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替嫁后她成了万人迷宁初夏傅墨霆 > 第37章 失控

第37章 失控


傅墨霆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这么迫切得到什么?

面对宁初夏的行为,他真的疯狂了。

她是他的妻子,是他的人。

必须属于他。

不管是她爱顾少卿,还是,迫不及待要搭讪傅北野。

亦或者,想跟龙啸生暧昧不堪。

他都不允许。

哪怕他们之间没有感情,没有爱,他都不允许。

尤其是他的吻,尝到她的味道时。

他彻底失控了。

这种失控已经不止一次。

确切说,从他们新婚之夜就开始了。

此刻,他只不过想对她宣泄主权。

用行动告诉宁初夏,她是他傅墨霆的女人。

可是,却不知,一发不可收拾。

浅尝制止,并不能满足他。

来自自身本能的冲动,想要的更多。

以至于,解开皮带,就想占有她。

却不知,宁初夏在这一瞬间,她崩溃的大哭出声。

因为,这种情景,让她联想到了游轮的那一夜。

类似这种情景下,她丢了清白。

“不要。”

她扯着嗓子大喊出声,“傅墨霆我求你了,放过我好不好?”

宁初夏真的害怕到了极点,并不是因为不想让傅墨霆碰。

只是,她发现,她已经对那一夜产生了阴影。

面对傅墨霆她合法丈夫,她也不能接受,他的碰触。

因为害怕,她浑身都哆嗦起来。

冷汗更是从头到脚,一波一波的流出来。

身体更是僵滞,冰凉一片。

傅墨霆虽然在气头上,一心想要占有她。

可是,他还是在千钧一发之际发现了宁初夏的异样。

他来不及开口,突然宁初夏就昏迷了过去。

一点点僵滞冰凉的身体,就好似死了一般。

傅墨霆吓懵了,浑身的神经都紧绷起来。

尤其,他太过浓黑的眉毛,紧蹙在了一起。

“宁初夏,宁初夏。”

他火速提上裤子,就把宁初夏抱进自己的怀里。

“宁初夏,醒一醒,你到底怎么了?”

他拍打着她的脸颊,想要把她叫醒。

可是,宁初夏已经彻底昏迷了。

甚至,她的呼吸都在一瞬间,停止可。

傅墨霆不知道宁初夏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

只知道,她不能死。

顿时,他赶快将她的身体放平在后座,二话不说,就对她人工呼吸。

整整十分钟,宁初夏的气息才被找回来。

而他紧绷的神经,也松懈了一些。

“呼呼,呼呼。”

找到呼吸的宁初夏,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她睁开疲惫的眼睛,泪眼婆娑的看着傅墨霆。

“对不起,我错了,真的错了,我求你不要逼我,给我一点时间。”

宁初夏很清楚,她有了心理阴影。

最为关键的是,她已经不是清白之身。

虽然,她为了姐姐和妈妈,嫁给了傅墨霆。

成了他的妻子,就必须尽到妻子义务。

包括夫妻之事。

哪怕傅墨霆不是个正常的男人。

可是,在这之前,她必须告诉傅墨霆,她自己的事。

她不想欺骗他!

“在我考虑清楚之前,不要强迫我好吗?”

她说的很卑微,几乎带着祈求。

听到傅墨霆的耳中,很是敏感。

就好似要揉碎他的心一般!

他是商场的铁骨硬汉,不曾为任何女人动容。

一直以来,他不近女色,更是讨厌女人眼泪。

总觉得哭哭啼啼让他很闹心。

可是,此刻看到宁初夏梨花带泪的脸,竟然莫名其妙的有种酸楚和疼惜。

这是他第二次产生这种感觉。

第一次,是游轮上的那晚。

他觉得那个女人的泪,是他的例外。

可是,宁初夏的眼泪,再次成了例外。

他不知道,为何会这样?

更是不想被宁初夏的泪,她的话,继续揉碎她他的心。

继续左右他的心智。

故意不去看他的眼睛,敛起眼底的复杂。

“够了,不想被我丢出去,就给我立马收起眼泪。”

原本宁初夏心里就难过。

她知道傅墨霆是个冷漠无情的男人。

哪怕是她的丈夫,她她伤心难过时,她都不指望他能开口哄她,替她擦泪。

可是,刚才明明是他欺负她,伤了她的心。

却不知,他依旧这般冷漠,再次说出凉薄无情的话?

一瞬间,宁初夏的心里,更加酸楚。

她及时闭紧嘴巴,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可是,她眼眶里的泪,却更加肆意泛滥!

而傅墨霆已经整理好衣服,笔直坐在后座上,丢了西服外套在宁初夏身上后。

就想个没事的人,拿出手机打电话。

“上车,去医院。”

他惜字如金说完,就挂了电话。

而一直等在车外的霍凌云,接完傅墨霆的电话,就及时上车。

霍凌云不知道,傅墨霆和宁初夏发生了什么?

只知道,傅墨霆从医院赶来魅色的。

上车他就问,“老太太不是让您不去医院了吗?”

傅墨霆根本不想多说一个字。

丢给了霍凌云一记,多管闲事的眼神,命令道,“开车。”

闻言,霍凌云闭上了嘴巴。

只能按照傅墨霆的意思,开车去医院。

而宁初夏也以为,傅墨霆去医院,是为了老奶奶。

身上的裙子已经被傅墨霆撕烂了。

要不是隔板挡着,她根本不知道,狼狈的模样会不会被霍凌云看到?

没有衣服穿,她只能用傅墨霆施舍的外套裹紧她的身体。

她靠在后座上,空洞的眼睛,看着窗外倒退着的京市霓虹夜景。

想到最近发生的所有事,心里五味陈杂!

因为喝了酒的缘故,她的脑袋很沉很重,没一会,她就困的睡着了。

脑袋就斜靠在车窗玻璃上,是不是传来脑袋碰触玻璃的沉闷声。

直接传到了傅墨霆的耳朵里。

虽然,他拿着平板,在工作。

可是,他的心里十分凌乱。

听到她脑袋磕碰玻璃的沉闷声后,他倏然转脸看着宁初夏。

她已经睡着了,呼吸很均匀,没有先前的窒息感。

可是,她的脸上依旧带着病态的苍白。

在霓虹灯光下,更是带着一种静美。

这是傅墨霆第一次看宁初夏的睡颜。

更是第一次看女人的睡颜。

从来不知道,女人的睡颜,唯美的像山水画!

以至于,让他看的出了神!

以至于,让他不苟言笑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浅笑,他都浑然不知!

以至于,在她脑袋再次撞击车窗玻璃时,他及时伸出骨节分明的手,及时护在她的后脑勺。

随即,掌心用力,将她裹成粽子的纤瘦身体,揽进他宽大温暖的怀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