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就想做个神 > 就想做个神 第一季第四章 神火烧宝楼,姜府二驴结拜(中)

就想做个神 第一季第四章 神火烧宝楼,姜府二驴结拜(中)


  “啊……孙少爷死了,死了”

  不知道谁喊了一句打破了寂静,众人也在愣神中缓了过来,人群中一个莽撞大汉走了出了,正是跟着狗儿来的大柱,这时候就看出莽汉的神经有多么大条了,在这震惊的场面中很快反应过来,自己一把抱起血泊中的姜驴儿,并且指挥着身后两个壮护院说

  “你两个把狗哥抬着,我们要马上回府,孙少爷血还没凝固,以三老爷的修为,或许还能救孙少爷,剩下的人分东西南北分散开看看能不能追到害孙少爷的凶手,我们都赶紧出发”

  指挥完众人,大柱抱着姜驴儿,用最快的速度赶回姜府,后边两个护院抬着狗儿也快速的跟着着,其余人则分散开来去追击凶手了。

  五个呼吸的时间所有人都消失不见了,只有一个火堆,和地上的一滩血迹代表着刚才发生的事情。

  微微一阵清风吹过,在刚才人群散开的地方,闪起了一个小白点,随后小白点瞬间变大,成了一团一人大的白光,在白光中显现出一个穿着满是补丁的黄粗布衣服的老人,老人约摸六十多岁,头发花白,一张国字脸像刀削的一样锐利,脸上的皱纹也写满了沧桑,跟着老头后边一个约摸五六岁的孩童,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了白光,仔细一看,老头竟是之前去姜家的算命的,那小孩,居然是刚才被人扎死的姜驴儿。

  “唉~算命的,你这障眼法真厉害,把他们都骗走了,这下可以好好吃鸽子没人打扰了,”

  “臭小子,叫谁算命的呢,老头我是仙人,大罗金仙知道不,还有那不是障眼法,那是仙法,仙法……唉臭小子,给我也烤上几个,老头帮你逃过一劫,可得讨要点工钱。”

  “老头,你都仙人了还用吃我们这凡间的东西啊,你这假仙人啊。”

  “混账,仙人也是人,随不是靠着吃喝活命,但是这张嘴也是需要伺候好的,你一个五岁的屁孩不懂,食色性也,小混蛋,你这样烤不行,不好吃,老头我来烤……”

  这边姜驴儿跟老头烤着鸽子,大柱却抱着被扎透的姜驴儿往回极速跑着,开时众人不紧不慢走了半个时辰但回府大壮却只用了一炷香的时间,毕竟也是练过外加功夫的人,横起一身蛮肉速度却是极快。

  大柱抱着姜驴儿到了府前,没等开门,一脚踹了开来,几个箭步就跑到了三老爷院内,好在刚过晌午院里走动的没多少人,大柱也是跑的奇快,没有人看到,不然姜家绝对会瞬间炸开了锅

  “三老爷,三老爷,孙少爷遇害了,您快出……”

  大柱刚说到出字就听三院的门“哐”的一声炸开了,一个人影瞬间停在了大柱面前,随后大柱嘴里才发出了

  “……来呀”

  两个字。

  “大柱,快把驴儿先放地上,快……”

  姜顺生面色焦急的喊着

  大柱把姜驴儿放下地上,姜顺生迅速在姜驴儿面前盘腿坐下,运起灵力探查姜驴儿周身

  “唉~”

  姜顺生探查了一遍之后发出了一声疑问的声音,紧接着又探查了一遍,然后站了起来露出了十分肯定的表情顺着

  “你们都被骗了,那小混蛋没事”

  “没事……三老爷,您怕不是急得失心疯了吧……孙少爷都躺在这里了,您看不到吗”

  大柱以为姜顺生关心则乱一时间得了失心疯

  “我说没事就没事,你们不是修仙者肯定探查不出来,这是仙法幻术,只是比较高级,所以我也没第一时间探查出来,说白了就是障眼法”

