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替嫁后她成了万人迷宁初夏傅墨霆 > 第79章 所以,这是傅墨霆的杰作

第79章 所以,这是傅墨霆的杰作


而宁初夏彻底懵了。

做梦都没想到,傅墨霆竟然会吻她。

而她清楚感觉到他的动作,有些疯狂。

好像在舔!

瞬间,宁初夏的脑子当机一片!

这个男人,简直……

她不知道他吻了她多久,只知道她快要窒息的时候,他才松开了她。

而后,他连一句解释的话都没说。

只是冷冰冰的丢下一句,“困了,先回房间睡觉了。

最好别走不想干的人来打扰我!”

不想干的人?

这是再说她?

宁初夏真的快要被气死了。

前一秒,还不要脸的吻了她。

后一秒,就成了他口中不想干的人?

特么的,傅墨霆竟然说的出口?

哼!

真的气死了!

宁初夏很想找傅墨霆理会,可是,他已经关上了书房的门。

她还有设计稿,不想在他身上浪费时间!

顿时,她一屁股坐在电脑前,开始继续她的设计!

与此同时。

从书房出来的傅墨霆,根本没有丝毫睡意。

而是,一脸贪婪的摸着他粘着奶油的唇。

对刚才的奶油吻,回味无穷!

老太太刚好上来,“霆儿?”

“奶奶。”

傅墨霆抬脸。

“你没吃早饭,饿不饿?”

老太太走过来,在傅墨霆面前站定。

“宁丫头,给你切了一块蛋糕,给你送上来了。

我知道你不吃甜食,呃……你这是吃了?”

老太太突然就看到了傅墨霆唇角朝的奶油。

瞬间,傅墨霆有种被抓包的不自然。

“呃……吃了,我吃了。”

傅墨霆匆匆说了一句,故意躲开老太太的充满探究的眼。

“我口渴,先下楼喝水了。”

“呃……好!”

老太太看着逃一般溜了的孙子,总觉得很奇怪,好像躲着她。

知道宁丫头,今晚要忙工作。

她迈着步子朝书房走去。

推门进来,老太太径直朝书桌边走来。

“宁丫头,你今晚加班赶设计稿,要不要我让刘妈替你准备夜宵?”

宁初夏抬起头,冲老太太一笑,“奶奶,不用,我刚才吃了蛋糕,很饱的!”

老太太刚好看到了宁初夏嘴上的奶油。

宁丫头吃了蛋糕?

所以,孙子傅墨霆嘴上的奶油……

呵呵,这小子太贼溜了吧!

明明吃了的是宁丫头嘴上的奶油。

非说吃了蛋糕!

哈哈,真当她老太太眼瞎么?

但是,她不得不承认,小夫妻真和谐。

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曾孙子指日可待!

……

楼下,傅墨霆下来,就看到放在茶几上的透明玻璃缸。

里面两只贼大的乌龟,正在水里爬啊爬。

傅墨霆看到乌龟就来火!

“宁初夏你居然敢说我是乌龟?我看你才是乌龟,宁乌龟。”

傅墨霆拿起牙签,就逗弄起两只乌龟。

好似将两只乌龟当做宁初夏来捉弄。

只想发泄怒火。

可是,突然想到宁初夏的话。

他拿出手机,就拨了个电话出去。

“马上来公馆!”

电话这头的霍凌云,好不容易有个空闲。

洗了澡,就想好好睡个美容觉。

却不知被傅墨霆一个电话,愣是从被窝里揪了起来。

“傅爷,出什么事了吗?您不是说今晚没事吗?”

他赶忙问了句。

晚上是傅墨霆说让他早点回家,不用让他跟去傅公馆的!

“废话少说,不管你现在在干嘛?二十分钟内务必马上给我过来,否则,立马给我滚蛋。”

说完,傅墨霆就挂了电话。

而霍凌云哪里敢有一丝懈怠。

穿了衣服以最快的速度出现在了傅公馆!

“傅爷。”

霍凌云扒拉着,有些凌乱的头发。

着急赶过来,好像忘了整理头发。

反观傅墨霆,缄默的坐在沙发上,悠然自得的喝着咖啡,看着报纸。

整个人一丝不苟!

他抬起下巴,指了指透明玻璃缸里的乌龟。

“交你个任务,让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我要让他们的龟甲上出现,‘龟孙子媳妇就是我宁初夏’!”

太过奇葩的话,太过奇葩的任务。

无不让霍凌云大写的懵逼。

又不是甲骨文时代,非要在龟甲上刻字?

可是,傅墨霆是傅爷,他的主人,他不能违背他的意思。

可是,他真的有些无从下手啊!

他是特助,不会雕刻啊!

无奈,他只能拿出手机问度娘。

而后,找来刀就开始雕刻。

在活乌龟甲上刻字,真是技术活。

刻的霍凌云费时又费力,刻的汗流浃背,满头大汗。

最终,在天亮前,他还是完成了任务。

而他的大boss傅墨霆,就侧身一丝不苟的躺在沙发上一夜。

监视了他一夜。

“傅爷,好了。”

霍凌云把乌龟端过去,让傅墨霆看。

傅墨霆揉着酸困的眉心,仔细看了看上面的字。

“技术勉勉强强,有待提高!”

说完,他就踱步去楼上洗漱。

霍凌云站在原地,脸上是大写的委屈。

他不是雕刻匠,用了一夜的时间,好不容易刻好了字。

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夸一句他会死吗?

哼。

他看着傅墨霆的背影,不满的翻白眼。

他无力的坐在沙发上,倒了杯水了几口。

靠在沙发上,想眯一会儿。

可是,不到十五分钟,洗漱好换了衣服的傅墨霆就下来了。

“走。”

他惜字如金的开口对霍凌云说。

霍凌云只能赶忙起身跟上。

“好。”

书房里。

宁初夏奋战了一个晚上,终于完成了设计。

她看着样图,虽然,不确定能不能入选。

可是,她总有一副成就感!

毕竟,这是她第一次,用自己真实的设计,面对观众。

所以,不管结果如何,她内心充满了期待。

她长呼了口气,拿着样图就回了卧室。

卧室里已经没了傅墨霆的人影。

不用想也知道,他去上班了。

昨晚一直在忙,她没时间想太多。

现在想起来,这个男人也太冷漠了吧?

不管如何,她是他的妻子。

她一晚上在书房,他竟然都没对他说句关心的话?

真不是一般的无情!

“傅墨霆你给我等着,有朝一日,我定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说完,宁初夏就去洗漱换衣服下楼。

“少奶奶吃早餐。”

刘妈招呼宁初夏吃早餐。

“好。”

宁初夏说着,就朝茶几边过去。

过了一晚上,她想看看奶奶的宝贝龟孙子,有没有彻底适应新环境?

或许因为霍凌云刻字的强迫。

让两只乌龟受到惊吓,玻璃缸里的两只大乌龟,没头苍蝇般的扑腾着乱跑。

“龟孙子,你们怎么了?是不是觉得新家不好玩?”

她随手拿着牙签想要逗弄它们,抚慰他们一番。

却不知,她倏然就看到了,乌龟壳上的字。

‘我是龟孙子媳妇宁初夏!’

看到这几个字的瞬间,宁初夏瞬间豁然开朗。

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昨晚傅墨霆莫名其妙生气的原因!

原来老太太口中的龟孙子,是在说傅墨霆?

而她却浑然不知,还不止一次,在他面前说龟孙子?

甚至,还说要在乌龟壳上刺上,‘我是龟孙子’的字样!

所以,突然出现在龟甲上的字,就是傅墨霆的杰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