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封神:女娲宫上香,镇压准提 > 第四十四章 唬弄地主家的傻儿子

第四十四章 唬弄地主家的傻儿子


  庆显殿

  忙活了七日后的帝辛师傅终于还是坐在了案牍旁边,案牍之上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七天来所有诸侯的奏本。

  没错,只有诸侯的。

  为了能不被商容打扰自己的雅兴,帝辛早早的就将朝歌本土的奏本安排给了商容,只留下这八百诸侯的奏本空置在这里。

  此时的年代还不是中央集权,八百诸侯分而自治,朝歌这里的奏本只不过是面子工程,就算批了,也不会有诸侯老实去做,除非……到了人王该背锅的时候。

  “只是想偷个懒,没想到钓出不少大鱼。”

  帝辛伸了个懒腰,看着费仲最新呈上来的“小报告”,以三大伯侯为首的十数名诸侯小团体已经开始了动作。

  “抨击揽星阁,居然没用劳民伤财,而是用滥用贤臣为理由,真是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上,他们之中也是有能干的人的嘛。

  孔宣居然将闻仲拉走了,看来是准备以截教为突破点,若是能将火灵圣母这个截教三代首徒拉入揽星阁中,那截教差不多又与我殷商绑定了,干的不错!这个王位没白封!

  苏护之女苏妲己,这是想鼓动人心,给苏护施压,逼迫苏护做出选择吗?那就,再帮他一把?只是其中尺度不好把握,看来费仲又有活干了。”

  将费仲的奏本扔在一旁,帝辛让驾官通知明日设朝之事后,便想回转寿仙宫,岂不料还未起身,便宜儿子殷郊已经来到了玉案之前。

  “儿臣参见父王。”

  殷郊抬头,面带恼怒之色,一双白牙咬的嘎吱作响,仿佛下了莫大决定:

  “儿臣请父王明日设朝。”

  帝辛表情略带玩味,也不开口,就这么平静的看着这便宜儿子。

  殷郊被帝辛看的心头发虚,但也想起他母后姜皇后的嘱托,双手紧握,再次开口道:

  “还请父王以国家大事为重,莫要,莫要……”

  殷郊紧咬牙关,“贱人”二字在嘴边打转,却是怎么都说不出口。

  “行了,下去吧。”

  帝辛抬手招来当驾官,思琢了一下说道:

  “传令后宫各妃,包括王后在内,除苏贵妃,黄贵妃之外,全部去女娲宫奉香一月,不到日子不准回宫,不虔诚供奉不准回宫。一月奉香,全按标准来做,违者打入冷宫。”

  黄贵妃乃黄飞虎亲妹,与殷氏早些时候便是闺中密友,金吒木吒被广成子带走之后,帝辛便让黄贵妃去陪殷氏,如今更是少在深宫之中。

  “喏!”

  驾官面色一愣,随后紧忙领旨退走。

  “慢着!”

  殷郊一听大惊,连忙起身挡在驾官之前,如同一只幼虎一般,冲帝辛怒目而视:

  “父王,你这是做甚!弟弟已经被人掳走,你还要孩儿没了母亲吗?难道,难道你真如那些姨娘所说,被苏妲己那个贱人迷了心智不成!”

  帝辛骤然起身,三步并做两步走到殷郊面前,弯下身子俯视着自己培养的幼虎:

  “你可是知道你在说什么?”

  “孩儿自然知道!二弟被人掳走,父王却说是有人收二弟做徒弟,是好事!好!孩儿将他当成好事,孩儿可以闷头苦学苦修,就为了有朝一日能踏平那劳什子仙山,接回二弟!

  可是您呢!您干了什么?转过身来您就开始了纳妃!荒废了朝政不说,还想将我母后赶出皇宫,那下一步是不是就要废了我这个太子!那您又何苦前些日子立我?

  何不当时直接将我母子三人赶出皇宫,贬做奴隶,也算留我们三人一条性命!”

  殷郊第一次在帝辛面前吐露心迹,也是这些天经历的太多,思考的太多,也失去了太多。

  “你先去传令。”

  帝辛摆了摆手,驾官低头称喏快速离去,脸上露出劫后余生的表情,出了殿门还顺手将大门关上,严丝合缝。

  殿中只剩帝辛与殷郊二人,他这才弯下了身,目光与殷郊视线平行,四目交汇之时,帝辛突然笑了起来:

  “哈哈哈!郊儿,若你没有后面这些话,那父王我才是真正对你失望了。”

  “父,父王?”

  殷郊浑身一怔,眼中怒火转为了迷惑,帝辛伸手拉过殷郊右手,将其拽到了玉案之前:

  “看看这些奏本。”

  “这?”

  殷郊茫然抬头,看到帝辛鼓励的目光,这才半信半疑的低下头,慢慢的翻着奏本。

  “咦?都是诸侯的奏本,父王,这是?”

  帝辛笑了笑,却并没有回答殷郊这个问题,而是将话题扯到了殷郊刚才的话语上:

  “你与洪儿都是我亲儿子,虎毒还不食子,更何况与人乎?

  只是你俩命中有些大劫,我若不如此做,你俩都活不到二十之龄,不然,我为何要急着立你为太子?还不是为了让你增长气运,安稳活下来!

  可是,太子之位终归只能有一人,所以我便故意让那广成子带走你弟等人。而等机缘到了,你自然会再与洪儿相聚,到时就知我所言非虚。”

  “父王,我……”

  殷郊眼眶瞬间湿润,心中升起愧疚之意,胸口都好似有什么东西堵着,想要开口认错,却又被帝辛拿去了话语:

  “不用你说,我也知你今日来庆显殿中找我是你母后等人怂恿。”

  “我母后没有,是……”

  “你先安心听我说完。你要知道,你是殷商太子,你要有自己的主观,自己对一件事情的了解,以及对自己的坚持。

  你母后虽然爱你,宠你,但是她却分不清,她该如何去做,才是真的为你好。比如这次,她多少有些为自己鸣不平,却不知道她这样做,对你影响会有多大。

  更何况,你母后先是姜氏嫡女,后才是殷商王后。有些时候,她会认为是在帮你舅舅、外公,却不知道,这些都是在损害你的利益。

  她需要去冷静一下,先认清她以后需要做的是什么,这样以后才不会用“为你好”的事情来害你。”

  “母后不会害我的!”

  “对,她就是认为她在帮你,可是真正情况是在害你,比如这一次。郊儿,多走多看,少说少做,你这位置,做的越多,错的越多。”

  抬手拍了拍殷郊的肩膀,帝辛起身向寿仙宫走去:

  “明天记得陪父王去上朝。”

  地主家的傻儿子越来越不好唬弄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