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历仙 > 第一章 戏子、道士

第一章 戏子、道士


春雷响,万物生。

刚下过春雨的礼台镇,薄雾缭绕。小镇较为僻静的乌柳巷,有位清瘦少年坐在廊檐下,端着一碗不见米的粥水,就着粗粮馒头吃起。

少年姓卞,名长安,爹娘早逝。早些年跟随老农医在其药铺担任杂务一职,起先只做些研磨、切药等粗活,随着对药材方面的熟识,上山采药的力气活便降任其身,并无多少力气的身子,经不起跋山涉水的含辛茹苦,时常深更半夜才背着小半篓药材回来,药铺也因此受牵连,生意都少上平时的好几倍。若不是老农医的医术高超,恐怕剩下的十几人也随之离去,断了之间好些年头的情分。

或是为了药铺生意,又或是担忧卞长安,老农医传授一篇名为“老农经”的养生学术。

练经大半年,身子仍然清瘦,力气却显而易见的增长,攀山越岭小半天,也不见气喘,所挖掘的药材也陡然攀升,但是药铺的生意并未回到以往的锋芒。卞长安心中极度自责,虽然老农医嘴上说着没什么,但确实是因他而起,若是有机会能帮助药铺或者老农医,必然毫不犹豫。

沿着碗边呼噜的吸口粥水,咬口粗粮馒头,粗略的嚼几下,便咽了下去。

卞长安仍然清晰的记得,五岁那年冬天,耗光了爹娘留下银两,迫不得已拖着饥肠辘辘的身子,好似一头行尸走肉游串乌柳巷,巷子里的寒风,吹得棉花簇成团的棉衣猎猎作响。家家户户紧闭的大门,因爹娘死去而变得内敛的性格,并未伸手去敲响近在咫尺的大门,最终饿昏倒在药铺门前。

听见动静的老农医走出门外,瞧见昏倒在地的卞长安,费了大功夫才从阎王地府里将其拉了回来。

礼台镇的教书先生常说:天下之至仁者,能合天之至亲也。

言中人或许就如老农医这般,善心亲人。

原本万籁寂静的清晨,响起一声冷哼,卞长安抬起头,果不其然,那人斜望眼睛,毫不掩饰的厌恶神色。

此人是小镇坞珑街的陈家子嗣,有个极其文雅的名字,叫做嘉湉。据说是家中长辈花了银子请教书先生给起的,至于曾用名,无人知晓。

陈嘉湉与卞长安都属药铺,之间身份却各异不同,相较于自己,说此人是老农医真正传人也不为过。作为传人,看到师傅却对他人善和,对自己却严厉,年幼心里总会执拗、不满。

陈嘉湉冷哼说道:“若是晚了时辰,看我不罚你。”

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去。

在陈嘉湉的心中,起初并不反感卞长安,名义上算是自己的半个师弟。只是心中早已把药铺视为第二个家,家里生意自然在意,生意亏损,自然气愤,况且药铺的生意跟卞长安有关,心中仅有的好感荡然无存,自然而然反感其人。

卞长安喝完碗中剩余粥水,轻叹一口气,急忙收拾屋子,关好门窗,朝着药铺跑去。

没办法,谁让对方是师姐呢,师弟让着师姐,天经地义。

药铺所建位置乃是乌柳巷和坞珑街相交之地,建有百余年,正厅挂着刻有“芾治净盏”的牌匾,看上一眼有种润心舒缓之感。

花了半刻钟,卞长安来到药铺,熟络的打着招呼,“农爷好,陈师姐好。”

老农医笑着点了点头。

清晨第一让人舒心事,便是有人称你为“爷”,只可惜陈嘉湉那丫头太过礼貌,总是师傅长、师傅短的喊着,听着虽然有模有样,但还是不如“爷”来得好听。

卞长安刚拿起上山挖药的工具,迈出两三步,老农医连忙叫停道:“近日山里不太平,先不上山采药了,铺子里的存药够用段时间。”

卞长安疑惑的问道:“出了什么事嘛?”

山中状况对于礼台镇来说如是大事,不仅关系到靠山吃饭的猎户,也关系小镇几家药铺,而事关药铺生意,陈嘉湉也来了精神,顺耳倾听。

老农医望向连绵几座山头,微眯起眼睛说道:“不是什么大事,只要不上山就好。”

没有听到什么有用的消息,卞长安也不再过问,只要老农医不愿说的事,不管如何撒泼打滚,也问不出个什么所以然。陈嘉湉有些不甘心,一个劲的朝着卞长安使眼色,希望能从老农医嘴里问出什么,毕竟事关药铺。

卞长安刚想接着问些什么,老农医抢先岔开话题说道:“听说今天坞珑街热闹,还有戏可看,你俩不去瞅瞅?”

