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圣道空空 > 第1章:空空医馆

第1章:空空医馆


  空空而来空空去,空空药石空空医!

  空空医馆,三月前突然开在大明边陲古边镇的一家医馆。

  这家医馆很是奇特,除了一个诊台,两张竹椅外,没有药柜,没有药童,空荡荡一片。

  当然,也就没有病号,三个月以来,小镇上没有一个人敢来空空医馆看病,尤其是坐诊的郎中还是一个十七八岁的黄毛小子。

  相反,对门的回春堂每天都有病人前去,从早到晚,毫不停歇。

  回春堂的坐诊老郎中叫洛有性,医术高明,为人善良,对于一些穷苦的百姓,他从不收取诊费药费,以致于回春堂几近入不敷出。

  又是毫无收获的一天,诊台前,一个年轻人慵懒的伸了个懒腰。

  “有病啊,非要开医馆,什么时候才能完成任务啊!”

  空空揉了揉惺忪的双眼,双眸深邃宛若星空,皎月般的面容,眉宇间隐隐露出一丝妖异,配上一身纯白道袍却又增添了几分脱俗气质。

  酉时一到,准时收摊,三月一来,一直如此,雷打不动。

  “喂?你是郎中,给大爷瞧瞧这是怎么回事!”

  正打算收摊,就听见粗豪的嗓音,空空一抬头,见一个虬髯汉子双手撑在诊台上,目光中充满不屑与戏谑。

  怎么看都像是来找茬的,不用说,估计是对门那个丫头找来的。

  还真是玩出了新花样了,以前只是自个儿来捣捣鬼,顺带奚落几句,现在倒好,闹事的都找来了。

  “不好意思,酉时已到,医馆不再营业,你可以去对门,起身,后转!”

  对于这些,空空实在没心情陪着玩,用手指了指对面的回春堂,随后便又继续收拾这眼前的摊子。

  “你这是什么态度?”汉子身体向前倾了倾,“你开医馆不就是为了给人看病的吗,现在病人来了,你却要赶人走,这是什么狗屁道理?”

  看着汉子的神情,空空真的很想一拳打过去,但又怕他吃不消。

  “把手伸过来!”只好坐了下来,朝着汉子伸了伸手。

  那汉子却是一愣,什么时候自己的王霸之气这么厉害了,就这样把这小子唬住了?

  可是不对啊,这样的话不就没有其他理由了吗?不着痕迹的向身后望了望,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了。

  这一切都没逃过空空的眼睛,不过也没说什么,依旧保持着刚才的动作。

  骑虎难下,汉子只好愣愣坐下来,将右手伸了出去。

  “唉!”不料,才刚一把脉,就听到了一声叹息,心中不免一紧。

  “兄弟,娶媳妇儿了吗?”不等其回应,空空摇了摇头,“算了,问这些也没什么意义了,还是赶紧回家吧,该吃吃,该喝喝,唉!”

  看着空空凝重的眉头,汉子心里更加没底了,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意思。

  “你个庸医,大爷我身体倍儿棒,再敢胡说八道,小心我砸了你的医馆!”

  语气很明显的中气不足,话音刚落,便感觉到一股凉气经右手窜入到小腹,顿时腹痛如刀绞,冷汗瞬间冒了出来,不知道是疼的还是被吓的。

  见此,空空再度叹息:“兄弟,在下医术浅薄,实在无能为力了,保重!”

