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历仙 > 第八章 偷东西的小道士

第八章 偷东西的小道士


天边捎上黄昏,卞长安终是来到县城,远比坞珑街还要繁华的街道,看的眼花缭乱,虽然已近傍晚,县城仍旧火热不减。

与卞长安同行的三位挑担伙夫,坐在扁担上喘着粗气,望着渐行渐远的撑伞少年,心服口服的暗自赞叹,不愧是大家公子,体力就是比他们好上许多,不过那副不曾见过世面的神情又是怎么一回事。

三人并未深入计较,重新挑起担子,寻着记忆最熟络的线路走去,趁着县城依旧热闹,抓紧卖掉担子里皮毛杂物,早些卖出,心里早踏实些。

卞长安本想在县城打尖歇息一夜,谁曾想,一间最普通的屋子都需要五十文钱,那些更好的雅房更不用想,估摸着三两银子起步。不得不感叹外面的银子真好挣,一夜都有好几十两银子进账,对在坞珑街开间杂货铺的心有了动摇,可一番思想争斗后,还是决定开间杂货铺,本本分分挣点银子就好。

盯着手里花了三文钱买来的馒头,肉疼好一阵,要说三文钱在小镇能买六个馒头,而在县城却只能买三个。

不过馒头的味道确实比小镇好,柔软甘甜。

收好馒头后,四处闲逛起来,希望能在天黑前找到一处可暂时栖身的巷道。

不得不说县城之大,走了一炷香,不曾见脚下这条街道的尽头,就连建在街道旁的商品也是络绎不绝,做相同生意的铺子各凭本事招揽客人,而那些回头客却是顽固的,倘若能挖走敌对铺子的回头客,就是铺子最值得庆祝的事情。

卞长安在寻找栖身的巷道路上,也不忘观察每间铺子是如何打理的,虽然不能真正意义上学到些什么,但是看看也并非是坏事。

忽然,前方一阵嘈杂声打断卞长安偷学,只见一位威武壮汉拎着身穿破烂道衣的小道士,扔出店铺外,壮汉叱喝道:“你个穷道士,竟敢到我家偷东西,不想活了是咋?”

小道士落地后,顺势倒翻跟头,摆正身子,刺溜一下窜进人群之中,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不见,很显然小道士是个偷盗老手。

见小道士消失人群之中,壮汉怒骂道:“别让我再遇见你,不然死也让你脱层皮。”

说完骂骂咧咧的回到铺子里。

没了热闹看,人群也随之散去。

别人不知道小道士跑到哪里,可卞长安却看到小道士逃窜的方向,这是他每日吞纳三时之气最为直观的变化,视力和听力变得极为灵敏。

或是看在对方身为同门的份上,又或者爱管闲事,好奇跟了上去。

条条巷道兜兜转转,若是对此地不熟悉的人,很快就会绕糊涂,比如此时的卞长安,已经迷失巷道之中,迷茫的停在原地,试图走出迷宫般的巷道。

如此可见小道士乃是老手里的老手。

卞长安想不明白,为何一个道士要去做偷盗贼人,虽说那些行走世间的江湖骗子,靠着蹩脚道术吃遍天下饭,可比起小道士这般偷盗贼人要好上许多,毕竟江湖骗子也是有本事的,不然谁会轻信于他。

这也正是他追上去的原因,身为同道,能劝导一人就是一人。只可惜,小道士身手矫捷,又对这一带极其熟悉。

哀叹的转过身,正准备折返回去时,却发现小道士站在巷道尽头,人畜无害的问道:“请问你是在找我么?”

卞长安边走向小道士,边说道:“没错。”

没想到自己一路追赶的小道士竟会出现在这里,心里莫名觉得有些古怪,可对方那人畜无害的模样又打消心中想法。

小道士说道:“我就在这里,有什么事,就说吧。”

卞长安直言道:“为何要做偷盗之事?明明你是道家子弟,做本分的事不比偷盗来得好?”

小道士冷哼一声道:“要是做道士能活下去,谁会去偷东西?”

看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撑伞少年,小道士趁着对方回答自己问题的那个空挡,猛然提起速度,留下身后残影。

临近身前一尺,小道士眼神凶狠,伸出紧握匕首的右手,用力刺出,准头人最堪弱的心口。看着距离心口越来越近的匕首,嘴角上扬,似乎自己这套招式趋近于完美无缺,只要出击,必定生死,这是他多年来摸索出最快杀人连招。

那一瞬间迸发的杀意,惊起卞长安警惕的心,一个闪身躲过小道士引以为傲的一击,随后一脚踹在小道士肚子,令其倒飞出去,撞到巷道尽头墙壁上。

小道士捂着肚子,嘴角溢血。

卞长安担忧的看着小道士,他也没想到自己轻轻一脚竟能让小道士受得如此重伤,急忙问道:“你没事吧?”

小道士倒吸两口凉气,咳嗽两声说道:“哼,你说有没有事?”

紧接着计由心生,倒打一耙说道:“我原以为你是追杀我的人,而为了活下去,我只能拼尽全力杀死你,没想到,你竟会对我下如此重手。”

其实并没有人追杀他,只是在无意中发现那个能一脚踹伤他的少年,竟会担忧起他,如此说明那个少年心有仁慈,这才有了倒打一耙。

对付卞长安这样的烂好人,仅需施压一些负担,自然而然的会在其心里生起一种负罪感,此后便会陷入深深自责中。这样不仅会对你掏心掏肺,还会在一定程度上想不开,舍弃性命。

小道士正是抓住了这条缝隙,才会倒打一耙。

令小道士想不到的是,卞长安历经人生酸甜苦辣,什么样的伎俩都见过,一眼就看穿小道士的演技,而对于小道士这样的无赖,他更有妙计惩治。

眯起眼睛柔笑问道:“那该咋办呢?”

小道士故作思虑,不一会儿伸出五指说道:“给我五两银子去药铺看看便可。”

卞长安抓住小道士手腕说道:“那正好,我曾在药铺呆过十年,虽说医术比不上正统医师,但是号号脉,抓抓药还是可行的。不过你这脉搏强劲有力,与那江湖术士相似,小道士莫不是山上仙人呐?”

被识穿骗术,小道士想要缩回手,却发现对方力道极大,远非凡人能及,再加上对方知晓“山上仙人”一说,就更加确定对方身份不菲,可能是实力远超自己的锻骨境练气士,或许高于锻骨也说不定。

盗窃骗人已有六个年头,没想到今天碰到硬茬。

卞长安紧盯着那双眼眸,再次问道:“你还没回我为何要做偷盗之事?”

小道士被盯得有些心慌,情急之下脱口而出,“师傅说过,等抓了小李庄的妖后,就可以过上富贵日子,谁知,还没抓到妖,师傅就先病倒,我也是没有办法才会去偷东西,师傅他继续药治病。”

卞长安笑说道:“你说我信么?”

小道士顿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面对撑伞少年,骗术根本不管用,跑也跑不掉,心里暗自下决心,这次要是能活下去,日后定要勤加练习,避免再次出现今日危事。

卞长安想了想说道:“既然你说你师傅病倒了,急需用药治病,而我又会些医术,你带我去找你师傅,让我看看你说的是真是假。”

小道士不敢忤逆对方,只好起身带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