陈嘉湉不得不放弃从老农医那里能问出什么的想法,摇头说道:“不去,也就李家家主做寿而已,没啥意思。”

对于陈嘉湉这种见过大富大贵的孩子来说,做一场热闹的寿宴确实没意思,但是对于卞长安来说,却是不可多得的一件趣事,寿宴的热闹曾有幸远见过一回,场面恢弘,门前熙熙攘攘,据说还请了县城里梨园的戏班子做寿,只可惜没能观上一眼。如今得知李家做寿,还能看戏,心里直痒痒,恨不得一瞬飞去。

卞长安诺诺的说道:“农爷,那我去看看?”

老农医伸出手放在卞长安脑袋上,柔声说道:“去吧,药铺有你师姐在,尽心玩。”

卞长安弯腰谢道:“麻烦师姐了,我不会玩的太晚,瞅一眼就行。”

倘若因为自己贪玩,害得师姐去做原本属于他的工作,心里会过意不去。可实在是看戏过于吸引人,又得老农医应允,不去看上一眼,总觉得有些可惜。

陈嘉湉冷哼一声,不理会的忙活自己事。

老农医无奈的摇摇头,两人之间的关系微妙,需亲自渡解,插手不得。

掏出五十文钱说道:“放心去玩吧,别太有压力。给你师姐带份糕点,剩余的就算你的,随你用。”

卞长安有些手足无措,表面看上去有些偏袒师姐,可实际一算,明显是偏袒与他。坞珑街一份品相极好的糕点,也才二十七文钱而已,除去糕点花费,还余二十三文钱,相当于他两月的工钱,如此庞然巨额,怎不是偏袒于他?

连忙摇头拒绝道:“不了农爷,我有钱。”

老农医瞋目说道:“你有几个钱?快拿着。”

卞长安依旧摇头拒绝,虽然自己的钱也是从老农医那里挣来的工钱,但起码是靠本事得来的,用起来不会太过负担。老农医给他的够多了,不能在祈求些什么。

刹那间跑开,并大声喊道:“我会早点回来的。”

收回五十文钱,双手掩后,怅然若失的喃喃道:“长大了,要管不住咯。”

陈嘉湉问道:“师傅,小师弟不还在么,哪里管不住了?”

老农医望着院中倾斜的背篓,哀叹不已,“今天在,明天呢?明天若在,那后天呢?”

想不明白师傅话中意思,什么今天在,明天不在;明天在,后天不在的,脑袋里云里雾里。

忽然想起后天就是清明节,顿时哑然笑起,原来师傅说的是这个意思,不愧为师傅,说的话就是高深莫测。

坞珑街算是礼台镇富饶的街道,因有朝廷在此设立衙门,所以以往的泥瓦房彻头彻尾变成如今的砖石房。诸多有钱地主纷纷搬迁至坞珑街,如陈嘉湉所在的陈家,衙门的官老爷,家里出过状元的杨家,还有今日做寿的李家等。

随着时间变迁,礼台镇自然而然的分成镇心和镇外,镇心自然是坞珑街,而所谓的镇外便是乌柳巷和延河里。

镇心的人逐渐变得眼高手低,使唤镇外人也是得心应手。

自从衙门换了如今的官老爷,小镇的风气才得以改变,慢慢恢复以往家家户户和蔼的风貌,但是人性已所成,老一辈的人很难做出改变,官老爷只能将希望寄托在下一辈中,祈求新一辈能将小镇恢复如初。

据说新任官老爷是杨家那位叫做杨正浩的状元,在朝廷顶撞正三品官员,正巧不巧那位官员站在宰相一边,宰相的官威何其大,对付一个刚入朝廷不到三年的状元,简直轻松至极。宰相派人在杨正浩管辖地域捣乱做坏事,迫使杨正浩坏了规矩,被贬至归乡,做了如今的父母官。

从药铺到坞珑街,差不多五六里路,卞长安先回家拿了铜钱,再从家不停歇的慢跑,共花了一炷半香的时间临至坞珑街,距离李家还有半里路,不过余下的路不需再着急忙慌,减缓脚步,边走边欣赏令人向往的坞珑街。

半晌的坞珑街热闹非凡,眼花缭乱的小贩小吃,不间断的吆喝声。有心眼的小贩早早挑着担子在李家门外寻找合适的摊位,等到开戏后,一些手中余有闲钱的听客,总会忍不住流水的嘴巴,买上小份喷香的炒花生磨磨嘴皮子,说不定今日能挣得银子要比平常多上好些倍;也有懒散的小贩,直接收摊前来寻找好位置看戏,相对于此类会于享受的,不仅挣不到银子,说不定还会花费银子填满馋嘴。

临近村子有消息广泛的孩童,相约心头喜爱的姑娘和几位口头上的生死至交兄弟,顺带几个顺眼的跟屁虫,带足口粮,赶了整天的路前来看戏。

卞长安也喜欢听戏,以往只有云游路过的戏班子,还需他们愿意在此搭台,才有戏可听。这等戏班子会的曲子远不及梨园里的戏子,唱得也不如梨园的戏子卖力,脾气也是极大,都是难伺候的主,或许在戏班子看来,能在这种穷乡僻壤搭台唱戏,便是乡镇百姓求之不得的事情。

