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圣道空空 > 第11章:插标卖首!

第11章:插标卖首!


  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战马嘶鸣声与呵斥声交织在一起,于金刚寺中回荡。

  无论是修罗恶鬼还是鬼王,亦或是空空和白辰,都震惊不已。来人好强,单凭一声呵斥,其修为境界绝不下于太乙金仙。

  “桀桀桀~~~何方高人,莫要藏头露尾!”

  隐隐觉察到一股气机锁定着自己,修罗恶鬼终于是忍不住了,心中一颤。

  便此时,一抹刀光伴龙吟,狂风席卷战马鸣!

  待卷起的烟尘散尽,一道高大身影赫然其间。丹朱凤眼卧蚕眉,重枣赤面美髯垂;束发银冠金珠顶,披身绿锦连环铠;偃月青龙银光刃,嘶风赤兔千里闻。

  “是你!”一声惊吼,修罗恶鬼连连后退。

  当初,就是眼前之人将自己降伏,废了他一大境界的修为,并且押入了第十八层地狱。

  如今再次面对,那种发自内心的恐惧油然而生。

  他宁愿面对地府十殿阎罗,也不愿意再一次遇上眼前之人,只有与其战过才知道,其恐怖堪比炼狱修罗。

  “地府十大阴帅之鬼王,见过三界伏魔大帝神威远镇天尊关圣帝君!”

  正站在身边的鬼王同样认出了来人身份,连忙上前行礼,身上气势陡然一变,目光扫了修罗恶鬼一眼,如今这位大人来了,那都不是事儿了。

  空空亦是心中一震,没想到这位也居然出现了,起身行礼,却是莫名其妙的蹦出了一句:

  “关二哥!”

  这一声‘关二哥’,不仅空空自己吓了一跳,鬼王,白辰更是一哆嗦,仙师(道友)怎么敢的。

  “尔是何人,可是你唤我至此?”

  关帝自然也听到了刚才的称呼,心中顿感一阵熟悉,怀念,一千多年了,许久没有听到过这样的称呼了。

  听到这话,鬼王再次被吓得冷汗直冒。

  这小子究竟是什么来历,居然能请动帝君这样的人物,该死的谢必安,老鬼回去一定要找你算账,竟敢如此坑害我。

  而空空也是一阵错愕,看了一眼打酱油的鬼王,原来是自己想岔了。

  “我就说,请神香不会请个这样的货色前来。”当下再次行礼,“正是小道,如今这一方城镇将被那修罗恶鬼祭炼成鬼蜮,小道拼劲全力也难以抵挡,故此只能劳烦帝君一趟。”

  关上下打量了空空一番,点了点头,心中却是有几分惊讶。

  眼前的这个人间修士着实不凡,竟然以区区九品修士的境界,与那修罗恶鬼奋战到这种地步,实属罕见。

  况且这东西正是自己当年缉拿的,没想到竟然从十八层地狱逃了出来,算起来也有自己的一份责任。

  当下转身瞥了一眼:“插标卖首之辈,安敢再祸乱人间?!”

  声如惊雷,直吓得修罗恶鬼一抖,顿时恼怒不已:“关羽,当年你趁我不备,偷袭于我,否则凭你怎么能拿住我?”

  本想用这话找回一点气势,奈何关帝压根就没有理会他。

  修罗恶鬼此刻心中很是无奈,关羽现身,想要彻底激活祭炼大阵已经是不可能了,唯一的办法就是拼了。

  只见他化作一团鬼气来到修罗雕像前,疯狂的催动体内元力。

  霎时,修罗雕像中一道血色煞气灌注进他体内,与此同时,整个祭炼大阵中的鬼气,怨气,血气,也急速朝着修罗雕像涌去。

  他这是要赌一把,提前凝聚鬼丹,唯有突破至太乙金仙境界,才能有一战之力。

  见其这般动作,关帝却是无动于衷,既然刚才其胡话说自己当年偷袭,那就等其恢复巅峰时刻,再一刀劈了。

  “帝君,小镇还有许多百姓,若是让其这般下去……”

  见关帝如此不管不顾,空空有些着急了,真要放着修罗恶鬼在这样下去,那些剩下的百姓最终怕是会变成一个空壳。

  话没说完,关帝又点了点头:“无妨!”

