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诱你坠入 > 第12章 为什么要生气

第12章 为什么要生气


扶着蹲麻了的腿,奚柚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出了书房。

楼下正在给季衍之打扮,换上西装的他有一种很致命的禁欲感,宛若画中人。

可一旁的高漫却用很嫌弃的眼神看着季衍之。

奚柚想不明白,明明季衍之很好看呀,反正她是没看出哪里不对劲。

抬腿继续往下走,忽然高漫抬头朝她看来,那张保养得宜的美艳面容绽开和蔼可亲的笑容,“刚想让人去叫我们的奚柚呢,来瞧瞧,奚柚喜欢哪一条裙子?”

有那么一瞬间,奚柚觉得刚才是她的幻觉。

视线落在一旁精致华丽的礼裙上,奚柚大概看了遍,回过头朝高漫抿出一对小梨涡,“往年都是您给我搭配,还是您来给我选吧。”

高漫美眸温柔,“我们奚柚模样生得俊,就是披麻袋也好看。尽管随着自己的想法去选,会好看的。”

往年需要出席什么场合,打扮的决定权从来都不在奚柚手里。她喜欢的,只会被高漫否定掉。

这一次,高漫为什么不管她了呢?

又是一件想不通的事,这让奚柚本来就晕沉的脑袋更沉重了。

她揉了揉发堵的鼻子,挑了件喜欢的,然后坐下由着化妆师在她脸上涂涂抹抹。

中途高漫接了个电话,去了外面。

奚柚这会儿闭着眼睛,化妆师正在给她画眼影。

待她睁开眼,猝不及防和镜子里的季衍之来了个四目相对,心骤然一紧。

他坐在不远处的的单人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本杂志,似是在翻阅的时候不经意抬眸和她对上了视线,随后从容地垂下了眼帘。

奚柚的心却是悬在嗓子眼儿,一直没下去。

等到化完妆,她微微拎起裙摆走过去,少年抬头看着她的眼睛,“有事?”

“哥哥还在生气吗?”奚柚不自觉地攥紧十指,将那一处的布料捏得一团皱。

季衍之莞尔,“你没有做错事,我为什么要生气?”

“我明明捉弄你了……”奚柚低下头,盯着手里的布料,松开又抚平,抚平又捏皱。

忽然,一只修长干净的大手进入视线,将被她捏皱的两处耐心抚平,她好像听见季衍之叹了一口气。

“捏皱了就不好看了。”

也不知道是哪个字戳到了哭点,眼泪唰一下就冒出来了。

奚柚抬手就要去擦,却被握住手腕,“别动。”

她呆呆地看向季衍之,只见他捏着纸巾,小心又谨慎地替她擦掉眼睛周围的湿润。

小姑娘一副没回过神来的样子,让季衍之颇感无奈,“你化了妆,不能直接擦,去补妆吧。”

话音刚落,就有化妆师过来给奚柚补妆。

季衍之打算腾出位置让小姑娘坐下,正有动作,就被小姑娘双手抱住了手腕,小姑娘也不说话,就抱着他,一副不打算撒手的模样。

看来这是把他的警告忘得干干净净。

高漫回来看见这一幕,眉心登时皱紧,踩着高跟鞋强有力地走过去将人拉开,“奚柚。”

近乎呵斥的一句,高漫看季衍之的眼神里有着毫不掩饰的嫌恶与警告。

季衍之起身,身高的差距让高漫不得不仰头看着对方,这样一来气势也就削弱了不少,她咬紧牙,“你给我坐下1

话音未落,楼上传来一道威严的声音,“出什么事了?”

季老爷子站在二楼,居高临下看着一众人,视线落在高漫身上,他老人家再次开了口:“衍之怎么惹你了?”

高漫知道这话她没法回答,咬牙忍下情绪,手上发泄地使劲掐了下去。

猛不防传来的痛楚让奚柚控制不住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一时间,大家的注视纷纷汇聚到了奚柚身上。

高漫这才意识到自己还牵着奚柚的手,看见奚柚手腕上清晰的指甲印,忙捧到嘴边轻轻吹,“对不起,都是漫姨不好。”

与此同时,季老爷子由林管家搀着从楼上下来了。

高漫不敢去看老爷子的脸色,只一个劲地吹着奚柚的伤处。

娇嫩白皙的肌肤一旦有什么磕磕碰碰,会格外明显,方才高漫下了狠劲,虽说没掐流血,但是也挺骇人,一片通红,叫人不忍心直视。

季老爷子几乎是在看清的一瞬间就皱紧了眉心,让林管家去拿药来给奚柚擦。

这时,季岭到了,还没等他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就听老爷子叫他和高漫去书房。

季老爷子由佣人搀着走在前面,夫妻二人走在后面。

季岭看着高漫难看的脸色,抬手揽住她的肩轻轻拍了拍。

高漫扭头,冲季岭露出一个惨淡无力的笑容。

楼下,奚柚擦完药坐在沙发上,低头看着手腕,发着呆。

她在想高漫对季衍之的态度,难道真的如外界所说,因为季衍之是在东区长大的,所以不喜欢?

