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诱你坠入 > 第4章 南门

第4章 南门


高家来人要接季寻回去,理由是高老太太卧病在床,十分想念季寻这个外孙。

守着季寻的人早得了季老爷子的指示,于是二话不说就让高家把季寻带走了。

高漫看着身上湿了三分之二,袖子、裤脚挽得老高,脚上穿着廉价的凉拖的季寻,顿时红了一双眼,“我的阿寻……”

后面高漫捂着脸,泣不成声。

季岭叹了口气,搂着高漫的肩温声安慰:“儿子从东区出来了,该高兴才是。”

这时,佣人推着轮椅来到客厅,坐在上面的高老太太中气十足,“只要有我在一天,咱们季寻就不用回东区。”

这话于季寻而言无疑是一颗定心丸,他哽咽地喊了一声“外婆。”

老太太就高漫一个独女,从小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后来高漫有了孩子,老太太又把这份精力给到了外孙身上。

即便她老人家知道外孙另有其人,但还是一如既往地疼季寻,十八年的感情可不是说抹掉就能抹掉的。

高老太太看着一身狼狈的外孙,那叫一个心疼的哟,赶紧让人带季寻去洗澡换衣服,又吩咐人煮姜汤。

老太太到高漫跟前,握着女儿的手轻轻拍了拍,柔声说:“季寻户口的事你也不用操心,妈来处理。”

和蔼的笑容收敛大半,老太太看着季岭,“我能帮你们一时,帮不了一世。关键还是得靠你们自己,只要把季家大权攥在手里,就是你们说了算。”

季岭深知这个道理,但是老爷子不放权给他,他也没有办法,总不能让他去夺权吧。

客厅里安静片刻后,高老太太说起她想让季寻复读的事,“还是按你们说的来吧,送孩子去国外好好锻炼。再者就是季寻不在国内,碍不了亲家的眼,等时间长了,这件事也就过去了。”

正好季寻不想复读,准确来说他是不想读书,收拾好出来知道这个决定,欣喜溢于言表。

高漫见儿子开心,她也露出了笑容,递上一碗姜汤,“温度正好,赶紧喝了。”

季岭却是皱了下眉,不过也就一瞬间的不满。

喝完姜汤,季寻赶紧回房间跟朋友们分享了他不用复读这个好消息。

放在平常,他一发消息,群里必定是接二连三地回复。

然而今天,一片安静。

季寻立马就意识到是怎么回事,他直接来了个全体成员:【一个个都死了吗?】

回复他的是一个接一个退群的消息。

季寻气得咬牙切齿,随便点了一个人点开对话框,消息发送失败的红色感叹号让他忍无可忍。

偏偏一个个都把他给拉黑了,连电话也是,一肚子的火根本发不出去。

适逢窗外一道炸雷,伴随着轰的一声,季寻猛地一脚踹在了椅子上,咚一声撞到后面柜子,上面瓷白的花瓶倒下来摔了个四分五裂。

看着花瓶,季寻突然想起了季家那个同样干净得好像一尘不染的小姑娘。

他挑了个没用过的手机号,发了一条消息过去。

-

外面雷电交加,风把雨掼在窗户上发出一声接一声的闷响。

难为奚柚靠着窗还能打瞌睡。

突然被老师点名,奚柚登时睁大眼睛站起来。

补课老师微不可察地叹了声,用手拍了拍身后的黑板,“你上来解这道题。”

一众学科里,奚柚最差的就是物理,但她还是选择了读理。

比起受文科背诵的折磨,她更喜欢各种各样的公式。

不过,喜欢是一码事,学起来又是另一码事。

从放暑假开始补物理到现在,全程保持清醒状态的也就那么两三节吧。

奚柚看着黑板上的题,忍住打呵欠的冲动,走上去开始解题。

补课老师在一旁看着,眉心越皱越紧,奚柚余光扫过,心想这要是一只蚊子落上去,肯定得丢了小命。

眸光流转间,奚柚不经意瞥见外面的季衍之。

少年眉目清朗,视线落在黑板上,笑容干净温和,如果没有那种意味深长的感觉,奚柚会觉得这个笑容是完美的。

所以,季衍之这是在嘲笑她的解题?

奚柚看着面前写得满满的小黑板,反正她自己是看不出错处的,让季衍之那么一笑,突然觉得全是错的。

即便如此,奚柚还是坚持写到算出答案,然后对补课老师说:“您看看。”

补课老师抿了抿唇,似是在组织语言。

奚柚知道自己的水平,也清楚自己一上物理课就容易睡着,算起来也上了快三十节物理补课了,心想应该不至于一点对的也没有吧。

她硬着头皮开口,“老师,我是全错吗?”