  只见他凭空取出一本古籍,便是往上空一抛,古籍随即迅速的变大,也愈发透明。不过三息,便覆盖了整个古边镇,消失不见。

  做完这些,用他的丹凤眼再次向修罗恶鬼轻轻一瞥,随后气定神闲的闭目。

  千秋关帝,傲骨凌云,空空见状,不觉心神激昂。

  难得的安静,金刚寺中,除了那快速汇聚的鬼气等,一切都似乎定格。

  不知过了多久,小镇上空鬼气消散,血气不存,修罗恶鬼也在这时站了起来,身上的气息如烈焰熊熊。

  “虚丹之境,某赠你一臂之力!”

  不曾睁目,关帝话音落下,不知从何处拘来数十恶鬼,一掌拍散。

  数十恶鬼散作的精纯鬼气,如数被送入了修罗恶鬼体内,其身上的气息再一次翻腾。

  体内丹田处,虚幻的鬼丹正在不断凝实,须臾,其周身鬼气大盛,黑光冲天。

  “桀桀桀~~~关羽,你果然还是那么傲!”修罗恶鬼此时鬼丹已成,一身修为急速膨胀,说话间就攀升到了九品太乙金仙,恢复到了巅峰。

  只见他凭空一握,如墨般鬼气凝聚出一柄三叉戟,气息森然邪恶。

  空空与白辰不着痕迹的缓缓退去,鬼王那打酱油的也跟了过来,他们都知道,大战即将开始。

  便此时,赤兔一声嘶鸣,响彻长空。

  端坐马背上,关帝猛睁怒目,两束金光直逼修罗恶鬼,手中青龙偃月一翻,寒光四起,刀气纵横。

  “关某有三刀,送你渡往生,第一刀——忠义!”

  顿时,赤兔四蹄如飞,偃月刀在地面拖出一道长长刀痕,直取修罗恶鬼。

  后者见状,迅速挥舞三叉戟,凝聚出一条修罗血龙,咆哮而上。

  就在那一刻,血色与刀光于半空相会,整个世界似乎都失去了色彩,唯余那一抹刀光和血色。

  伴随一声悲鸣,血龙应声而碎,刀光去势不减,却不是冲向修罗恶鬼。

  “你敢毁我大阵?!”修罗恶鬼怒吼,其身后的修罗雕像碎裂一地,无数血煞之气在那一抹刀光中消融。

  关帝充耳不闻,美髯一捋:“第二刀——春秋!”

  刹那光华,一柄长刀虚影凭空而现,如山岳般沉重,如春秋般凝实。

  这一刀,朴实无华,时间仿佛禁止,天地间唯有那一刀,缓缓落下。气机四散,威压盖世,让人无从躲避。

  此刻,修罗恶鬼内心已然战栗,气势全无。

  他没想到,自己恢复到了曾经的巅峰,如今居然承受不住那关羽一刀的气势,恐惧,不甘之感不一而足。

  长刀将临,不是不甘之时。

  修罗恶鬼一声怒吼,强行拔升自己的气势,整个人化作一团鬼气,鬼气之中一头乌黑饕餮若隐若现。

  战意已崩,强弩之末!

  乌黑饕餮在长刀虚影下显得是那般的渺小,甚至还没来得及发出一声哀嚎,便已被一刀两段。

  一团黑影从半空掉落,赫然便是修罗恶鬼。

  只是此时他的情况堪称凄惨,浑身千疮百孔,气息起起伏伏,连江焕的肉身都崩灭了。体内,才凝聚不久的鬼丹上布满裂纹,其内鬼气不断外泄,境界也在一点点的跌落。

  并没有因为其如此情况而收刀,关帝凤眼一睁:

  “第三刀——伏魔!”

  寒光一闪,星沉地动,龙吟震惊百里,一条青龙于刀光中盘旋。

  “结束了!”不远处,空空望着半空的青龙,嘴中喃喃道。

  第一刀忠义,傲骨天成,其迅如风,威似惊雷,快若闪电;第二刀春秋,霸道非凡,势如山岳,重比春秋,几乎触摸到了时间法则;第三刀伏魔,引动星辰,青龙降世,超凡入圣。

  太乙金仙境无人能挡住这关帝三刀!

  “关——羽!!!”不甘的怒吼,无力的咆哮!