外面对季家的议论,奚柚不是不知道,只是那些言论于她而言太颠覆她一直以来对于父母和孩子的理解。

找回了亲生的孩子,难道不应该高兴吗?

是什么地方长大的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季寻在季家长大,也没见他好到哪儿去。

过了大概有半个小时,季岭和高漫才从楼上下来,两个人的脸色都很差。

高漫走到奚柚面前,勉强提起嘴角,“还疼吗?”

奚柚摇头,“我没事。”

“那就好。”高漫摸摸奚柚的发顶,随后语气淡淡地对季衍之说:“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走吧。”

这次去参加生日宴备了两辆车,奚柚和季衍之上了后面一辆。

一脱离老爷子的视线,司机又是自己人,高漫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对老爷子的称呼也变成了老头子。

起初季岭听见这三个字还会皱眉不悦,让高漫注意点,后来有了赶季寻出家门这件事后,也就随高漫说了。

“为了一个孤女,让你负责了快一年的项目由别人来接手,这让外人怎么看你?老头子怕不是老糊涂了1高漫恨得牙痒痒,接着又冷笑说:“我们季家养了她快五年,照理说她父母对我们的那点子恩情早就还清了。老爷子这么对你,要么是老糊涂了,要么就是当年的事情不是我们知道的那样。”

季岭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可是就算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又有什么用,能让老爷子放权给他吗?

再说如果当年的事情真的不是他们知道的那样,以老爷子的行事作风,会让他们轻易查到吗?

回过神,季岭叹了口气,说起季寻给他打电话的事,“他说想去生日宴见几个朋友,我没同意,他是不是又给你打电话了?”

“嗯,我答应了。”

意料之中的事,季岭脸上并无惊讶,只是短暂地皱了皱眉,“要是让爸知道会很麻烦。”

“阿寻也清楚这一点,所以他会好好打扮。”说到儿子,高漫脸上的阴霾逐渐散去,美眸温柔含笑。

见妻子高兴,季岭的心情跟着轻松了不少。

-

快到宴会地点时,季衍之从西装口袋里摸出一条素净的丝巾,抬眸对正盯着他的奚柚说:“手。”

奚柚听话地把手递过去,然后季衍之用丝巾将她泛红的手腕包裹起来,打了个好看的结。

她用手指戳了一下那个结,“哥哥这是特意为了我带的丝巾吗?”

季衍之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还记得我说让你离我远点的话吗?”

奚柚眨眨眼,点点头。

她又没失忆,当然记得,而且印象还很深刻。

知人知面不知心这句话,她可是时刻记着。

但,要想知道一个人到底是什么样,不接触怎么行呢?

“哥哥没说离多远,对吗?”

说着,奚柚往季衍之那边挪了挪,嘴角上扬牵出笑弧,“虽然哥哥有把我吓到,但我心里还是相信哥哥是一个好人。”

这时,车停下,有侍应生在外面替他们打开了车门。

靠近车门的季衍之先下了车,后面奚柚拎着裙摆小心翼翼把脚踩到地面。

视线里多出两只手,一只是季衍之的,一只是侍应生的。

面对这样的情况,奚柚当然是选择自己认识的那个,将手搭了上去。

另只脚在下车的时候不小心踩到裙摆,整个人往前倾,奚柚心里直呼糟糕!

腰间陡然一紧,意料之中的摔倒并没有出现。

奚柚松了口气,对及时揽住她的季衍之说:“谢谢哥哥。”

季衍之收回手,手臂微屈,奚柚见状把手搭上去。

看着两个人和谐的背影,刚才给他们开车门的侍应生冷嗤一声。

高漫挽着季岭的臂弯边往宴会厅里走,边往四处看。

她压着声音,“你说阿寻会打扮成什么样?”

季岭正在找寻着,突然他的目光停在某处,高漫顺着视线看过去,立马喜上眉梢。

同宴会主人打完招呼后,高漫就独自去见了打扮成侍应生的季寻。

季寻戴着口罩,笑说:“我在想妈要多久才能发现我,没想到这么快。”

“你是妈的儿子,妈当然会很快认出你。”高漫神色温柔,“有见到你那些朋友吗?”

话间,有几个熟面孔进入宴会厅,季寻看着他们,不紧不慢说:“我会找机会和他们见一面的。”

高漫担心待久了会惹人怀疑,说了几句就回到了季岭身边。

季寻站在薄暗的角落里,满场找寻着自己的目标。

既然一个个都躲着他,那他就来找他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