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圣道空空 > 第14章:我迷路了

第14章:我迷路了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这是…太虚幻境,我怎么会在这里?”空空处于震惊和迷糊之中。

  环顾四周,但见朱兰白石,绿树清溪,不惹飞尘,难觅人迹,端是仙境中再逢仙境。

  恍恍惚惚,空空来到了三生石旁,目光被一株仙草所吸引。

  心中说不出的喜爱,遂取清溪之水,聚晨曦仙露,日夜灌溉,时时呵护,时光轮转,一眼万年……

  仙草终是脱了凡胎,修成一人形女仙。

  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如娇花不胜清风,似缺月难掩仙容。

  仅是娇羞一眼,空空凡心便已异动……

  奈何天规无情,两人终是触了底线,空空因此受罚下凡,经一世红尘历练。女仙为报他灌溉之恩,自愿一同下凡历劫,以泪还之……

  医馆房内,两行清泪从空空眼角滴落,遂从梦中醒来。

  依稀记得,自己因为以灵识窥探胸骨之秘,被反噬昏迷,为何会进入这样的梦境,梦中的那女仙又是谁?

  “唉!真是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一声叹息,空空不再纠结,或许以后便会知道答案,还有以前的梦境;又或许一切都是虚幻,根本就不存在。

  这时,一道身影冲入了房间,“公子,你终于醒了?!”

  来人自然是白辰,他已经在门外守候了三天三夜了,当时可是把他给吓坏了。

  从金刚寺赶回的途中,能够清楚的感应到空空的气息越来越弱,真恨不得生出一对翅膀,飞的再快一些。

  回到医馆,便按照空空之前的交代,找到了紫色玉瓶。

  玉瓶里面只有一枚丹药,略微一愣后,便将其给空空喂服了下去。

  好在片刻之后,他便感应到前者的气息终于稳定下来,虽然没有醒来,但已无大碍,心中石头才算着了地。

  “过了多久了?”

  “已经过去三个昼夜了,公子,你要再不醒来,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听到白辰回答,空空心中也是一惊,没想到一个反噬这么严重,那胸骨说不定还真是赤凤的。

  要知道,自己服下的可是能增加五百年修为和魂力的魂丹。

  感受了一下现在的身体情况,简直不要太满意,若是再遇上修罗恶鬼,空空很有信心与其大战三百回合不落败。

  当然,是九品太乙真仙境界的修罗恶鬼。

  来到窗前,空空看向窗外,如今的古边镇,没有了江家的为富不仁,没有了修罗恶鬼的祭炼大阵,显得格外的安宁。

  “是时候离开这里了!”

  尽管有些不舍,但自己不可能一直待在这里,古边镇只不过是自己修道一途中的起点,后面还有更加广阔的世界。

  扫视了房内的陈设,空空手一挥,将必须的东西收入了玲珑空间。

  修道者,在突破人(妖、鬼)仙后,在体内会自动开辟出一处玲珑空间,用来存储各种物品。

  并且,玲珑空间会随着修道者的修为增长而变大。

  收拾好一切,在白辰的跟随下,空空径直来到了对门回春堂。

  此时,洛有性正在研究祛邪秘法,虽然现在小镇人们体内的鬼气已经被清除了,但其中还有很多玄奥之处他没有弄明白。

  “洛老爷子,难得的清闲,何不多休息一下?”

  “呦,是小仙师啊,你这是……”

  见空空一副出远门的装扮,洛有性便知道这是要离开了,尽管早就知道早晚会有这么一天,可还是有些吃惊,有些不舍。

  “小老儿也知道,古边镇不是小仙师该待的地方,记得想起来时便回来看看,不过或许那个时候我顶上的草都三尺高了。”

  对于洛有性知道自己要离开,空空一点儿也不觉得奇怪。

  两人在他还没有来古边镇的时候就认识了,那个时候,洛有性差点步了自己儿子的后尘,摔死在山崖下,是他出手救下的。

  所以,后者便一直称呼他为小仙师。

  “对了,丫头呢,今天怎么没见到她。”空空看来一眼四周,不见洛天心的影身影。

  觉得非常奇怪,平日里,她可是活蹦乱跳的,说是精力过盛也不为过。

  洛有性叹息道:“唉,丫头她知道你在这几日便会离开,很是不舍,为了避免看着伤心难过,便一直待在房内。”