  盘旋青龙,俯冲而下,一口叼中了鬼气崩溃的修罗恶鬼,青光大盛。

  咆哮声似乎还在四周回荡,但修罗恶鬼已然灰飞烟灭,笼罩在小镇上方的鬼气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一切恢复平静。

  “小道代小镇百姓拜谢帝君大恩!”空空来到关帝前,躬身行礼。

  这时,也不知道白辰哪里来的勇气,竟然也走到了空空身旁:“小妖白辰,拜谢帝君活命之恩!”

  不过,关帝并没有什么动作,微微点头,便将目光看向了空空。

  “人妖殊途,切莫误入歧途!”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取出一枚玉牌,“见你手执长枪,我这有一部神通,便赠与你,莫要堕了神通威名!”

  帝君出品,必属精品!

  空空双手接过,收入了怀中,再次行礼:“多谢帝君!”

  赤兔打了一个响鼻,瞥了眼前的家伙一样,似乎在说废话真多。随即一声嘶鸣,双蹄扬起,化作一道虹光,负着关帝消失在天际。

  “下次再见,称我二哥!”

  关帝也不知道为何,刚才那少年十分和眼缘,或是正是因为那下意识的一声‘关二哥’吧。让他十分怀恋。

  原本望着天际的空空,猛然听到这话,当时便愣住了。

  “嘿嘿,道友果然不凡,竟然被帝君应允称一声‘二哥’,真是羡煞老鬼了。”

  这时,打酱油的鬼王笑呵呵的走上来,那长长的獠牙都快扎进眯着双眼中了。

  白了这家伙一眼,空空还是说道:“也多谢鬼王仗义援手了,来日必定三畜牲口供奉,以表谢意。”

  听到这话,鬼王笑得都合不拢嘴了,那张鬼脸愈发的丑了。

  他不是高兴三畜牲口的供奉,而是因为得到了空空的交情,虽然现在还是泛泛,但一回生二回熟,多接触几次不久熟了吗。

  “那就多谢道友了,老鬼我得马上回地府,回禀古边镇的事。”说完便笑呵呵的飘去。

  送走了莫名热情的鬼王,空空终于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事情终于结束了,太刺激太惊险了,差点把小命都搭上了。

  实力啊!一切还是要实力说话,自己必须要变强,越来越强,只有这样才能好好的活着,才能尽快知道自己的来历,才能不至于被那流氓宝鉴坑死。

  “仙师,我也先告辞了!”白辰行礼道。

  空空也知道其担心妖窟的事,没有多说什么:“好,你去吧,顺便通知那些百姓一声,可以回小镇了!”

  待白辰离去,空空也起身,朝着医馆方向而去。

  ……

  医馆房间内,一个丫头正扒在窗边,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四周,紧皱的柳眉足见她心中的不安。

  可是外面黑乎乎一片,她又能观察到什么,连现在是什么时候都不知道。

  “爷爷,小道士怎么还不回来啊?”

  “唉!”一声叹息在屋内响起。

  洛有性也是满脸愁容,这已经是孙女第几次问他了,可他哪里知道。

  看着眼前的祛邪秘法,他总算是研究出了一些眉目,真乃一本奇书,竟然能以医道来祛除邪祟入体之症。

  也不知道小仙师怎么样了,估摸着时间,三日快到了。

  “难道古边镇真的完了吗?”

  洛有性如是想着,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他又怎么忍心看着古边镇化作小仙师口中的鬼蜮,只是又能如何?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丫头,我们也该走了!”无奈的看着孙女。

  “爷爷,真的要走吗?我们再等等吧!”洛天心很是不舍,珠泪随之而下。

  孙女最后的执拗,洛有性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想了想,罢了,应该还有些时间,或许小仙师这个时候就回来了呢。

  便在这时,一抹亮光透过窗户映入屋内,是那么的温暖。

  紧接着,越来越多的亮光照射进来,摇曳的烛火显得已经微不足道。

  “呀!爷爷,天亮了,天亮了!”丫头激动的声音响起,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两行泪痕却是如此清晰。

  洛有性也裂开了嘴。

  是啊!天亮了,小镇的天终于亮了。

  “爷爷,爷爷,天亮了,我们小镇是不是没事了,小道士是不是要回来了?”难以压制的兴奋,洛天心抱着爷爷的手又蹦又跳,欢喜的不得了。

  没有说话,洛有性吹灭了桌上的烛火,走到了门前。

  有些颤抖的将手放在了门栓上,心跳不断的加快,他真的怕,怕开门之后还是漆黑一片,不见天日。

  最终,似乎受到了孙女的感染,缓缓的打开了房门。

  (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