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诱你坠入 > 第25章 第25章

第25章 第25章


光下, 白皙的小脸湿漉漉,被泪水打湿的发丝胡乱横搭在脸上,水汪汪的眼睛又红又肿, 宛如两颗核桃。

季衍之记得回来的时候她的眼睛不是这个状态。

佣人轻手轻脚放下夜宵就离开了。

季衍之仍是站在门口垂着眼帘,到底是没再接着往下说。

他走进房间,拉开椅子在桌边随意坐下, 默了几秒, 屈指轻叩桌面。

“过来, 吃饭。”

“没胃口。”

还是那句话,不过奚柚没再蹲着,她抱着房间里的另一个小凳子,和季衍之面对面坐着。

小凳子很矮, 奚柚坐在上面得仰头看人, 手肘搁在膝盖上, 掌心托脸,眼睛眨也不眨。

“哥哥,你能听我讲个故事吗?”

“你吃饭, 我就听。”

话间,季衍之把筷子递了出去。

奚柚鼓起腮帮子, 她是真没什么胃口啊。

似是听见了她心里的声音,季衍之说:“没胃口也要吃两口,身体是你自己的。”

确实。

而且夜还长着呢,半夜饿了把人叫起来做吃的不合适。

鼓起的腮帮子慢慢泄掉气,奚柚接过筷子。

坐的小凳子实在矮, 奚柚的视线只能和桌面持平,不管是坐着吃还是站着吃,都挺费劲。

相较之下, 当然是前者更别扭。

奚柚当然选择后者,不过没一会儿,季衍之就把椅子让给了她,自己去坐了矮小的凳子。

少年一米八五的个子,胳膊长,腿长,衬得那小凳子有种承受不住的感觉,而他自己看起来则是有些委屈。

季衍之自己倒是没这个情绪,就是他看着让人觉得挺委屈的。

“哥哥,你去我床上坐吧。”奚柚嘴里吃着东西,说话有些含糊不清。

季衍之眉梢微挑,手肘搁在膝盖上,托着脑袋,看起来是把奚柚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才开口。

“以前,你也对季寻说过这样的话?”

“……”

怎么突然扯到季寻身上了?

奚柚庆幸自己嘴里的东西咽下去了,不然非哽在喉咙里不可。

她摇头,“季寻讨厌我,我更讨厌他。让他坐我的床,那我应该是想换床了。”

话间,奚柚手里的筷子往碗里使劲戳了两下,仿佛戳的不是米饭,而是季寻。

再吃到嘴里,狠狠嚼一嚼咽下去。

似乎这样也挺解气的。

不知不觉,一碗米饭就见了底,而且另外几样菜也吃得差不多了。

奚柚吃完最后一口放下碗筷,没忍住打了个饱嗝,不好意思地摸摸头发,“我吃太饱了。”

“以后再没胃口,可以想想季寻。”

季衍之抬眸扫了眼桌上空掉的碗盘,视线又落回手里的书上。

奚柚这才注意到季衍之手上拿了本书,而且还是她买的恐怖小说里面最色气的那一本!

几乎是在看清书名的一瞬间,奚柚就伸手抢了过来,也不管季衍之是什么表情,啪一声合上扔到床底。

“晚上不适合看鬼故事,会睡不着。”

紧接着在桌上随意拿了本书塞到季衍之怀里,“这个好。”

摆在面上的书都是能够见人的,刚才那本是她看了忘记收起来。

怪她刚才吃饭太投入,完全没注意到季衍之拿了它去看。

饭饭那么好吃,怎么能怪饭饭?

要怪就怪季寻,是他太可恶!

呜呜……也不知道季衍之看了有多少。

虽然不是小h书,但却有种自己的小h书被人看了的感觉。

太社死了!

奚柚低着头,不敢去看季衍之。

季衍之也没说话,一时间房间里很是安静,偶尔能听见翻动纸张的细微声响。

“所以……”

少年故意拖长语调不往下说,这很好地勾起了奚柚的好奇心。

她缓慢抬头,故作镇定:“所以什么?”

季衍之合上书,念出封面的四个大字,“《唐诗宋词》。”

奚柚:“?”

这可是好书,有什么问题吗?