  说完收回了把脉的手,自顾自的收拾起来,目光却是朝着回春堂的一个角落看了看。

  “丫头片子,我还治不了你了?再说,贫道又不是真的来开医馆治病的!”嘴角一扬,啪的关了医馆的门,徒留虬髯汉子凌乱在门前。

  夕阳余晖,暮色临近,古边镇稀稀落落的亮起了灯火,此时空空已经回到了后堂,一改之前的慵懒,盘膝坐在床榻上。

  细看便知,在他的周身隐隐形成一道光幕,疯狂的吸纳着周围的天地元气。

  万物造化诀,空空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品阶的仙诀,反正是三岁时老头子传授给他的,便一直修炼。

  除此以外,还有各种法则以及神通。

  可是,这些法则神通空空完全入不了门,一直停留在启蒙阶段,把老头子都愁坏了。

  修道即悟法,集天地元气于己身,悟万千道法于元神,经三灾九难十劫,凝聚金丹,三花聚顶,法则化道,道再合道,探索生命的究极奥秘,证大道极限而逆天成圣。

  法则是大道的基础,无论是修士、人仙、太乙散仙、太乙真仙、太乙金仙……(移步作品相关,一睹为快)九品十阶的修道等级,都必须要有法则作为基础,否则空有一身元力而无法施展。

  于是,三月前老头子便把空空赶下了山,历练红尘。

  也就是前一日,沉睡在空空识海中的金光苏醒了,化作了天书宝鉴。

  宝鉴记载着天地间发生的一切,不过当下无法查看,必须要宿主实力达到一定地步方可。也能提前预知未来,发布任务提示,所以空空便来到了古边镇开设医馆。

  原本他是打算拒绝的,奈何天氏宝鉴太流氓了,强行绑定他为宿主。

  并且还给出了一句批言:“量劫未满,变数已出,宙宇破灭,三界周天灰飞烟灭,天书宝鉴,应劫而出,开启扉页,扭转乾坤——圣道空空。”

  也就是因为这句批言,空空只能认栽。

  已然被强行绑定为宿主,若是不接受任务,开启宝鉴扭转乾坤,真要来个宙宇破灭,三界周天灰飞烟灭,到时候找谁说理去。

  当然,空空可没这么伟大,为了三界周天宙宇,他只是想好好活着。

  最重要的,他想变强,希望能够看到天书宝鉴前面的内容,他想知道自己的来历,绝对不是如老头子说的随便捡来的。

  就算是捡来的,他也想知道身世,想去问问自己为何会被丢弃。

  不过也不是没有好处,自从开启了天书宝鉴,便突然顿悟了一门法则——空空法则,并且还得到了五百年的修为以及一件法宝——如意雪铃枪。

  空空法则,可使万法空空,一切法则在空空法则面前都无法正常发挥,并且空空法则领悟的越深,其他法则受到的影响越大。再者,空空法则小成后,可迅速领悟其他法则。”

  而如意雪铃枪,后天功德至宝,重十万斤,枪杆两头呈暗金色,有祥云般的花纹,中间则玄黑一片,顶部刻有枪名。

  运行一个大周天后,空空从修炼中醒来,修为又精进了一分。

  只是对于空空法则的领悟,还是在入门阶段,没有丝毫进展。

  空空法则一日不小成,其他法则力量的领悟就会一直停留在启蒙阶段,那他也就会一直停留在一品修士,这对后面的行动非常不利。

  刚来古边镇时,空空就发现了小镇非常不对劲,隐隐弥漫着鬼气。

  按照那流氓般的天书宝鉴尿性,恐怕这才是任务的根本目的,绝非是简单的开设医馆。

  然而三个月以来,空空几次暗夜查探,却是什么都没发现。

  原本那些隐隐鬼气不知何时,居然隐匿了起来,完全找不到半点痕迹。

  “不错不错,又是平静的一天,睡觉!”有些得意的感知了下四周,空空灭了屋内的灯,进入了梦乡。

  现如今,他巴不得什么事儿都没有,不然真不好处理。

  “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呵呵呵~~~现在后悔也迟了……”