  姜顺生说完,向着姜驴儿随手打了个法印。

  “嘭”的一声

  之前被刀扎透的姜驴儿发出一阵白烟,白烟散去,一个干草扎的小草娃娃落到地上,边上大柱看的眼珠都快掉下来了

  “你看到了吧,这小子后边有个高手相助啊,耍耍你们太简单了,估计这鸽子都已经消化了……逮是逮不到了,大柱你去找个逮大熊的麻绳网,泡上软骨水,叫两个人挂门梁上埋伏着,那小子一进门就把他罩上,不能让他再跑了,这次要狠狠地收拾他,不然等莲儿回来就收拾不了了。”

  姜顺生吩咐完大柱,回头向屋里走去,又想到什么一样

  “还有,罩住那小子之后捆起来先扔祠堂,我一会要去青州城接夫人回来,后日方能回来,我跟夫人回来之前不准给他饭吃”

  姜顺生说完关上了门,但是心中却满满的都是疑惑,可是也放心了很多,儿子身边有个高手还是帮儿子的,就在这时跟在后边抬着狗儿的队伍也回来了,狗儿也基本恢复了

  “大柱,孙少爷咋样了……快说三老爷把孙少爷救过来了吗”

  狗儿焦急的问着

  大柱两眼一翻露着白眼指着地上的草娃娃

  “你们看,这就是咱们的宝贝孙少爷,一点事都没有,别急着问咋回事,三老爷有吩咐,路上给你们解释,先走吧”

  大柱说完扭头就走,狗儿跟其他人虽然云里雾里的但是听到姜驴儿没事就跟着走了,三老爷的吩咐可不能耽误。

  再看姜驴儿这边,一个老头,一个小孩,躺在地上,摸着肚子

  “老头,你烤的这鸽子还真不错,教教我呗”

  “小混蛋,以后有的是时间教你,你看本仙人法术强大,也帮了你一次,给你个机会拜我为师咋样,我教你修仙”

  “老头,别扯了,你那点伎俩还想当我师父,我们姜家法术强大,等我明年去主脉定了灵力你能学家里的无上仙术了,不用学你这种歪门邪道”

  “不过老头,之前你那丹药是真的好用,让我压在心里的一股气一下子没了,还力大无穷了,还有吗,再来几颗”

  姜驴儿人小鬼大的调戏着那算命老头

  “你当七品引气归元丹是糖豆吗,想吃就吃,就算有你这身体再吃一颗也得爆体而亡,别想了小子”

  “老头,你真抠门,一颗破丹药也扣扣搜搜的,好了本少爷没空陪你玩了,剩下鸽子都给你了,我爹说今天去接我娘,这时应该走了,我得趁他不在跑回家躲我爷爷哪里,不然我不一定能活过明天,你这便宜师父今天我是认不了了,告辞了老头”

  姜驴儿一副大人样子说完,站了起来,拍了拍自己的小身体,跟老头说了个告辞就往家走着了

  “混小子,真是不识货,不过你也逃不出本仙的手掌心,让你再蹦跶一天,都是机缘啊”

  老头说完也站起来转过身,向着林子的深处走去,这时能看到老头的背后腰间还插着一把破劈柴斧,过了一会感觉老头没走多久却一下消失在了眼前。

  姜驴儿虽然力气大,但是毕竟个子小腿短,走了有一会才到家,折腾了一下午他也确实有些累了,只想赶紧进门找床睡一觉,所以什么也没想就一步踏了进去,第二只脚刚进来的功夫只听得一个声音

  “撒网”

  他连个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见一张大网罩了下来,把他整个罩进了网里,因为他现在力气奇大,准备扯破网子跑掉,却发现怎么也用不上力了

  “你们这些小人,放开本少爷……”

  “孙少爷,您别挣扎了,三老爷让小的们把这网子泡了软骨水,您挣扎不出去的,您也别怪小的,老爷的吩咐我们不敢违抗,只能委屈委屈您了,一会送您去祠堂,等老爷回来”

  “你们把我放开……不然等我出来我饶不了你们,你们想跟狗叔一样泡水里吗……放开我”

  姜驴儿挣扎着,却一点力气都用不上,任由大柱子跟护院他们抬着网子向祠堂走去,约摸半刻钟的时间就来到了祠堂门口

  “孙少爷,小的们这就送您进去,这祠堂连带万宝楼都被三老爷加了禁术,许进不许出,小的们就不进去陪你了,只能扔您进去了,委屈孙少爷了……你们去个人开门”