温柔的深情眸里漾出笑,季衍之声音轻徐,“让我看《唐诗宋词》这种正经书睡觉,自己却看那种不正经的。你不觉得挺不公平的吗?”

是挺不公平的。

但是,休想让她把书交出来。

奚柚揣着明白装糊涂,“我觉得《唐诗宋词》非常好,不仅助眠,还可以学到很多历史知识。”

“好看吗?”

“当然好看了!”

“会脑补吗?”

“肯定会啊。”

“流过鼻血没有?”

“这个……还真有过那么一次,不过不是这本,是我中考前淘到的一本尺度特别大的,看着看着我就……”

后知后觉的奚柚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瞪住季衍之,“你套我话!”

季衍之蹙眉不解,“我问你《唐诗宋词》,你以为我在说什么?”

奚柚咬着牙,“那你为什么问我流过鼻血没有?”

“以前我念初中的时候,班上有个人看书看着就流了鼻血。”

“……”

奚柚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季衍之一脸不解地提问:“什么叫尺度特别大的《唐诗宋词》?”

奚柚:“……”

她算是明白了,季衍之这是在故意折腾她。

不就一本书吗?没什么大不了的。

再说又不是绝版,还可以再买。

奚柚趴到床边去够刚才扔到底下去的书,拿出来递到季衍之手上,“这样行了吗?”

季衍之随意翻了翻,“你要讲的故事该不会是来自这里面吧?”

奚柚这才想起她本来是要给季衍之讲故事的。

盘腿坐到地上,简单酝酿了一个开头。

“在很久以前,有个小镇上生活着很幸福的一家四口……”

-

故事讲完,奚柚伸手去够桌上的水杯喝水。

季衍之垂眸看向手里的小说,指腹来回抚着书身上的恐怖小说四个字。

水杯放回桌面发出轻微的声响。

季衍之抬眸,“你有没有想过故事里的那个人之所以收留小姑娘,是因为他做了对不起小姑娘的事?”

奚柚摇头,“关于那个人为什么收留小姑娘,我已经说了,是因为小姑娘的父母曾经帮过他。”

季衍之没接这番话,而是接着自己刚才说的,“说不定就是那个人造成了小姑娘父母的离世。”

奚柚实在想不通季衍之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只能说每个人看事情的角度不同吧。

“故事结尾,小姑娘很迷茫自己的去留,哥哥你认为她该留还是该走?”

小姑娘的眼睛明亮干净,说到离开,里面似有星星在闪烁,整个人焕发出不一样的精神气。

那是向往,是一种他所没有的东西。

季衍之从不向往什么,他从来只坚定自己要走的路,不去看终点会有什么等着他,他只在乎路上的经历会给他带来怎样的经验。

他要做好随时从这条路上摔出去的准备。

这是季衍之在童年时期就开始告诉自己的话。

“留下还是离开,事关她的人生。自己的人生,没有让别人来替她做选择的道理。”

季衍之起身,将小凳子拎回原位放好,回头看见奚柚盘腿坐在地上,低头揪着地毯上的毛,浑身散发出“我很愁”的气息。

他走过去,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离开,并不能让时光倒流。”

奚柚揪毛的动作一顿,把脑袋埋低了不少。

季衍之就这么看着小姑娘试图把自己给藏起来,发现无处可藏后,把脸埋在双膝间,双臂箍紧双腿,像一只被遗弃的小兽,脆弱可怜,只能自己抱紧自己。

稍微靠近一点,这只小兽就会把自己抱得更紧一些。

纤细的小手用力到指关节发白。

“明天还要上课,哥哥早点睡。”

季衍之只好作罢,端着空掉的碗盘走出房间。

正好有佣人上楼来找季衍之,“少爷,先生和太太找您,让您去书房。”

-

季岭和高漫本以为老爷子去世后,他们会理所当然地握住季家大权,没想到老爷子早就立下遗嘱,他去世后,季家大权交到孙子手上。

哪有不让儿子先继承,直接让孙子继承的道理?

季岭看见遗嘱,两眼一抹黑晕了过去,过了好一会儿才醒过来。

高漫虽然没晕,但也没好到哪儿去,她现在一看见老爷子的照片就来气,让林管家把书房里所有的老爷子照片都收起来抱出去。

趁林管家出去,高漫美眸一瞪,一拍桌子问季岭:“你到底是不是老头子的儿子?”

