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历仙 > 第十章 老农经的武

第十章 老农经的武


入夜渐微凉。

师徒俩簇拥在火堆旁,李开时不时拨动柴火,好让火苗更旺盛些。

卞长安则在一旁借助火光翻看师傅留给他的三本道书。

道书经意,关乎着道法的高低,卞长安不敢懈怠,他日若能凭借本身道法绘画纸符、符箓,拿去卖钱也是一大笔收入。

李开看着徒弟认真模样,突然说道:“长安,你知晓农芾交给你的老农经还有另外一层意义么?”

卞长安抬起头迷茫的看着师傅,另一层意义?不就是一部养生所用学术么?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意义?

李开解释道:“农芾本身是位武夫,他所传授的东西也定与武夫相关,而老农经又分‘生’与‘武’两部分,每个人需求不同,所看到的东西也尽不相同。历经今日之事后,为师希望你能看到老农经里的‘武’。我曾说过,世间有武夫和练气士两种超凡存在,我教你的练气口诀并非一朝一夕就能练成的,练气士也并非立即而成,因此就需武夫来弥补空缺。”

卞长安请教道:“请师傅教诲。”

就算师傅不言明谈论此事,卞长安也会上心。距离那座无为观还有很远的距离,像今日这样的麻烦只多不少,不能事事都需请师傅来帮忙完成。

而师傅曾说过的武夫与练气士,练气士门槛极高,想要成为练气士需体内拥有灵桥,卞长安不知自己体内是否拥有,而武夫相对于练气士而言,门槛就要低很对,只需一部武学,加上每日勤加练习,暂时成为御敌手段是最好的选择。

李开说道:“农芾初传你老农经时,你最需要的是一具好身子,因此才会看到老农经的‘生’,而想看到老农经的‘武’,就要拼命往武夫方面去想。”

“武夫的方向?武夫的......”,卞长安喃喃自语起来。

摒弃一切杂念,全神贯注的想着师傅说的武夫方向,可始终浮现在脑海里的只有故事里最狭义的侠客和最快哉的剑客,并无半点武夫迹象。

半晌,睁开双眼,轻呼一口气。

不是他不愿去想,而一闭眼,脑海不由自主的蹦出说书人嘴里的侠义故事。

眼巴巴的望着师傅,希望能多给一些引导。

李开双手枕在后脑勺仰躺在地,不再理会徒弟。

有些时候可以提出,反而会起反作用,比如此时,一旦在徒弟需要的时候挺身而出,那么悟出来的东西就不会属于他,且还会依赖上这种感觉。

短则看不出什么端倪,长则露出马脚。

武夫、练气士皆为世间超凡之路,崎岖不平坦,就像幼儿学习走路一般,一旦依赖上别人在旁搀扶,会始终觉得这样做才是对的。

面对师傅的不理会,卞长安放弃寻求帮助,继续思索起来。

一夜静悄悄过去。

当天边第一抹鱼肚白露出,卞长安浑身絮绕着紫韵之气。

站在一旁的李开心思微念,徒弟一夜没能悟出“武”来,可见太过较真,一闭眼就往故事汇上面想,完全就是头犟驴,空有一身好武资。

不过犟驴徒弟气运好,这不来了个启发的好儿郎么。

南边林子来了位江湖人士,正儿八经的罡气中境武夫,突察前边异样,谨慎摸过来。

看到李开二人后,确认人族身份,这才松了口气,抱拳客气道:“在下陈刚,路过此处,多有叨扰,还望莫怪。”

李开点了点头,算是应允了对方的客气话。

见陈刚将要离去,李开挽留道:“小兄弟,不如坐下歇歇。”

陈刚拒绝道:“在下还有要事在身,不宜久留。”

说完直接离去,不给对方过多挽留的机会。

李开从袖筒取出一纸符篆,扔进火堆,符篆烧起的白烟飘向陈刚,滞留身上。

随着时间点点逝去,卞长安结束卯时练气。

还未等多做反应,李开催促道:“好了就走吧,为师带你去看场好戏。”

看好戏?

卞长安突然来了精神,瞬间驱散早已袭脑的困意。

对于卞长安来说,看戏最合他的胃口,可他不知道的是,此看戏非彼看戏。

收拾好东西后,跟紧师傅三步一停,五步一快的步伐,曲曲绕绕后,李开突然停下,竖起食指放在嘴边轻嘘起来。

卞长安疑惑的望着师傅,不明白这是为何。

顺着师傅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离开不久的陈刚与一头通体漆黑的黑虎对峙,黑虎龇牙咧嘴的紧盯着面前这位武夫,不敢分心看向那处动静处,免得被对方抓住机会。不过心里倒想对方能瞥一眼动静处,而它也正好借助破绽,给予致命一击。

陈刚似乎知晓黑虎的想法,突然向着卞长安师徒俩躲藏的方向望去。他想不明白那两人为何要跟踪他,可他也正好借助此次机会,露出破绽。

黑虎瞅准时机,猛然发力,张开血盆大口,直扑脖颈。

陈刚轻哼一笑,迅速伸出右手抓住黑虎脖子,罡气境的全力一击,对于还未化形的黑虎来说,简直再要命不过,不管黑虎怎样挣扎,都挣不脱陈刚之手。

紧接着左手握成拳头,蛮力轰向虎头。

一阵闷响,皮糙肉厚的黑虎顿时眼花缭乱,昏沉袭脑。

一拳未去,二拳紧随其后。

紧接着三拳,四拳......

拳拳直击要害。

很快黑虎嘴角溢血,身子无力耷拉,彻底死去。

躲在暗处观察的卞长安明白了什么,急忙盘坐冥想起来,阵阵武意汇聚周身。

处理掉黑虎的陈刚走来,询问道:“请问前辈找在下有何事?”

陈刚不相信对方是路过此处,而对方正是一位道家修士,道家的手段他也了解几分,在无声无息的情况下在他身上留下追踪记号的手段,非道家莫属。

李开并未说谎,指着徒弟直言道:“我徒弟遇见瓶颈,所以借此观摩武夫。”

陈刚顺着看去,地上盘坐的那位少年确实武意絮绕周身。既然对方无恶意,陈刚也不再追论此时,拱手说道:“在下武力并不是最强那筹,但是也不弱,还望前辈某要在跟着在下就好。”

李开笑说道:“不会,不会。”

本想着跟踪人不好,想以一件法宝来平息此事,但是陈刚的言语之中,有些触怒了李开,因此功罚相抵,两不相欠。

世间事正是如此,总会在不经意间,丢失大机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