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刷视频:我能获得无数奖励 > 第033章 逐出师门

第033章 逐出师门


  收拾好行李之后,陆渊和十三姨拎着箱子走出了宝芝林。

  来到台阶下,回头看着大门上悬挂着的宝芝林牌匾,十三姨神情落寞。

  “好了,少筠,咱们走吧。”

  眼看周围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陆渊轻声说道。

  “嗯。”

  十三姨叹息一声,随陆渊乘着叫来的马车离开。

  “陆渊,你说接下来咱们要去哪?”

  马车上,十三姨靠在陆渊身上,眼神茫然地问道。

  “咱们先去找家客栈住下,然后让牙行找个院子买下来,也开一家医馆如何?”

  陆渊想了一下问道。

  “嗯,我都听你的。”

  见陆渊对未来有规划,十三姨也不再迷茫,甜甜一笑,靠在陆渊怀里。

  ……

  就在陆渊和十三姨在客栈中住下的时候,黄飞鸿也回到了宝芝林。

  来到后厅,他神色阴郁地给自己倒上杯茶,默默无言。

  就如陆渊所料,下午他与提督的会见并没有取得任何有效进展,对方依旧态度强硬,逼迫着他解散民团。

  就在这时,他便看到牙擦苏出现在门口。

  “怎么,阿苏,有事情吗?”

  看出牙擦苏神情犹豫,黄飞鸿开口问道。

  “师…师父。”

  进来之后,牙擦苏给黄飞鸿施了一礼。

  “怎么了?”

  黄飞鸿问道。

  牙擦苏深吸一口气,极其流利顺畅地说道:“师父,陆大夫和十三姨刚才回来了,但因为师兄弟们对他们有意见,于是便收拾行李离开宝芝林了。”

  听到牙擦苏突然说话变得流利起来,黄飞鸿和凌云凯都是一愣。

  “牙擦苏,你怎么说话说的这么好了?”

  凌云凯好奇问道。

  而黄飞鸿的注意力却放到了牙擦苏所说的内容上来,急问道:“等等,你说陆兄和十三姨已经收拾行李离开宝芝林了?”

  “对。”

  牙擦苏点点头,而后再次深吸一口气,道:“陆大夫临走前还说,他预料到你和提督大人的会谈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于是提议让咱们民团想办法立一个大功,为自己塑一个金身,让提督大人不敢轻举妄动。”

  听到这番话,黄飞鸿微微苦笑:“立大功……可这大功哪里是说有就有的?”

  话音未落,他就见牙擦苏再次深吸一口气,快速说道:“陆大夫说,他有可靠消息,花旗国商人约翰逊表面上征召劳工去金山淘金,实际上却是在贩卖奴隶!”

  “什么?”

  听到这番话,黄飞鸿神情猛然一变:“此言当真?”

  如果这个消息是真的,一旦他能够率领民团破获此案,绝对可以称得上是泼天功劳,提督大人也不会再好意思提什么解散民团的事。

  这是一个能够救民团于水火的消息!

  “陆…陆大夫是…是这么……说、说的。”

  对这个问题,牙擦苏的回答又结巴起来。

  “诶,牙擦苏,你说话怎么又变回去了?”

  凌云凯好奇问道。

  “这…这个问…问题我…我没…没准备。”

  牙擦苏结结巴巴回答道。

  “那你以后要多提前准备一些答案,跟刚才一样说话多痛快啊。”

  凌云凯拍着牙擦苏的肩膀笑道。

  黄飞鸿却是想起牙擦苏说陆渊和十三姨已经立刻的事情,沉声道:“阿凯,你去把猪肉荣给我找来!”

  “是。”

  听出黄飞鸿话语里的怒火,凌云凯神情一凛,赶紧小跑着出去。

  不片刻功夫,猪肉荣便急匆匆来到后厅。

  “师父,您找……”

  他还把这句话说完,就听黄飞鸿怒道:“你给我跪下!”

  “额……是。”

  猪肉荣不敢违逆黄飞鸿的意思,低着头乖乖跪下。

  “临走之前,我是怎么跟你们说的?”

  黄飞鸿强压着怒火问道:“我是不是跟你们说了,以后任何人不得再对陆大夫和十三姨的事情说三道四?”

  “……是。”

  猪肉荣闷声应是。

  “那为什么现在陆大夫和十三姨全都走了?”

  黄飞鸿的声音猛然拔高,一掌拍在身旁的茶几上。

  砰!

  哗啦!

  茶几承受不住黄飞鸿掌力,轰然散架。

  猪肉荣身体一哆嗦,想要说什么,但最终又闭上了嘴。

  “看来你是承认自己犯的错了?”

  黄飞鸿声音冷肃。

  “可是师父,那小白……陆、陆大夫他做事不地道,他明明住在咱们宝芝林,竟然还敢打十三姨的主意,他……”

  猪肉荣正要说什么,黄飞鸿便抬起一脚揣在猪肉荣肩膀。

  砰!

  随着一声闷响传来,猪肉荣庞大的身躯被黄飞鸿一脚踹的飞起来,足足向后飞出三米距离,重重摔下。

  “师父!”

  看到黄飞鸿竟然如此愤怒,一旁的凌云凯与牙擦苏全都吓傻了。

  “给我滚回来!”

  黄飞鸿冷着脸对刚从院子里挣扎起身的猪肉荣喝道。

  猪肉荣踉踉跄跄从门外进来,脸色胀红,不敢有任何言语,再次跪在黄飞鸿面前。

  “我记得之前就跟你们说过,我与十三姨虽是青梅竹马,却从没有丝毫的男女私情,更没有想过因此就与她结成连理。”

  黄飞鸿声音淡漠的说道:“陆大夫学究天人,光风霁月,没有任何门户之见,将哪怕在国外都属于顶级知识的外科手术与微生物学传授与我,就连在刚刚,临走之前还为我民团出谋划策,助我渡过难关……”

  听着黄飞鸿淡漠的语气,猪肉荣心中忽然惶恐起来,他磕头道:“师父,对不起,徒儿做错了,我这就去找陆大夫,去求他原谅!”

  对于猪肉荣的话,黄飞鸿没有任何反应,只是悲伤道:“可是,陆大夫待我至诚,最终却被你们给逼出宝芝林,如此徒弟我黄飞鸿不敢教——林世荣,从今往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你不再是我徒弟,我也不是你师父,你走吧!”

  说完,黄飞鸿起身背对猪肉荣,对凌云凯道:“阿凯,送客!”

  “师父!”

  猪肉荣这时才终于回过神,黄飞鸿要将他逐出宝芝林!

  他脸色苍白,眼中满是惶恐,膝行几步抱住黄飞鸿的双腿,眼泪簌簌而下,泣道:“师父,弟子知错了,求你不要把我逐出师门,弟子知错了,弟子知错了!”

  不只是他,凌云凯和牙擦苏也全都跪在一旁劝道:“师父,林师兄固然有错,可罪不至此啊,您就再给他一次机会吧。”

  “住口!”

  黄飞鸿怒视着凌云凯道:“你现在也要违背我的命令了吗?”

  “弟子不敢!”

  凌云凯吓了一跳,赶紧磕头。

  “既如此,就把林世荣先生请走吧。”

  说完,黄飞鸿连看都不看猪肉荣一眼,挣脱他的双手,向后院而去。

  “师父!师父!”

  看出黄飞鸿的决绝,猪肉荣彻底慌了,他从没想过,陆渊在黄飞鸿眼中竟然如此重要!

  眼见黄飞鸿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猪肉荣身体一软,瘫倒在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