏傅墨霆 > 第25章 六爪粉钻戒指出现

第25章 六爪粉钻戒指出现


“嘶……”

被捏到的时候,宁初夏还是痛的倒抽冷气。

“疼?”

傅墨霆问她。

宁初夏害怕他,尤其他那双摄人心魄的眼睛。

“不疼。”

她摇头否认,不敢表露真实想法。

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她一直觉得傅墨霆壕无人性,冷漠无情。

却不知,他竟然还亲手替她处理扭伤。

不得不说他认真替她消毒上药的样子还很好看。

他五官立体,轮廓分明,线条深邃。

毫无疑问是上帝鬼斧神凿的绝品。

虽然浑身很冷,总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但是,她不得不承认,这样的傅墨霆帅气逼人,摄人心魄!

“谢谢。”

宁初夏主动开口对傅墨霆说。

傅墨霆抬眸看了宁初夏一眼。

“别感谢我,只不过为了,你昨晚替我照顾奶奶的补偿而已。”

依旧是不近人情的话,甚至还有些刻薄的味道。

听得宁初夏敏感的心里,又是一阵恶寒!

她几乎以为,他替她消毒上药,是因为担心她。

却不知,竟然是为了昨晚照顾奶奶的补偿?

也罢,刚被一段感情欺骗过的她,就不该太感情用事。

不该对傅墨霆这样的冷血男人,抱有任何幻想!

因为他没有心,就算有也是石头做的。

她根本不想去捂热它。

顿时,她赶忙抽回脚,“收回你的补偿,我不需要。”

突然,手里一空,傅墨霆的心也猛地沉了一下。

“在我们婚姻有效期内,你的奶奶,就是我的奶奶,我照顾她天经地义。”宁初夏又说。

太过直接的话,无不在划清和傅墨霆的界限。

堵的傅墨霆无话可说,无不让他心里莫名的烦躁。

该死的女人,又在抢他台词?

随着宁初夏的话落,傅墨霆的沉默。

车里腾升起一股淡淡的火药味,霍凌云那个着急。

毕竟,昨晚宁初夏照顾老太太一夜,是大功臣。

而傅墨霆又是个高傲冷酷的人。

总害怕他们两个的关系,突然崩。

霍凌云打破沉默,“傅爷,你和夫人都没吃东西,要不要我找个地方,让你们吃早餐?”

“不用。”

“不用。”

傅墨霆和宁初夏,几乎是异口同声说出了拒绝的话。

反到让霍凌云意外的很。

他扯着脸,僵硬的尬笑了一下,“傅爷和夫人,还真默契。”

闻言,傅墨霆和宁初夏,看了各自一眼,把视线转到了窗外。

“前面公交车站停车,我要下车。”

宁初夏早上买花的时候跟姐姐宁玥联系过,今天下午一起去医院看妈妈。

她想去买几本故事书,每次她们姐妹俩去看妈妈的时候,都要给妈妈读故事,买的那些故事书差不多都读完了。

傅墨霆以为宁初夏在赌气,直接下令。

“回傅家。”

“我要下车。”

“我答应过奶奶,送你回家。”

“你……”

宁初夏气的肠子都快断了。

每次都是奶奶,奶奶,难道傅墨霆一点思想都没有吗?

霍凌云透过后视镜各自看了傅墨霆和宁初夏一眼。

最终落在宁初夏的脸上,“夫人,那我送您回傅家!”

宁初夏,“……”

执拗不过,只能顺从。

二十分钟后,车子到了傅家别墅。

车子驶进庭院里,宁初夏就下了车,朝正厅走去。

脚腕上上了药,不疼了,走路也好了很多。

傅墨霆一直坐在车里,没有要下车的意思。

只是目光透过玻璃窗,远远看着宁初夏走进去。

他阴沉着脸,目光神秘莫测,让霍凌云难以看穿!

“傅爷,我们回公司?还是去医院?”

傅墨霆收回目光,平视着前方,“让人给她准备些吃的!”

这个她,不言而喻,说的就是宁初夏。

霍凌云很是意外,傅爷可是典型的冷酷无情。

不曾对任何人,主动关心过。

当然,游轮上的那个女孩是例外。

只可惜,她已经死了。

“好,我马上吩咐。”

“先送我去公司,医院那边的情况,随时替我汇报。”

“好。”

说完,霍凌云主动向傅墨霆汇报。

“傅爷,还有一件事,您的戒指,好像有眉目了。”

闻言,傅墨霆倏然瞠大了眼。

“真的?”

霍凌云道,“有人发现戒指在珠宝二手交易市场出现,就是不知道真假?

不出意外,这两天就会交货,我已经跟那边打过招呼,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好,必须顺藤摸瓜,找到她。”

傅墨霆掷地有声,希望戒指是真的,那个女人还活着。

……

宁初夏走到客厅,紧绷的神经彻底放松了下来。

一夜未眠的她,感觉浑身的绒毛都是累的。

她第一时间,回了房间,洗了澡,倒在床上就睡。

‘叮’

手机里进来了信息,是宋沁雅发过来的。

【雅雅:初夏,你在忙什么?有件事,我想跟你说!】

【夏夏:……】

宁初夏已经睡着了,根本听不到信息。

而这边的宋沁雅,看着宁初夏微信的头像,心里满是纠结。

门外再次响起父亲宋大海的催促声。

“雅雅,你准备好了吗?我们该出发了!”

闻言,宋沁雅捏着手机的手,僵滞了下。

“等会,我还没换好衣服,等我换好衣服,我马上出来。”

宋沁雅赶忙说了一句。

其实,她早就换好了衣服,只是等着宁初夏回话。

宋大海越是催促,宋沁雅的心里,越是紧张。

无奈,她只能拨通宁初夏的手机。

可是,宁初夏已经睡得不省人事,根本没听见。

最终,宋沁雅拿起了宁初夏给她的钻戒。

心里与不在对宁初夏说,“初夏对不起了,我没有信守承诺,没有把钻戒还给主办方。

我爸出了事,我只能把钻戒卖了。”

想到这里,宋沁雅的思绪再次回到了游轮酒会的次日。

那天接到妈妈电话后,她来不及还戒指,就打车回了京市。

装修老旧的住宅小区,狭窄的水泥路上。

宋沁雅踩着坑坑洼洼的泥坑,急匆匆的一路跑回家。

她纯白的板鞋上,黄色的雪纺裙裙摆上,全部是泥巴。

她气喘吁吁的看着,孙子般站在客厅里宋大海,眼里全是恨意!

虽然妈妈在电话里没说,可是,不问也知道,嗜赌成瘾的父亲欠债了。

更何况,被他输的空荡荡的家里,还坐着十几个陌生男人。

宋沁雅见惯了这种情况,她直接开口问宋大海,“说吧,你这次又欠了多少?”

宋大海抬起头,看着宋沁雅,“不多,不多,刚好二十万。”

说着,他就一脸讨好的朝一个男人看过去。

“风哥说了,只要你嫁给他,欠款就抵消。”

晴天霹雳般的话,让宋沁雅如遭雷击。

她天性高傲,只可惜,出生在贫民家庭。

还有一个嗜赌成瘾的父亲。

这是她永远的耻辱。

面对父亲的话,她眼眶里泪水倾斜而出,“宋大海你真是丧尽天良,竟然打我的主意?”

“什么叫我打你主意?我养你,供你读书,就是为了替我换钱的,风哥看上你,是你的福气。”

“我不嫁。”

宋沁雅拒绝。

“你敢。”

宋大海一巴掌就朝宋沁雅的脸打过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