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诱你坠入 > 第19章 地下拳击场

第19章 地下拳击场


“哦。”

哦是什么意思?

方瑞张嘴正要说话,发现奚柚的注意力放到了做好的吃食上面,咽了下嗓子,想说的话都回到了肚子里。

少女吃相秀气,却透出几分娇憨,吃到合口味的,就会往嘴里多放一些,腮颊鼓鼓的,像进食的小仓鼠。

方瑞不是没见过别人吃东西,比这更可爱的他也看过不少,但这是他第一次看人吃东西有了冲动。

想象那张小嘴……

想象少女白嫩的肌肤因他呈现出诱人的潮红。

这时,有人跑进休息区叫方瑞去帮忙,方瑞这才回过神,走之前声音沙哑地说:“记得等我下班。”

奚柚没理会,专心吃着桌上的东西。

跟方瑞走在一起的男生不经意一瞥,压着嗓子脱口“卧槽1

方瑞这才收回落在奚柚身上的视线,不耐烦地问了句,“鬼叫什么?”

张浩轻咳一声,“瑞哥你升旗了。”

周围还有人来人往,方瑞低头看了眼,心想怕是不少人都看见了他这副样子,登时闹了个满脸通红,弯着腰赶紧去了洗手间最里面的隔间。

张浩在洗手间外等了一会儿就被人催着去搬东西了。

仓库外面,陈杰正在把车上的饮料一箱接一箱往下搬,另一个人则是往里搬。

今天虽然没有太阳,但是闷热,吹来的风感受不到凉意,只是让人更加清晰地体会到弥漫在空气里的沉闷。

陈杰累得满头大汗,见只有张浩自己回来,把手里的一箱饮料往地上重重一搁,“让你去叫的人呢?”

“瑞哥身体不舒服,上厕所去了。”张浩说着就开始搬车上剩下的饮料。

瘦小的个子搬起来特别吃力,一张脸憋得通红,感觉后槽牙都快咬碎了。

陈杰拧着眉心呵斥,“当心点,摔坏可是要赔的!去去去,到里面整理去。”

实在看不下去,陈杰上前把人拉开,自己动作迅速地往下搬,等到搬完也不见方瑞回来,陈杰把喝完的矿泉水瓶使劲一拧,砰一声砸进了垃圾桶。

“他要是不想干就别干了1

好巧不巧,这话刚落,方瑞就回来了,陈杰那一嗓子吼得大,他自然是听见了的。

方瑞忙不迭赔着笑,“杰哥,我想干的。我要是不干,哪儿来的钱过日子?我家那个情况,杰哥你是知道的。他们还指望能靠我搬离东区。”

“就你?”

陈杰冷笑两声,把搭在脖子上擦汗的毛巾扔到面前的水桶里,完全浸湿后砸到方瑞脸上。

啪的一声,特别清脆,仿佛空气里的闷热都退散了。

毛巾掉在地上,方瑞弯腰去捡,陈杰的声音再次响起:“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把东区形容成烂泥地吗?”

不等方瑞回答,陈杰轻笑一声继续说:“就是因为有太多和你一样好吃懒做,不求上进的人。别跟我说什么你是真的身体不舒服,就算你今天是真的,那前面呢?一有事情喊到你,不是头疼就是手疼。老板要不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早把你给开除了。”

“杰哥,我、”

“你的解释我已经听够了。”陈杰摆摆手转身,“自己走还是被辞退,你选吧。”

方瑞慌了,追上去就要拦住陈杰,被陈杰扭头狠狠一瞪,“你要是能把这份事后找补的精力用在工作上,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1

方瑞不敢再有动作,站在原地弱弱地喊了声“杰哥”。

陈杰没搭理,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仓库。

张浩看着两个人,一番踟蹰后,他走到方瑞跟前,安慰的话正要出口,就让湿毛巾重重糊了一脸。

“都怪你1

方瑞咬牙切齿撂下话,转身就走。

张浩待在原地,这件事和他有关系吗?

-

拿到这个月的工资,方瑞出了卡丁车俱乐部,在附近寻了个阴凉处坐着,点燃根烟放到嘴边,吞云吐雾间,他点开手机里的贷款软件,还了这个月的网贷。

刚到手的工资就这么一分不剩了。

方瑞咬着烟嗤笑一声,又是他妈白干的一个月!

点开通讯录,翻出一个号码拨过去。

那边接通后,方瑞脸上立马堆满笑容,“凌哥,您那儿还缺人吗?”

几分钟后,方瑞哼着欢快的小调看向身后的卡丁车俱乐部,还剩一大半的烟被他扔在地上,脚后跟落上去来回碾了又碾才肯罢休。

不就是工作吗?

他自己也能找到。

就是可惜不能等到人出来再过去。

-

北门的地下拳击场,方瑞之前来过一次,今天不知怎的,正门外站了好几个衣着统一的黑衣人,让他望而生畏,只好绕到后门进去。

上次来只是看陪练是怎么个陪练法,至于拳击场的布局,方瑞是一点也不清楚,他在路上找了个人,麻烦对方带他去见凌哥。

越往里走,就越能听清楚拳头打在人身上的声音。

方瑞正要循着声音去看,给他引路的人拐了个弯,担心跟丢迷路,只好收回视线加快步伐。

此时,擂台上又结束一常

已经到达体力极限的少年并没有获得休息的机会,只是喘个气的工夫,他的对面又上来一个对手。

几个小时不停歇的搏斗,让季衍之的意识开始模糊,他不是专业的拳击手,只是曾经做过一段时间的陪练,和专业的拳击手一个接一个地较量,失败只是时间问题。

少年身上的疲惫清晰可见,仿佛下一秒就会倒在台上不省人事,二楼的季老爷子却像是什么也没看见,由着对手一拳接一拳地招呼到少年身上。

直到少年趴在擂台上,再也爬不起来,他老人家才喊了停。

立马有两名黑衣人上前架着季衍之到二楼,季老爷子两手交叠摁在拐杖上,“知道我为什么带你来这儿吗?”

季衍之略微撩起眼皮,没作声。

老爷子没计较这份沉默,“被人打到起不来的滋味儿如何?如果我不叫停,他们就会一直打下去。”

顿了顿,老爷子伸手,心疼地抚过自己孙子的眉眼,“所以,你要好好听爷爷的话。”

话落,季老爷子接过林管家递来的帕子擦掉手上沾染的猩红,顺便说:“奚柚联系过你,你给她回个话吧。”

林管家递出手机。

少年修长的手指带着血,划过屏幕留下一道道鲜艳的痕迹。

一接通,季衍之便听见小姑娘含怒的娇软声音,“季衍之,知不知道我生你气了1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