  梦里,看着眼前与自己长相一般的人说出此话,空空完全不明白究竟是何意,只是那微微不屑的嘴角让他心中甚是不安。

  正扭头看向大殿上方端坐的那张看不清的脸,迎来的却是一个金光四溢的大手掌。

  此时,空空终于明白过来,心中的那不安来自何处。

  可是说什么也迟了,如是正常情况,自己或许还能抗衡一二,如今那人突然袭击,却是毫无招架之力。

  再度看向眼前之人,那微微上扬的嘴角已然变得狰狞,空空怒吼道:

  “……”

  如此梦境,似真似幻,十数年来从未间断。

  空空翻身从床榻上坐起,竭尽全力回想,想要知道梦中自己喊出的最后两个字究竟是什么,可就是想不起来。

  “唉!罢了,不过是个梦而已,鬼知道是不是真的!”

  此刻不过寅正初刻,见天还早,空空便打算再睡个回笼觉,蓦然听见前厅传来急促的拍门板声。

  “会是谁呢?”

  一直拍个不停,空空也只好前去看看。

  刚转入前厅就听见:“喂,小道士,快开门……嘭嘭嘭!”

  听这声音,空空已知道是谁了,对门回春堂洛有性的孙女儿,洛天心。

  来到这儿三个月,这丫头可没少找他的麻烦,昨天还找了那个虬髯汉子,原因也很简单,对门是冤家,谁要他将空空医馆开在了回春堂对门。

  知道是谁后,原本空空是不打算再理会的,可听得出那丫头很是急迫。

  刚一开门,入眼的便是一张已经哭得梨花带雨的小脸。

  “小道士,求求你帮帮我,救我爷爷。”一边说,洛天心便拽着空空朝着回春堂跑了起来,生怕就慢了一丁点儿。

  如此情况,空空一头雾水。

  等到了回春堂,直接来到了洛有性的房间,就看见洛有性安详的躺在床榻上,看起来睡得很香呢。

  “我说丫头,你爷爷不是好好的吗?”

  “不是,不是,一刻钟前,我突然听到爷爷房间传来一声痛呼,随后我进来就看见爷爷躺在那儿,怎么都叫不醒,脉搏也越来越微弱了。”

  洛天心哭红的双眼紧张的看着狐疑的空空,连忙解释道。

  她自己也知道,才让人找了小道士的麻烦,现在生怕其以为自己又在捉弄他。

  听到这话,空空唰的一下移动到床榻边,抓起洛有性的右手一探,体温尚在,脉搏却几乎断绝。

  “丫头,你快去空空医馆,将我房间床头的一个小黑箱子拿过来,快去!”

  头也没回的对着洛天心说道,空空随即运转元力,分别在洛有性的廉泉,印堂,百会,脑户以及大椎五大穴位一点,以元力封住了这五大穴位。

  做完一切,发现洛天心居然还在原地,愣愣的看着自己,眼神中充满震惊。

  “快去啊,傻愣在那儿干什么,想让你爷爷死吗?”这次声音大了不少,直吓得洛天心一哆嗦。

  委屈的看了空空一眼,便快速的跑向空空医馆。

  这能怪她吗?三个月,这小道士每天都是趴在门前,根本没有帮一个人看不过病,所有人都以为其是一个江湖骗子。

  今晚之所以找他,还不是因为没办法了吗。

  可刚才的一幕,着实让她震惊了,出手之快,找穴位之准确,比她强了不知道多少倍,就连爷爷也未见得能够做到。

  趁着这个时候,空空开始观察起洛有性的情况来。

  身上没有任何的伤口,也没有遭受任何的重击,却突然发出痛呼,着实有些奇怪。

  “怎么看都不像是人为的……”想到这儿,空空忽然目光一凝。

  刚才实在是太匆忙,没来得及感知,在这个房间内,竟然残留有一丝鬼气。

  再看向洛有性的胸口,同样隐隐能够感知到一丝鬼气,这下就再明白不过了。

  “三个月了,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空空眸中星光一闪,嘴角忍不住撇了撇。

  很快,洛天心便赶了回来,手中拿着的正是小黑箱子。

  二话不说,接过箱子,空空很肉疼的从里面拿出一个玉瓶,小心翼翼的倒出一枚乌漆巴黑的药丸,便要往洛有性的口里喂。

  “喂,你干嘛!”

