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诱你坠入 > 第14章 听话

第14章 听话


大家都知道季老爷子今天身体不舒服没来参加生日宴,林管家又是贴身照顾老爷子的人,很显然是季寻的事情传到了老爷子耳朵里,老爷子特意让林管家过来处理这件事。

就在所有人都这么以为的时候,林管家走向了季衍之,“您需要去老宅一趟。”

“我呢?可以一起去吗?”

虽然林管家特意压低了声音,但奚柚离得近,还是听见了。她抬头,乖巧凝视着林管家。

林管家和蔼的脸上显露出抱歉的神色,正要说出拒绝的话,一旁的少年开了口,“你生病了,回家好好休息。”

“我没生病,我好着呢。”奚柚这话刚说完,就打了一个结实的喷嚏。

她揉揉鼻子,底气有些不足地说:“打喷嚏并不能代表什么。”

季衍之薄唇微抿,没有说话,他平静地注视着奚柚。

奚柚觉得仿佛有座大山压在她头顶,对视了一会儿就败下阵来,垂着脑袋,手指戳戳西装外套的纽扣,咕哝道:“不去就不去,眼神这么凶干嘛……”

季衍之没理会这番抱怨,抬手理好往下滑的外套,牵着她的两只手穿进去,最后扣好前面的一排扣子。

奚柚个子娇小,而季衍之一米八五。奚柚穿着他的外套怎么看都像是小孩儿偷穿了大人的衣服。

甩了甩长长的袖子,奚柚笑眼弯弯,“有唱戏那味儿了。”

季衍之耐心挽好两边的袖口后,抬眸和面前的小姑娘对上视线,“听话。”

“我听话了呀。”奚柚无辜眨眼,裙摆下的脚又往季衍之小腿轻轻踢了一下。

林管家注意到奚柚的动作,眼皮重重一跳,语气顿时变得严肃,“奚柚小姐。”

奚柚忽然想起什么,立马收敛了动作,并且退后几步同季衍之拉开了距离。

林管家微不可察地叹了声,迈开腿走向季岭和高漫,“先生、太太,老爷找少爷有事,而奚柚小姐身体不舒服,我就先带他们回去了。”

夫妻二人一听奚柚身体不舒服,一颗心顿时悬了起来,生怕老爷子给他们戴上一顶照顾不周的帽子。

林管家哪儿能看不出季岭和高漫的担心,就说:“奚柚小姐今天不小心淋了雨,想来是着凉了。先生和太太不用担心,家里的佣人会照顾好奚柚小姐。”

闻言,夫妻二人悬着的心落回原位。

季岭见林管家这就要离开,心里的不安愈发强烈。

老爷子不可能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偏他老人家让林管家过来又不是为了处理季寻这件事。

季岭想不通,一时心急,就伸手拦住了林管家的去路。

林管家像是知道季岭要问什么,微微一笑,“老爷说了,没必要在一个不相干的人身上浪费时间。”

季岭和高漫听见这话,脸上很是挂不祝

外人则是看笑话。

这时,魏责他们几个的父母走到林管家面前,希望林管家能帮他们在这件事上决出个对错。

林管家表示,“看监控,一切就清楚了。”

说完,林管家就带着季衍之和奚柚离开了。

-

监控里,可以很明显地看出是季寻去找魏责他们几个说话,越说越激烈,也是季寻先动的手,把其中一个人推进了荷花池,之后几个人才扭打在一起。

这场厮打的根源在谁身上,一目了然。

魏责他们几个的父母也不要求季岭和高漫赔偿医药费,只要一句道歉。

平日里都是别人来巴结季岭和高漫,就算他们做错了事,也会有人替他们找借口,眼下要他们赔不是,实在是难堪。

就在夫妻二人心里挣扎了许久,快要把那三个字说出口的时候,一旁的季寻扯着嗓子吼了一句,“明明是你们不对在先1

魏责似笑非笑,“从前你是季家少爷的时候,把我们当成你的狗,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你倒说说我们哪儿对不住你了?”

“你们知道我不是季家少爷就把我拉黑了!这难道不是势利眼?”季寻怒吼回去。

魏责眉梢微挑,“就因为这件事?”

