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诱你坠入 > 第1章 季衍之

第1章 季衍之


最近沧城出了一件事,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

那首富季家的独苗竟然不是季家血脉,听说季老爷子被气到心脏病犯,好不容易才抢救回来,这都过去快两周了,人还在医院里躺着。

至于真正的季家血脉,季家第二天就找到了,但却没接回来。

这也是季老爷子为什么还在医院躺着的原因,都是给气的啊,因为他那儿子儿媳不想接自己的亲儿子回来。

当年在医院抱错了孩子,真正的季家少爷在沧城东区长大。

沧城东区是什么地儿?

再闹腾的小孩儿一听大人说要把自己扔去东区,立马乖巧。

大人们对东区避如蛇蝎,说出来都感觉脏了自己的嘴。

大家也算理解季家那对夫妻为什么不愿接亲儿子回来,在那种地方长大的人能好到哪儿去?

要是年纪小还好说,十八岁都已经定性了,哪儿是说教育好就能教育好的?

可是不管怎么说,那都是自己的骨血。该接回来还是得接。

季家老爷子尤为看重血脉,得知自己的孙子另有其人,立马就对叫了自己十八年爷爷的季寻冷了脸,仿佛是在面对一个不讨喜的陌生人。

现如今季家大权还在老爷子手里,季岭和高漫再不情愿也得把亲儿子接回来,他们能做的只有拖延时间。

在季老爷子出院这天,真正的季家少爷被接回了季家。

老爷子当天就给亲孙子改了姓名,叫季衍之,并吩咐下去,让季寻迁出季家户口,搬回东区。

“爸,阿寻可是叫了您十八年的爷爷啊1高漫哽咽着低吼出声,“您不觉得您这样做太无情了吗?”

季老爷子神色威严,手里的拐杖往地面用力一杵,“我没让他将这些年季家花在他身上的心思还回来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高漫把下唇咬得发白,手指掐着掌心,连指甲断了两根都没发觉。

“您可知……那边家里一个人都没有了,您让阿寻回去,不是要他的命吗?”

“衍之能活,他为什么不能活?”

站在季老爷子身边的少年眉梢微挑,似在适应自己这个新名字。

少年清瘦挺拔,身上规整的校服已经起了毛边,一看就是常洗常穿,脚上的运动鞋虽然干净,却是一眼就能看出的老旧。

高漫老牌豪门出身,后面又嫁到季家,从来过的都是金尊玉贵的日子。

她非常不能忍受一个浑身上下散发着穷酸气的人出现在她的生活环境里。

一想到这个人是从东区来的,以后要常和她生活在一起,她就恶心得不得了。

高漫看季衍之的眼神充满了嫌弃,仿佛在看一袋臭气熏天的垃圾。

什么样的人就该待在什么样的环境,十八岁的人了,连这点自知之明都没有。

高漫心里气得很,张嘴就要接着说,却让旁边的季岭打断了。

“爸,您这刚出院,得注意休息。我扶您上楼吧。”

季岭刚有动作,就听见拐杖敲在地面的声音,以及老爷子的一句:“不必。”

季老爷子由林管家搀着起了身,“衍之,跟我上楼。”

季衍之不紧不慢迈开腿跟上,在他要快走进书房时,身后传来高漫呸的一声,紧接着是季岭特意压低的劝慰。

余光不经意瞥到个躲在二楼走廊拐角处探头探脑的小东西,季衍之步伐微顿。

似是察觉到他发现了,小东西硬着头皮露出全脸朝他挥了挥手,笑得那叫一个尴尬。

巴掌大的小脸上有一双干净得过分的眼睛,里面漾着一片赤诚,不像是季家能养出来的人。

林管家顺着季衍之的视线看去,简单做了个介绍,“那位是奚柚小姐,今年十五岁,是老爷故交的小女儿。父母车祸离世后,老爷就把奚柚小姐接来了家里养着。”

“嗯。”季衍之没放在心上,迈进了书房。

林管家没进去,带上门守在了外面。

书房里针落可闻,季老爷子端坐在书桌后审视了他这个亲孙子好一番之后才开口,“复读的相关手续已经办理妥当,下个月十五号去一中报到。”

“嗯。”

季衍之在交上一张白卷的时候就决定了要复读。

现下于他而言只是换了复读的学校。

这些天,季老爷子对季衍之进行了深入了解,自然也就知道季衍之一门学科交白卷是因为一个女生。

具体原因,他不清楚。想来无非是感情二字作祟,年少轻狂,敢把前途当儿戏。

“人这一生很长,现在不等于以后。”季老爷子像是随意给了后辈一句说教。

没指望季衍之能回应,继续说:“不管你从前如何,现在你是季衍之。”

似是累了,季老爷子往后一仰,阖眸靠着椅子,叫了一声林管家,让他带季衍之熟悉季家。

-

上到三楼,所有能落脚的地方都铺着柔软的地毯,左手边是落地窗,风从外面来,掀起纯白镶蕾丝花边的窗帘,让人不经意瞥见繁茂绿树,从枝叶间窥见碧天白云。

过道尽头的飘窗上坐了一个玩偶,配色鲜艳,像是给这素净美好的地方划了一道口子。

扎眼得很。

“那是奚柚小姐到季家过第一个生日时,季寻送给奚柚小姐的生日礼物。”

