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诱你坠入 > 第16章 我又不是小孩子

第16章 我又不是小孩子


当晚,沧城下了今年入夏以来最大的一场雨。

第二天新闻报道,东区那边有好些老旧破败的房子损毁严重,已经不能住人。

在早上的新闻直播里,拍到了季寻用盆舀屋子里的水,一盆接一盆往外泼。

这个场景让徐希言做成了表情包,加速之后格外魔性。

奚柚扑哧一声笑了,回了徐希言一个优秀的表情包。

几乎是在发出去的下一秒,徐希言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接通后的第一句话便是:“小奚奚你可算醒了1

徐希言舒了一口长气,接着又说:“我今天早上在新闻直播里看见季寻那个狗逼玩意儿惨兮兮的,第一时间就是和你分享,但是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接通,只好联系季家。听说你感冒发烧正睡着,那会儿是七点,我心想你在中午之前肯定能回我。没想到,小奚奚你可真能睡啊,现在正好下午三点1

雨早就停了,外面阳光明媚,一推开窗户,热浪扑面而来。

奚柚让这热浪熏得脑袋又沉重了不少,她赶紧把窗关上,回到床上窝着,嘴角牵出笑弧,“我也没想到我这么能睡。”

又沙又哑的嗓音,让徐希言心疼得直皱眉,“小奚奚,我们还是微信聊吧。”

“嗯好。”

奚柚点了一下挂断,刚退出通话界面,就有佣人推门进来。

见奚柚醒了,佣人迅速走到床边,“您可算是醒了。睡了这么久,您肯定饿了吧,您想吃什么,我这就去通知厨房做。”

奚柚确实饿,但她一点胃口也没有,抿了抿干涩的唇瓣,“我想喝热水。”

在佣人转身去拿热水的时候,奚柚突然想起一件事,昨晚好像有人抱着她。

正要问这个人是谁,奚柚自己就给出了答案。

自然是时间到了,爷爷让人放她出去,结果发现她睡着了,对方就把她抱出了书房。

等佣人拿水回来,奚柚捧着杯子喝了一大口,觉得嗓子舒服了不少才说话,“昨晚我肯定把你们吓到了吧。”

她当时身体不舒服,身上又湿,在别人眼里肯定很像个女鬼。

佣人摇头,“您没吓到我们,但是您的体温把我们吓到了。凌晨三点那会儿反复烧,给您换了好几身衣服,到天快亮的时候,您才退了烧。”

“辛苦你们了。”奚柚眼尾下弯,似月牙。

喝完最后一口,她意犹未尽地舔了下唇,“我还想再喝一杯。”

佣人动作迅速地倒了一杯温度合适的热水回来,递到奚柚手里的时候,欲言又止。

奚柚自然是注意到了,“有什么事吗?”

佣人张了张嘴,想把昨晚的事情说出来,但是老爷放了话,谁也不能把少爷代替奚柚小姐在书房里受罚的事情告诉奚柚小姐。

一番犹豫和心理挣扎后,佣人咬了咬唇,轻声说:“衍之少爷也发烧了。”

奚柚喝水的动作停顿了下。

是她的错觉吗?心一下子就变得闷闷的,像有什么在上面压着,连呼吸都会发疼。

-

季岭和高漫得知季衍之生病,忙赶回家照顾。

中午,季岭还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子菜。

饭后,季衍之回房看书,高漫亲手洗了一些水果送过去。

少年神情专注,仿佛身处另一个世界,这是高漫在季寻身上从来没有看见过的。

鬼使神差地,高漫站在旁边,安静瞧着认真的少年。

等回过神,高漫短暂地皱了下眉心,似在奇怪自己为什么要留在这儿。

离开房间的时候,高漫下意识放轻了脚步。

楼下,季岭正要出发去菜市场,回来做火锅。

高漫是知道这件事的,她向来不喜欢去菜市场那样人多味道杂的地方,但是不知怎的,突然就想跟着一起去。

季岭听见妻子要和他一起去买菜,以为幻听,愣愣地眨了两下眼,“你说什么?”

“我说我和你一起去买菜。”高漫耐心重复了一遍。

季岭呆在原地,久久没有回过神。

直到高漫已经坐进了停在院子的车里,让佣人来叫季岭,季岭才回过神。

车子启动,驶离季家。

茶杯搁在桌面发出一声轻微的脆响,季老爷子对林管家伸来的手摇了摇头,自己撑着拐杖站直了身体,然后走到窗边看向外边的晴空万里。

炎热与昨晚大雨带来的湿意交缠在一起,构成了令人窒息的闷热。

老爷子抬手触上被晒得发烫的玻璃,神色平淡,“高家那边,如何?”

“高老太太病情加重,无心过问其他事情。”林管家停顿片刻,问:“东区那边,可还要人继续守着?”

“不用。”季老爷子转身走了几步停下,也不说话,安静地站了好一会儿才扭头问林管家,“你觉得衍之和奚柚如何?”