站在魏责旁边的男生接过话,“你把我们删除拉黑过不知道多少次,我们可一次都没说过。”

“是没说,还是顾及我的身份不敢说,你们心里清楚!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都是披着人皮的禽兽,没一个好东西1

季寻越说越激动,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根本没想过这么说会带来什么后果。

魏责他们几个的父母脸色难看到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季岭和高漫的脸色也没好到哪儿去。

偏偏季寻还在说个不停。

季岭咬紧后槽牙,举起手,“混账1

高漫心一紧,想要阻止,但是话到嘴边又给咽了回去,由着季岭扇了这一巴掌。

啪的一声,清脆又响亮。

季寻脑子里嗡嗡作响,晕晕乎乎扭头看向季岭,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爸,你打我……”

“别叫我爸,你不是我儿子1

就在巴掌挥下去的一瞬间,季岭突然想通了。

既然他想让老爷子放权给他,就不能和老爷子对着干。

他只有一个儿子,叫季衍之,为什么要把时间精力财力花费在一个不相干的人身上?

季岭转身朝魏责他们几个的父母道了歉,再次声明季寻不是季家人,从今往后季寻做什么都和季家无关。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是季寻万万没想到的,当场愣住,等回过神,季岭和高漫已经走出一段距离。

季寻赶紧追上去抓住了高漫的手腕,“妈,你和爸不要我了吗?”

闻见那股淤泥味,高漫反感地皱紧了眉心,美眸里的嫌弃多到快要漫出来,但她嘴上还是尽量温柔,“阿寻你知道的,季家的大权在你爷爷手里。现在这个情况,我和你爸实在是没办法……”

季岭面无表情拿开季寻的手,“你让我非常失望。”

季寻意识到他这是被抛弃了,一想到东区那个环境,他慌了,“妈,您呢?您也对我很失望吗?”

高漫抬手交叠放在身前,这才避免了被季寻再次抓祝

她勉强保持温柔,“还记得你在电话里是怎么跟我保证的吗?你说绝对不会惹出麻烦。阿寻,你不仅让我失望,还让我很伤心。”

司机把车开了过来,季岭打开车门,让高漫先坐进去,他回头看了眼季寻,“你要是聪明,就赶紧回你该待的地方去。等到老爷子让人请你回去,那可就麻烦了。”

车门砰一声关上,仿佛一个无形的巴掌狠狠扇在了季寻脸上。

季寻在原地站了不知道多久才迈开腿,耳边忽然响起一声轻笑。

魏责他们几个已经收拾干净,也不说什么,就只是看着季寻笑。

季寻狠狠瞪回去,“有病?”

魏责微微眯眼,声音缓慢,“刚才有件很重要的事忘了说了。你说如果季爷爷知道你让人去强/奸奚柚,你会怎么样?”

“明明是我救了她1季寻咬牙切齿,“没有证据的事情不要乱说,小心我告你诽谤1

“哦?”魏责笑笑,看向身边的几个朋友,“你们说我有没有证据?”

几个人笑得意味深长。

魏责抬手拍了拍季寻的肩,“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一行人扬长而去,留季寻在后面恨不能把人给生吞活剥了。

-

这一次,季老爷子没在老宅。

林管家领季衍之到了祠堂,“老爷让您在这儿跪上三个时辰。”

季衍之也不问原因,从容地跪在蒲团上。

林管家待了会儿就出去了。

门关上,有两个佣人在外面守着。

起风了,风吹着廊下的灯笼左右摇晃,细微的摩擦声在安静的老宅里被放得无限大,有一种直击心灵的空荡感。

风渐大,吹开了祠堂里的一扇窗,香烛慢悠悠上扬的白烟被猛地吹散,待门关上,又回到慢慢悠悠的姿态。

随着外面的天色越来越沉,祠堂里也越来越暗,到后面只能看见香烛顶端的猩红。

而面前的牌位就在这几点猩红间若隐若现。

季衍之突然觉得小东西说的对,季家老宅阴森森。

六个小时过去,守在外面的佣人将门打开。

拐杖落在地面发出脆响,季老爷子的身影被廊下昏黄的灯笼拉得老长。

他站在季衍之身后,声音低沉,“知道错在哪儿了吗?”

跪了六个小时,季衍之腰部及以下可以说是完全僵硬,他试着转过身去,但稍微一动就让他控制不住地往旁边摔。

佣人见状伸手去扶,被老爷子一个眼神制止。

季老爷子抬起拐杖轻敲了下地面,“就这么说吧。”

季衍之勉强调整好姿势,“出事的时候,我应该站出来维护季家脸面,而不是站在一边看戏。”

少年低着头,撑在地面上的手臂在发颤,但他仍然腰背挺直。

季老爷子突然想到那句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老爷子抿了抿唇,掌心在拐杖顶端摩挲了好一番才开口:“回吧,小西柚还等着你。”

季衍之起身的动作微顿,眉眼间的凉意消减不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