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封神:女娲宫上香,镇压准提 > 第七十四章 二人初识,太乙的真正图谋

第七十四章 二人初识,太乙的真正图谋


  “哪吒,这是你玉鼎师伯,快来与你师伯见礼。”

  哪吒服下丹药,立刻又活蹦乱跳起来,云中子嘿嘿一笑,将其带到了玉鼎的面前。

  “哪吒拜见师伯。”

  哪吒不情不愿的持了个晚辈之礼,立马就将头扭在了一边。

  “不错,不错,师弟收了个好苗子。”

  玉鼎夸奖两句,伸手将乾坤圈递了下来:

  “此宝威力巨大,以后你可不能乱用。”

  “是,师伯~”

  哪吒接过乾坤圈套在手腕上,冲着玉鼎做了个鬼脸,飞快躲在了云中子的身后。

  “你这小猴子,师伯的见面礼还没给你呢。”

  玉鼎笑骂着,伸手往袖口一掏,拿出一把碧色玲珑小伞。

  “此乃极品后天灵宝碧月伞,你火气太大,用这个来压压你的火气刚刚好。”

  “谢师伯!”

  看有好东西,哪吒一个箭步窜了出来,恭恭敬敬的接过宝贝,迫不及待的打开。

  一打开,一轮碧月莹莹而亮,清凉的月光铺洒而下,落在哪吒的身上,驱散他的心火之气。

  “凉凉的,好舒服啊!谢谢师伯!”

  验货之后,哪吒立马就跟玉鼎亲昵了起来,浑然忘了自己刚才被打哭的场景。

  “师兄,你这出手也太贵重了。”

  见哪吒已经接过见面礼,云中子苦笑两声:老师说十二金仙皆要收徒,看来自己这次是撞枪口上了。

  “不贵重,不贵重。”

  玉鼎双眼微微眯起,活脱脱一个老狐狸表情:

  “前面有我一个洞府,我徒弟也在那里潜修,正好让他们认识认识。”

  “那就却之不恭了。”

  云中子摸了摸腰间的锦袋,暗自叹了一口气:玉鼎本身就修肉体,时常需要各种灵丹妙药填补,如今收了徒弟,怕是将练体的神通也传了下去。

  看来又要当一段时间的药罐子了,不过,能将哪吒顺手丢过去让他弟子调教调教,好像也挺不错?

  ——咴津津!

  见没有人搭理自己,龙马暗自瞅了一眼远处,眼中的恨意换作了微笑,迈开脚步跟上了玉鼎三人:

  “等等俺!等等俺!别把俺撂下啊!”

  “老马,吃小爷一枪!”

  “哎呦!小兔崽子,你来真的!”

  吵吵闹闹之间,三人一马来到一处庞大的山谷之外。

  “好奇怪的山谷?被人整体施加了神通吗?”

  看到眼前怪异的景象,龙马不由得啧啧称奇:

  山谷之中,波浪滔天,一点也不比哪吒用混天绫搅乱东海时候的小;山谷之外,却风平浪静,晴空万里,那滔天巨浪一到谷口,便立马被消弭了下去。

  这种神通,更像是专门克制龙族的,也不知道是谁悟出来的,要是我能学会,压制龙族呼风唤雨的神通还不是易如反掌?

  “哇!好大的人!不过他玩石头干什么?”

  哪吒的注意力永远不可能跟龙马处在一个频道,此刻的他,正好奇这背石头的巨人一顿要吃多少粮食。

  “徒儿,你师叔来了,快来与你师叔见礼。”

  玉鼎笑的更开心了,声音透过无尽风浪,飘入杨戬的耳中。

  杨戬顺着声音看来,看到玉鼎后嘿嘿一笑,轻巧的放下山峦:

  “师父,您来了!”

  杨戬这一开口,如同春雷乍响,震耳欲聋,说话之间,他已收了八九玄功,变为本身俊朗模样,一个起身跳到了谷口,持弟子礼拜下:

  “杨戬见过师叔!”

  “不错!不错!”

  云中子刚想夸奖杨戬两句,却突然愣在了原地,不敢相信的问道:

  “八九玄功?第五重?师兄,你从哪找来的怪胎?”

  “戬儿身世坎坷,我也不便多说,但是有一点,见面礼可不能少。”

  玉鼎眼中多有促狭之意,笑眯眯的看着云中子,那模样要有多得意便有多得意。

  云中子喜练丹之术,他原本修行之时没少抓云中子做苦力替自己炼丹,如今为了徒弟再坑一把云中子,倒是让他再次体会到了年少时的快乐。

  “唉!上大当了!”

  云中子佯装懊恼,解下腰间锦袋,随手抛给了杨戬:

  “师侄,师叔我这次出门匆忙,没带几粒丹药,这些吃完了,你再来终南山找我要就是。”

  “这?”

  杨戬双手接住锦袋,略带迟疑的看向玉鼎。

  “还不快谢过你师叔?这可是你师父我来一件极品后天灵宝换来的!”

  玉鼎脸上的笑意止都止不住。

  杨戬闻言也不太推脱,转身弯腰行礼:

  “杨戬多谢师叔,日后所有差遣,杨戬定不推脱。”

  “好了,不用跟你云中子师叔说这么多客套话。那小娃娃是你师叔的徒弟,也是你的师弟,你们去一边多联络联络感情。”

  玉鼎拍了拍杨戬的肩膀,将他与哪吒一块撵了出去:

  “我与你师叔许久不见,还有许多话要说。”

  “是!”

  杨戬将锦袋挂在腰间,走到哪吒与龙马之前:

  “师弟,还请这边休息。”

  见两人一马走远,玉鼎脚步一跺海面,一道无形的屏障将他俩包裹在内:

  “师弟,乾坤圈,混天绫乃是太乙的看门法宝,怎么会在你徒弟身上?”

  “师兄,此事说来话长。”

  云中子苦笑两声,将自己进朝歌除妖,被坑,挨罚的事情草草说了一遍。

  “你也知道,太乙师兄行事狠辣,招惹的因果也最多。如今我被迫抢了他的弟子,他若是再收其他徒弟,却不能如哪吒这般替他洗清因果。”

  “所以,他就将洞中的法宝都送给了哪吒,只为这次大劫安然脱身?糊涂,你们都糊涂!”

  玉鼎一听勃然大怒,指着云中子鼻子骂道:

  “老师让你凭心而为,你的本意就是如此吗?这些年的道,你修到狗身上去了!”

  “师兄,我……”

  云中子也不反驳,他也是为难,太乙与哪吒确实有师徒之缘,却被圣人开口断了缘分,说到底,他也是有愧太乙,才违背了本心。

  “到底是一脉同修无数年,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亲自趟进这大劫中吧?”

  “你啊!就是心太软!”

  玉鼎摇了摇头,如今事实已定,他多说也无用。

  “以后对这孩子好些,莫要让他怨恨你。”

  “这是自然!不过说来也怪,仅仅与他相处月余,我便多了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云中子摸了摸胸口,这种感觉,他从来没有过。

  “这才是老师的本意!让他们替我等渡劫,只是我们悟不透后的无奈之策罢了!”

  玉鼎叹了叹气,挥手撤去结界,只听哪吒稚嫩童声从远处传来:

  “别看我的小,我也能迎风尿三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