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封神:女娲宫上香,镇压准提 > 第四十三章 涂山琼,朝堂动静

第四十三章 涂山琼,朝堂动静


  三日之后,帝辛精神奕奕的坐在床塌,给熟睡着的妲己掖好被褥后,伸手摸到人种袋,打开袋口将九尾狐涂山琼给放了出来。

  私事办完了,正事也该办了。

  “小狐狸,孤这王宫可还如你意吗?”

  涂山琼鼻子抽动,嗅到空中散发的靡费气息,下意识的捂住了口鼻:

  这帝辛如此急色,凭老娘的姿色,看来魅惑住他易如反掌,如今他这般姿态,想必是欲擒故纵,那老娘我就陪你好好玩玩。

  心思拿定,涂山琼化作妲己模样,轻纱着体,半隐半现,玲珑可餐,嘴中娇哼连连:

  “古有禹帝纳我涂山老祖为妻,大王今日捉住小妖,是否也想效仿先贤?嗯?大王~”

  “都是千年的狐狸,你还给我玩起聊斋来了,九尾狐,你是想让孤将你的皮给扒了吗?”

  帝辛一把将她拉入怀中,右手顺势放在了她的脖颈之上:

  “青丘涂山氏瑞兽之名,或许就要在你的身上断送了。”

  妲己身体骤然一僵:他刚才箍住我脖子的那一瞬间,是真的想杀了我!这……

  “大,大王说笑了。”

  “放心,我可舍不得杀你,顶着这般皮囊,哪个男人又能下的了手呢?”

  帝辛咧嘴一笑,手中又添了三分力气,杀气骤然凝做实质,却又片刻间退去的无影无踪。

  “乖,告诉孤,你叫什么名字?”

  “涂山…涂山琼。”

  妲己瞳孔骤然放大,一股莫名的寒意从心头而起,顷刻间扩散到了全身,让她遍体生寒。

  这帝辛,到底要做什么?

  “来,告诉孤,那位让你来是准备如何助我?”

  帝辛笑容更加灿烂,一切的吓唬都是为了现在做铺垫。

  若是直接问她是来助他还是来毁他,则她说的任何话都不可信,倒不如如此唬她一下,更能看出真实情况。

  “你,你知道!”

  涂山琼惊呼出声,不是说让自己三姐妹秘密来此吗?娘娘这是又?

  “是让大王将目光放向西方,说是要将他们送上什么榜。”

  涂山琼吞吞吐吐,将女娲交代的第一件事交代了出来,却将第二件事隐瞒了起来。

  “只有这些?”

  帝辛松开了手掌,俯下脑袋与涂山琼四目相对:

  “想好了再说。”

  “就是这些,不信,不信你不去问娘娘就是!呜呜呜!娘娘还让我瞒着你,结果倒是先告诉你了,那我费心费力进宫还有什么意思!”

  涂山琼一秒钟哭的梨花带雨,那叫一个伤心欲绝,若是不知道情况,还以为有人把她怎么着了呢。

  帝辛顿时傻了眼,这母狐狸怎么跟女人一样,说哭就哭:

  “行了,别哭了,这些只是孤猜的而已。

  不对,你在套孤的话!”

  帝辛刚反应过来,涂山琼已然起身,双臂环抱帝辛脖颈,吐气如兰,奇香满室:

  “好大王,难道只许你唬奴家,就不准奴家唬你了不成?”

  “呵呵,不愧是青丘的狐狸,心思就是活络。”

  帝辛顺手抱起涂山琼,将其放在床榻一边,妲己右侧:

  “孤的狐妃,安寝吧。”

  “大王,你好坏哦,我好喜欢。”

  ……

  又四日之后

  “大王已经七日没来上朝,八百诸侯上奏的本子在文书房都快堆积成山了!”

  “就是就是,大王建那什么揽星阁,居然让商容老宰相亲自监工,武成王黄飞虎率兵镇压,这,这,唉!”

  “还有那孔宣,谁知道他是不是贿赂了闻太师,只是在北海转了一圈就回来了!如今更是拉着太师去寻劳什子异人,害得整个朝堂都没管事的人!”

  自妲己进宫之后,帝辛已经七日未设朝堂,一些别有用心之人早就蠢蠢欲动,趁着文武百官不满,开始了煽风点火。

  “比干王叔,大王这一连七日不曾上朝,我等大臣也不能去那后宫之中,不如王叔?”

  比干站在原处闭目养神之时,忽然有一名大臣走到他身旁,开口说道。

  比干这才睁开了双眼,淡定的瞄了这大臣一眼,认出来人正是下大夫荣其。

  “大王做事自有他的想法,还轮不到你妄自猜测。做好你的份内之事就好,一些有的没的,最好还是不要瞎猜测。”

  比干身有七窍玲珑心,本身心思便活络异常,一开始虽也好奇帝辛改变居然如此之快,如今发现有人居然敢想拿他当枪使,顿时明白了帝辛此举的含义。

  放长线,钓大鱼,让那些不安分的通通露头!

  荣其被比干一通数落,灰溜溜的离开,这时费仲手持玉圭又凑上前来,还未等比干开口,先声夺人:

  “比干王叔,下官将这些人一一记下来了。

  刚才那位,下大夫荣其,私下与东伯侯府上私交不错。

  那一位,下大夫余登,经常出去西伯侯府。

  还有那一位,上大夫梅俊,那可是南伯侯府的常客。

  其他几位跳的欢实的,也基本都是与其余诸侯有染,下官可是将他们全都记了下来!

  只等大王一声令下,嘿嘿!”

  这费仲,以往不都是叫的最欢实吗?也是,这些天他行为都怪怪的。不过,他也看出来了吗?

  比干双眼一转,决定再诈费仲一诈:

  “哦?难道大王不是贪恋女色,这才不上朝的吗?”

  “王叔何必是试探下官,下官之前能揣摩王意,哄大王开心,自然是懂得大王心思的。

  如今大王励精图治,大刀阔斧进行改革,岂会因女色而停下脚步?

  还有,苏妲己进宫之事就是下官一手操办,其中一些事情不便明说,不如下官改日去王叔府上拜访?再与王叔细说?”

  费仲嘴角努了努周围,一个个都伸长了耳朵在偷听,其中保不齐就有诸侯安插在朝堂上的耳目。

  “也好!”

  若说上次他俩一同去招揽孔宣,比干就有些对费仲刮目相看的感觉,那么这一次,他就是初步认同了费仲的才能。

  如今费仲明摆着想要上岸,他也不吝手拉他一把。

  “诸位,今天先到这里,明日再来上朝吧!”

  比干费仲一通猜测,将帝辛脑补出坐看云卷风舒的幕后形象,却怎么也想不到,憋了三个月帝辛,是真的没多余心思来管这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