  不曾想,洛天心突然窜过来抓住了空空的手,警惕的看着那药丸。

  可把他气坏了,找他救爷爷的是她,现在拦住他的也是她,说实话,若不是看洛有性这老头还不错,他可舍不得用这药丸。

  这可是老头子给他的锁阳丹,能够定住人体内的最后一丝阳气三日,待寻得游离的魂魄回归,便能苏醒过来。

  不过空空也是在赌,赌洛有性的魂魄还在。

  “放手,再耽搁下去,我也救不了你爷爷了,你看他还有气儿吗?”

  没有挣脱,空空只是直勾勾的看着眼前的丫头,略微有些不满。

  接触到目光,洛天心不由自主的松开了手,但是还是不放心的试了试爷爷的鼻息,已经感受不到气息了。

  “对不起,我……”

  “唉,我跟你一个丫头计较什么,让开!”

  说完,空空便将锁阳丹给洛有性服下,令其含在口中慢慢融化。

  该做的都做了,现在只能等,有这一丝阳气存在,只要洛有性的魂魄还在,便能自己找回来。

  “行了,你先去休息吧,这三天我就守在这儿,不过,若是三天后你爷爷还没有醒过来,我也无能为力了。”说这话,也是让这丫头提前有个心理准备。

  当然,空空也是不放心将洛天心一个人留在回春堂,毕竟袭击洛有性的不是一般的东西。

  可是,自己的爷爷生死未知,作为唯一的亲人,洛天心如何能安稳的去休息,便也执拗的留了下来。

  两人就这样一句话也不说,安静的在房间内等着,转眼天已放明。

  “唉,叫你逞强!”看着已然趴在床榻边睡着的洛天心,空空在房间内找了一张褥子,为其盖上便走了出去。

  回到医馆,收拾了一些用品,关好门顺带在街上买了几个热馒头又返回了回春堂。

  一连三日,都是空空准备的饭食,那丫头除了必要的生理需求,就没有出过房间,一直在那儿守着。

  “谢谢!”接过递来的陶碗,洛天心感激的看向空空,心中更是无比愧疚。

  想起自己总是找小道士麻烦,可现在其却费尽精力的医治爷爷,还照顾自己,便忍不住琼鼻一酸,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捧着手中的陶碗,可她现在哪有心思吃饭啊,如今已经是第三日了。

  “寅时一过,我爷爷还不醒来的话,是不是真的醒不过来了?”洛天心满含希冀的目光看向空空。

  看着丫头略显憔悴的面容,空空张了张嘴,却是什么也没说。

  他实在不想伤了丫头的心,可是,寅时一过,洛有性没醒,他是真的一点儿办法都没了。

  房内再度安静了下来,能够清楚的听见重重的呼吸声,可想而知现在洛天心有多么的紧张。

  “咚!——咚!咚!”

  打更声传来,已经到了子初初刻,洛天心心中一紧。

  再过两个时辰,爷爷还没有动静的话,那…接下来她不敢再想了。

  一旁,空空也是微微一声轻叹,此前,他一直在感知方圆十数里的情况,并没有发现任何的魂体,看来是没希望了。

  看着越发憔悴的洛天心,他也没说话,就再陪着这丫头等一会儿了。

  其实,三天的时间,洛有性要是醒早就醒了,唯一的解释就是他的魂魄不是被有心人拘了就是已经到了下面了,根本无法自行回到肉身。

  对于无法挽救洛有性,空空也感到可惜,但是,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三个月了,安稳日子到头了,那流氓任务还是要完成才行啊!

  便这时,识海中天书宝鉴异动,支线任务:抢回洛有性魂魄,完成可领取奖励一份。

  (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