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神话战国之我是赵括 > 第六百六十九章 难道就这么忍了吗

第六百六十九章 难道就这么忍了吗


“大王,不若借此机会,命庞煖将军从齐国撤兵?不仅可以缓和和齐国的关系,还能增强我军力量,毕竟秦国才是我赵国大敌。”虞信趁机说道。
不要说此时赵国已经从齐国得不到啥利益,就算能得到,在虞信看来也远远没有削弱秦国重要。
“臣附议。”鲁仲连也说道。
他本身就是齐国人,内心并不想赵国和齐国之间发生大战,只是之前赵国伐齐是大势所趋,他无法阻止,如今风向变了,鲁仲连立刻就站了出来。
“等齐国能证明我赵人不是他们屠杀的再说。”赵括沉声说道。
虞信和蔺相如对视一眼,微微点了点头,心中已经有所打算。
打仗不是这边下命令,那边就能出征的。
李牧俘虏的燕军,之前在武阳,现在已经被安排到了燕地各郡干活。一万士卒征发和选拔也需要时间,还要征派民夫,运送粮草等等,最快也要大半个月。
如果赵国能够和齐国联合,大半个月时间足以将事情查的七七八八。
之前之所以没有进展,只不过双方都没有派人去查罢了。
“大王,臣建议正面作战的同时,遣一上将从贺兰郡南下,攻打秦国陇西,使秦国背腹受敌。”虞信又建议道。
“依虞卿妙计,传令,以贺兰郡守乐间为将军,从河套各郡征发一万士卒,南下攻打秦国,可便宜行事。”赵括道。
“大王,齐使已经到殿外。”一名侍卫从外面走了进来,抱拳说道。
“让他进来。”赵括说道。
很快,齐使陈恭进入大殿,见到坐在上面的赵王,不由想到自己家的齐王,心中深深叹了一口气,同样是国君,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外臣陈恭拜见赵王。”
“给齐使赐座。”赵括说道。
陈恭心中松了一口气,赵王并没有将他撵出去,还给他赐座,看来事情有成功的希望。
“禀赵王,这是大王和太后给赵王、王后的礼物,大王和太后说,他们一直很想念赵王和王后,还有外孙。赵国和齐国是一家,大王和王后如果有时间,可以带着王子到齐国过几天。”陈恭俯身说道。
这时候各国走动,邀请他国国君一同游玩,打猎很常见,齐国倒也没有其他隐藏的意思。
“等天下太平,寡人一定会带着王后拜访齐国。”赵括说道。
“外臣回去之后,一定会禀报大王和太后。”陈恭说道,“外臣这次来,还有一事。”
“不知是何事?”赵括明知故问。
“此前赵国一乡被杀,误以为是我齐国做的,故而起兵攻打我齐国,外臣这次来,是为了澄清此事,避免赵国对我齐国产生误会。此事并非我齐国所为,太后得知此事,也是极为愤怒,已经命齐国上下彻查此事,一定会给赵国一个交代。”陈恭道。
“这件事都过去多长时间了,齐国现在才想起来给我赵国一个交代?”赵括沉声问道。
“禀赵王,这件事我齐国一直在调查,只是之前没有进展,如今太后加派了人手,想必不久之后,一定会得到消息。”陈恭内心感受到无比的屈辱,却不得不顺着赵括的话说。
弱国在强国面前是没有尊严的,如果齐国强大,赵国弱小,赵国又怎么敢二话不说直接兴兵伐齐,齐国又何须自证清白。
“既然如此,齐使就先回去吧,等什么时候有了消息再来见寡人。”赵括挥手道。
“外臣告退。”陈恭无奈的说道。
回到宫中,赵括将齐国送的礼物交给田姝。
赵括对所有女人都是一视同仁的,至少在物质方面如此,一个媳妇有的,其他媳妇也都有。
不过这是齐太后送给自己闺女的,那就另当别论了。
齐太后对女儿非常疼爱,上好的貂皮,蜀锦送了一大堆,还有一些胭脂之类的东西,以及一封信,赵括并没有拆开看。