“您的意思是……”林管家有些诧异。

季老爷子抿了抿唇,没有接这话,又是安静了好一会儿才开口,“后面奚柚的补课,衍之就不用跟着去了。盯着的人还是继续盯着。”

林管家:“是。”

-

奚柚虽然已经不发烧,但还是提不起精神,头重脚轻,只想窝在床上。

佣人来叫吃晚饭的时候,奚柚慢吞吞地从被子里探出脑袋,揉了揉发困的眼睛,“我不饿,不吃了。”

佣人可是记着她今天就喝了两杯水,忙劝道:“您还在病中,不吃东西会让身体更加难受的。奚柚小姐最懂事了,肯定会照顾好自己的对不对?”

奚柚把脸往被子里埋了埋,心想她才不懂事呢。

见状,佣人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正要继续说,少年微哑的声音响起:“吃完饭我带你出去走走。”

奚柚抬起头。

季衍之走进房间,他脸上没什么血色,在光线的勾勒下看着有些透明。

他在床边站定,伸出手,手指穿过小脑袋上乱蓬蓬的头发,不紧不慢收拾着。

整个过程,奚柚就这么抬头看着眼前人,发现他有意忍住咳嗽,秀气的眉心逐渐皱紧。

“哥哥。”

“嗯?”

季衍之停下动作,和小姑娘的注视对上。

奚柚抿着唇,一脸正色,举起胳膊,食指往喉结一戳。

一连串控制不住的咳嗽让季衍之的脸有了几分血色,连脖子也泛起一层漂亮的嫣色,同冷白的肤色交织,看着又纯又欲。

奚柚咽了下嗓子,不过她脑子里那些脑补很快就让季衍之一个眼神给打散了。

季衍之抿唇不语,只盯着面前这个胆大的小东西。

小东西乖乖跪坐在床上,眼睛干净明亮,一脸无辜地看着他。

门口的佣人已经离开了。

季衍之缓缓弯下腰身,略微绽开一抹笑,“男生的喉结是不能随意碰的。有句话叫摁对了多出一条命,摁错了就会少一条命。”

温热的呼吸自脸颊一扫而过,奚柚愣住的时候,季衍之已经站直了身体。

他转头咳嗽两声,直接往外走,“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这句话你该是听过的。”

奚柚回过神,呆呆地眨了眨眼,这话怎么说得她好像是在糟蹋自己身体一样?

她明明只是单纯没有胃口。

为了不被误会,奚柚动作很快地收拾好自己出了房间,下了三楼才想起没有梳头发,就要转身往楼上去,又想起季衍之用手在她头上鼓捣了好一会儿,应该问题不大。

于是又噔噔噔往楼下走。

从季衍之身边跑过的时候,奚柚飞快做了个鬼脸,“哥哥真慢1

最后三个台阶,奚柚直接跳了下去。

走在后面的季衍之看得眼皮重重一跳。

瞧见这一幕的佣人心一紧,纷纷朝二楼的季老爷子看去。

老爷子刚从书房出来,正好看见奚柚蹦蹦跳跳的一幕。

林管家犹豫片刻,说:“奚柚小姐年纪小,活泼点是应该的。”

季老爷子默了片刻,“我对她是不是太严格了?”

“奚柚小姐虽在季家养着,但到底不是季家人。”林管家缓缓说,“我知道您想给奚柚小姐找个好人家,让他们挑不出奚柚小姐的错处,可是您也知道,奚柚小姐心里是不快乐的。”

“自从她来到季家,我就把她看作了季家人。”

季老爷子脸色严肃地看向林管家。

林管家没指望一番话就能把老爷子说动,当即低下头,“是我话多了。”

-

季家别墅附近有一条石头铺成的小径,两旁有路灯静默地站立着,悄无声息拉长人的影子。

夏日独有的蝉鸣在耳边一遍遍重复,不时还能听见青蛙的叫声。

这些声音在房子里也是可以听见的,但是出来听又别有一番滋味。

奚柚走在后面,一脚一个石头,心里默默数着走了多少个。

走到一个乌漆嘛黑的角落时,奚柚停住,正要叫季衍之,黑暗里突然伸出一只好看的手将她拉了过去。

两个人面对面,借着附近的光隐约能看见对方的脸部轮廓。

季衍之倾身靠近,声音轻微,“要抱抱吗?”

奚柚陡然心尖一酸,随之而来的是细细密密的痛意。

明明昨晚已经熬出来了,明明她已经不需要安慰了……

奚柚揉了揉眼睛,嗓音又软又哑,“我又不是小孩子,我才不要抱抱。”

“可是哥哥想要抱抱,怎么办?”季衍之无奈微笑,眼尾的泪痣在微光下泛着摄人心魂的浅淡光泽。

奚柚咽了下嗓子,张开胳膊,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那我就勉为其难抱抱你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