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圣道空空 > 第4章:狰狞显露

第4章:狰狞显露


  回到医馆,空空依旧不忘运行一个周天的万物造化诀。

  星夜下,古边镇也沉入了梦乡,床榻上,空空睁开双眼,眸中闪过一道紫光。

  刹那间,整个小镇的气息都呈现在眼前。

  在万妖之瞳下,小镇西头,一团金光显得那么的超然,那里,有一座金刚寺,供奉的是佛家法力无量胜至金刚,香火也算鼎盛。

  而小镇东边,漆黑一片,隐隐有鬼气翻腾,似乎连星辰月光都被掩盖了。

  “古边江家?!”收了万妖之瞳,空空不禁冷哼道。

  洛有性的事情与江家脱不开干系,白天时他早有所怀疑,如今再次观察,已经确认无误了。

  天书宝鉴虽然流氓了点,但给出的奖励还是非常不错的。

  “江家?就让你再欢快一个晚上吧!”

  再度闭上眼睛,空空心中如是想到,三月以来,他从未对天书宝鉴给的奖励如此期待过,会不会再给他一门堪比万妖之瞳的神通。

  而此时,深渊之下,黄泉尽头,两道飘忽的身形满含凉意。

  谢必安与范无赦刚从崔判府上出来,他们本是去打听空空的来历,结果却是什么收获都没有。

  纵观整个生死簿,竟然没有一个符合空空条件的。

  不上崔判的生死簿,那就说明那小子非人非妖,非精非怪。可若是有神籍或是仙籍的他们兄弟二人就算没见过,却也不会没听过。

  再者,他们可不敢问那位大人查询另一本生死簿。

  “老七,你说这事儿咋整?”范无赦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从来没有在一个凡间修士上吃这么大的亏,最憋屈的是他们竟然到现在也没查出空空的来历如何。

  见老七没有理会自己,范无赦扭头看去,谢必安双眼迷离,不知道在想什么。

  “老八,我想我们的场子怕是找不回来了!”蓦然间,就听见谢必安这么说道,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什么意思?”

  “那小子不上崔判生死簿,非人非妖,非精非怪,非神非仙,这样的人不是佛家那般不在红尘的,便是如同一千多年前那个人一般,超脱三界五行……你想想他的那件法宝……”

  说到这儿,谢必安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似乎这幽冥地府都比不上心中的寒意。

  不仅是他,听到这话,范无赦不由自主的回想起第一次见到如意雪铃枪时候的情形,当即跟着打了个寒颤。

  随后,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又一个寒颤:“希望是想错了!”

  “哟,这不是老七和老八吗,这是吃瘪了?”突兀的声音在两人身后响起。

  来人身高一丈,赤裸上身,红发獠牙,浑身鬼气弥漫,竟然已经踏足太乙真仙之境,正是阴间十大阴帅之首的鬼王。

  阴间十大阴帅,相互之间可没那么友好。

  鬼王修为比黑白无常高了一个大境界,一眼便看出来两人的鬼体受损,身上的鬼气也溢散了不少。

  脾气火爆的范无赦正欲开口反驳,被一旁的谢必安连忙阻止了。

  “是啊,鬼王老大,这次我们兄弟俩算是栽了个大跟头,颜面无光啊!那个人间修士简直狂妄到了极点……”

  随后便将二人在古边镇外荒原的遭遇添油加醋的说了出来,末了还加了句:“那个小子还说就算我们阴间十帅一起去,他也不放在眼里!”

  听到这话,鬼王莫名一怒。

  阴间十帅,除了他和日夜游神,其余六人都不过是太乙散仙的修为,就算是日夜游神实力上也与他相差甚远。

  所以他时常不把其余九人放在眼里,认为自己不该只排在十帅的行列。

  “那人间小子真这么说?”有些狐疑的看了看谢必安,双眼隐隐透露出威胁的目光。

  尽管心中燃起了怒火,但不代表鬼王就傻,他能看得出来前者的描述有注水的成分。

  对此,谢必安毫不在意:“不敢有半句虚言,鬼王大哥,虽然我们十大阴帅各自领兵,但这件事关乎我们阴间十帅的名声,岂敢乱说。”

  良久,鬼王收回了目光:“哼!谅你也不敢,你们也是够窝囊的,竟然被一个人间修士伤了鬼体,丢尽了我们阴帅的脸,我倒是想看看那人间小子究竟如何了得!”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

  待其走远,范无赦才长长松了一口气,可把他憋坏了。

  “老七,刚才你拦着我做什么?”