  原本空空是想当面与洛天心道别的,听到洛有性这么说,也就不再坚持。

  想着自己刚到古边镇开医馆时,那丫头就没有一天不来捣乱的;到后来,帮她救爷爷,一起逛街,时间过得可真快啊。

  “那…洛老,我这便告辞了!这是医馆的房契你拿好,对了,帮我和丫头说一声,保重!”

  “保重!不要忘记古边镇!”

  看着空空离去的身影,洛有性又坐了下来,没有再去研读祛邪秘法,小仙师说的对,难得的清闲,苦涩的清静,自己是该多休息休息了。

  两人慢慢朝着古边镇外而去,没有施展任何身法。

  可这一条路并不长,终将是走到了尽头,空空回头看了一眼小镇,“唉!走吧,也不知什么时候还能再回来……”

  这话是对白辰说的,可他此时却是愣住了,目光看向不远处的一株大树下。

  身着淡蓝色衣裙少女正于树下婷婷而立,挎着一个小包袱,鼓着香腮,有些气呼呼的看着他们。

  空空顺着目光而去,也愣住了,洛天心?

  “这丫头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恍惚中,空空并没有注意到那包袱,还以为是来送行的,带着白辰就走了过去。

  这时,洛天心也相向走来,“哼!小道士,我等了你好久了,你怎么这么慢啊!”

  “丫头,你爷爷不是说不来送的嘛!”

  “谁说我是来送你的,本姑娘决定了,要闯荡江湖,缺一个跟班,看你还不错,算是便宜你了。”

  看着洛天心傲娇的模样,空空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了。

  到了这个地步,他心中也清楚,洛有性是同意了的,可是,一个丫头跟着他们一起,怎么看都不怎么合适。

  还想问些什么的时候,洛天心有些不耐烦了:“你烦不烦啊,再不走天要黑了!”

  说完一扭头,朝着背离古边镇的方向而去,没人注意到,就在洛天心扭头的刹那,两滴珠泪飘然落下,深深的侵入了泥土之中。

  三人,不,准确的说是两人一妖就这么的上路了,向着空空的家。

  一连数日,都穿梭于山林之间,奔走于旷野之上,风餐露宿,似乎乐在其中。

  只是洛天心终究是一个普通人,一开始还觉得很是新鲜,一路上叽叽喳喳表达着内心的喜悦。

  可没多久,总是千篇一律的景象,终是会疲乏。

  “小道士,你的家到底在什么地方啊,怎么还没到呢?”

  “叫你别跟来非要跟来,现在好了,后悔都来不及了……”见洛天心毫无形象的一屁墩儿坐在一块石板上,轻皱眉头揉着脚踝,空空一边教育着,一边走上前去。

  话没说完,便愣在了原地。

  顺着他目光而去,一座比古边镇大了不知多少倍的城镇出现在十数里开外。

  “喂,小道士,你怎么不说话了?”洛天心疑惑的抬头。

  “那个…我好像迷路了……”空空有些不好意思道,不应该啊,从山上下来的时候,他从来没有见过什么城镇啊,还是一座不小的城镇。

  对此,白辰倒是无所谓,他只要跟着公子就行。

  可洛天心不满意了,辛辛苦苦跋山涉水,她就是想看看小道士长大的地方,也想见见小道士口中的老头子。

  现在,在脚底起了不知道多少水泡之后,他告诉自己说迷路了?!