正午,李家寿宴应时而开,戏台也拉开帷幕,台上铿铿锵锵锣鼓响,两位脸上涂满油彩的戏子,神色惊艳,嘴里咿咿呀呀的唱着,手里的花枪,舞得那叫一个精彩。

卞长安并未见过这部戏,因此也不知晓此曲的名字,像这种很少见的戏曲要花了银子骤多,且还不是有钱便能请得来的。如此看来,李家主的这场寿宴也算是下了血本,还拱让外人观看,财大气粗倒也贴切李家。

一幕落,一幕起。

台下拍手叫好,卞长安也被点燃心中火,双手拍的犯麻。

第二幕是同样精彩的“铡美案”,尽管戏曲深引人心,但是药铺里已经耽搁半天的活还要他去忙活。卞长安恋恋不舍的离去,捂着耳朵跑了老远,可那震响的戏声仍然逃不脱,无可奈何之下,只能边走边絮叨着:“听不见,听不见……”

戏声如银丝摄入耳朵,不论如何分心,都不管用。

可再怎么想,脚步并未往返而去。

花了三十文铜钱买了份最好的糕点,心满意足的准备离去时,却被路边一个算命道士拉住。

算命道士不怀好意的说道:“小兄弟,要不要算一卦?贼准的。”

不曾平静的心,顿时发毛,暗道一声不好,尽管一再小心,还是漏了财,看对方的样子,似乎不从他身上刮掉一层油水,不会放任离开。

守财如命的他,卯足了劲挣脱,可不管如何使力,都挣脱不开那个看起来比他还要瘦的道士,心里一阵犯嘀咕。

算命道士滔滔不绝的推销自己,“老夫我行走江湖,道法超然,推衍星辰皓月,命理运势,看面相、演八字、看风水、画符咒、写联子,哪个不是样样精通?只有你不需要的,没有老夫不会的,怎么样,来一个试试先?”

听到道法超然,卞长安心中微动的问道:“纸符行不行?”

民间有一传言,说是道法越高的道士,所绘画的纸符品秩越高,烧给亲人带给转世后的亲人福运也足大,卞长安想给爹娘求两幅。

算命道士说道:“当然会,老夫道法超然,纸符品秩定然极高。只不过价钱嘛……”

卞长安底气不足的伸出两指问道:“画两张,价钱多少都行,要是钱不够的话,能不能先欠着,等我再农爷那里挣到钱后再还你。”

算命道士故作犹豫起来,似乎这种方法很难办成此事。

卞长安有些失落的说道:“要是不行的话就算了。”

说完便转身离去,没能替爹娘求到两幅纸符,心里感到自己有些颓败,连最微小的事情也不能爹娘做到。

算命道士急忙从怀中掏出笔和黄纸将其拦下,好不容易来了一单生意,怎会轻易让其跑掉,“等等,我也没说不行啊,小兄弟真是捉急。不过要在我这里立个字据,免得小兄弟赖账。”

卞长安顿时欣喜起来,“没问题。”

接过笔纸,却不知该如何写,这是他第一次要欠别人,也是第一次立字据。

算命道士试探的问道:“按我说的来写?”

卞长安不作犹豫的点了点头。

算命道士心中窃喜,险些笑出声来,紧忙镇定的轻咳两声说道:“今,靖阳十九年,请李道长绘纸符两张,因银两不足,故立此据,所欠银两择日再还。倘若还不足,愿应李道长任何求。”

卞长安随即写上算命道士所说的话,字面歪歪扭扭,细看每个字却又极其板正工整。

算命道士指着纸面下角不忘嘱托道:“别忘了再下面写上你的名字,还有滴滴血在上面。”

一切完好后,算命道士满意得掂量着字据,笑得合不拢嘴,看得卞长安不知所然,心底升起一股不妙的意味,自己好似在不知情下被对方卖掉。

收好字据,按照约定,算命道士认真的画了两幅纸符交予卞长安,纸符收笔时,有股天然而成的气韵生于纸符内。

卞长安看不懂其中名堂,但是符成时,却有其他道士不同的祥兆,看起来这单生意似乎并不亏。

细心收好纸符,与算命道士告谢一番后,快跑着回到药铺。

今日算命道士心情极佳,并非因卖出两幅纸符挣到银子,绘画纸符对于他来说宛如教书先生再纸张上写字般轻松,而是有个傻小子再他这里立了字据。

果然这趟来的值得,捡了个好弟子。

朝着卞长安刚离去的方向打了个稽首,嘴里小声嘀咕着:“农老弟,不好意思了啊。”

老农医看着归来的卞长安,脸色愁苦,神意哀鸣,心里说不出的苦。

果然长大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