  “哈哈,别激动,鬼王向不把我们其余九大阴帅放在眼里,既然如此,何不让他去试试那人间小子的来历?”谢必安意味深长的拍了拍兄弟的肩膀。

  “对啊,还是老七你的脑子好使,哈哈哈!”

  范无赦也不傻,只是脾气有些暴躁而已,转眼间便想明白了怎么回事。

  鬼王的实力的确比他们兄弟二人强一些,那人间小子不见得是对手,若是折在鬼王手下,也算是给他们出了口气。

  当然,如果真的同他们刚才猜想那般,那鬼王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

  新的一天,在晨曦的沐浴下,压抑了一夜的古边镇似乎又恢复了些许的活力。

  今日,空空不打算再趴在医馆的诊台前了,换了一件墨色长衫,顺带到回春堂蹭了顿早点,便朝着小镇东边走去。

  没多久便停了下来:“出来吧丫头,这么喜欢当小尾巴啊?”

  铁匠铺的招子旁,走出来一少女,不是洛天心还能是谁,微微鼓起的香腮忍不住想去捏一下。

  “我都这么小心了,还是被你发现……”

  话没说完,就傻乎乎的戳了自己的脑瓜子一下,眼前的小道士已经不是三月来那个小道士了,那可是能打败传说黑白无常的人,怎么可能发现不了自己。

  “小…道士,你这是要去哪儿?”出于好奇,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不去哪儿,就是随便逛逛,一起?”

  “好呀好呀!”不等空空接着说,洛天心欢喜的差点儿蹦了起来。

  平时她哪里有这么多闲工夫逛街,需要帮助爷爷抓取药材,也就这几天才有了空闲。

  一路上,这丫头叽叽喳喳个不停,犹如久在笼中的小雀儿突然获得了自由,这里看看,那里瞧瞧,好不欢喜。

  好几次洛天心都看上了非常喜欢的物件儿,却舍不得买,只能把玩一番后念念不舍的离去。

  空空看着脸上露出一丝心疼,也仅仅是心疼。

  说起来很是尴尬,他没钱,从救回洛有性那天后,他是一枚铜钱都没了。下山之前从老头子那儿顺来的一锭金元宝,除却开医馆所用,本就所剩无几。

  “唉!看来贫道得赚点生活费了!”

  “啊?你说什么?”

  “没什么,走吧,再逛逛。”不想轻轻的叹息被洛天心听到了,愈发尴尬,尤其是早上还蹭了早点。

  江家府外,此时有些不同寻常,似乎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

  “废物,一个受伤的人都抓不到,养你们干什么!”气急败坏的怒吼声从宅子中传出。

  接着,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在一群护院的簇拥下走了出来,脸上的怒容还显而易见。

  江家少爷江焕,生得一双丹凤眼,两颊颧骨微微突出,面色显得些许淡青,乍一看去,就差一个雷公嘴了。

  “哟,这不是回春堂的心儿吗,怎么有空来我这里逛了?”

  完全无视了空空的存在,江焕径直来到洛天心跟前,嘴角不可名状的笑意,眼中露出毫不掩饰的淫邪目光。

  见此,洛天心本能的往空空身后一躲。

  “你是那个破医馆的神棍骗子?”终于,江焕将目光定格在了空空身上,轻蔑,不屑。

  自从空空来到古边镇开医馆,其实江家就已经注意到了,原本江家准备清除的,可后来他的表现着实令人咋舌。

  哪里是什么郎中大夫,怎么看都只是一个骗吃骗喝的小神棍,江家就没再放在心上。

  对于江焕的嘲讽,空空压根没放在心上,对于一个将死之人,他懒得费唇舌。

  可洛天心就不答应了:“你才是神棍,你全家都是神棍!”

  换做几天前,她会毫不犹豫的附和,可经历了荒原一夜,已然打破了她的认知,这个世上真的有鬼神,而小道士与他们不一样,谁见过能战退黑白无常的神棍?