补课老师摇摇头,伸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解这个字是对的。”

刹那间,奚柚仿佛听见了万箭齐发,扎到她心上的声音。

要不她还是读文科吧,没开学,一切都来得及。

回到座位后,奚柚在想自己到底该读文科还是理科。

犹豫不决,再加上想的次数多了,不知不觉也就烦躁了。

奚柚趴在桌上看着窗外,小嘴抿成了一条线。

其实,她本来可以不纠结该选文还是理的。

想到一些事,奚柚把脸埋进了臂弯里,就像一只受伤的小兽,蜷缩身体,自己给自己温暖。

-

徐希言今天感冒发烧请假没来上课,去ktv的事自然也就过后再说了。

补完课,雨停了。

暴雨后的天空清新干净,云层散发出淡淡的金辉,它们穿过翠绿的树叶,落在小水洼,激起微茫的光泽。

再抬头,奚柚看见天边出现了一道不大明显的彩虹。

这是她第二次看见彩虹,赶紧摸出了手机想要拍下来。

屏幕亮起,奚柚看见一条来自陌生号码的短信。

少女呆站在窗前,被后面想要近距离看彩虹的同学给挤到了后面。

即便如此,仍是一副呆呆的样子。

季衍之走过去,一手拎着她装书本的帆布包,另只手握着纤弱的手腕把人给带到了外面。

奚柚迟钝地抬起头,“哥哥,我还有事,你先回去好不好?”

太阳光逐渐明媚,在它的勾勒下,白净、准确来说是苍白的小脸看着有些透明,杏眸依旧清澈,却是无神的,空洞的。

季衍之垂眸扫过还亮着的屏幕,“你确定?”

“嗯。”奚柚摁灭手机,从过道的伞桶里找到自己和季衍之的两把伞,递给季衍之他的那把,“有人问起,哥哥就说我和徐希言去玩儿了。”

小姑娘朝他抿出一对梨涡,纤细的手拿紧长柄伞,转身朝楼道跑去。

季衍之走到窗边,垂眸看见小姑娘从楼里跑出去,着急得连水坑也来不及避开,鞋子、裙子都让泥水给沾染了。

他给了她不弄脏自己的机会,是她自己不要的。

季衍之拿出手机,查看群里的消息,最新一条是殷辰发的:【衍哥陪小孩儿补完课没?】

指尖在虚拟键盘上几下跳跃,【有事?】

殷辰:【我哥台球室不是开张了吗?我就想着请兄弟几个来玩玩儿。衍哥你今天方便吗?不方便也没事,以后有的是机会。】

放在以前,说约就约。

现在不一样了,季衍之回了季家,条条框框多着呢。

季衍之:【在哪儿?】

殷辰:【南门,就衍哥你之前上班的ktv对面。对面有家卖情|趣用品的店,旁边有条小巷子往里走就是我哥的台球室。】

季衍之:【嗯。】

-

沧城南门这边没怎么开发建设,整个一怀旧风。正是这种复古的风格,吸引了不少人前来打卡。

街上人很多,奚柚觉得就口罩不够,又拐进一家两元店里买了顶宽帽檐的帽子,把脸挡得严严实实。

地图显示距离目的地还有五十米。

走过一个拐角,奚柚看见那家店,深吸一口气,等周围人不那么多了,她才开始走过去。

能感觉到她走近情|趣用品店的一瞬间,好多视线聚了过来。

我是季寻我是季寻,我有神经病我有神经箔…

疯狂的心理暗示之后,奚柚挺直腰杆,大大方方走进店里。

看见是自动贩卖,奚柚松了口气,买下季寻指定的,然后拍了照片发过去。

很快,那边回复:【要不是看在你还小的份儿上,我真想你用给我看。】

奚柚心里一阵犯恶,正要把东西扔进旁边的垃圾桶,季寻又发来一条短信:【打开视频,我要看着你拿它绕南门一圈。我想你应该不希望大家知道你经历过什么吧?】

神经病!

删了又打,打了又删,终究是忍住没发出去。

季寻打来电话,奚柚迟迟没有摁下接听,手机上方弹出短信:【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奚柚不情不愿地摁下,镜头对准手里的东西,没露出她全脸严实的样子。

季寻也没为难她,“走吧。”

走出店的一瞬间,视线从四面八方汇聚到奚柚身上。

大家看见奚柚手里的东西,有羞涩不敢看的,有惊讶得瞪大眼睛的,有满脸鄙夷的。

还有位大妈上前给了奚柚一个口袋,让她装着走。

奚柚本来都要把口袋揣进衣兜里了,季寻却说:“装着吧,反正是透明的。”

奚柚:“……”

有遮挡总比没有好。

就这样,奚柚就像拎着一个很寻常的东西走在街上。

别人怎么看她,她都不在意,因为她这时候已经完全把自己当成了季寻。

殷辰他们几个担心季衍之找不到地方,就到巷子口来等待,不曾想看见了足以让他们惊掉下巴的一幕。

小姑娘家家竟然提着一个情|趣用品在街上走?

这是哪家孩子,家长也太不称职了!

几个人对视几秒,决定上前给这孩子几句教育的话。

奚柚察觉到有人跟着她,往回瞅了一眼,是四个长手长腿的男生,都是陌生面孔。

想到之前的经历,奚柚浑身冒冷汗,忙不迭往人多的地方走。

季寻发现奚柚的不对劲,“哟,这是又让人给盯上了?不过这次可没哥哥帮你哦。”

奚柚咬牙,“闭嘴1

看着被挂的电话,季寻没再拨过去,而是好心情地笑了。

奚柚越走越快,不小心撞到人,匆忙道了歉就继续走,连头也来不及抬。

忽然,手腕一沉。

奚柚仿佛被摁了暂停键,僵硬地扭头看去,下一秒,软绵绵的哭音溢出唇齿,一头扎进对方怀里,“哥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