“将这些胭脂给几位姐姐妹妹送一些过去,还有蜀锦,给每个姐姐和妹妹也送一匹,貂皮只有一件,我就自己留下了。”田姝对侍女说道。
“这是齐太后送给你的,你可以自己留着。”赵括说道。
“妾身也不缺这些,况且后宫安稳了,大王才能将精力放在国家大事上,不是吗?”田姝说道。
“你还是这么懂事。”赵括道。
后宫中,最懂事就是田姝和田荑姐妹二人,她们从小接受的贵族教育,以及经历的事情,让她们更加早熟,知道什么该争,什么不该争。
“齐太后和你说什么了?”赵括问道。
“母亲问我在赵国过的习不习惯,如果有时间,可以带安儿到齐国过几天。还有,让我劝大王退兵。”田姝说道。
“那你怎么不劝寡人?”赵括问道。
“这种国家大事,大王心中自有决定,妾身岂能指手画脚?”田姝低着头说道。
“其实……你不必这么小心翼翼的,寡人更喜欢你们能够有什么说什么,寡人虽然是赵国大王,但也是你的夫君。”赵括叹了一口气。

在安凝、赵姬那里,他更觉得自己的身份是夫君,但是在田姝这里,他觉得自己的身份始终是君主,田姝不是妻子,而是臣子。
“诺。”田姝道。
“寡人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晚点再来你这里。”赵括轻轻抱了田姝一下。
……
几天后,李牧传来消息,司马尚和袁华在辽东将太子丹抓住了,鞠武背着太子丹逃到辽东,打算利用太子丹的身份获得当地官民的拥戴,公共对抗赵国。
结果被司马尚和袁华抓了个正着。
“走海路的话,应该差不多到了。”赵括心中想到。
海路要比陆路快很多,而且消息是从辽东送到蓟城,再送到邯郸。而人是从辽东直接送到邯郸的。
不过赵括也没有太过关注,毕竟燕国都没了,太子丹一个几岁的娃娃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逆天改命。
“等太子丹到了,将其送到燕王那里去就行了。对了,燕王姬妾不是也被抓了吗,将所有和燕王有孩子的姬妾,以及孩子,全部送到燕王府中。人家是夫妻,总要让人住在一起。不过我赵国不能白养他们。给燕王几亩地,让他种点粮食,再送几台织布机过去,让她们织布,也能赚点钱。至于那些和燕王没有生育子女的姬妾,以及宫女。告诉李牧,让其赏给军中有功的将士做妻子。”赵括说道。
“臣会安排下去的。”蔺相如说道。
“士兵征的如何了?”赵括问道。
“禀大王,报名的人很多。等到报名时间结束之后,蒙骜将军会在所有报名人员中选拔出一万名将士。”蔺相如说道。
赵国征兵和其他各国征兵不同,其他各国征兵一般是按户征兵,几户出一兵,如果遇到大战,可能每户都要出兵。
这种征兵是强制性的,除非你跑到大山中当匪徒,否则就躲不掉。
赵国征兵是自愿的,倒也不是赵国比其他各国高尚,而是因为大家都知道士兵的高福利,每次要征兵,大家都争相报名,没必要搞强制。
而且不是所有报名的都能当兵,赵国会把其中身高,身体素质不合格刷下去,选拔出最顶尖的那部分。
如果征兵一万,那就选拔一万。
如果征兵两万,那就选拔两万。
优点是赵国选拔出来的士卒更加精锐,不可能出现韩军那种还有部分士卒大腿都没别人胳膊粗的情况。
缺点就是耗费的时间长。
其他各国征兵,如果只是一郡之地的话,不到十天就集结好了。赵国这边才刚刚开始选拔。
“对了,大王。李牧说燕地虽然有擅长水利的专家,但是得知赵国想要治理整个辽河平原,没有一个人敢担大任。李牧请求让郑国前往燕地,勘察辽河。”蔡泽将一份奏折交给赵括。
“河套现在情况如何?郑国能走得开吗?”赵括问道。
“栗腹总督几个月前来信说已经全部规划好了,不过建设完成还得五年左右。河套有不少水利大师在,调几个到燕地倒也无妨。”蔡泽说道。