  看着洛天心嘟起的小嘴,看看也是没有办法,以丫头现在的情况也不适合再赶路了,不如到那城镇去歇一脚。

  将这个想法说出来,洛天心顿时眉开眼笑。

  不仅是因为脚磨破了,这么多天,他们都行走于木林山间,吃的除了烤肉就是野果,早就乏了。最重要的是,自己好想美美的泡一个澡,小道士每次都只知道丢一个净身咒,一点放松的感觉都没有。

  于是,这段时间以来,三人第一次用了身法神通,眨眼间出现在城镇外不远处。

  “混蛋小道士,你都能飞了,却非要让我傻乎乎的爬山!”既紧张又激动的洛天心不满的看着空空。

  在她印象中,小道士速度很快,超乎想象,但依旧是在地上跑的。

  对此,空空很聪明的没说一个字,低着头便走,没一会儿就来到了城门口。

  “恪城(胡诌的),真是雄壮啊!”

  数丈高的城墙,全都是一块块巨石垒砌而成,整整齐齐的方砖铺成了脚下宽阔的大道,古边镇的道路完全没有可比性。

  繁华的坊市,形形色色的商贩,看的是眼花缭乱。

  三人来到一家客栈,要了两间客房,结果很是尴尬,空空摸了摸身上,身无分文。这才想起来,之前段翎羽给的几锭金子,应该是在金刚寺与修罗恶鬼的大战的时候丢了。

  “公子,你知道的,我拿那东西来没用啊!”

  见空空看向自己,白辰摊开双手,他一个妖修,整日待在山林妖窟中,根本用不着金银细软。

  最后,两人都将目光放在了洛天心身上。

  丫头撇了撇嘴,白了一眼,心痛的上前将房费付给了客栈掌柜,便头也不回的跟着小二去了客房,留下二人尴尬的站在原地。

  回春堂本来就没什么积蓄,这次出来,她自然也不会带多少盘缠。现在付了三日房费,所剩银两已经没多少了,就连吃饭都存在问题。

  “唉!想不到我终究还是败在了银两上了!”来到客房,空空一声叹息。

  可这事儿能怪他吗?

  谁会想到丫头会跟着一起,金光闪闪的元宝会丢,原本简简单单的回家,结果迷路了,来到了恪城。

  ‘嘭’的一下,洗漱一番的洛天心气呼呼的推门走了进来。

  “小道士,我们现在连吃饭的钱都没多少了,你必须想办法,我要吃好吃的!”

  “丫头,我能有什么办法,你看我像是能赚到钱的样子吗?”面对洛天心的‘不讲理’,空空顿时觉得头大,早知道就揣着明白装糊涂了,干嘛说自己迷路了。

  而白辰这时,十分机灵的闭上了眼睛,装作什么也不知道。

  公子都没有办法,那他就更不可能有什么办法了,除非是偷,这倒是没什么问题,只是公子会允许吗?

  见空空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洛天心气的不行。

  “你不是道士吗?这么大一个城镇,肯定有很多不一般的事情,到时候你去装装神棍不就行了,反正我不管,我是跟着你出来了,饿死了看你怎么跟我爷爷交代。”

  说完又径直的离开了。

  没多久,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一阵敲门声响起:“客官,到用饭的时候了,这是你们的晚饭!”

  白辰开门,接过小二送来的晚饭,很简单,两碗米饭,两份素菜。

  “这丫头,就是嘴硬!”看着眼前的晚饭,空空不由笑了起来,“吃吧,吃完我们想想法子,赚钱!”

  其实,他们吃不吃倒是无所谓,已经成功辟谷。

  但是洛天心不行,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还真的会饿得慌。

  ……

  其实,洛天心倒是说的不错,这么大一个城镇,怎么可能没有离奇的事情。

  这段时间,恪城最离奇的事情便发生在谢家。

  话说谢家乃是恪城的首富,整座城镇的坊市,几乎有六成都在谢家的掌控之中,虽说不是富可敌国,但家财万贯还是有的。

  就在前几日,谢家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

  每到夜半时分,谢家上下都会听到凄厉的猫叫声,不仅如此,第二天醒来,不少人会发现自己莫名其妙的醒在城外的乱葬岗上。

  众人都说是有妖邪作祟,为此,谢家家主谢广峰请来大师做法。

  可依旧没有丝毫用处,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甚至,有人经常于睡梦中见到一只黑猫口吐人言:这是你们自找的。

  (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