“肯定是啊!没道理我不是他儿子,他还这么疼他孙子。”季岭实在想不通老爷子为什么要越过他,直接把季家大权交到孙子手上。

高漫突然想起一件事,压着声音说:“会不会和老太太有关?”

季岭抿了抿唇,没说话。

接下来,谁也没再提老爷子为什么要把季家大权直接交给孙子。

季衍之下到二楼,林管家也正上到二楼。

林管家比之前憔悴了很多,但依旧是和蔼的。

他告诉季衍之,“我把老爷的遗嘱给先生和太太看了。”

“什么遗嘱?”季衍之蹙眉。

林管家微微笑说:“老爷早有决定,把季家大权交给孙子。”

季衍之没想过继承季家,现在也是,“我放弃继承权。”

林管家对这个回答一点也不惊讶,他只问:“您确定?”

“确定。”季衍之迈开腿走向书房。

-

季岭和高漫准备了一肚子的话劝季衍之放弃继承权利,但他们心里一点把握也没有。

他们这个儿子是在东区那样糟糕的地方长大的。

现如今有一个成为沧城首富季家掌权人的机会,怎么可能会放弃?

而且成了季家掌权人,还可以压他们一头。

季岭和高漫对视一眼,从彼此的眼里看见了无奈和苦涩。

不过还是把准备好的话跟季衍之说了。

季衍之的态度让季岭和高漫出乎意料,夫妻二人一度以为是他们幻听了。

怎么会是放弃呢?

书房让安静笼罩,过了许久,季岭才开口,“你确定放弃继承权利?”

声音有些发颤。

端茶杯的手在发抖,一些茶水洒到了衣服上。

季衍之递过去纸巾,“您这是希望我继承?”

“当然不、”

一旁的高漫差点脱口而出,止住话讪讪一笑,接过季衍之手里的纸巾替季岭擦拭衣服上的茶水。

季岭犹豫再三,还是问了出来,“为什么要放弃?”

少年修长的手指绕着茶杯,指腹落在杯身轻敲,闻言只是略抬眼帘,“这样不好吗?”

季岭和高漫对视一眼。

这样固然是好的。

对他们好,对季衍之好,对这个家也好。

既然哪哪儿都好,那是什么原因放弃也就不重要了。

夫妻二人心情好,难得过问起了季衍之平时的生活和学习。

聊了大概有半个小时,季岭和高漫才离开。

季衍之站在二楼,神情平淡地目送夫妻二人走远,回头发现林管家欲言又止,薄唇轻启:“我没说。”

林管家苦笑。

当年如果不是因为老爷,奚柚小姐的父母就不会遭遇车祸离世。

清楚这件事的人都把嘴闭得牢牢的,没想到老爷自己说梦话给说了出去。

-

最近沧城的气温降得厉害,一阵风刮过,凉意像是浸入了骨子里。

在校门附近下了车,奚柚跟在季衍之这个人肉挡风板后面往学校里走,突然听见一阵哭喊声,扭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一辆豪车上,有个穿校服的男生看起来是在下车的时候被堵了回去,一个戴口罩挺着大肚子的女生扑在他身上,叫喊着“你要为我和孩子负责!”

司机试着把人拉开,但女生用肚子里的孩子作要挟,让司机不敢动。

被压的男生叫许霖,看着被踩脏的新球鞋,他在心里跟自己强调了多遍对方是孕妇,才把踹人的冲动压下去。

他深吸一口气,“有话好好说,你先起来。”

女生非但不起,还往许霖身上又贴近了些,哭喊声愈发凄厉,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

许霖听见有人说他渣男,眼皮重重一跳,他根本不认识这个女的,别说和女的上床了,他活了十八年,就没牵过异性的手。

除了妈妈。

许霖给司机使了个眼色,让他去找学校保安帮忙。

很快,司机带着两个保安来把压在许霖身上的孕妇给架开了。

孕妇边大叫边挣扎,一不小心弄掉了脸上的口罩。

很快有人认出孕妇,奚柚也认了出来,那不是柳笑雨吗?

作者有话要说:  七夕快乐~

这章应该没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