  见如此可爱的丫头,空空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头。

  “好了丫头,时间快到晌午了,我们回吧!”说完压根看都没有再看江焕一样,就那么转身而去,洛天心见状狠狠瞪了前者一眼,连忙跟上。

  今日来江家,无非就是再确认一下,现在一切都毫无疑问。

  江家如今怕是成了一个鬼窝,在万妖之瞳下,可谓是鬼气纵横,炎炎夏日都抵挡不住其散发出来的阴冷寒意。

  不仅如此,刚才的江焕也不正常,似乎修炼了什么邪术,浑身上下露出一股阴毒之气。

  “还不快去找,一个个杵在那儿干什么?”看着空空二人离去的身影,江焕的面容变得峥嵘扭曲起来。

  若不是还有更重要的事,他刚才差点就忍不住动手了,再把那个臭丫头……

  “嗯?怎么回事?”

  二人回到回春堂,发现竟然大门紧闭,很是不寻常,洛天心更是心里一紧,连忙跑了上前,急促的敲门声可见她心中是多么的担忧。

  空空也是眉头轻皱,片刻后又舒展开来。

  “丫头,你爷爷没事,放心吧,让我来!”说完伸出手按在了门闩的位置,元力一吐,便震开了门闩。

  带着洛天心,二人径直的来到了洛有性的房间。

  此时,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正躺在床榻上,面露极尽痛苦的表情,身上更是扎满了银针,可依旧阻拦不了鬼气攻心。

  一旁,洛有性额头已布满细汗,整个人呈现一种虚脱状态。

  “小仙师你来了!”直到两人走到近前,他才发现,语气很是虚弱。

  如同往常一样,在空空二人离去后,洛有性便准备开诊,没多久,一团黑影就摔落在回春堂门前,可是把他吓了一跳。

  待看清楚黑影是一个面色惨白,嘴角溢血的少年时,这才放下心来。

  将少年扶进回春堂,一把脉发现,寒邪入体,势不可挡。

  于是他随即关了回春堂,将少年带进房间,费尽心力,这才勉强延缓了寒邪攻心的速度,可也仅仅是延缓而已。

  这症状与小镇这段时间其他病人十分相似,只是这次,他实在无能为力。

  “爷爷,你这是干嘛,小道士不是让你好好休息吗,万一要是…要是……”洛天心声带哭腔的哽咽道。

  缓缓的摆了摆手,在孙女的搀扶下,洛有性走到一旁的竹椅上坐下。

  空空没有急着上前诊治,有了银针的阻碍,鬼气一时半会儿还无法攻心,他对这套针法倒是尤为感兴趣,竟然能够延缓鬼气蔓延。

  一刻钟后,总算有点眉目,却是不得不惊叹神奇无比。

  见少年快撑不住了,空空左手一挥,将所有的银针全部取下,随后右手瞬间点出,几乎在同时,封住了少年心脏附近的要穴。

  刚缓过劲的洛有性见状,瞪大了双眼,满眼不可思议。

  没想到小仙师就那么几下,比他千辛万苦的行针效果好多了,没见那少年此刻脸上痛苦表情尽去吗?

  只有空空自己心里才清楚,这不过是封住了鬼气的蔓延。

  有些肉疼的从怀中掏出一个玉瓶,取出一枚药丸,与上次相比,这药丸洁白如玉,药香四溢。

  烈阳丹,原本是为自己准备的,没想到倒是先便宜了这家伙。

  将烈阳丹给少年服下,空空便不再理会,老头子出品必属精品,区区鬼气,有些大材小用了。

  “老爷子,刚才我看了下你的行针,似乎很是不凡啊!”将玉瓶收起来,扭头看向洛有性。

  听见空空这话,洛有性叹息到:“这是祖上传下来的一套针法,我在结合小镇这段时间的症状,稍微改进了一下。说来也奇怪,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寒邪入体呢,想不明白。”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

  空空眉头一挑,看来小镇这段时间不少人都出现了类似症状,这根本不是寒邪入体,而是鬼气。

  忽然,空空面色一变,似乎想到了什么,如果真如他猜想的那般,看来小镇将要有大事发生了。

  不仅如此,结合之前的事情,洛有性为什么会被鬼物袭击也有了答案。

  “终于露出狰狞面孔了,哼!我倒是要看看你这鬼东西比黑白无常如何!”

  (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