林管家是见惯了的,但还是没忍住略微皱了下眉。

每回到三楼,首先和他招呼的就是这玩偶,颜色浓烈,笑容滑稽,诡异得很。

偏奚柚小姐说她喜欢得紧,不然早就把这东西扔进仓库里吃灰了。

“他们关系很好?”想到那双干净透亮的眼睛,季衍之随口问了句。

“当初带奚柚小姐回家前,老爷还担心季寻容不下奚柚小姐。没想到两个人一见如故,经常是形影不离。”

随着话音落下,是林管家几不可闻的叹息,出了这档子事,奚柚小姐应该是难再见到季寻了。

三楼的布置一目了然,又只住了奚柚,季衍之在楼梯口停留了一会儿就转了身。

“好妹妹,爷爷最疼你了,只要你说舍不得我,再往死里哭一场,爷爷肯定会留下我的。”

“哥哥,爷爷决定了的事,我是改变不了的。”

季老爷子向来说一不二,而且这次事关季家血脉,连儿子儿媳都说不动,更何况奚柚小姐一个外人。

哎……

让奚柚小姐受累了。

林管家心想着去告诉老爷子这事儿,却在迈开腿时听见一句气急败坏的贱人。

林管家怔祝

紧接着现实告诉林管家这不是幻听,确实是季寻说的。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就算我不在季家,照样能收拾你!想日子过得安生,就照我说的去做,否则有你好受1

“哥哥……”

小姑娘怯生生地试图讨好对方,嗓音软软的,含着几分撒娇。

但凡是个人,心都会软下来。

季寻却像吃了炸|药,劈头盖脑骂了对方一通,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忽地,季寻一声冷笑。

“当初要不是我,你这身体早破了!救命之恩可不是嘴上说说,平时献献殷勤就能还的。只要这一次你能让我留在季家,你就不欠我什么了。”

砰一声!

季寻摔门而出。

没想到外面站了两个人,季寻脸色骤变,要是没有林管家,他还能想办法让人管好嘴巴。

林管家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威胁一个小姑娘,算什么东西。

季寻硬着头皮开口,“林管家,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林管家没接这话,而是告诉附近的佣人,“公园才是任何人都能进。”

接着抬手对季寻做了个请的动作,“这位,跟我来吧。”

季寻以为林管家是带他去见老爷子,准备了一肚子的话,不曾想竟是领他到大门口。

林管家微微笑说:“您的家在东区。”

季寻气得咬牙切齿,却也不敢说什么,只能腆着个笑脸,“林管家,这件事真的没转圜的余地了吗?”

“有。”

林管家脱口而出的一个字让季寻心里的希望之火熊熊燃烧,却又在下一秒被浇了个透。

“只要您能证明您是季家血脉。”

季寻快要忍不下去了,使劲掐了下掌心,才把话给憋回去。

要有耐心,他还有奚柚这个工具人。

-

奚柚让摔门的声音给吓到了,身体一颤,本就没什么血色的小脸更加苍白了,呆站在原地看着门外。

那双清澈透亮的眼睛失去了生机,里面是再灿烂的阳光也无法驱逐的阴霾。

季衍之停留了片刻就往楼下走,迈开腿的瞬间,身后响起一声绵软微哑发颤的,“哥哥。”

奚柚小步小步地往外挪,在季衍之回头的刹那定住,仿佛在玩一二三木头人,直到季衍之,“嗯?”

她才说出后面的话,“欢迎回到季家。”

雪色的小脸漾着勉强挤出但是发自真心的笑容,眼尾略微下弯,像月牙,里面似有繁星在闪烁。

“谢谢。”

短短的对话让奚柚觉得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新哥哥不仅长得漂亮,声音也是神仙般的。

唔……好听到什么程度呢,让心痒痒的,让耳朵发烫,还有心脏,扑通扑通,似要跳出来才甘心。

等到新哥哥的身影消失在楼梯拐角,奚柚才回房间打扫,想到以后在季家不用看见季寻,唇角就忍不住翘出了开心的弧度。

不过奚柚的这份开心并没有持续太久。

新哥哥会不会把季寻的那些话说给别人听呢?

不可以让人知道她差点被欺负的事,不然她就会和六中的柳笑雨一样。

奚柚握紧了两个小粉拳,噔噔噔跑下楼询问佣人新哥哥的房间。

季衍之躺床上眯了会儿,现下头发有些凌乱,神情稍显慵懒,站在门口,一手随意搭在门边,垂下眼帘看着一脸严肃的小姑娘,“怎么了?”

距离的拉近,奚柚有些不适应,悄悄往后挪了挪,神仙般的哥哥只可远观,不可靠近,不然心脏会受不了的。

她缓缓抬眸,再次触及新哥哥那双漂亮的眼睛,睫毛长而密,宛若小扇子,左眼眼尾有颗泪痣,该是平添几分艳冶的,偏他整个人气质清冷干净,将那份诱人想要干坏事的感觉给牢牢压住了。

“哥哥,我能和你商量件事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