  一个护卫走到祠堂门口,推了一下房门,房门自动开了

  “孙少爷对不住了”

  大柱把姜驴儿在网中提溜出来,趁着软骨水还没失效,一把就把姜驴儿扔进了祠堂里

  “你们……等”

  姜驴儿还没说完,就摔在了祠堂的地上,门轰一下就关上了,落地之后他最后一个字才说了出来

  “着……”

  姜家的祠堂并不是我们常见的那种庙宇似的祠堂,而是一个六层木楼的一楼,整栋木楼底座呈方形,长跟宽各64米,是这姜府中最大的建筑,六层楼又用阴阳两种不同的木头搭建,一、二层用山北而生的阴木,三层用山南生的阳木,四、五、六层又用阴木而建,正好对应六十四卦中的谦卦,六层楼又分别呼应六爻,很明显,当年建楼之时,必是姜家高人的手笔。

  虽然楼有六层的,第一层祠堂却没有通往第二层的,通道,连个洞都没有,楼的外表也没有楼梯,也就是说上边五层是上不去的,楼又叫万宝楼,下边是祠堂没有宝贝,宝贝肯定是在上边五层啊,这楼加了禁术又飞不上去,所以从来没人见过有人上去或者下来过,宝贝更不可能有人看到过。

  姜驴儿被扔了进来,身上的网子被拿掉了,但是软骨水的效果还在,没多少力气,也就顺势躺在地上没起来,心想着这走进来了,爷爷奶奶没发现他被逮住,娘又不在,都没处喊救命,也只能认命的躺在这里等着了,等明天娘回来,就说爹在家欺负他,导致他带着粮食离家出走,最后被恶毒家丁下毒药绑回来放肆蹂躏,反正有多惨就得说多惨,这天地间能治住爹的也就自己那个娘了,而娘从小就是我这一伙的,不管对错她都觉得是爹错。

  “哈哈”

  姜驴儿边想着,边不自觉的笑了出来,在祠堂里不知道时辰,不知不觉天就和你黑了,下午吃了几只鸽子,也不觉得饿,一天没停下的姜驴儿这会感觉有些乏了,不知不觉的睡了过,这一觉他睡得很香,梦里都在抱着鸽子啃。

  一夜无话

  “咯咯咯……”

  清晨鸡鸣声唤醒了大地上所有的生物,姜府所有人也都开始了劳作,老太爷现在基本不出内院,所以三老爷昨天走了之后家里管事的就是狗儿和大柱了,大柱把所有知道的都解释给了狗儿,这狗儿缓了一夜也在惊吓中恢复了过来,也庆幸孙少爷没出事情真好,虽然是个恶作剧,也把狗儿下了半条命去,但是孙少爷有没有事是他最关心的,三老爷平时修炼总是闭关,姜驴儿除了跟陈莲儿在一起之外剩下的时间都是狗儿陪着他,姜驴儿才跟对寻常家丁不一样,叫他狗叔,这份感情在狗儿和姜驴儿心中都是不可替代的,所以看到昨天的一幕,狗儿直接吓瘫了,不只是惊吓还有不能接受的情绪,狗儿一辈子没娶妻,也没有子嗣,这是真把姜驴儿当成自己唯一的亲人了。

  “大柱,这早上了,叫人去给孙少爷送点饭吃吧,一晚上该饿了”

  “狗哥,不是我不送啊,是老爷走之前说了,他回来之前不准给孙少爷拿吃的,不然连咱们一块罚”

  狗儿一听有些担忧的说

  “那怎么行啊,孙少爷这么小,也是长身体的时候,不能不吃饭啊。”

  “狗哥,你放心吧,咱们孙少爷壮的跟头牛一样,饿一天没事的,你又不是没被他搬过,老爷很快就回来,估计回来就把孙少爷放出来了,我们还是做好我们的事吧……”

  大柱跟狗儿说完就走了去给后院的驴送草料了

  “你们,都不知道心疼孙少爷,老爷也是太狠心”

  狗儿嘟囔了一句,也走了,夫人出门了半月这就要回来了,他得指挥人把被褥换新,然后把府里这里里外外全部清扫一遍,不让夫人回家之后闹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