他本来就是燕人,自然希望能够把燕地建设的更好。这种只是张张嘴的事情,能为家乡争取,还是要为家乡争取。
虽然他老家并不在辽河平原,甚至从来没有见过辽河。
“那就调郑国到燕地吧。”赵括一边签署调令一边说道。
另一边,齐国使者陈恭找到虞信和鲁仲连。
“这是我齐国目前找到的证据,虽然还不能完全证明这件事不是我齐国干的,但已经足以证明,这里面有秦国的影子。这些收买匪徒的钱财大半都是秦国的圆钱,只有少部分是我齐国的刀币。”陈恭将齐国送来的资料递给虞信和鲁仲连。
几天前,陈恭离开王宫,虞信和鲁仲连就偷偷找到了陈恭。
两人的目的只有一个,帮助齐国洗刷冤屈,化解赵齐矛盾。只有这样,赵国才能集中所有力量对付秦国。
在他们看来,赵括这个时候还不退兵,已经是意气用事了。
一个乡的百姓远没有赵国的利益重要,身为国君,应该以大局为主。
而且这件事本身知道的人就不多,压一压也就盖过去了。
但是赵括是国君,他们劝说不动,只能从其他方面入手了。
只要能证明赵人不是齐国杀的,他们再从旁劝劝,让赵括退兵并不难。
赵国在齐国是有不少势力的,特别是赵国商会,不知不觉间已经覆盖齐国绝大部分地区。
而且当初那群匪徒逃入齐国之后,可是得到当地官吏庇护的,匪徒能跑,那些官吏可跑不掉,再加上虞信和鲁仲连的智慧。
没过多久,齐国就在两人的帮助下发现了秦国留下的踪迹。
“秦国收买的那群匪徒找到了吗?”虞信问道。
“找到了一部分,你们告诉我之后,我立刻写信给太后,太后立刻发兵将当初接收那群匪徒的官吏抓了起来,同时被抓的还有部分匪徒。”陈恭道。
“这些官吏中有被秦国收买的吧。”虞信说道。

“司寇怎么知道?”陈恭惊讶的说道。
“不被秦国收买,怎么可能冒这么大风险接收这群匪徒,除非那群匪徒本身就是官吏假扮的。”虞信道。
“下官敢保证,匪徒绝对不是我齐国官吏假扮的。”陈恭连忙说道。
齐国好不容易快把身上的脏水洗干净,可千万不能再被泼脏水了。
“这些匪徒中一定有和秦国联系的,你们派人将这些匪徒全部抓起来,和官吏一起送到我赵国。我想抓个区区匪徒,对于齐国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虞信说道。
“不是难事。”陈恭连忙说道,心中却一阵怒骂,这些匪徒有一部分早就跑的没影了,在不在齐国都不一定,到哪找去。
“秦国屠杀我赵国一乡,却嫁祸给齐国,罪大恶极。我赵国决定倾尽全国之兵,讨伐秦国,为我赵国国人讨回公道。”虞信突然义正词严的说道。
“我齐国祝赵国旗开得胜。”陈恭拱手说道。
“齐国作为东方泱泱大国,遭此侮辱,难道就这么忍了吗?”虞信见陈恭不上道,再次问道。
“……”陈恭终于明白虞信的意思了,合着打算拉齐国打秦国……
如果是以前,齐国肯定不会答应,但是现在赵军和楚军还在临淄城外呢……
“此事下官无法做主,请容许下官禀报太后。”陈恭俯身道。
“那我赵国就恭候齐国佳音。对了,此时我赵魏韩三国大军正在南阳和秦军对峙。秦军强大,若是联军久攻不下,很难说不会从其他地方攻占土地,毕竟,大军这么多消耗,总要弥补一二,也要给朝廷一些交代。”虞信的语气中带有浓厚的威胁。
“下官明白了,下官一定会如实转告太后。”陈恭擦了擦额头上不存在的汗,赵国和楚国攻打齐国,齐国还能够依靠临淄坚守。这要是赵魏韩三国大军全部调转枪头,攻打齐国,临淄可不顶用。
这次临淄要是被攻破,齐国可不一定会再有一个田单站出来。
“那我可就在赵国等候齐国的好消息了。”虞信起身说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